寫網誌
傳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淬煉妳的意志】就是個女跑者的平常

訓練
發表於 2020/03/08 4,214 次點閱 2 人收藏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女生的樣貌,從來就不只一種...

而我大概是比較特別的那種吧(笑)。長話短說,在人生的前20年,我都沒被當個真正的女生過。因為外生殖器官長得跟大多數女生不太一樣,出生證明寫的是男生,大家也都如此理所當然的覺得。但從幼稚園我就發覺事情並不單純,看了故事書,總希望媽媽能買漂亮的公主裝給我穿。每天睡前總希望隔天一覺醒來,身體就變成女生的樣子了,但總是事與願違。

當時台灣的教育和社會氛圍,並沒有跨性別的觀念。不敢跟家人、老師講,也不知如何下關鍵字上網搜尋。努力念書讓成績名列前茅的同時,在班上人際關係一直令家人和老師頭痛,而心理醫師認為我是自閉症。直到十年前在美國留學,透過校內同志團體因緣際會,接觸了不少書籍和影片,也與諮商師聊了幾次,才終於發現:原來世界上有很多人跟我一樣!那陣子經常陷入沉思:

Who is that girl I see
Staring straight back at me?
Why is my reflection
Someone I don't know?
Must I pretend that I'm
Someone else for all time?
When will my reflection show
Who I am inside?

--Christina Aguilera, >

起初以為自己是個不符合兩性刻板印象的人,後來逐漸發現內心比較接近女性,回想小時候一直疑惑的那些問題--尤其為何會被男同學排擠霸凌、卻跟女同學自然而然打成一片--也就迎刃而解了。

心情海闊天空,可是要鼓起勇氣轉變,就像叫一個無運動習慣的人準備初馬那麼難。從服裝開始慢慢穿得中性,再到女性,發覺街上路人才不管我穿什麼呢,自己忙著滑手機都來不及了!後來在醫師指示下,抱著躍躍欲試的心情,開始賀爾蒙替代療法(HRT):透過每天服用抗雄激素(antiandrogen)和雌激素(estrogen)兩種藥物,把體內賀爾蒙調整成正常女性的範圍。要讓外表變成女生的樣子而符合內心,這幾乎是條必經之路。

那時主要運動是騎腳踏車,也是學校現代舞社一顆總是記不得舞碼的老鼠屎。HRT之前,我每週末都會一口氣騎70~150k到郊區小鎮或海邊散心,體力游刃有餘。服藥一年之後,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場三天兩夜、每天騎100k的單車露營。第二天早上我就騎到抽筋撞牆,只好把行李分給同行男生幫我載,自己空車跟在後面擋風。這趟旅程回來後,我的膕繩肌拉傷,休養好一陣子才能回歸騎車與舞蹈運動。

那年,2013,也是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

隔年的波馬依然熱情如火,也是第一次有認識的朋友參賽。賽後大受感動,原來人類的意志打不倒,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來跑步吧!但因為腳踏車的fitting不好,也長期疏於放鬆,把膝蓋騎壞了;於是在物理治療師建議下,肌力訓練復健了一年,終於在2015年春季穿上跑鞋,跑了人生第一次的3k,從此與跑步結下不解之緣。

以跨性別身分參加路跑,對當時的我是未知領域。透過網路力量,找到美國知名的跨性別女跑者Amelia Gapin,在部落格詳實記錄了性別轉換與跑步的交互作用。她開始HRT前就已是個資深跑者,在轉換賀爾蒙的過程中,遭遇體感配速走鐘、極易疲勞、恢復遲緩...等等打擊,一度讓她心灰意冷。只消不到一年的時間,全馬成績更退步了40分鐘。我們後來也親自見了一次面,與她的一席話,更讓我信心大增。也效法她的精神開始撰寫部落格,記錄身為跨性別女跑者的心路歷程。

學成歸國那陣子,我依然持續跑步,但也突然多出許多問題要解決,包括免役、找工作,到此其實意外順利。接著是要用什麼身分參加路跑呢?

暫時以男性身分跑了幾場後,為免良心不安,再次求助網路,以我的狀態真的能參加女子組嗎?答案是肯定的!這方面的科學研究還在萌芽階段,但所有結果都指向同一件事:原本是生理男性的運動員,只要把雄激素(睪固酮)降低成女性範圍6~12個月後,體育成績上就能跟其他女生平起平坐。在美國認識的跑友們,也多半鼓勵大家以認同的性別參賽。

這段期間也慢慢建立信心,以完全的女性身分生活。

於是下定決心:從今以後,我就是個女跑者了。

以女性身分參加路跑的經驗大多相當正面,但不友善對待也非完全沒有:2017的Nike女子路跑,有心人士向主辦單位提出質疑我的參賽權,幾經魚雁往返後,路跑協會才終於讓我參加,卻以若奪得總排名必須放棄獎金為交換。也偶爾會遇到不理性的謾罵和騷擾,當下雖然很煩,但換位思考一下,不遭人嫉是庸才。

也凸顯了台灣反對LGBT(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族群的勢力依然存在,以及性平教育與政府制度的不足。每個人都有依照自己的性別認同生活的權利,而路跑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或許對菁英跑者而言,確保賀爾蒙符合規定有公平性的考量,也是奧委會(IOC)和世界田徑總會(World Athletics,前IAAF)的方針;但對市民跑者來說,以認同的性別參加路跑,是最自然的作法。我堅信在趨近人體極限時,男女是沒什麼差別的。馬拉松女子世界紀錄只比男子慢13分鐘;進入超馬的領域,女生跑贏男生拿到總冠軍也不太稀奇。你認識的跑友當中,全馬跑最快和最慢的女生,差距是13分鐘的幾倍呢?所以我們身為市民跑者,幹嘛計較別人的賀爾蒙?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台灣逐漸有路跑聽到跨性別者的聲音,也友善對待我們。我在2017 GoHiking石門水庫半程馬拉松獲得女總三,賽後與主辦友人溝通後,對方決定將六千元獎金頒發給我,讓我備感尊重。而Abrazo K.彩虹路跑、Firefox公益路跑,也是少數公開支持跨性別者能依照認同參賽的路跑活動。

去年(2019)初夏我完成了性器官重建手術,多次跑步受傷經驗與對信念的堅持,讓我的復健之路不覺漫長。休養一個月後重回跑道,努力為今年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做準備。儘管因為意料之外的疫情,讓我暫時無法驗收成果,但讀書從來不只是為了考試,我會繼續跑下去的!透過路跑和文字,讓更多人了解跨性別族群,正是除了健康、旅遊、社交和自我突破之外,支持著我的另一股動力。

在繼續突破個人目標的同時,更期許未來路跑運動以至於整個社會,都能對女性和LGBT族群更加友善。跨性別女生就是女生,就如同穿Saucony的跑者也是跑者,這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希望大家都能懂得。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