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的軌跡

發表於2018/11/12
16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今年設定的跑步目標:完成300壯士。八場百K以上的超馬,漫步中寮山和漫步玉里,算是難度最低的兩場賽事。已經完成中寮山的挑戰,玉里這一場務必要完成,才有機會挑戰和完成今年的目標。

清晨4點半起跑,因為不確定今天的天氣會是如何,趁著天色尚暗,天氣微涼,在穩定中沿著縣119號公路奮力奔跑。謹記在東豐超馬落馬的教訓,背包內早已準備著乾糧,每5公里就進食乙次。跑超馬,首重紀律,絕不讓自己偷懶,重蹈因為未進食而氣力放盡的覆轍。

公路兩側,種植著高大的樹木,路旁,是廣闊的青翠稻作,遠山,正籠罩在雲霧中。跑了10公里後,天,漸漸亮了。望著逐漸清晰的稻田禾浪,和染上金黃色朝霞的遠山,美的讓人不禁輕嘆:早安,花蓮!

只要稍抬頭,就是滿眼的平疇綠野,美不勝收;再加上清新的空氣,呼吸吐納之間,肺部吸入滿滿的乾淨空氣,跑來非常舒暢!

常常自問:跑百K超馬時,腦袋都在想甚麼?一路觀察,整個心思都花在步伐的調整,呼吸的掌控,里程數的累進,更多時候,只是看看稻田,看看路旁建築,看看溪水,並為美景讚嘆。心思幾乎是完全放空,是一種隨遇而安的心態,並沒有思索太多繁雜的事情。一場百K賽事,有將近14個小時可供揮霍,腦中一片空白,這也許是一種清空雜念,讓腦筋再重新開機時,能更清楚的絕佳方式。

28K以後,開始進入瑞港公路。山路緩緩向上,秀姑巒溪隨侍在右側。沒有突然出現的陡坡,卻以漂亮的弧度,在山中左右飄浮著,勾勒出山徑的雄偉與臨溪屹立的霸氣。

一聲高亢的啼叫,仰望高空,一隻老鷹,正展開雙翅,高傲的劃過天際。以牠的視野,在曲折的山路,正見證我邁著穩健的步伐,一步步的跑在翠綠環繞的山路中,一步步克服所有的彎彎繞繞,足跡劃出一條強勁有力的勇敢路線,跑出屬於自己的赤烈軌跡,在人生的旅程上,刻劃下深深的烙印,訴說著一顆挑戰的心和一份追求夢想的勇氣,這是多麼豪情的一件事!

完成了一個長長的上坡,看到下坡時,以為今天的坡跑完了,精神為之一振;沒想到,才剛享受完一段下坡御風而行的快樂時光,來到坡底,抬頭一望,又是一個上坡,真是令人洩氣!於是就奔跑在這上坡下坡,好似沒完沒了的重覆轉折中。沒想到,連雲雀地圖也突然卡住了,不斷重覆播放著剛通過35K的訊息。

太陽此時也悄然現身,陽光灑滿賽道。還好有山勢,有樹木可以遮蔽,讓身體不至於曝曬太多。

喜歡這種轉轉折折的賽事,最棒的是:出發前,完全不知道會遇到甚麼地形,跑甚麼樣的賽道,遇到甚麼樣的人!一切隨緣,讓老天爺自然的運作,來決定一切的未知!

未知,可以是一種恐懼;未知,也可以是一種頓悟,一種驚喜!就像現在,完全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山路?還要爬多少的坡?會看到甚麼美景?因為不設限,所以,所有遇見的,就都成為可以欣然接受的驚喜!

過多的上坡,體力負荷很大,趕緊隨時補充水份。原本起跑後,還在嫌棄背負了太多水瓶,沒想到如今都成了救命的甘泉!

好不容易來到山凹處的奇美國小第二補給站,再也不敢怠慢,趕緊把水瓶都裝滿。吃了一些食物後,遠望層層疊疊的山巒,戰戰兢兢的向前,面對未知的另一段山路。

上坡下坡交替的山勢依然沒有改變,只有秀姑巒溪卸去半遮半掩的面紗,臨著山路往前奔流,讓人能一窺溪流的原來面貌。偶爾抬頭一瞥,山林純樸的翠綠,和溪谷中許多變化多樣的岩石,都頗有可觀之處。只是整個心思都陷在上坡下坡,左轉右彎的山路裡,沒有多餘的心情靜下來欣賞這一路美景。

回望山谷中的奇美部落,群樹環抱中,彷若可以讀詩,可以作畫的夢境!真教我在此生活呢?恐怕會陷入長長的深思!耕一畝田,自食其力,固然瀟灑的讓人神往,但是習慣了人聲車喧,還能耐得住這青山明月的孤獨與寂寥嗎?

不同的心態,造就了不同的生活方式,鐘鼎山林,人各有志,沒有好壞之別,只有選擇不同而已。

就像我們這一群跑者,放著舒服的日子不過,非要跑上個百來公里,途經荒山野嶺,把自己累得不成人形,卻以此為樂,這恐怕非局外人所能體會。

跑到48K時,突然,一口氣吸不上來。原來跑這段上坡時,呼吸的太急切,結果空氣只在鼻腔和喉嚨間急促交換,難怪血液中的氧氣會不足!趕快啟動腹式呼吸,把空氣深深吸入肺部交換後,再緩緩吐出,剛剛呼吸不順的狀況,馬上獲得解除。

往下跑了近2公里,來到長虹橋旁的第三個補給站,到此,已經跑了將近50公里,也就是說已經跑了近一半里程。這是一個大站,準備了各式的餐點和熱食。吃了各式飲料和半碗熱騰騰的鹹粥,胃,暖和了,體力,就慢慢補充了回來。臨行,拿了一瓶黑咖啡,邊走邊喝。

把咖啡含在嘴裡慢慢溫熱,此時,整個口腔都包覆在微微的酸澀中;緩緩順著喉嚨滑下,香氣隨著呼吸吐出,腦袋一下間,全部清爽開來!

過了長虹橋,省11號公路沿著海岸,直挺挺的往前無限延伸。道路左側臨海,不時有陣陣海風吹拂;道路右側則有稀疏的行道樹和團團的樹蔭。海風何時吹來,我完全不知道;但是樹蔭,卻是抬頭便能看見,何況,海風偶爾也會越界送涼,所以選擇靠右側跑。於是,便開始了追逐片片樹蔭的遊樂中。

烈日下,筆直廣闊的公路,搭配著蔚藍的海岸,雖然是一份無敵的美景,跑久了,還是難免覺得枯燥。看著路邊每500公尺出現乙次的里程標誌,檢視所帶的補給品:一瓶沙士、一瓶鹽水和半瓶清水。於是決定:單數整數里程標誌出現時,喝一口沙士,一口鹽水;雙數整數里程標誌出現時,喝兩口清水。跑超馬,貴在紀律。有了紀律,跑速就能受到控制,食物和水,也都能獲得充分的補足;就不會盲目的亂衝,也就不會因為口渴或饑餓,陷在不知所措的慌亂中。當里程被切割成零零碎碎的分段,再加上追逐樹蔭和海風帶來的小確幸,以及有紀律的進水,旅程就變得有趣而忙碌,不再覺得枯燥與漫長。

太陽持續發威,一進入村莊,就開始搜尋那一間住家門口有水龍頭,而且主人家也在,此時便會討些水,從頭淋到腳,非得濕成落湯雞才肯離去。

離開第五個補給站時,公路旁有一群年青人,在教練的帶領下,奮力往前快速往前衝刺。試圖踩動著雙腳,也想像他們一樣奔跑,才發現:雙腿早已經有了自己的節奏,根本拒絕外加任何速度。

接近80K時,來到了玉長公路。像彩帶飛舞般的彎曲道路,已經隨風不知飄落到群山中的何處。這樣6公里的山路,如果用走的,恐怕1個半鐘頭都走不完。雖然賽事名稱叫:漫步玉里。但並不意謂,我們就真的可以漫步完賽。還是得靠一定的奔跑速度,才有可能在限時內回到終點。

甘願參加,就要誠心接受所有的後果。看到坡,就低下頭,一步一步慢慢的往上跑。公路的坡度不大,還在體力可以承受的範圍內。

跑上一個轉彎處的小公園後,回望來時路,大幅度彎曲而上的賽道,像是畫家隨興勾勒的悠美線條,充滿著飄揚的勁道。遠方是無垠的大海,碧綠的海水,在沙灘捲起層層白浪,寧靜中卻充滿生命的律動。面對如此開闊的美景,心胸隨之開朗,不禁駐足遠觀。喝一口水,舒緩一下疲憊的身心,好好享受一下眼前這一刻的美好!

一個坡接著一個坡,一個彎接著一個彎,努力的往前跑。前方雖然是有著飄逸氣質的彎彎繞繞山路,卻是無心觀賞,只想趕快到達玉長隧道,結束這漫長而無助的山路。

隨著路旁路標里程的不斷縮減,體力就像牙膏管內僅剩的有限牙膏,不斷的被擠壓出去。上坡跑了4K後,體力終於成為被擠光的最後一滴牙膏,整個身體就像被掏空般,完全使不出力來。把雙手插在腰際,大力的深呼吸,腳步不敢稍事停歇,仍然儘可能的大步前進。跑步難免都會有當步兵的一天,步行不可恥,但是不容許自己已經用走的,還慢步如龜!遇到稍平的路段,還是鼓舞自己往前跑動,就算只能跑個100公尺而已,也算是多爭取了一些時間,稍稍安慰心中的小小失落感。

跑標馬,就像郊遊,可快,可慢,就算是連日馬,已經不用擔心會被關門!但是跑百K超馬,始終是戰戰兢兢,不但會擔心被關門,還深怕自己挺不住,棄賽!也就因為不確定性高,反而增加對這種賽事的興趣。而完賽後的成就感,退乳酸時身體的快感,都可以讓自己偷偷的快樂好幾天!

走走跑跑間,好多跑友不斷從身邊掠過,這更加證明:超馬是體力的分配,紀律的嚴格執行;不看眼前,能持續堅持,就能在最後決勝期勝出!

終於看到玉長隧道,一進入隧道,從這裡開始,只有平路和下坡,再也沒有上坡!此時,整個心情終於完全的安定下來。

把腳步放緩跑動起來,竟然可以跑個半公里不停,這可大大鼓舞了自己!只是這個隧道怎麼這麼長,數度抬頭遠望,望不到盡頭的密閉空間裡,都是昏暗的燈光,那個出口光,始終不出現。

突然對自己的如此不濟,生起氣來!連這種平路都用走的,那有資格跑百K?早上的豪情都跑到那裡去了?認命的低下頭,從調整呼吸開始,再把腳步的幅度和頻率降至最低,讓呼吸和腳步自然的對話。當不再牽掛是否能夠快速離開這個隧道,心中很清楚:只要能夠順著跨出去的腳步向前,不管步伐有多小,總是會在努力不懈中,完成這段距離。

好不容易出了隧道,一道刺眼的陽光,斜斜的照得眼睛睜不開。連忙拿出手機看時間,接近下午4點半,離關門時間還有3個鐘頭。僅剩的12公里,看來有希望能夠在1個半小時內完成。

正在盤算該如何補充飲水和食物,旁邊的涼亭傳出陣陣的歡迎聲,原來是一個大會手冊中沒有標出的隱形私補站。總是在我們跑的最虛弱的時候,給大家一碗熱騰騰的食物,溫暖了胃,也溫暖了心!對於這些總是默默付出的志工,讓人不禁紅了眼眶,想向他們獻上最高的謝意!

離開補給站,往下望去,真的都是下坡,不禁放心不少。沒想到才跑了1公里,竟然已經上氣不接下氣,體力完全跟不上腳步!當體力耗盡時才發現,原來跑下坡也這麼費力!只好停下來,喝喝水,大口喘氣,再啟程。每停下來一次,再跑的距離就會縮短,休息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等到來到自行車專用道時,已經累到只能步行。此時,夕陽已經西沉,僅存一點點的紅橙色餘暉。

自行車專用道上,有非常明確的里程標誌,雖然很想在這平整的道路上努力的好好奔馳,但是頂多也只能硬撐個百來公尺,就必須停下來休息片刻。眼看著天色由明轉暗,心情也跟著往下沉淪。黑暗中打開手電筒,路面在一小圈的光線中緩緩前進。風,冷的吹來;汗,沿著脊椎,涼涼的往下滑落。黑暗中,有一份力不從心的淒涼感傷!

正感到沮喪之際,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狗吠聲,轉身看到一個黑影向我衝來。迅速把身子壓低,右手將肩上背包的水瓶抽出當防禦武器,用低嗓持續吼著,右腳接著在木板上大力一蹬,發出一聲巨響,同時左手把手電筒照向牠的眼睛。只見牠突然急停,狐疑的狂吠幾聲後,才不情願的龜縮掉頭跑走。

驚慌未定之際,馬上後悔:應該跑給牠追才對,說不定在這種緊急狀況之下,三分鐘就能回到終點!

被突然激起的腎上腺素,還是發揮了效果,一路上腳步就不曾再歇息。直到更生路口,才停下來,喝了一口水,緩緩驚慌的情緒。這條狗也未免出現的太晚,如果牠能在玉長隧道口就出現,我應該早就已經狂奔回到終點!

轉進市區,在眾目睽睽之下,再怎麼樣疲累,也都要把速度撐住,直到把最後一點匹夫之勇,燃燒殆盡為止!

邦生兄刷晶片顯示,完賽時間為14小時26秒,比預期晚了30分鐘。終於可以安心的輕聲呼喚:300壯士,我來了!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12/15前完成 #高雄富邦馬拉松 報名,將抽出3名跑友送你去2020熊本城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