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馬,逗號】

發表於2014/02/27
1,445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像場夢,2014.02.23,我終於有了第一個署名「王冠翔」的全馬成績....

Stephanie Chu肯定記得,大約八個月前,我是個沒自己步頻、步速而只能跟跑的傢伙;
高志明學長大概也忘不掉,去年八月帶跑我的第一次劍中劍,也是個讓我斷氣的劍中劍; 
黃明順學長九月帶我跑外木山時,恐怕是忍著沒笑,當三不五時看到我上坡步兵的畫面.....

去年報名東京馬樂透時,還是個不確定能否完賽的肉腳,當參考成績唬下了4.5小時,還一度有些臉紅....XDDD,而這原來是個可以從頭玩到尾的東京馬,卻因為去年老天臨時取消我的太魯閣初馬,一下子上位成了我的初馬,幾經考量最後決定以追求成績為主。
  

「4.5小時」,因為這個唬爛的數字,我的出發順位被排在前面還有六區的G區,常態分配告訴我們,要想追求成績,我可得穿越重重人群~ 因此,我的1~10k未達預期,只跑了48分(慢了1分鐘)....Orz 

人潮有多擁擠!?印象最深刻,是在某加油區,群眾與跑者們都大跳YMCA,我自然也忘情的比起YMCA,但當我比完繼續邁步向前時,臉部卻被乙位日藉跑友繼續的「Y」給完全擊中...Orz, 大約15K,在「品川」折返後,路也大、人也漸少,漸漸能邁開步伐,但問題卻來了,近一個月的練習,當週末兩日跑量超過45K時,右屁屁與大腿交接處會有抽蓄現象,我都會立即停止練習!但現在才15K過後,卻已經開始抽蓄,這....,當下其實有些無措,只能跑一步算一步.... 

這不虧是世界六大馬拉松,從動員的人數、各接觸點的人員素質、全市民眾的熱情參與以及獨到的動線規劃,身處其中真的會讓人感動,特別是我身上穿著寫了大大「TAIWAN」的國旗裝,沿路為我加油的台灣人與日本人更是多到數不清~~~
一定是老天對這場盛會也有些'腳勤',大約25K時「淺草」附近,老天竟派了「白雪」一同參與,'異地'、'紛雪'、'人群',仰起頭那一刻,心中對下雪停跑的憂慮竟被一種浪漫驅趕的一絲不剩! 
或許是剛剛的飄雪,我很不爭氣地提前在32K左右熱淚盈眶,再者,已經進入了最後10K,而這是平時最常練習的距離,當時心中很想大聲喊出來,我是為何而跑、為誰而跑.... 

一切的順利,從「銀座」後,顯得有些掙扎,最後5K已經退到均速5分15秒左右,我只能緊跟著一位頭頂發亮的大叔而無法加速,這時候,竟然在「台場」街頭碰上遇到正好在日本渡假的四姨丈與四姨媽站在路旁,他們的呼喊、加油與留影,追加了一些繼續向前的動力,正好,緊接著我就得面對三座橋的上坡考驗.... 

最後3K,我已跟不上「發亮大叔」,好巧不巧,當天心率帶不知怎麼一直在往下滑,也忘了何時開始,我已放棄調整它,就讓心率帶專心變成束腹帶,我就憑著感覺跑,當然,此刻更是只能跟著感覺走.... 還好,我仍握有最後王牌:我跟此行11人國際級加油團約好,大約3小時20分後會到終點,而他們還有下一個行程,就衝著這個理由,我怎麼能讓11位老老少少在寒風中久候!?
  

終於,看到同事前天所提到「最後195M」,換了高速檔準備開始衝刺時,突然聽到加油席上喊著「台灣,加油」、「王冠翔,加油」,中間還夾雜著「中華民國」之類的字樣(聽說是寶貝女兒宥晴堅持要喊的),抬頭一看,果然是謝奐儀、陳玫琪、翁淑萍所領軍的加油團在正大聲呼喊,大受感動之餘,已顧不得零件老舊與過熱問題,只是自然而然地再把檔次拉高,狂奔進站...
  

高舉右手振臂進站後,彷效著乙位日本跑者,回過身去,向賽道鞠了個躬,馬拉松之神,在這八個月的作夢旅程中,教了我恆心、毅力與謙卑,到站了、結束了,但卻不是終點,而是我「波士頓馬拉松」旅程的起點....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