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30馬-2019神戶馬拉松

發表於2019/11/29
599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清晨三點半,在高速公路踩著油門奔馳著前往機場,沒有出國跑馬的興奮,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忐忑……。

五月底在扭傷了腳踝之後,原本以為二週就會好的傷勢,反而疼痛加劇。照了X光和MRI最後確認是副舟狀骨纖維軟骨撕裂。說嚴重也不嚴重,休息就可以,但是因為結構受損後強度不足,加上行走時脛後肌腱會不斷的拉扯,因此不易癒合,更別說要跑步和打球了。所以心一橫,就決定動手術,看看能不能一勞永逸。

右腳副舟狀骨纖維結構撕裂

手術本身是很容易的,只要把副舟狀骨切除就好。麻煩的點在於副舟狀骨包覆在脛後肌腱內,所以就是要先把脛後肌打斷,切除副舟狀骨,再把脛後肌釘回去舟狀骨上。而脛後肌肌腱長好至少需要二個月的固定,之後再慢慢復健恢復,整個過程需要大約半年左右。

手術在七月中的時候進行, 11月中的神戶馬,其實一開始我就完全放棄了。開完刀杵著拐杖全休了三個禮拜,之後換上較為方便活動的氣壓式固定鞋,內心就開始不安分了。沒辦法進行下肢訓練,就先去健身房練練孱弱的上半身,九月中脫離固定鞋後,開始正常地走路,偶爾也加上一些游泳的訓練,十月才開始漸漸地跑起來。還記得第一次跑完5K的時候,腳踝和開刀的地方出現了一些瘀青,簡直是嚇死我了,雖然不痛,可是還是休息了三天不敢跑。復跑後也是跑跑走走累積里程數,全程馬拉松,還是算了吧!

 I’ll come back soon!

 還蠻好穿的輔具鞋,感謝骨科大神Kevin Woo推薦


10月中後,雖然不快,可是有感到漸漸跑起來了,里程也可以在腳完全不痛的情況下逐漸稍微增加到10K左右。這個時候心裡就在想:搞不好可以跑個10K,之後再來坐回收車。自此之後,就幾乎天天在腦袋中掙扎著:跑,還是不跑!

搭上往大阪關西機場的飛機,轉搭船到神戶。神戶馬是我參加過的日本馬拉松EXPO最弱的,比之前的長野馬感覺還虛。報到完,買些補給品,吃完晚餐回到飯店,把我的裝備攤開來,想到這是本人第30個馬拉松,本應該全力衝刺目標的,可是目前這個情況,連完走都沒有把握,既然都來了,就把它當成是初馬,明天能跑多少是多少吧!
 

關西機場高速船和風平浪靜的海 


神戶EXPO留念

找到自己名字了


比賽當日,我們一行人前往亞瑟士和同樣來自台灣的跑友一起照了相,其實在跑步的這條路上一直都有夥伴,在任何城市、不論早上還是晚上、認不認識、跑得快還是慢,在路上跑時都會點點頭,打聲招呼。寄完物,上完廁所,準備起跑。這一次用之前334的成績報名,所以從B區起跑,周邊可都是和自己最佳成績差不多的跑者,不過這次自己有自知之明,我不是來拼成績的。


台灣團集合拍照 

與大會吉祥物合影


果不其然,一通過起跑線之後,身邊的跑者就迅雷不及掩耳地衝出去了,像我這種預計用六分半速度慢慢龜的跑者果然不適合在這裡出現。可是速度還是被大家帶了起來前2K在六分內,跟阿胖講一下我超速了,叫他不要理我跑自己的,今天不是來拼成績的,慢慢把速度降下來。大概3公里後,要破330的從後面追上來叫了我一聲,我跟他喊了一聲加油後目送他遠去。再來,我只能希望自己的狀況能穩定就好。

脫掉輔具鞋剛開始走路和練跑時,脛後肌在舟狀骨上固定的地方不大會痛,反而是足底的連接部分酸痛得比較厲害。醫師是建議運動可以運動,不過要先穿上有足弓的鞋墊或鞋子至少半年。以往比賽都是穿Adidas Takumi系列比較輕薄的鞋子,但是因為鞋底太薄了,對足部的壓力很大,這次就拿平常練習用的Adios Boston 6來跑。它的鞋墊稍微有一點足弓的設計,感覺應該能讓我撐得比較久一些,這次也完全用一個輕鬆跑的節奏每二公里確認一下自己腳的情況,如果有不適的情況就立刻放慢步頻或縮小步幅。

神戶馬的道路其實有一點狹窄,出發的地點又是在神戶最熱鬧的三宮,前面幾公里很常轉彎,6K遠遠看到鐵人28號的身影(隔天就去找他照相了),這段道路也是很窄,只能慶幸我不是來拼成績的,不然一直要撥開人群也是挺辛苦的。

 在人群之中緩緩前進


10K後進入沿海道路,之前有聽說過10-27K風都挺大的不好跑,不過今天風勢不大,倒是太陽不小。看著海邊的風光一路前進,海上消防船噴水助威,不知不覺對向已經有黑人跑者回來了,跑步跟飛翔一樣應該就是在形容他們這種人吧!我還是關心一下我自己的身體狀況就好。15K後由沿海賽道進入漁港區,這已經是我這半年來跑的最長距離了,托慢慢跑的福,目前感覺一切良好。出了漁港區轉回沿海道路往明石海峽大橋的方向跑去,這座歷時10年在1996年通車連接神戶市與淡路市的跨海大橋,是目前世界上跨距最大的橋樑及吊橋,興建的時候應該非常困難吧!而且通過了阪神大地震的考驗,讓本州和淡路島的交通更為便捷。在橋下跑的這一段二旁民眾加油的不少,也看到330列車從對向開過來,試著想在人群中找到阿隆和志誠,不過這一段因為分隔島的緣故分得比較開,沒有辦法看到他們的身影。過了明石海峽大橋之後,再往前跑個一公里左右,準備折返。


和明石海峽大橋合影


神戶馬的折返點是在くら壽司的停車場裡,這也是我覺得挺有趣的一點。想到在台灣去吃藏壽司就是為了帶小朋友轉扭蛋,不知道日本的有沒有比較特別。跑過中間點計時器,時間大概是2:12分左右,不知不覺也跑了一個半馬了,如果用這種速度跑下去不要掉太多,搞不好4個半小時是很有機會的。想到在起跑區看到的4h30m的可愛兔子,嘴角不由得揚了起來,幻想著跟她一起進終點的畫面。就在這個時候,前方開來了回收車,回收車前面有人在持續努力著,我對著最後一個跑者喊了一聲「頑張って」繼續往前,也不知道最後她到底有沒有完賽。

 官方四個半小時兔子


大概跑到25K左右,這時候已經開始覺得有點吃力了,後方有一個方隊的腳步聲追了上來,「我、居、然、看、到、四、小、時、兔、子」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從我旁邊跑過去,看了一下時間,時間大概是2:36分,剩下17公里多要用不到一個半小時的速度跑完怎麼有可能,這個配速也太奇怪了,完全是一個要用5分速狂奔的狀態。後來想想他們應該是慢我15分鐘出發的第二波跑者破四的隊伍,時間上也比較合理,跟著他們跑了一小段,這個沒有訓練的身體就已經在抗議了,果然以現在的狀態還是太過勉強了,要記住不是來拼成績的,再把速度降下來,調整一下呼吸的狀態。

跑過32K之後,左邊股二頭肌開始蠢蠢欲動了,這個部位比開刀處更是我最擔心,因為昨天晚上睡到半夜伸個懶腰居然就小抽了一下。趕快先去旁邊拉一拉,跑跑走走降低速度,避免傷害繼續擴大。這時候耳邊響起的是阿胖昨天幫我貼肌貼的時候跟我講的金玉良言:「你右腳腳踝貼了,左腳要不要順便貼一貼平衡一下?」當時,我因為心疼肌內效也是貴鬆鬆的高檔貨,也不是來拼成績的,就回說不用了。殊不知現在自己的身體鐵定是在不平衡的狀態下跑,拿下輔助鞋開始走路小跑的時候,很明顯的右腳肌力差左腳很多,連個簡單的Heel raise也做不到,雖然經過了一個月,但是下意識左腳的力吃得比右腳多,真的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後悔沒有特效藥」,果然爆了吧!不過想到EXPO拿到的加油卡「感受神戶美麗,跑出我們的奇蹟」,好吧!我們就來跑個奇蹟吧!


大會貼心的中文加油小卡片


你以為內心戲演完了嗎?還沒還沒!簡章裡「神戶終於來到陡峭的上坡。最初的150m高度要提升10m,是神戶馬拉松的最難關卡。跨越這個關卡後,終點已經不遠!」浜手バイパス來了。拖著步伐上橋,還好一整排的正咩擊掌給了我不少力量,其實心裡想的是如果可以跟傳說中波馬的衛斯理尖叫隧道一樣我應該會有力吧!和美眉擊掌完後,下一個期待的節目就是終點前1公里的夏威夷舞蹈,可是也要能撐完這段路啊!到了39K看到了另外一個要爬升的橋,左邊股二頭肌真的撐不住大抽了,這個瞬間完全定竿,連走都不能走,沒練習還能撐到這裡也真是難為它,撐著稍微用力把它拉一拉,再走一小段上坡,就到了全程的最高點神戶大橋了。


一連串的加油擊掌美眉


跑馬跑到這裡,其實四周的人跟自己的狀況也差不多,這個時候只要能小跑起來就可以超過很多人了。想是這樣想,不過腳卻抬不起來了,每當你超過一個咩,過二分鐘,那個咩就又超過你了,最後身邊的夥伴改變得真的不多,而這一群人就是準備跟你一起到終點的。最後二公里,有面目猙獰的,有灰心喪志的,有沒力用走的,有看到相機裝跑起來的(那個人就是我)但每個人心裡想的應該就是那個Finish。到了這個階段,努力練習的、玩票的、來證明自己可以的、跑身體健康的跑者,再怎麼痛也是會努力忍耐過去。看看時間,看來想跟4h30m的可愛兔子一起進終點應該沒希望了,這是我近二年最慢的馬拉松,但是卻是最沒有壓力的一個,因為不用想配速、不用想不甘願,或許這才是我原本跑步的精神。跑步可以是一個目標,但我寧願把它當作是一件有趣的事,或許我永遠沒辦法波馬達標(因為高手越來越多了,標準就越來越高了),但是只要還能跑下去,也可以很開心了。跑馬拉松其實是很傷身體的一種運動,所以平常的練習會比參加比賽重要,我最差的就是恢復能力,才會搞得一身傷,慎之慎之。
神戶大橋上苦苦支撐


在莫名內心戲的期間,就跑過終點前的夏威夷舞女郎了,我能說撐這麼久都是為了她們嗎?打從出發前就知道這個應援,可惜沒有帶手機,沒有辦法分享相片,只能在腦海裡面追憶了。欣賞完咩之後,右轉ポートピア大通リ,遠遠地就看到終點了。在二旁的民眾用日文的、中文的、英文的、我聽不懂的加油聲此起彼落,4:32:48完成了我的第30個馬拉松。跑得不快,不過非常的開心,因為至少代表著在這段時間的心肺功能還不至於掉太多,也知道之後慢慢地訓練應該可以恢復到之前的狀態。「每一個完賽的跑者都是英雄」,如果想運動,穿個簡便服裝和運動鞋去附近跑個10分鐘就可以很健康了。如果想要體驗人生的話,那就來跑一場馬拉松吧!你,準備好起跑了嗎?
還是要用飛翔的方式進入終點啊!


後記:神戶馬的隔天去看完鐵人28號、異人館之後,就準備回台灣了,原計劃要坐下午的船往關西機場,但是快速船官方說下午因低壓影響風浪太大,所以最後一班船在中午時刻12:30開。因為搭船只要半小時又只要500Yen,而且有開應該相對來說就是安全吧!大家討論之後就決定坐船。沒想到這半小時船程比馬拉松最後半小時還痛苦,風浪大,船超晃,我後面的日本乘客開船5分鐘就一直狂吐,坐我旁邊的阿胖也拿起塑膠袋預備,我只能閉著眼睛,抓緊旁邊的扶手,一直到下船去機場志誠拿梅子給我吃之後才有劫後餘生的感覺!以後還是搭乘穩定一點的交通工具好了。


 腳痛得要命還是要擺Pose啊!

 回程大家在桃園機場碰面再照一張


#感謝Allen Tsao給我盜圖(有Sharp標誌都是他的)
#林士隆陳志誠Chiyen Chen
#明年跑哪裡
#感謝Iki Go放生老公去跑步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