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田徑頑童】【解密檔案】阿丁的故事(下)

人物故事
發表於 2021/09/14 795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Copyrights©2006-2021 黃培榮 國立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博士 

(封面照片想表達的是「敬業」)

上集連結:https://running.biji.co/index.php?q=review&act=detail&id=42928&subtitle=%E3%80%90%E7%94%B0%E5%BE%91%E9%A0%91%E7%AB%A5%E3%80%91%E3%80%90%E8%A7%A3%E5%AF%86%E6%AA%94%E6%A1%88%E3%80%91%E9%98%BF%E4%B8%81%E7%9A%84%E6%95%85%E4%BA%8B%EF%BC%88%E4%B8%8A%EF%BC%89


離出貨約過了半年,第一個嚴重客訴,S公司反應,公司第一次出貨的TP會X線,阿丁與x軒馬上前往瞭解,帶了不良品及機台回來分析,分析後發現事情大條了!XX跳動!這絕不是一片兩片的,一定是整批性的!阿丁馬上拿起電話告訴總教頭,總教頭指示再分析看看,是不是匹配問題?有沒有可能是對方的問題?盡量將焦點轉移到對方。阿丁知道機會不大。很快的,果然S公司打電話來了,說情況很慘重,它的客戶要他們x董馬上飛去他們公司,x董要求阿丁要有人一起去。阿丁與劉副總及總教頭討論後,決定由阿丁帶x軒一起前往,看能不能在那邊Rework!x董、阿丁與x軒很快就到了深圳,對方公司所有高級主管、相關工程師都到席了,對方董事長火冒三丈劈頭就開罵:x董,你要把我害死喔!你跟我合作這麼久了,你在搞什麼飛機啊?你知道事情有多嚴重嗎?現在我所有的經銷商都罷賣,之前第一代賣得相當好,市場反應熱烈,結果現在一堆單子要出貨,出不出去,問題沒解決,經銷商都罷賣,x董你跑業務怎麼久了,你知道商機稍縱即逝,這個案子幾乎是我全部都投進去了,你要把我拖誇是不是、、、。罵了好久,終於可以讓x董講話了:我們今天就是要來解決這個事情的,所以我也請供應商一起來。對方董事長馬上生氣的說:x董,你還真聰明,會推到供應商頭上。阿丁知道該是他講話的時候了:董事長你好,先不要生氣,x董他也是很無辜的!今天我們就是要來釐清問題,因為有可能是一些匹配問題,不見得就是TP的問題,機構上也可能有一些潛在問題。此話一出,之後開始就是阿丁與其他主管及工程師對戰了!因為阿丁說了他們機構上也可能有問題。阿丁拿了日本TP大廠的相關資料說:你看!一般組裝TP都會建議加rubber保護,有可能因為沒加,硬碰硬導致XX跳動造成、、、,又是一場爭奪戰。最後對方董事長似乎有一點平息了就說:好吧!你們兩個留下來弄清楚原因,不過我現在一堆訂單要出,x董!你回去馬上弄來之前你交沒有問題的TP。x董回說:可是那家是韓國的,交期很久,而且、、、。x董還沒講完就被對方的董事長打斷:x董!我不管你回家賣房子、賣車子、賣什麼的,你就是想辦法這幾天內弄來。x董很無奈的接著說:之前資材有跟他表示,那家公司不生產了,那一款是請他們專門開模的,量可能太少不生產了、、、。談到最後,結論是要阿丁趕快分析完,回去改好TP,最快的時間Hand Carry進來,至於賠償問題,問題先解決之後再談。


阿丁與x董分手前,x董向阿丁說:你要趕快弄好!我跑業務跑到這麼老了!第一次被修理得這麼慘!我年輕時也是有一次經驗,剛開始時,交貨給Panasonic,結果出問題,我也是硬著頭皮去解決,不過經過那次之後我們進步很多。


之後阿丁帶著沈重無比的壓力與x軒留在那裡進一步研究,阿丁試著在找一絲絲的希望Rework,所以不斷的拆、不斷的量、不斷的裝、不斷的試、不斷的研究。當時x軒很納悶的問了阿丁,為什麼不直接跟他們說是我們的問題,就回去再做給他就好了,何必在這邊白費力氣呢?阿丁笑笑沒有直接回答,x軒不知道這一趟的任務還包含了找出Rework的可行性,而且也一定要現場確認清楚。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阿丁知道Rework不可行了,打電話回高雄,向劉副總說明了情況,劉副總說他馬上會再投產。


阿丁隨即與x軒趕回高雄,途中意外的是,到了香港機場太晚了,竟然沒機位,阿丁想說帶著x軒,讓他在機場過夜,我這個主管就太不照顧他了。於是帶他到過境旅館看看,阿丁看了價錢,算了!太貴了!睡沒幾小時,明日第一班飛機就走了,只好跟x軒說明了一下,睡機場好了,x軒也很有義氣的說:經理!沒關係啦!又不是沒當過兵!阿丁隨即趁櫃臺航空公司小姐還在收東西時,趕快去借了兩條小毯子,說明是搭明日第一班飛機的,要在這裡等。兩人可能太累了,找了一處沙發,穿著西裝,披著小毯子,就這樣,坐著睡到隔天。


回到了工廠,工廠一樣不斷的投入、不斷的「撿」,雖然增加了許多檢驗手法,但是每次到客戶端時還是會有許多的不良。而這些不良的又要趕快補,一直補、一直補,阿丁已忘了來來回回Hand Carry到大陸不知幾次,每次去全廠就是看著你,然後馬上組裝,馬上試,全廠人手一台,一直畫、一直畫,沒有出現X線的才允收。這個經驗阿丁一生都不會忘記!


至於廠內有沒有因此進步了,阿丁不確定,只是有一次火大了,對著阿輝他們大嚷:你們知道外面是怎麼在測我們的TP嗎?全廠人手一台,一直畫、一直畫、、、,內部還在搞什麼鬥爭!阿丁快氣死了!


那段時間只能說「慘」字,上頭覺得不對逕,財務有些撐不住了,必須做些處理,因此第一次裁員。製造部大部分被裁掉了,雖然當時有很多聲音,然而阿丁認為這是正確的決策。阿丁知道財務有些問題,自己主動向總教頭說:自己願意減薪表示對公司支持的心意。總教頭一口就答應了。而劉副總認為這些是他的錯,他沒注意到財務問題及人員組織問題,剛好他也有教職的缺,因此就辭去副總職務到學校教書去了。阿丁覺得很可惜,也很無奈!又剩下我們這些孤兒了!


過了不久,總裁讓阿丁的師母當了總經理(顏總),感覺顏總好像有些業務經驗,一開始她希望阿丁專職當業務經理,找阿輝問是不是可以接研發部,阿輝說他不行!只好勉強讓阿丁「兼」研發部經理,於是阿丁多了一盒業務經理的名片,從此阿丁就在業務與研發之間跑來跑去。林桑笑說:你一定會變多重性格!因為業務是牆頭草兩面倒,客戶說的都是對的,廠內說的也都是對的,可是研發的特性又跟業務天壤之別,你這樣加在一起,一定會變多重性格!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後來阿丁性格真的快錯亂了。


顏總的帶領比較不一樣的就是多了那麼一點柔性,然而有時卻稍微少了那麼一點點理性。剛開始阿丁與顏總關係不錯,畢竟阿丁是顏總頗照顧愛戴的學生之一,可能因為這樣,導致阿輝跟阿丁關係更加惡化,阿丁常常要給阿輝會簽的文件他不簽,阿丁請阿輝手下幫忙做事,事後那位手下竟被阿輝大罵,罵說是不是要跳到研發部?阿輝所有的手下,不管大小事,沒有他點頭不准幫阿丁做事。阿丁很苦惱,為什麼阿輝要這樣對他?阿丁想起劉副總的一句話:要學會與不喜歡的人共事!阿丁試著要與阿輝改善關係,然而常常熱臉碰到冷屁股,連打招呼點點頭,阿輝都不予回應,阿丁想:算了!你要怎樣就怎樣!不管你了。最後,阿輝自己想不開就辭職了,據說是因為他覺得顏總太偏心了!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原來也是一位人才,就這樣不能一起合作。


跟顏總一起跑業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到SS公司拜訪x總裁,該次會議相見甚歡,x總裁分享了他的許多寶貴經驗,他受日式訓練的觀念、如何要求溝通協調、如何要求、、、,有一項特別的是「千萬不要跟教授合作,一定慘!」、、、,阿丁只記得講的過程很有趣,在場的都一直笑,只是顏總似乎笑得比較、、、,最後要走時顏總才告訴x總裁說她先生就是教授,也是阿丁的指導老師,x總裁才說難怪妳剛剛笑那麼大聲。不知道回去總教頭聽了會怎麼想?


由於大部分的客戶都在北部,顏總特地在北部找了顏副理來跑業務,顏副理大概快50歲了吧!論輩份,阿丁大概要叫他阿伯吧!然而阿丁卻是他的主管,一開始阿丁實在很不適應,怎麼可以叫阿伯去做這個、去做那個呢?沒~禮貌!很多事情都自己來。然而工作就是工作!最後阿丁想通了!這樣不行,我在這個職位就要做這個職位的事、扛這個職位的責任!出問題時誰管你幾歲啊!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導致後來阿丁常常在工作上沒大沒小。


要當TP的業務真的是需要有足夠的基本專業知識,只靠人脈關係或業務手法是很難推展業務的,因此不管是代理商或公司內的業務,只要跟客戶搭上線了,就一定會找阿丁一同前往,直接從最前線的戰場上學習專業知識。每次林桑都會笑說:只要阿丁上來,就一定要把他炸乾!常常北上三天的行程都是滿滿的,許多客戶都曾掃了一遍。


TP的業務一直推展的很不順利,不是沒機會,就是認證不過,許多客戶堅持還是用外國貨,雖然其他競爭者也是一樣,每家都比「慘」的,真的是TP「慘」業,好多家都陸續收掉。然而阿丁一直堅定相信「TP一定可以做」,儘管市場一片混亂,見血的報價時有所聞,只要品質水準到了一定可以做!阿丁知道不是沒有市場而是自己技術太差!TP這個東西太關鍵了,一定要成熟到很成熟人家才敢用,才能賺錢。做TP容易,要做好TP不容易!


那時阿丁的心理那一把尺常常左右搖擺不定,公司及主管的期望都是業務趕快起來,趕快衝業績,趕快賺錢,不然撐不下去了,然而阿丁知道,技術還不成熟,還要加把勁!衝業務?還是穩穩的把技術弄好?阿丁的心理擺來擺去極端的矛盾,一下這邊、一下那邊,業務極差、工廠狀況極亂,沒有一項東西是順的。負責業務接單,好不容易搭上了線,辛辛苦苦打樣送樣,認證過了難得接到了訂單,製程又有問題又要負責解決,交不出貨了,又要兼生管幫忙排程,出了貨,客訴又一堆,又要負責去處理,處理後又要回來趕給客戶,惡性循環,問題不斷的發生。那時阿丁快崩潰了!「這是什麼公司啊~?」阿丁開始反省自己,自己到底在幹嘛?外在的壓力是不是左右了自己的判斷力!拿了離職書,阿丁堅定地向顏總提出了辭呈,顏總看到桌上的辭呈,剎那時,晴天霹靂!鎮靜了好久後才仔細看著阿丁的離職書。還好!阿丁只是辭去了業務經理一職,阿丁要求顏總趕快找一個專業的業務經理,後來很久一段時間後才找來了James。而阿丁他大概已經知道他該怎麼做了、、、。


阿丁決定要把他所有的心力全部用在核心的技術開發上,先前浪費了太多時間與心力,到頭來兩頭空空!阿宏與x達那邊的大尺寸新「五線式」開發一直進展很慢。苦思了一個設計,再繪圖、開模、製作、測試、修改,每一輪迴最快也要三週,一直改、一直改,最後放棄!再苦思另一種設計,再重來幾次!最後放棄!再重來、、、,如此曠日廢時。不過阿丁注意到了,每次修改後,要改的地方變好了,然而原來好的地方跑掉了,這裡面一定有一些學問!阿丁一定要把它找出來,於是「運轉中!請勿打擾!」的牌子足足掛在阿丁隔板上兩個月,一直跟大家拜託:我現在在做公司很重要的事!不要找我!自己想辦法!就這樣阿丁一直不斷的分析推導,導著、導著,最後阿丁竟導出了一個數學模型,而且這個數學模型還是Singular Solution (唯一解),太棒了!難怪之前設計改這邊跑那邊,牽一髮而動全身。阿丁太高興了,理論的部分全通了,接下來要怎麼設計出來呢?設計出來之後難道又要等到實際做出來才知道結果嗎?這樣不是太慢了嗎!


阿丁想到以前唸書時如何設計一架飛機?設計一架飛機怎麼可能做出來之後才能知道結果好壞呢!於是他把設計飛機的那些超強工具拿來,牛刀殺雞!哇靠!太棒了!阿丁靠電腦就可以預知結果了!原來一輪迴要三週,現在阿丁只要半天,換了等級更高的電腦後,時間更可縮短到兩小時。阿丁知道這將是業界數一的設計能力。接下來,阿丁設計了一些簡單的實驗,交代x達,一定要小心完成,因為阿丁要靠這些小實驗抓出廠內的材料等參數,而這些參數將再套用到阿丁的理論設計中。原本阿丁心想大功快告成了!設計了一版理論分析絕對會是線性1%以下甚至0%的Panel,滿心期待的等著結果。嗯!進步了很多!大家都認為比以往的設計都還要好,至少有幾片線性是1%多,不像以前怎麼試都3%、5%以上,然而阿丁認為不應該這樣,阿丁調整了幾次設計,結果也都是很不穩定,同樣的設計這次做、跟下次做電性良率很不穩定,這時大家都認為製程參數都一樣,是設計不好,再設計!阿丁知道廠內製程不穩定,不過「好的設計就是要面對製程不穩定的挑戰!」阿丁知道問題在那裡,是「工差!」因為牽一髮而動全身,些許的工差卻會造成極大的不同結果。阿丁開始研究同樣的工差對不同設計的影響,阿丁終於找到了一些規則,有些設計確實可以容忍較大的工差,阿丁試了很多種設計,想辦法將這些規則套用進去,終於阿丁畢其心力設計出了現在的新五線式Panel(壽命直接15倍起跳),阿丁知道他再也設計不出更好的設計了,雖然當時有人希望還是再修改,但事後證明,隨著製程技術愈來愈穩定,只要不出錯,良率90幾%以上都是簡單的事。


這些設計技術阿丁知道對工程師而言太難了,阿丁將這些理論及規則全部撰寫在一套設計程式上,只要輸入長與寬及一些基本條件,就會自動計算出該有的設計,再利用與NASA、波音同步的整個配套分析方法,在電腦上就可預知結果,最後再微調即可。而這套系統後來阿丁全部交給了x達,阿丁知道x達會把它用得盡善盡美,現在幾乎設計一次就搞定了。


阿宏呢?為什麼不是交給他呢?因為工廠狀況實在是太悲慘了,只玩小尺寸的,幾乎全死,剩一些氣長的,公司第二次裁員,而剛好阿宏也考上了某博士班就說也要走了,走時阿宏對阿丁說:「學長!我解脫了!」是啊!阿丁心理知道:你辛苦了!


有人說:誰可以掌握控制器,就可以掌握TP。阿丁知道他下一個目標:「控制器!」早已安排x軒從事控制器的開發,雖有找外面廠商看是否能協力開發,但似乎有一股跨不出去的門檻。阿丁決定自己來,他讓x軒專心於驅動程式的研究撰寫,而阿丁負責控制器的設計及韌體撰寫。阿丁開始搜尋、苦讀所有的Spec.及Data Sheet,還好阿丁還有這方面的專長,雖然三個月!第一代雛型就出來了!而且是多用版,USB、RS232,四線、五線共用!然而後續的修改及調整才是真正的關鍵與漫長、、、。


「控制器」之硬體、韌體和軟體(驅動程式),都是專業程度相當高的工作,阿丁本身具有硬體與韌體的專長,但軟體的部分則是阿丁與工程師們最棘手的,除了冷門、專業外,所需提供的作業平台(OS)太多了,從早期的DOS到現在的Windows系列、Linux系列、、、等等,甚至以前連聽都沒聽過的OS,所要寫的驅動程式全部還要乘以3(USB、RS232、PS/2介面)。從一開始完全不懂驅動程式,走了一段相當長錯誤的道路,雖然可以動,但卻不是正規的做法。雖然工程師進進出出,但也慢慢累積了許多經驗,碰巧James聞到了Intel即將有一個大案,在協理、James和阿丁三人親自拜訪Intel後(那時TP已經併入母公司PxxJxx),阿丁直覺:這個案子非常有機會接到!回來後,阿丁著急了,驅動程式還沒Ready!不過慶幸的是,阿丁觀察到x豪很努力,研發的態度正確,也很聰明,現在他應該已經具有基本的專業溝通能力了。阿丁開始帶著x豪到處「尋花問柳」,從內部電腦室,問到外部各個有可能的廠商,阿丁透過各種管道尋找有寫過驅動程式的人,有些有寫過,但卻是不同類別的裝置,還是不行!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讓阿丁找到了阿K,在幾經電話連絡之後,阿丁決定帶著x豪北上去試探一下阿K的功力,x豪展示了他現在完成的狀況,阿K一眼就看出這根本就不是正規的做法,阿丁知道:阿K就是阿丁要找的人了!接下來只是如何說動阿K幫忙!回來後,阿丁一直與阿K談合作的事,但阿K可能太忙了,他知道這個不是那麼容易的,他怕到時兩頭燒,影響到他自己的工作。幾經反反覆覆,阿K答應了又反悔,阿丁知道阿K在想什麼?時間也不多了,還是要趕快跟他簽下來!阿丁帶著x豪坐著George的車連夜北上去找阿K,到達時已是快半夜了。阿丁誠心的向阿K拜託,並提高了一些價碼,且再三跟他保證公司有夠格的工程師跟他配合,決不會讓他花太多時間!隔日終於阿K點頭了!回程時,狂風暴雨,George的車一樣快速奔馳在朦朧的二高上,雖然驚險萬分,但阿丁心靈卻異常的平靜,心裡的那一顆大石頭,終於重重的落了地。


x豪與x翰,果然不負眾望,經過阿K的協助之後,分別在Windows系列與Linux系列驅動程式上進步神速。同時Intel案也進行地如火如荼,Intel的要求與測試,著著實實的給公司上了一大課,不斷的改、不斷的測、不斷的修正,雙方經過半年的Co-work努力,終於完成了第一支微軟WHQL認證通過的驅動程式!雖然業務認為Intel的案子一定很大,不過阿丁知道那個案是紀念機種,不會有很多量,然而其對公司的幫助卻是最大的收穫。


開發的路途真的是很漫長,很多東西似乎都快開發完成了,但股東們卻已經都一一放棄了。併入母公司之後,加上協理在管理上的整頓,TP漸漸的轉入佳境。


一半加一半等於一,(四線式、五線式、八線式的Panel)+(USB、RS232、PS/2的控制器)=1,零變一。沒有任何技轉,雖然開發仍然持續,但阿丁和研發部的工程師們也算完成了六年前總教頭與總裁交代的使命。其中「五線式」及「控制器」,再加上阿龍的一大貢獻,將Panel提升為「抗日光型(Sunlight Readable)」的(請不要再叫它是「光學式」的,那是外行人說的,會讓人誤以為是以光學原理作定位的光學式TP),這三門大砲,依現況,足以轟下一小片天地,端看廠內如何整軍備戰、廠外如何發動攻擊!未來如果電容式的這顆「火鳥飛彈」,被台灣人開發成熟,相信那更是會逼得Exx與3x提早棄守。


目前TP廠氣長的,晚公司一年,仁x集團的時x,雖曾有日本TP顧問,現在仍然還在「四線式」裡打轉。早公司一年,奇x集團的奇x,雖挖了一些業界的人,一直要做「五線式」及「控制器」好多年了,到現在還不見蹤影,然而其在醫療市場上的投入值得注意,至於其「抗日光型」的產品,雖曾有Sample,但不成氣候。以銘x為前身的理x,在「四線式」裡共打轉八~九年後,據說從Exx挖了一個RD,之後才在市場上見其「五線式」產品,但目前似乎問題很多,不過其「抗日光型」產品,雖現在功能不佳,但卻緊追在後。而最新的萬x,是從理x出走的技術團隊,專攻「五線式」產品,雖乍看之下可能最具威脅性,但也還少了一門「抗日光型」的利器。日本技轉的富xx和介x,狹其浩大之勢,也只能在「四線式」裡佔有一席之地。XX Touch 儼然已將成為未來的明日之星,然而在通往這條閃亮的道路上,到底有多少人看清這路上佈滿的地雷!能拆掉的就拆掉,不能拆掉的看能不能閃過吧!


整個TP處,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人踩進TP之前,是有TP經驗的。年紀輕的缺乏經驗,難免不得其門而入,但往往鬥志與執行力卻是不容小覷,年紀老的,雖身經百戰,但往往擺脫不掉舊有包袱,很難在新的產業裡進步。公司(TP)處處是阿丁,大阿丁、小阿丁、眾阿丁們,阿丁知道現實狀況就是這樣,只能期待盡速長大。而阿丁自己也不免擺脫不了年少之氣,恨鐵不成鋼,同樣的問題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講了又講,愛之深、責之切,阿丁有時不免過於沒大沒小,甚至讓人覺得有些囂張。理直氣壯的結果換來的只是「打壞自己身體」而已。


人在做、天在看,阿丁的父親國小不知道有沒有畢業、母親不識字,從小不會要求阿丁要考幾分,但唯一教導的是「一切走正道!」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一步一腳印,該除草的時候就要除草、該施肥的時候就要施肥、該灌溉的時候就要灌溉,一步一步實實在在的走。阿丁的父親常常笑稱自己也是種x菜的博士,大概就是指他那實在的精神吧!面對職場上的百樣人,一切隨他吧!做事無愧於心即可。


冥冥之中似乎都早有定數,往往面對抉擇的時候,就會發生一些事、或碰上一些朋友。世事難料,誰也不能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感情會平淡、記憶會遺忘,阿丁為自己六年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寫下了這麼一(多)頁。最感謝的也最尊敬的就是 總裁,一直支持著TP,大家都放棄了,只有他繼續撐著,阿丁深深相信著總裁的眼光!路走對了,就不怕遙遠!如同昔日的阿丁,再痛苦也是咬著牙一圈一圈的跑下去,「只要一位運動員下場時,是以一種不管結果如何都能全力以赴,那他就是百分之百的贏家!」也謝謝協理的「精心」安排「RD三部專案項目開發經理」一職,如同六年前一樣,又是兩個人開始,一則以喜、一則以怒、一則以哀、一則以樂、一則以憂,然而阿丁相信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The END~~

哇!看完了喔!啪!啪!啪!阿丁給你拍拍手喔!

啪!啪!啪!、、、嘻!別打我喔!

下面是阿丁目前進化到的觸控面板尺寸:86吋及75吋等電容式多點觸控,21年前則是從3.8吋電阻式單點觸控開始,科技真的是始終來自於人性!但也來自於研發人員的命!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