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直擊冠軍跑者的運動家精神與英雄相惜的真性情

運動賽事
發表於 2020/12/31 2,982 次點閱 7 人收藏 8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雖然我是第一名,但是我更要恭喜在台灣的大家」,這是今年台北馬拉松男總一、來自肯亞的Paul K. Lonyangata在記者會說的話;「14天檢疫,真是太硬了」,但是Lonyangata撐過史無前例的隔離,而且以2小時0918秒奪得冠軍,更打破2016年大會紀錄2小時0959秒。

         (照片說明:男子1至5名,左2至6)

        因為防疫有成,台灣是全世界如果不是唯一、也是極少數可以舉辦大規模馬拉松比賽的國家。 對於台北馬可以如期舉行,Lonyangata感謝台灣也恭喜台灣人。

        而寫稿當下(20201230日晚上11點)更覺得感恩,珍惜自己有機會連續兩年擔任台北馬志工,接待外籍菁英選手。因為,台灣似乎進入半鎖國狀態,禁令至少實施一個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30日下午宣布,202111日零時起,限縮非本國籍人士入境規定,非本國籍人士須符合下列條件,始得入境。外籍人士:持有居留證、外交公務、商務履約、人道考量、國人之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其他特別許可。而國際醫療,除了特殊或緊急採專案許可之外,也暫停了。在這個條件下,回看10天前舉行的台北馬拉松,仍然有12名外籍選手獲邀來台比賽,不但是奇蹟,也是恩典。

        「跑到一半時,以為不會破(大會紀錄),後來覺得可以破,就拼命跑」,Lonyangata這樣努力跑了42.195公里。馬拉松當天,台北風大,雨時大時小,有一股台北冬天特有的、刺骨的冷,Lonyangata戰勝了風和雨這兩大跑者天敵,而且只要有一點點機會可以跑得更快更好、寫下新的紀錄,他不會放棄,就是全力衝刺。

        Lonyangata可以獲得100萬台幣破紀錄獎金,以及80萬冠軍獎金,一共180萬元。「這是我得到最多獎金的比賽」,「我的家鄉很多人確診新冠肺炎,很多學校也需要幫忙,希望可以幫上忙」。統計到此刻,肯亞確診人數96千多人,死亡超過1,600人,而肯亞人口5,100萬,約台灣2.2倍。或許這筆獎金對於整個疫情所要花費的錢,微不足道,但是Lonyangata第一時間想到家鄉有需要的人,很讓人感動。他所展現的運動家精神,不只是堅持到底,更是人饑己饑人溺己溺的同理心與助人行動。

        「Beyene在哪裡?」Lonyangata衝過終點,田徑協會工作人員和志工,幫他掛獎牌披毛巾掛名次牌,再給他新的口罩,之後我陪他走回休息室。一坐下脫掉跑鞋,他左腳腳趾的位置,白色襪子有著紅色血漬,或許那正是馬拉松選手的日常,早已司空見慣。

        (照片說明:男總一Lonyangata,左腳襪子有血漬)

        他若無其事地繼續把襪子脫掉,等待藥檢、頒獎、記者會等接下來的流程。突然間,他問起BeyeneLonyangata問的是號碼布2號、來自衣索比亞的選手Chele D. Beyene2019年在韓國首爾跑出個人最佳2小時0625秒。

        從出發到20幾公里,LonyangataBeyene和另一名肯亞選手Elisha K. Rotich三人都在領先群,當天早上720分左右,我透過電視還看見三人幾乎並肩跑步,也透過app追蹤他們的足跡以及預估抵達的時間,但後來不知什麼時候,app追不到Beyene,畫面也只剩下LonyangataRotich兩位穿著亮橘色上衣的肯亞選手,最後分別得到第一、二名,穿藍色衣服的Beyene則不在電視畫面了。

        (照片說明:12月20日早上7點21分,男子全馬領先群,畫面翻拍自電視)

        後來一位在30+K上了回收車的朋友告訴我,他一上車就看到一位黑人選手披著防風外套坐在車上,比朋友更早棄賽或被關門。「大老遠飛來台灣比賽,還忍受隔離14天的辛苦,前20幾公里都跑在最前面,可能是身體怎麼了,才會中斷比賽吧」,朋友和我這樣相信。放棄和堅持,都需要勇氣。希望Beyene平安無恙。Lonyangata問起Beyene,這一句話讓我看見一種態度,那就是英雄惜英雄的真性情,跑道上相互競爭,下了跑道,彼此關心。

        完賽之後,LonyangataRotich不時聊著,我聽出他們可能說的是史瓦希利語(Kiswahili) ,問了一句:「你們在說史瓦希利語?」,兩人反問我怎麼知道?其實是2013年去肯亞當志工六星期,知道這是肯亞官方語言,而這個小常識,竟然巧妙地拉近我與選手的距離。

        (照片說明:男總一(左)與男總二(右),都來自肯亞)

        第三名是愛沙尼亞選手Tiidrek Nurme,我恭喜他之餘跟他說,自己的第一場海外比賽,就是 2018年在愛沙尼亞塔圖的半馬,他超驚喜的,說他就住在塔圖,從塔圖大學畢業,邀我在疫情之後再去玩,他可以當我的導遊。

       (照片說明:與第三名選手來自愛沙尼亞的Nurme合照,天啊!我好胖他好瘦)

        Nurme 和第五名的烏克蘭選手Oleksandr Sitkovskyi之間,以俄語交談。第四名Bilal Marhoum來自摩洛哥,總是很安靜,後來他用慢慢的一句英語說,他講西班牙語,我把多年前學過、早已忘得差不多的西班牙語,快速從腦中找出來,Marhoum終於露出燦爛的笑容,是說我講的西班牙語單字,誠意十足但「笑」果更好嗎?

        (照片說明:左起依序是男總1,2,4,3,5名選手,等待頒獎)

        2020台北馬結束後到現在,10天來,看見跑友分享的心得,毅力勇氣決心淚水汗水,初馬或跑步人生的其中一馬,都那麼扣人心弦。我在這一場不是跑者,靜靜看完眾多跑者書寫的舒心好文,現在,我寫自己擔任志工接待外國菁英選手,近距離的觀察和短暫互動,記下2020疫情之中的台北馬拉松。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