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世界六大馬「蜜糖波堤」怎入手?台灣六星完賽者不藏私分享

江瑞庭(麥克貓)
發表於2017/12/20
18,848次點閱
26人收藏
加入收藏

台灣跑者所獲得的第一面世界馬拉松大滿貫六星獎牌(圖片提供:蔡光逸)


近幾年海外馬風氣盛行,不少跑友以收集世界六大馬為人生目標,除了挑戰自我極限,更可感受世界各大城市的迥異風格,但想征服六大馬除了有實力、有財力,人品還得大爆發才能中籤,堪稱是世界上最難完成的跑界挑戰。自從 2016 年底旅居洛杉磯的蔡光逸成為台灣第一位六星完賽者(Six Star Finisher),成功招喚出傳說中的六星終極獎牌,令跑友大讚:「我也好想咬一口啊!」正式啟動了台灣跑界收集「蜜糖波堤」的夢幻狂潮。


左起「大鳥」林孝光、台北長庚醫院副院長謝燦堂醫師與「最速總經理」王冠翔(圖片來源:安格斯)


由於挑戰六星終極獎牌難度頗高,目前台灣僅有 5 位跑者能獲得此一殊榮,因此為了讓更多跑友認識世界六大馬,日前台北馬馬拉松博覽會特別設置六大馬展覽,除了完整介紹世界六大馬賽事、展示台灣參賽者完賽獎牌與跑衣,更邀請到台北長庚醫院副院長謝燦堂醫師、「大鳥」林孝光與「最速總經理」王冠翔等 3 位六星完賽者,親自與現場跑者們分享他們如何解鎖六大馬成就,如果你有志挑戰世界六大馬,以下的完賽分享對你絕對有幫助喔!


 【跑者小常識】什麼是「世界六大馬」?「蜜糖波提」六星獎牌? 

世界六大馬完賽獎牌與世界馬拉松大滿貫六星獎牌(圖片來源:安格斯)


跑友口耳相傳的「世界六大馬」官方名稱是「世界馬拉松大滿貫系列賽」,成立於 2006 年的世界馬拉松大滿貫(WMM),是由東京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維珍倫敦馬拉松、BMW 柏林馬拉松、美國銀行芝加哥馬拉松與 TCS 紐約馬拉松所組成的系列賽,同時 WMM 也包含世界田徑世錦賽與奧運馬拉松賽事。凡是完成這 6 場滿貫賽的跑者,官方會以「六星跑者」稱之並頒發象徵最高榮譽的「六星終極獎牌」與證書,同時將你的姓名與國籍與世界好手並列於 WMM 官網,因而成為全球跑者夢寐以求的終極挑戰。


當天分享會特別邀請運動筆記創辦人姚焱堯擔任講座主持人,透過提問方式由 3 位完賽者輪流作答,分享征戰世界賽道數年的心得點滴。(圖片來源:安格斯)


姚焱堯(以下簡稱「姚」):恭喜各位順利圓夢,成就跑者一生難得的夢想,成為台灣最早幾位完成六大馬的跑者,請問您為何想挑戰六大馬?完成後最想感謝誰?


台北長庚醫院副院長謝燦堂醫師不被腳傷打敗,包含世界六大馬在內目前已完成 80 場全馬。(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燦堂(以下簡稱「謝」):我現在 65 歲,當初是因為左腳阿基里斯腱斷裂,那時候人家說我一生都要跛腳走路,更不用說跑步,但不服輸的我就想證明就算阿基里斯腱斷裂,還是可以跑步甚至完成世界六大馬,所以我從 50 歲開始跑步,跑遍國內各大賽事,同時立下目標破四就出國跑馬,果真我在 2003 年太魯閣馬拉松就破四,隔年住在紐約的女兒邀請我去跑紐約馬,完成海外初馬,當時連 WMM 都還沒成立,我也不是以六大馬為志向去跑,只是後續的 13 年順其自然完成了剩下的五場賽事。這段期間最感謝的當然是家人的支持,還有復健科、骨科醫師跟復健師的細心幫忙,才有可能順利完成。


王冠翔(以下簡稱「王」):一開始是因體重太胖,所以我 2013 年開始跑步,準備 8 個月完成了東京馬初馬,發現自己成績還不錯(3:20)有機會挑戰 BQ,可是在終點的老婆卻覺得在寒風中等我等很久,為了不讓老婆久候,我開始努力練跑,接下來五場賽事我都設定破三,想達成這個目標,訓練一定要到位,我必須在繁忙工作與家庭之餘,堅持完成課表,我算運氣還不錯,花了三年多完成六大馬。要感謝高志明大哥、南橫霸主西瓜協助我調整訓練菜單,還有一起訓練的夥伴們,當然最感謝我的太太,沒有她蓋許可章我哪都去不了(笑)。


林孝光(以下簡稱「林」):我的職業是工程師,工作壓力大,生理跟心理的健康都亮起紅燈,為了健康 2012 年我開始跑步,至今已完成 115 場全馬。原本我就很喜歡到世界各地旅行,累積自己的旅行經歷,我在 2013 年完成東京馬後,才知道有世界六大馬,其中歷史悠久的波士頓馬拉松特別吸引我,2013 年波馬前夕我剛好人在美國出差,原本想前往觀看賽事,因工作無法成行,卻讓我幸運躲過了波士頓爆炸案,彷彿是冥冥之中老天爺留我這條命,因此讓我產生挑戰波馬跟完成六大馬的念頭。我最感謝的是父母給我健全的身體,我才能夠到世界各地跑馬,也要感謝女友在我跑馬受傷期間照顧我,讓我無後顧之憂。


姚:請問在您成功完賽六大馬之後,人生有什麼不同?

人稱「最速總經理」的王冠翔,六大馬其中五場都以 Sub3 完賽(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其實我完成六大馬後人生並沒有不同,我們還是照人生軌道繼續運行下去,唯一就是茶餘飯後可以跟朋友小小臭屁一下(笑),朋友如果覺得這樣也很好玩,就會鼓勵他們一起來追求六大馬。


王:我倒覺得人生有點不同,當初出國跑馬為了得到太太的許可,於是帶著全家一起旅跑,我們全家都穿國旗裝,小朋友也對台灣這塊土地開始產生認同,出國跑馬可以把家庭、運動跟旅遊通通結合在一起,重新定義跑步這件事,同時可以看到其他國家的人文風情,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人生體驗。


林:完成六大馬人生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的存款減少了許多(笑),但是從人生角度來看,能夠到國外環境跑步、用雙腳丈量城市風景,形成心中美好的回憶,我覺得是很有趣的體驗,連做夢都會笑!以後年紀大了還可以跟小孩說上幾句,所以我還會持續努力工作、努力賺錢、努力出國跑馬!


姚:世界六大馬不僅中籤率相當低,門檻最高的波馬 BQ 也不是多數跑友可輕鬆達標的,在追求六大馬過程中,您如何去克服這些困難與挑戰?


每次出國跑馬都會穿著大鳥裝的「大鳥哥」林孝光(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其實我早在 2010 年就已完成五大馬,就只差最難中籤的倫敦馬,我連抽了 7 年都槓龜,還曾申請為募款跑者,募得了 1200 英鎊,沒想到卻被大會打槍,後續才告知至少要 2000 英鎊,最後我只好參加旅行團的倫敦馬拉松團,隔了足足 7 年才完成我六大馬的最後一塊拼圖。除了百經波折的參賽資格之外,我追求六大馬的最大阻礙就是受傷,除了原有的阿基里斯腱之外,跑步過程中我又產生其他傷勢,我都笑說:「如果你去看醫師他叫不要跑了,那你就換一個醫生!」我試著心態改變,跑得慢一點、跑少一點,還是可以完成目標,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堅持自己的理想。


王:我的六大馬運氣還不錯,除了倫敦馬是邀請跑友們共同募款之外,其餘賽事都是中籤跟成績申請,但是為了要達成破三的目標,我必須在 3-4 年時間內都維持一定的體能與水準,要在工作、家庭與訓練之間取得平衡,也不能有太多意外、感冒或受傷,我要求自己每週課表至少完成 9 成,足足持續了 51 個月的練習,光是跑步訓練就超過 12,600 公里,幾乎每天都在突破自己的極限。


林:想要完成六大馬除了預算要夠、體能要好、訓練要足,還要有運氣中籤,確實是一個很不容易的挑戰跟過程。不過對我來說,過程當中最令人沮喪的就是受傷,因為想要挑戰 BQ 達標就必須持續訓練,但我阿基里斯鍵也有舊傷,週期一直走得很坎坷,2015 年柏林馬原本想要挑戰 BQ,卻在賽前 2 個月車禍傷到腳,發生車禍當下第一個念頭不是我哪裡受傷而是「我的 BQ 不見了!」,相當令人沮喪,但是我沒有放棄,直到 2016 年渣打馬我決定再拼一次,終於在天時地利之下順利達標(3:05 完賽),如願前進波馬。


姚:相信各位平日的工作都相當繁忙,您是如何做好準備與訓練?是否有何訣竅?


身為婦產科醫師需要長時間待命,謝燦堂醫師每週仍抽出時間完成訓練(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身為婦產科醫師需要長時間待命,跑馬拉松反而是讓我工作更有活力的秘訣,儘管工作繁忙,週間下班後我還是會盡量抽出時間練習,週末的話就是清晨早起訓練,每一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但是我相信只要有心就一定有時間去練習。


王:我會把每週的訓練課表都排出來,所以就可提前掌握當週的工作狀況與訓練量去做調配,平時都是早上七點前完成訓練再出門工作,如果趕不及就是晚上回家再練習,每日狀況都可以進行微調,當然有時還是會想偷懶,不過我會盡量要求自己完成度至少 9 成,不讓自己進度掉太多。


林:說真的,我是比較另類的跑者,我的跑步訓練其實很隨性,我並沒有刻意吃課表,下班回到家如果還有時間,就會在家附近跑個 5-10 公里,加上我有在收集百馬,所以平時大多是以賽代訓,跑量也都是靠跑全馬拉起來的,不過我還是建議有計畫達標的跑者,還是要循序漸進執行訓練課表才會更有效率。


姚:我們都知道世界六大賽道各具特色,全都是不同體驗,請問您最喜歡哪一條?哪一條最難跑?


原本設定的初馬是 2013 年太魯閣馬拉松,卻因發生地震改為半馬,陰錯陽差下東京馬反而成為王冠翔的人生初馬(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我最喜歡東京馬的賽道,平坦寬敞、沿途加油聲不斷,氣候適宜各因素都很棒,我的最佳成績 3:46 就是在東京跑出來的;紐約馬因為上下起伏路段相當多,而且是我第一次海外初馬,經驗沒那麼多,當時感覺到最辛苦,但是沿途景色真的很具代表性。


王:我最喜歡東京馬跟柏林馬賽道,兩者都相當具有特色,賽道規劃完善平整,都可以將城市代表性地標一次飽覽;而最歡樂的當然是跑者夢幻殿堂波士頓馬,在哪裡你可以感受到英雄式的款待,是一生難得的經驗;最困難的我也覺得是紐約馬,上坡路段比下坡還多,氣候也是最寒冷的,全都在考驗著跑者實力。


林:六大馬的每條賽道都饒富趣味,值得大家細細品嘗,我很喜歡東京馬,除了是我第一個完成的海外馬之外,東京原本就是我很喜歡的城市,而且整體氛圍極佳,屬於歡樂及競賽兼具的賽道;說到最困難的可能還是紐約馬,因為銜接各行政區的橋樑不少,對於體力相當耗費,氣溫則是偏冷的5-10°C,尤其是沒有陽光照射時會更加明顯,賽道在六大馬中是相對困難跑出 PB。


姚:完成了難得可貴的世界六大馬,您的下一步計畫是?


接下來大鳥林孝光希望在有生之年挑戰七大洲馬拉松(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我覺得跑步不是在比誰跑得快,而是在比誰跑得久,我目前 65 歲已完成 80 場全馬,接下來目標當然是百馬,也希望可以一直跑到 80 歲,而我最大的心願則是希望有一天台北馬,也能擠身世界大滿貫賽道之列。


王:下一步計畫,我分成「嚴己」與「利人」兩個部分,在 45 歲前我想再提昇速度,繼續挑戰自己的極限;在推動運動風氣上面,我想透過自身力量去影響身邊的朋友,讓更多人以正確的觀念投入運動,如果每個人都去做,力量就會推出去,台灣社會就能展現正向能量。


林:因為參加很多大型賽事,我深知配速員對於賽事的重要性,所以我從 2016 年開始擔任運動筆記的配速員,我覺得這非常有意義,因為我希望能夠幫助更多跑者以穩定配速順利達標,讓更多跑者有信心圓夢,進而挑戰國外馬;此外,我本身非常喜歡旅遊,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挑戰七大洲馬拉松並且成為 Sub3 的跑者。


姚:最後,對於有心挑戰世界六大馬的跑友,各位有何建議?


跑者心目中最甜美的「蜜糖波堤」,你是不是也想要咬一口呢?(圖片來源:安格斯)


謝: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確任自己為何要跑六大馬,因為你的「六大馬」不一定要是世界大滿貫的六大馬,也可以根據你的規劃、預算、年紀跟實力找出屬於你自己的世界六大馬,不過如果你立定要跑 WMM 的六大馬,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工作、好好賺錢,在還沒達標之前趕緊把成績提昇,像我其實並沒有真正在準備,前後共花了 13 年才完成,完全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機緣來了自然會完成。


王:雖然挑戰六大馬真的所費不貲,但是大家還是可以從難度較低的賽事入門,若有幸中籤的話,東京馬就是很不錯的選擇,沒有時差問題、旅費划算、飲食習慣、交通等任何條件都最適應,接下來如果還有能力可以接著挑戰柏林、芝加哥跟紐約,難度最高的倫敦馬跟波馬建議擺在最後面,後期成績若有一定程度可直接申請名額,看看有沒有緣份能夠挑戰。


林:如果你是愛好旅遊的跑者,可以透過挑戰六大馬過程慢慢累積旅遊經驗,我是花了 4 年 2 個月時間完成六大馬,在預算上我建議上班族跑者一年一場剛剛好,當成是犒賞自己的跑步旅行,比較要注意的是歐美五場賽事的時差問題,建議可以提前 3-4 天飛過去調時差,讓身體在最佳狀態站上賽道,也可以並尋找相關群組資訊交流,當然如果對於成績有所期待,賽前的訓練週期也是不能少喔!



*跑步賽事 就看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