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回顧】永遠的跑者 兼記花蓮太平洋長跑歷史

發表於 2016/04/29 15,523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陳宏迪堪稱是台灣早期長跑的活歷史 (照片來源: 陳嘉俊)

事實上, 與陳老先生見面只有兩三次的機緣。

在去年底跑滿兩百次馬拉松後, 決定減少參賽次數, 改以參加吉安路跑例行團練, 由花蓮市跑到鯉魚潭繞圈, 就在那時有機會與90歲高年跑者相識及對談,記得繞鯉魚潭第二圈時, 遇到老先生僂著身子, 由大兒子陪同在走路, 上次遇到, 不由得慢下腳步陪走一段…。

老先生是花蓮農校老師 陳宏迪, 一輩子的跑者, 也是早期花蓮太平洋長跑的會員, 如今太平洋長跑早已不復見, 留下的只有傳聞。一邊談起花蓮太平洋長跑的歷史,那個見證台灣早期長跑運動發展的年代,老先生彷彿喚起硬碟中那塵封許久的檔案,精神抖擻地說著:

「當時在花蓮市公所集合, 跑往海邊或山邊; 也由花蓮橋頭跑往東海岸或193縣道; 或從花蓮農校沿著建國路跑往水源地, 沿路也沒什麼人」

「太平洋長跑會員到台東出賽, 拿了許多獎項; 不只是參加附近賽事, 比較不同的是也會去遠道, 甚至坐飛機到高雄蔦松鄉比賽, 被譏為--肖仔; 跑在馬路上, 不是被比贊, 就是被罵肖仔」

「馬拉松跑者對自己特別地有信心, 那麼長的距離都能跑到了, 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到, 完成不了的; 馬拉松跑者有個特質, 就是能堅持下去, 不管事情有多麼困難」

「現在跑步場合有許多的意外發生, 身為跑者應該了解自己的體能, 以完賽為首要目標; 但也不要太過勉強, 須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

談到這些, 大兒子走遠了, 遇到環潭上坡處, 有些耽心老人家的步閥; 但他的眼裡泛出亮光, 面容有許多的滿足, 駝背的腰似乎也挺了起來; 此刻鯉魚潭面有參兩獨木舟輕輕劃過, 感覺特別地十分平和。


活到老,動到老

再次見面, 依然是在美麗的鯉魚潭邊。

我問陳老先生 「您走多遠了?」

老人家以不甚靈活的手掀動衣袖, 回說 「5.5公里」, 瘦弱的手上赫然是一只一萬多元的 Epson GPS手錶, 是傳承跑步基因的小兒子在日本買的, 「貴呀, 現在有更多功能的錶了」他說。

上次小兒子也由花蓮市區和我們大伙一起跑到鯉魚潭, 他說「只因老爸不希望全家都坐車子過來, 有大姐及大哥陪同走路就好, 自己只好下車用跑的過來。」

我問大兒子 「住在花蓮嗎?」

他回答 「不是! 在台北工作, 週末往返台北及花蓮已有三十年了, 老爸不喜歡住外地, 寧可選擇當天來回; 老爸本來還可以慢跑, 一場車禍傷到背部, 從此只能慢走」。

去年底, 陳老先生和吉安路跑在鯉魚潭步道留下的惟一合照; 右二為筆者(照片來源: 吳清標)

那天過了慕谷慕魚, 我以微喘的速度跑回程, 感覺今天的功課有些圓滿。

後續在這個月初, 聽聞陳老先生日前因肺炎突然過世,留下許多跑步階段的遺物, 也留下我們僅有的幾次交會! 機會不再有, 憑留許多的空白。


一生的跑者,花蓮太平洋長跑

因為緣份, 我暫存老先生的一些東西, 從翻閱那些珍藏遺物, 才真正了解到做為跑者一生的堅持, 同時花蓮太平洋長跑的歷史也清晰浮現, 讓人能一窺當時的跑步風氣。

陳宏迪珍藏的記事本中,記載了三十年前台灣長跑發展的事蹟,當時的路跑服以標楷體撰寫,很有古早的氣氛 (照片來源: 陳嘉俊)

老先生留有四個記事本子, 密密麻麻書寫三十年來的運動紀錄, 從民國75年8月到民國105年3月, 橫跨60歲到90歲,直到過世前兩周, 一步一步留下練跑及運動的痕跡, 這才是永遠的跑者! 即使最後的身體走2-3公里要花很長的時間, 依然確實將時間寫於草稿中, 再謄入記事本裡, 這到底是如何的毅力才能做到?

你(妳)知道花蓮除了現在活躍的跑步社團外, 二/三十年前的太平洋長跑俱樂部不只是個傳聞?

陳老先生仍珍藏花蓮長跑所頒發的馬拉松證明書,以及當時社團的會務手冊 (照片來源: 陳嘉俊)

它存在有十四年的歷史, 直到民國八十七年 (會員名冊, 成立史略, 組織章程); 長跑的足跡很深遠 (花蓮至鳳林, 太魯閣峽谷至文山溫泉, 市公所至福壽橋, 美崙山環繞, 仁壽橋往返, 安樂山往返, 鯉魚潭環湖大道兩圈); 參與的活動遍及全國各地 (台北國際馬拉松, 太平洋杯路跑聯誼賽, 曾文水庫馬拉松比賽, 台北動物季迷你馬拉松, 田徑協會冬季路跑, 中日親善健行自強大會, 和平長跑隊跨海接力, 中央大學環島長跑學生, 台北奧林匹克路跑, 台東全國鯉魚山盃路跑比賽, 接帶環島慢跑者許樹金); 以及溫馨的旅遊聯誼活動 (八仙洞, 忘憂谷, 瑞穗, 蓮花池, 祥德寺).

(照片來源: 王文柄)

東岸馬拉松賽事濫觴

你(妳)知道花蓮除了近期太魯閣馬拉松及一些零星賽事外, 26年前曾連續辦過三場馬拉松?

有別於現今網路世代資訊刊登快速容易,當年舉辦賽事對民風純樸的跑者來說可說慎重其事,每一屆的詳細資訊都忠實地記錄,成為古今流傳的回憶(照片來源: 王文柄)

第五屆東台灣太平洋杯馬拉松聯誼賽 (79.2.25; 15及42.195公里; 參賽人數450名); 第六屆東台灣太平洋杯馬拉松路跑賽 (80.4.14; 10及42.195公里; 參賽人數595名); 第七屆東台灣太平洋杯馬拉松路跑大賽 (81.3.15; 10及42.195公里; 參賽人數1020名)

田徑協會前理事長 紀政曾直言 "以30位俱樂部成員能舉辦全國性的馬拉松競賽, 真是讓人太不可思議了!"


歷代百傑、人才輩出

你(妳)可能也不知道民國71-75年期間是花蓮長跑時期最強的時期?

左為陳長明,右為陳長旭,當時代表花蓮長跑、市民跑者之典範 (照片來源: 陳長旭)

陳長明 1983金山馬拉松, 2小時18分 (男子馬拉松歷代百傑: 許績勝,張嘉哲,吳文騫,何盡平,蔣介文後第六人); 陳長旭 1983金山馬拉松, 2小時28分 (兄弟檔, 一門兩傑; 男子馬拉松歷代百傑, 第三十五人)

歷史走過, 再也不留什麼?

典範夙昔, 總也給些啟示?

台灣的跑步傳承在那裡?

如何再現以往的榮耀?

陳老先生曾經踽踽獨行於人世, 此刻我似乎又再度看到他眼裡閃爍著亮光, 在天堂微笑如風地跑著…

陳老先生即便年事已高,仍以步行實踐活到老、動到老的終身跑者精神 (照片來源: 陳嘉俊)

後記: 謹以此文紀念一位終身跑者的身影; 陳宏迪老先生如今功德圓滿, 安頓於花蓮慈雲山, 日後我將於鄰近的白雲步道上遙懷這一切!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