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鎮西堡100公里超馬賽,我的第二場百K賽事,刻骨銘心啊~

發表於2020/02/05
1,701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鎮西堡】先說說鎮西堡這個地方,這樣起頭不是代表我對鎮西堡的地理環境有多麼熟悉,相反的,我對它很陌生。但跑馬的人都有相同經驗,在台灣,有很多地方,要不是因為跑馬,根本從來沒去過。賽前才臨陣磨槍的查了一下鎮西堡的資料,鎮西堡是泰雅族部落,海拔近1,700公尺。鎮西堡泰雅族語Cinsbu意思是【清晨第一道曙光照到的地方】,位在新竹尖石鄉的秀巒村。這次跑的路線也很單純,從尖石鄉公所起跑,公所出來接縣道120,很快就轉入鄉道竹60線,一路跑到鎮西堡部落再折返回尖石鄉公所,但聽說為了將這場列入國際超馬賽事紀錄,今年經國際標準測量後,發現尖石鄉公所到鎮西堡里程尚不足50公里,因此今年到了鎮西堡還要再往前跑1.4公里才折返。
多數人大概跟我一樣,沒聽過鎮西堡,但卻聽過司馬庫斯,司馬庫斯海拔約1,500公尺,略低於鎮西堡,司馬庫斯泰雅族語Smangus是銳葉高山櫟,這種高山櫟普遍生長在司馬庫斯、新光、鎮西堡部落的山區。賽前看了這些基本資訊,對鎮西堡油然而生敬畏,對自己是否能順利完賽更加添了一些擔心!

【跑者的世界】
平常在市區跑步大概跑步就是跑步,週遭的環境清一色就是水泥建築、柏油路、車子、行人、行道樹,跑步的感覺就是在自己身上,專注在自己的呼吸、步伐、肌肉、揮汗的感覺。但跑了一趟鎮西堡,從天未亮的清晨五點起跑,跑經早上、中午、下午,再到天黑,從海拔300公尺的尖石鄉公所跑上1700公尺的鎮西堡,如果可以,好想讓這一路從我眼中所看到的所有景象錄下來,讓沒有機會體驗的朋友看看。
清晨五點起跑,在天未亮的竹60線,因地處偏僻,照明不多,一開始連續20公里長上坡,邊跑邊看著這天未亮就能感受到的山林氣息,長長的上坡望著前方長長人龍,跑友們的頭燈隨著步伐點點在地面晃動,心裡有種對大家的佩服,在台灣這小小土地上,居然有那麼多人有著堅強實力能來挑戰這麼艱難的百公里賽事,大家魚貫地往上,也好似一起在跑場朝聖的途徑。我不禁想起詩篇119:47『我趁天未亮呼求;我仰望了你的言語。』,於是邊跑邊呼求主名。
原以為很快就會見到陽光,但山林的霧氣在天亮之際,遮蔽了陽光,直到上到宇老之前,才見到藍天,上到宇老,第一個高點時,才真正見識到山林的壯闊。隨著海拔變化,林相也不斷變化,不時跑經民居旁,屋內住戶豪邁的講話聲音傳到外面,聽不懂但猜測是泰雅族語。氣溫也隨著海拔升高越來越冷,但到中午卻有種有趣的現象,,有時跑著是寒冷的,但一個轉彎,山壁似乎又有溫暖熱氣,再一個轉彎,到了背陽山壁這面,又是滿滿的寒意。
回程折返再回到宇老,已經下午4:30左右,雖然天色漸暗,等過宇老不久,濃濃的霧氣開始布滿山林,很快的能見度變得很差,為了安全,我們開始戴上頭燈。距離終點前15公里,天色暗了,加上濃霧,後來更下起雨來,頭燈照出去,被水氣霧氣亂折射一通,只看到白茫茫一片,視線很差,而氣溫隨著日落大概也落到5度以下了,這時更覺這是上天在最後關鍵時刻再加給我們的試驗,但也讓我更加讚嘆神造這世界的奧妙!

鎮西堡100公里的爬升圖,但2020年經國際丈量後,到往年折返點還要再往前跑1.4公里才能折返,今年加進來的2.8公里很像越野路徑啊~


【賽前準備】
每場路跑賽事都需要有準備,既然是路跑,最基本、最重要的是'練跑'。但反觀自己,因為召會生活、家庭、工作的關係,沒太多時間練跑,更不用說面對這樣一場包含好幾次超長距離的連續爬升和連續下降應該有的山訓。這不是我不夠看重和尊敬這樣的賽事,而是人生有時要作的抉擇太多,我想我們需要更多從神而來的智慧吧!有時,在深夜跑在台北大學裡,還是會遇到一些跟我一樣深夜練跑的跑者,雖然我們互不認識,但我想我們彼此都懂,為什麼這麼晚了還在校園練跑,這是因為我們心裡有個目標,無論是否相同,這目標讓我們無論寒暑、不管時間,能跑就跑!賽前也特別安排了環台北67公里作為賽前的長距離模擬訓練,用7小時半跑完67公里,這樣的完賽時間若是面對平地的100公里,或許是顆定心丸,但面對需要爬升到海拔近1,700公尺的鎮西堡,只能說是否能順利完賽還是未定之數!
雖然沒有太多時間練習,但賽前研究了一下鎮西堡爬升圖,100公里的距離共有三次主要的長距離上坡,0~20公里從海拔300公尺爬升到1400公尺、30~45從850公尺爬升到近1700公尺、70~80公里從850公尺爬升到1400公尺,三次長距離爬升有兩次在前面50公里,因此怎樣在前50公里爬坡路段盡量節省體力,好讓後半下坡路段居多的50公里,股四頭肌還能支撐下坡衝擊力道,成了重點策略。
長距離超馬賽事除了練跑和策略,裝備和補給也要考慮進來。天氣預報,加上鎮西堡爬升到高海拔,時間從清晨一直到入夜氣溫變化大,最低時應該約5度左右,輕便而理想的禦寒衣物是必備的。跑在竹60線沿路狹窄有車,當天色暗、有濃霧,照明設備也是必需品。最後,補給的部份因人而異,我自己在冬山河夜百K的經驗發現,我自己跑超長距離時,固體食物除了香蕉和餅乾,其他吃了都會造成腸道脹氣和不適,所以我這次準備了不少能量膠、能量磚、鹽錠、咖啡因、防抽筋的能量膠,最後全部吃完。





【若要跑得遠就一群人跑】
這是老話一句了,但很實在!超長距離的賽事我喜歡挑跑團很多朋友報名的場子,因為我知道我心理素質不夠好,沒有許多團友一起在賽道上加油打氣,我很容易被自己薄弱的意志打敗。不管是否跑在一起,在場上三不五時碰到團友,彼此關心一下、打氣一下,心裡的那個關卡就會過去。
這次鎮西堡第一個長上坡,根據賽前的假想,應該要很保守,所以速度也不斷有意識的放慢所以基本上都一個人跑。上到了宇老,準備第一個長下坡時,遇見了敏嘉學長、淑如、和文晴,剛好前面保留的體力用來衝第一個下坡,畢竟第一個長下坡結束後,隨之而來的第二個上坡會更慢了,因此這段掌握好才能確保前半段五十公里能在安全時間內完成。從宇老下去就此一路跟著敏嘉學長和淑如,聽著敏嘉學長對賽道的分析,忽然完賽信心增加不少,也就選擇盡量作好【跟屁蟲】🤣🤣🤣,因為在體能素質上都沒他們好,只是看能跟多少算多少 (準備隨時脫隊)。
回程到了回宇老前的補給站,淑如身體出了點狀況,面色蒼白又一直想吐,我的超馬經驗太少,看到淑如的狀況我都慌了,心裡不斷猜是高山症還是醣類補充不夠,還是橫紋肌溶解,天啊,我自己都亂了,還好有敏嘉學長的老神在在穩定軍心。說實話,那時候我肌力在崩潰邊緣,加上手殘居然吃了塊辣豆干,腸道在下坡衝擊時,更加不舒服。我其實想脫隊,但如果那時脫隊,我很擔心會加深淑如也脫隊自己跑的想法,因此宇老下去我繼續跟了一段。看著宇老下去,淑如越衝越快,我真的佩服敏嘉學長的睿智,在我擔心淑如身體是否受得了時,他早看出淑如只是心理想放棄,身體卻是可以的。但隨著淑如下坡越衝越快,我的肌肉和腸道狀況越來越差,我選擇在距離終點還有12~13公里處停下脫隊,那時我猜想在濃霧和下雨的狀況下,他們見我脫隊,應該會把握僅剩的時間衝回終點,這樣我也才不會拖累他們。沒想到在我跑跑走走了一段後,前方在濃霧雨中,聽見淑如喊我的名字,原來他們還在等我跟上,那時淚水差點奪眶而出。但我知道他們繼續顧到我的狀況,我剩下的路段如果狀況更差,這樣會拖累大家,在我堅持脫隊下,敏嘉學長放下了先前他對淑如鋼鐵般的要求,沒有要我一定得跟上,敏嘉學長真不愧是個經驗老到的跑者!
剩下的路段身體依舊不適,但心理壓力少了,至少我不會拖累他們。至於我是否能完賽,那時候也不重要了,因為就算被關門了,我還是跑走完這最後一段,也算對自己負責了。
這樣跑走到了最後6公里,忽然想起前(2018)年冬山河夜100K阿娟陪跑最後6公里的畫面,阿娟的話彷彿在耳際響起,我振作了起來,告訴自己,不行,我要完賽,因此不斷看錶,在體能崩潰邊緣,不斷計算著時間。回到平地,一輛警車走出來一位警察,他對跑者們說,加油,剩最後一公里! 在暗黑的夜裡,這句話像是烈日的光輝,我立刻舉起手看錶,還有十幾分鐘,天啊,我辦到了! 我立刻像吃了十幾包咖啡因似的超興奮奔跑起來,當我進終點的那刻,那是我跑馬以來最感動的一刻,我再次遇見更好的自己,而這個更好的自己,都是因為Run希望的團友們!





【後記】
跑完回到車上準備回家,這時才有空檔看看一整天未讀的簡訊,阿娟說,趕快回家喝老婆煮的湯吧!我心裡一驚,想說賽後老婆在電話中跟我說有幫我煮熱湯,阿娟怎麼知道,後來才知道原來我老婆放在臉書上呼喚我回家。
無獨有偶,東嶽的老婆在臉書上留言標註東嶽,看得出來一整天等待,充滿擔心、心疼,最後知道平安完賽後,更有因老公而有的驕傲。
每個跑步的人不是他們自己有多棒,真正棒的是願意在背後支持我們的家人和朋友,所以為了我們的家人和朋友,我們會更慎重地看待每場賽事,健康平安回家才是對所有愛我們的家人朋友最好的回饋!

※14個多小時太長,長到我好難紀錄每個感動、好笑的時刻,最後只能對所有Run希望的朋友們說,你們真是太棒了!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讓專業的來|胸腔科醫師 告訴跑友現在該怎麼跑?路跑注意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