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跑馬燈】有時候性別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

Roland
發表於2018/05/18
8,886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世界跑馬燈】由路跑界的中年資深宅男文豪 Roland 路人哥執筆,搜羅世界各地關於跑步的大小事,每週為大家推出!(除了作者外出取材的時候)


IAAF 最近公布了一個新條款,針對某些賽事,規定睪固酮(一種男性賀爾蒙)過高的女性運動員,必須連續使用藥物六個月,將睪固酮降到上限以下才能參加比賽。這個條款由於針對性太強,被許多人詬病。IAAF 的南非籍法律顧問甚至憤而辭職表示抗議,到底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為何?還請聽聽兩方說法。


沒錯,IAAF 的對象就是她,當今女子中距離徑賽霸主,南非選手 Semenya(圖片來源:路透社)


正方

依照性別分組,就跟依照體重分組一樣,必須有個準則才公平。偏偏人類的性別沒有你想像的這麼單純,生物學上性別的定義,就是XX和XY染色體,但有一定比例的人性別染色體是XXY,XXY在醫學上定義是陰陽人,不管放到哪一組別都有公平的問題。就算染色體正常,也會有基因突變,導致偏離常規的性別發展。以運動而言,用睪固酮來區分性別更公平。


反方

為什麼一個從小就被視為女性撫養長大的運動員,要因為自己與生俱來的特殊體質,被迫接受外界強制調整?那NBA是不是也該把大家的腳長調成一樣才公平呢?


正方

Y染色體在運動上有明顯的優勢,擁有Y染色體的人(傳統的男性)體內睪固酮的含量會遠高於沒有Y染色體的人。而睪固酮越高,肌力、血液攜氧量也越高。有些XY染色體的人,會因為基因變異使得性徵生理上被視為女性,但體內睪固酮含量其實接近男性,我們的研究證實,在 800 公尺和 400 公尺的領域,體內的異常高睪固酮含量,有將近 3% 的優勢,這在毫秒必爭的領域,其實是相當不公平的。


反方

你們的研究根本就是有瑕疵,你們的研究並不只包含中距離跑步,而且結果顯示高睪固酮的優勢在其他運動項目更明顯,為什麼你們只針對跑步?事實上這篇研究指出,高睪固酮的女性選手在 400 公尺、400 公尺跨欄、800 公尺、鉛球和撐竿跳五項運動中分別享有 2.73%, 2.78%, 1.78%, 4.53%, 和 2.94% 的優勢,為什麼這新規則無須適用在鉛球和撐竿跳?這優勢更明顯啊。分明是針對某人來的。

其實這整件事情從 Semenya 出道以來已經吵了快 10 年,但這個議題同時牽涉到種族跟性別,可說是超級敏感,想要快刀斬亂麻,本來就不可能。要了解這件事的全貌,必須深入了解相關的統計數字和醫學資訊。


Semenya 在今年大英國協黃金海岸錦標賽連奪 800 和 1500 公尺金牌(圖片來源:路透社)


絕大多數女性體內的睪固酮含量在  0.12 到 1.79 (單位 nmol/公升血液)之間,而男性體內的睪固酮含量則在 7.7 到 29.4 之間。一般女性的睪固酮含量不可能超過 5,唯二的例外是:體內有腫瘤,或是有性別發展差異(Difference of Sexual Development)。(編按:以前在醫學上 DSD 稱為性徵發育異常,第一個 D 是 Disorder,但「異常」兩個字太敏感,所以現在都不稱「異常」,而稱「差異」)

睪固酮雖然是人體內自然產生的激素,但大部分的運動競賽都把它列為禁藥,選手不得以注射或服用等方式補充外來的睪固酮。這不只影響比賽公平性,對於選手健康狀態也有不良影響。

IAAF 醫學與科學部門的 Stephane Bermon 博士指出,從這十年來的研究顯示,在某些運動,特別是中距離跑步,帶有 DSD 的女性運動員大約有千分之七,比例是一般人口分布的 140 倍,可見得 DSD 在這些運動中展現了先天的優勢。IAAF 有義務提供運動員一個能公平競爭的競賽環境,因此要求 DSD 的女性運動選手必須服用一種類似避孕藥的賀爾蒙補充劑,至少連續服用六個月,直到體內睪固酮含量降到 5 以下,才能參加女子組的國際比賽。不願意服用賀爾蒙補充劑的 DSD 女性選手,可以選擇參加非國際賽事女子組、任何賽事的男子組及專門為 DSD 選手設立的組別(目前還沒有)。

Semenya 曾經被 IAAF 下令接受性別檢驗,報告也被媒體批露。根據各方資訊, Semenya 的染色體跟一般男性一樣都是 XY,體內也有睪丸,推測應該是 5-ARD,是一種由基因變異導致的 DSD。帶有 XY 染色體的人原本應該會發育成男性,但因為 5-ARD 的基因變異使得體內缺乏把睪固酮轉換成另外一種稱為二氫睪酮的雄性激素,沒有二氫睪酮會使得外生殖器官發育不全,且反而使得體內的睪固酮比一般男性還高。


也許你不知道,Semenya 去年結婚了(圖片來源:Instagram of Caster Semenya


在 2013 到 2014 年之間,IAAF 曾經要求 Semenya 如果要參賽其體內睪固酮不得高於 10,那時候她的 800 公尺成績掉到只有 2:00,跟現在的 1:54 相差甚遠。這次新規定更嚴格,上限是 5,Semeya 或許連 2:02 都跑不進,連比賽資格都不一定能達得到(2018 年 IAAF 室內田徑錦標賽女子組 800 公尺參賽資格是 2:02),跟現在的女子中距離霸主地位相去甚遠,這也難怪許多說這條款根本就是針對 Semenya 一個人設的。


Semenya 在 2016 里約奧運輕鬆奪得 800 公尺金牌(影片來源:Youtube)


但是 IAAF 雖然振振有詞,也提了不少數據來支持他們的決定,還是在網路上被攻擊得體無完膚。當然,主要還是來自 Semenya 的祖國南非。畢竟要拔掉一個能為國爭光的奧運金牌選手,她的祖國怎麼可能不抗議。但是說也奇怪,這個發燒的議題,卻少有女性選手表達意見,至少該問問其他同領域的女子選手,聽聽她們的聲音,不是嗎?可能是這個議題太敏感,萬一惹到黑粉,搞不好連贊助商都跑了,結果就是最相干的人反而安靜地不發一語。

少數有意見的人,也說得很含蓄,例如澳洲女子 800 公尺選手 Brittany McGowan 在今年大英國協聯賽後說:「Semenya 的成績實在讓其他人感到挫折,許多跑 400 、800 或 1500 的女子選手都有這樣的感覺。每當我們看到自己和 Semenya 的差距,或是政府體育相關部會拿  Semenya 的成績來評斷我們表現時,那可真是折磨人。」

至於 Semenya 自己,她高調拒絕 IAAF 的提議,她不會服用賀爾蒙補充劑來降低自己體內的睪固酮,當然更不願意以手術摘除體內的睪丸。她的策略很簡單,你不讓我參加 1600 公尺以下的比賽,沒關係,我就往上報,改跑五千跟一萬,這就不在 IAAF 的限制項目內了,看你拿我有甚麼辦法。五月四號,Semenya 第一次參加 IAAF 鑽石聯賽 1500 公尺,就輕鬆奪冠也改寫南非紀錄。看來 Semenya 跟 IAAF 之間,恐怕不會那麼快就結束了。


Semenya 在今年 IAAF 鑽石聯盟杜哈錦標賽 1500 公尺首次突破四分(圖片來源:路透社)


資料來源:LetsRun、The Guardian (1) (2)NCBIReuters


世界跑馬燈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