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一個巴黎:我的巴黎文深馬拉松故事

徐世怡 Ygreck Shyu
發表於2014/09/08
4,627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秋詩般的森林,無法浪漫。我寧願選擇把汗水與尊榮留給巴黎。
( 圖片來源:徐世怡 )

成績:四小時四十八分

地點:巴黎文深森林馬拉松(Marathon du Bois de Vincennes et des Bords de Marne)

日期:2011年10月30日

 

緣起:參加巴黎文深森林馬拉松的理由

我住在荷蘭安斯何特市(Enschede),2011年四月在這裡跑出四小時四十八分馬拉松後,餘味猶存,天天就是有個聲音在身體裡響:「夏天好好訓練,秋天一定可以再跑一個更快更好的馬拉松!」

所屬的路跑協會,有七個人正準備十月德國科隆馬拉松,六月後的每週日早上一起練長跑。我並不討厭科隆這個城市,也去那裡好幾次,但當時的感覺,就是沒辦法打從心底燃起四十二公里的熱情去擁抱科隆。至於荷蘭秋季馬拉松,如阿姆斯特丹與埃因霍?馬拉松(飛利埔公司總公司所在城市),則因外子沒興趣而被劃出候選名單。

他雖然沒跑,但我仍得考慮到他,讓在終點線等我的他也有渡假感。折騰多日,乾脆交給他去選。他的母親是法國人,法文是他的母語,這個完全沒英文的巴黎文深森林馬拉松網站,就給他選上了。四月份另有一個巴黎國際馬拉松,就一個國際大城而言,春天秋天各一個馬拉松,才夠伺候龐大的路跑觀光潮。

 

備戰:如何為這場賽事做準備

第一,我換教練,投奔寶力羅(Paulino)的團隊。剛開始幾週,簡直是名符其實的震撼教育,他開的練習內容並沒什麼特別之處,但一個懂得領導的教練,就是可以把一群人、每個人的潛能激發出來。晚上七點練習,九點半回到家。整個晚上腎上腺素退不去,留在血液裡晃盪,就是沒法安穩睡個覺。當然了,這種震撼,是過門檻的正面引導。

第二,心理沉穩度訓練:對我而言,戶外健走跑步,進而參與競賽,就像僧人的修行過程,練的是刻服困難的毅力,與身處逆境的平常心。就某種角度而言,路跑比賽就像是舞者、音樂演奏者的表演藝術,沉穩出擊的臨場表現決定一切。無論你買下多少雙跑鞋或最新配備,如果在比賽一週前感冒、比賽當天緊張得胃痛,導致全功盡棄,絕對不是跑者所想要的結果。

那個決戰清晨,我與外子往比賽區走去,突然間,他想起,一疊配速表、路線地圖全還放在旅館。出乎意料,我竟沒有出口罵他!光是這點表現,我想,就已足足贏得一面獎牌了。

 

馬拉松賽事如何?

原先選這裡的理由就是「我要用馬拉松來看巴黎」。只要有願意活得多采多姿的企圖,有本事的大巴黎從不讓任何人失望。文深森林很大,有名的文森城堡也的確不俗;但老實說,比起荷蘭皇家阿珀爾多倫森林(Apeldoorn)的深雅廣度還是略遜一籌,也讓我相信法國最美的森林並不是在巴黎。


文深城堡的瞭望塔( 圖片來源:徐世怡 )

巴黎有許多大橋,跨過河流、鐵道、高速鐵路,馬拉松最後十公里進入市區,幾個上上下下的大橋、坡度、長度都很有挑戰性。看到近半公里的驕傲車陣全停下來等我們,心中真有說不出的暢快!全程四小時四十八分,與半年前在荷蘭跑的成績竟是一樣。但高興的是,這次,前二十一公里所花的時間,與後半段二十一公里所花的時間幾乎相同。這表示,體力充沛的前半段,「節制」功夫已發揮出來。控制肉體的表演藝術,全賴整個夏天的訓練做底子。

 

主辦單位的表現又如何?

歐洲五十大馬拉松賽事中,參賽者兩千人的文深森林排名49名,應算是大賽,畢竟連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都擠不進這前五十名。但法國路跑單位有自己一套報名格式,如果不是住在法國,實在很難填。健康證明是為了主辦單位給自己的保險,意思是說「如果跑出毛病,不必找律師控告主辦單位」。就起跑區服務、飲料食物補給、醫療按摩服務等來看,比起之後我在德國法蘭克福、漢堡跑的馬拉松,法國人做事的散漫,與巴黎人的自大的確明顯…

比賽後第二天早晨七點多,走出旅館,藉慢跑減緩肌肉酸痛,恰好經過路旁市場。巴黎果然是巴黎!四十幾個攤位,個個就像精心策畫的味覺視覺裝置藝術大作品。來自中東、義大利、日本各式珍品牌異果全擺開,美得比一等畫廊還精采,我興奮得幾乎要雙膝跪在人行道地磚….。巴黎啊,我沒有白愛你。你的一切不美好,總可以原諒。馬拉松?是我來看世界、看自己、學生存的理由。


讓人無怨無悔的終點線 ( 圖片來源:徐世怡 )

原荷文版刊在:荷蘭特瑞特省「長跑協會」 Lange Afstand Atletiek Club Twente (LAAC Twente) 二月份2012期刊

 

延伸閱讀

一個都市間諜的漢堡馬拉松

 

*運動筆記 帶你繞著地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