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田徑頑童】【解密檔案】阿丁的故事(上)

人物故事
發表於 2021/09/14 883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Copyrights©2006-2021 黃培榮 國立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博士

您曾經在工作上感到挫折、無助、辛苦、痛苦、壓力與悲慘嗎?沒有最慘,只有更慘,看一下活生生、血淋淋的阿丁,也許可以有些慰藉!感謝田徑造就出來的頑童精神,那種「奔騰在血脈中堅持到底的韌性」,不管是在跑道上,亦或是職場賽道上,都是一股強大無形的力量!


(本文撰於2006年中秋,時光飛逝,15年已過,成大田徑隊大學長的一句話:「能對社會有幫助的就義無反顧地執行下去。」田徑頑童的解密檔案,也許能對社會有些幫助,文很長,拆成上下兩集,需要時間及靜下心來,會比較有收穫!封面照片想表達的是「眼界」)

(靈性的朋友說:「適合"靜靜"一個人看,不要問我靜靜是誰?靜靜就是我們每個人的靈性」)


自序


第一次的初吻、第一次的牽手、第一次的戀愛,總是最令人印象深刻。一下筆就一發不可收拾!


阿丁小時候最不喜歡的就是作文,規定兩百字的作文,大概有一半的寫作時間是在計算字數到底夠了沒!高中聯考,作文更是只有3分!那年蔣故總統  經國先生逝世,很多的猜測都指出當年聯考作文題目會與經國先生相關,阿丁不疑有他,拿到考卷時眼睛看到的題目是「親情」,腦海裡想著的卻是經國先生「愛民如子」的「偉大親情」,從個人、論到家庭、論到社會、論到國家,閱卷的老師們大概認為一個剛畢業的國中生,跟人家談什麼國家社會大事,四五十分的作文就這樣給了3分,掉到了中二中。恨啊~!只恨當初沒在最後補上一句:「他是我阿伯!」


到底是什麼讓阿丁半夜睡不著起來打字,早上四五點醒來也是繼續打字,日也打、夜也打,阿丁打字打到手快抽筋、眼快脫窗,如果你有耐心仔細的看完,你就會得到答案,而且阿丁還會給你拍拍手喔!


本文開始


千禧年的秋天(2000/10),P茂的新生命S茂誕生,目標是要成為研發、生產製造Lens及TP(Touch Panel 觸控面板)的專業廠商。而在此時恰巧有一位27歲涉世未深的鄉下土包子完成了他的博士學位正要步出校園,這個乳臭未乾的小伙子,像極了科學小飛俠裡的阿丁,不過這個阿丁卻一開始即被賦於當隊長的使命。

網路圖片:左起五號阿龍、三號珍珍、一號鐵雄(隊長)、二號大明、四號阿丁(最小)

(為什麼叫阿丁呢?有一篇科學小飛俠的啟示文章提過,深有同感,科學小飛俠裡的一號「鐵雄」是最強的,他是整個團隊的隊長,統籌全隊的行動,必要時又可以單槍匹馬做前鋒攻擊,他總是可以做出正確的抉擇,成功地對抗惡魔黨。其餘四人:二號大明、三號珍珍、四號阿丁和五號阿龍則是各有其不同專長,常常在關鍵時刻總是能發揮致勝的貢獻。然而現實生活中,不是每個團隊都有鐵雄這樣的人物,而是只能把阿丁拉來當隊長。)


起先,阿丁不是很清楚總教頭與總裁什麼因緣際會下要合作生產TP,只是總教頭提過總裁似乎也在思考著「P茂未來何去何從?」剛好總教頭有一些資料,似乎TP未來會是一項不錯的產品,因此雙方很快就達成共識。剛好此時阿丁與碩士班的學弟阿輝畢業,如同阿丁的師母所說的:「畢業的早不如畢業的巧!」總教頭帶著阿丁與阿輝到母公司拜見總裁及總經理,目的大概是給總裁及總經理面試一下吧!在車上總教頭提醒著說,要想想有沒有什麼理想抱負?待回總裁跟總經理可能會問!說實在的,阿丁從小在農家長大,一路就這樣亂碰亂碰的唸到博士畢業,一個剛畢業的菜鳥,對產業、對社會、對人生都是一張白紙,如何談理想抱負?那次初次的拜見,阿丁忘了阿輝講了什麼理想抱負,阿丁只記得他很靦腆的向總裁及總經理說:「我沒有什麼理想抱負,只希望做好我這顆小小的螺絲釘。」


初次的拜見與聚餐,總裁及總經理介紹了幾位集團重量級的人物,說著以後有問題可以找他們討論。確實!他們都是阿丁的前輩、都是阿丁要學習的對象。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踩進P茂,對阿丁的第一個念頭是:「哇靠!P茂這麼操!怎麼四十來歲就那麼多白髮!」哈!幾年後阿丁聽到特助分析才知道,特助說他觀察過P茂:「會禿的就不會白、會白的就不會禿!」還真有那個趨勢。


之後,總教頭就把重責大任交給了阿丁與阿輝,總教頭曾經對著阿丁與阿輝兩人說:「以後就看你們兩個競爭了!」當時阿丁不以為意,只是覺得有點怪怪的,這有什麼好爭的?不就都是同事嗎?有什麼好分你我上下的。阿丁萬萬沒想到,日後事情竟會發展到令人極為痛苦的地步。這也就是為什麼阿丁時常強調:「公司內只有合作,沒有競爭,不能合作就是分離!」


S茂剛成立時,S茂總經理只是暫時掛名的,當時S茂的最高主管Sports副總,代領Lens部門,並兼TP的行政管理,而TP部則只有阿丁與阿輝二人,從兩張辦公桌、兩部電腦、兩支電話、兩個人開始。上億元的投資扛在阿丁與阿輝的身上,對他們兩人是從來沒有過的壓力及挑戰,尤其是阿丁,從沒建廠過,更沒工作過,連打工過都沒有,只當家教過。當時阿丁還鬧一個笑話,有次Sports副總跟總教頭聊天,說他明天二樓「網印機」要進來了,他今天什麼什麼的…。阿丁聽了很納悶?牽個「網路印表機」有那麼麻煩嗎?網路線拉一拉就好了啊!結果人家是說「網版印刷機」,Oh! 好糗!連印刷機都不知道!還好阿輝有點經驗,他是先工作、當兵後才唸研究所的,所以雖是阿丁的學弟,但年齡比阿丁大一點,經驗比阿丁多一點,較有江湖味,剛好補阿丁的不足。


阿丁與阿輝展現了在學所培養的研發能力,無所不用其極的收集資料,報章雜誌、網路、廠商,阿丁一直忙於消化資料,阿輝一直忙於聯絡廠商,不斷的收集、不斷的從廠商那邊挖掘資訊,二人配合得算是不錯。然而對一個連名詞都不懂的人,所需要學的太多了,阿丁常覺得要知識爆炸了,巴不得能夠十倍速的成長,這些成長的壓力,壓得原本奔放開朗的射手座阿丁很少展露他的笑容,幾乎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有經驗的人一看就知道情況很慘!侯會計師為此常常看到阿丁就會跟阿丁說:「你抖卡秋面ㄟ!(台語)」雖然說開會是分擔痛苦,當時阿丁與阿輝不時下班後就要到總教頭家開會,而總教頭也總會請任職C美的學長劉博一同參於討論,儘管如此,始終還是無法分擔阿丁心理的壓力。


過了兩個多月,阿丁終於有點可以「猜」出,「可能」怎麼做TP以及它的原理了!向大家報告了研究心得,幾經討論後獲得一致的認同,大概八九不離十了。大約是那時剛好獲知同師門的學弟阿宏不用當兵,隨即請他加入TP的陣容,專門負責印刷的相關研究,而這時幕後的總教頭,也指示名片上的職稱分別由專案副理、專案工程師改為專案經理、專案副理,而新進的阿宏名片上則是印專案工程師,總教頭說這樣對外比較好看!當時的阿丁覺得很有趣,職位要改什麼,名片上就印什麼就好了。不過阿丁的心裡還是「皮皮挫!(台語)」,他自己知道他還沒那個能力扛這樣的頭銜。附註一提的是名片還是阿丁自己設計打字排版的,弄好之後拿去給外面印的,Lens部門的名片則是直接請外面做的,因此雖是同一公司,兩部門名片卻不一樣。唉!一開始就注定分離!


從此三個臭皮匠開始北中南跑透透,到處看設備、評估設備,不時就是三人晚上約好先回家洗個澡,幾點公司集合,連夜趨車北上,當時公司籌備處設在台南仁德,通常阿丁開車到中部時就不行了,換阿輝開,十點出發,到北部差不多深夜兩點,隨便找汽車旅館就睡了。阿丁的CAMRY幾乎成了公司車,跟著阿丁三人到處跑,廠商還一度誤以為是公司配給阿丁的公司車。不過阿丁的CAMRY畢竟是房車,無法快速的將三人送達目的地,因此有段時間阿丁把他的CAMRY跟他弟弟的「米M沒尾溜」交換開。嗯!果然不一樣!米奶520名不虛傳,晚上從台北到台中一個多小時,車況路況良好,創下阿丁最高時速1XX~1XX Km/hr (馬賽克,速度太快了只敢瞄一下時速表)。米奶真是讚!時速破百之後竟還有一檔,過了一百一才是它開始性能的展現,難怪阿丁的弟弟這麼愛米奶筒阿米糕。Sports副總為此特別問阿輝,阿丁家是幹什麼的啊?竟開米奶上班。副總有所不知啊!現在鄉下農家早就開「免魯ㄟ」載肥料跟豬頭了啊!(這句是開玩笑的!輕鬆一下!)


言歸正傳,當時TP正是台灣產業的當紅炸子雞,所有的市場資訊顯示都將會有極高的產值,就阿丁收集的資訊統計台灣將近40家公司想投入TP產(慘)業。剛好當時日本也將TP製造技術轉移到台灣生產,著名的有富xx與中x合作的xx通,及另一家日本TP顧問公司在台尋找整廠輸出技轉,正好造就了台灣許多設備商對TP製造技術的了解,剛好在這個時間點,這三個臭皮匠充分了利用了這個機會、、、。


某一天,阿輝很高興的掛下電話,嚷著說我安排好了!如同往例,三個臭皮匠當天又連夜北上了,這次,三人不是西裝出門,而是牛仔褲出門!這次,三人也都得到了充分的睡眠及休息,為的就是要讓記憶力保持在最佳狀態。時間到了!也到了與廠商相約的目的地,廠商早已在那準備好服裝,換裝後三人不發一語,就佯裝維修人員進入了對手的生產線,三人照著原訂計畫,一人負責左邊、一人負責右邊、一人負責中間,開始記憶製造流程、廠房規劃、那裡進?那裡出?動線怎麼跑?用什麼設備?用那一家的?甚至管路怎麼跑?所有看到的都盡可能記憶在腦裡!快點!他們經理來了!好了該走了!廠商小聲的說。換下無塵衣,步出廠房,三人不約而同的快速上車,阿丁馬上拿出筆記本,三人一起畫下了整廠的平面規劃圖,並記錄所看到的一切,深怕過一會兒記憶就消失了。事後阿輝表示,他快嚇死了,他說在無塵室內雖然包頭包臉,但看眼睛一樣就知道你是外來的。阿宏也是有點膽顫心驚!阿丁則認為有那麼嚴重嗎?雖然阿丁心裡也怕被抓包,不過好奇心使然,連禁區也去給它偷瞄一下,忙著記憶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雖然這樣的手法有點做壞事的感覺,但阿丁三人還是用了兩次。


經過不斷的看、不斷的問、不斷的聽、不斷的研究,三人開始有些概念,接下來就是要先弄個實驗室來實際試驗看看。場地方面阿丁與總教頭只好到母公司找總裁幫忙,總裁問阿丁要多大?阿丁一時也說不上來,心想對啊!自己竟沒先計算好需多大場地,唉!真糗!還好總裁接著說,剛好樓上捷x公司要收掉了,不會繼續租,大約40來坪左右,夠不夠?阿丁心想太好了,就回答說應該蠻剛好的,其實阿丁沒仔細確定夠不夠,只覺得容納幾台實驗機應該可以,因為阿丁考量的重點是工廠的那些水、氣、電及無塵室,剛好有,太方便了!面積大小差一點也無妨!


實驗室總算有著落了,人呢?接下來也要增加人手來培養未來實驗、設備等操作的人才,於是開始登報找人。由於阿丁他們的師母常常到公司來探望他們,知道他們在徵人,便主動幫他們打電話通知受試者前來面試,阿丁師母還笑說她沒什麼可幫的,只能充當小妹幫他們,阿丁他們則是有點尷尬!面試由阿丁及阿輝進行,結果第一批進來的共四位:x勇、x章、x文和x章,(這就是為什麼後來顏總會對x勇開玩笑說:當初打電話叫你來面試的小妹就是我!)。四位剛進來時,阿丁先介紹一些原理及製程對他們教育訓練,之後就只能給他們K一些資料了,另外就是偶而幫一下Lens部門在廁所洗Lens趕貨(想不到吧!草創期!什麼都嘛可能!還用蓮蓬頭沖勒!)。阿丁知道這樣他們很痛苦,沒有實際的東西可摸,安慰著說很快的就可以搬到實驗室了。


為了實驗室的規劃阿丁與阿輝多次到現場丈量、評估、討論。當時的規劃一切以最快可建立時間為考量,有手動的就用手動的,不然就是要求廠商盡快交機,用的理由是新廠無塵室要蓋了,一台而已,能先進來的先用,如果用的好,到時要買更多台設備,也沒必要再評估其他家了,聽到的廠商都嘛趕快配合。


2001年Q1底左右,到了搬進實驗室的前一天,阿丁心想還是再去現場看一下比較放心,到了現場阿丁嚇了一大跳,怎…怎麼有兩部機器在裡面試機,阿丁心想算了,延期好了,等試機完再搬進來。剛好總經理在那邊監看試機狀況,瞭解了阿丁去的目的後,跟阿丁說:「沒問題!我們工務收的很快,明天可以進來!」說實在的,阿丁當時半信半疑,因為阿丁看到那兩部機台什麼都接好了,連冰水管路都從冷氣機接出來,門窗好像都有拆過,而且正在運轉中,既然總經理說沒問題,那就照原訂計畫。隔天TP部如期搬進了實驗室(x山廠4F一角),阿丁再次的驚訝!太有效率了!果然總經理說的沒錯,試機的機器移走了,而且完全恢復原來的樣子,根本一點也看不出有機台移進來試機過。真強!


陸陸續續實驗設備一一進來,當時3.8吋的TP火紅,因此阿宏便以3.8吋設計了第一片TP,排版只有一片(小網框),由x章手工印刷,兩人合力製作出來。當時沒有任何測試設備,只好裝在手寫辨識板上。ㄟ一!動了!阿丁知道,做TP不能只是研究Panel,必須對電子的部分有些了解,因此第二次徵人又面試了x軒從事電子相關研究,著重在測試Panel的治工具上。另外許多日文,沒人看懂,也需一個業務助理,所以x儀也進來了。同期的還有x旻,原因是別人的經驗是:培養一個印刷手至少要半年。


之後一邊試製程、一邊評估量產設備、一邊規劃無塵室,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製程的不確定性、設備的不確定性,讓整個生產線的規劃壓力無窮,很多抉擇都是先用猜的,用直覺去想像,再加上永安廠9樓只是單樓層高,不像其他樓層都是雙樓層高,樓高的問題讓整廠無塵室的規劃難上加難!什麼都不確定,多少水?多少電?等級要多少?純度要多少?要不要靜電處理?流程要怎麼走?那裡進?那裡出?入料到出貨,那裡要做什麼?那裡要做什麼?、、、那時壓力真的超大的,晚上十點下班算很早的,還好x山廠晚上有得用餐,不然肯定掛掉。


當時總教頭還一度希望實驗線能不能小量接單?Oh! My God! 都快戰死了!什麼都還不確定也不齊全,東西根本還做不出來,更枉論產品的信賴性了。結果當然是不行!


慢慢的,在幕後跟大家一起努力的劉博建議,開始分製造部與研發部,製造部由阿輝帶頭,研發部由阿丁帶頭。劉博曾經參於C美的建廠計畫,是屬於比較正規作戰的人,他覺得慢慢要有組織制度,然而他一定也沒料到,分得太早卻在日後成了一道無形的阻力。然而當時阿丁比較振奮的是,劉博要跳槽過來的訊息愈來愈明確了。阿丁想著終於要有一位鐵雄了。


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許多量產設備一一的發包,無塵室也將近發包的階段,阿丁正想喘口氣好好研究TP之時,阿丁覺得阿輝似乎有點變了,以前那種合作的感覺不見了,之前要實驗就實驗,現在分製造與RD,設備歸製造管,RD要用,要跟製造申請,以前大家都是RD,要做什麼實驗,誰負責什麼就找誰,現在卻分製造的人,還是RD的人。唉!制度面上是沒錯!但現在要製造什麼啊?


日子過的真快,一下子就到了阿丁國防役受訓的日子了,臨走前阿丁所有工作交代給了阿宏,阿丁心理知道對阿宏會是一個很大的苦難,除了工作的苦外,最大的問題是阿輝。阿宏跟阿輝是碩士班同期的,阿宏年紀很輕,不像阿丁還老他幾歲,阿丁個性溫和,但阿宏可是有點脾氣的,很多事情對阿丁而言會認為算了!不用計較那麼多!但對阿宏而言,他絕對會反擊回去。阿丁臨走後,果然阿輝變本加厲,與阿宏進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兩人坐在隔壁,伸手可達,一份文件的往返卻要叫另一位助理拿給對方,阿輝認為自己最大,而阿宏卻根本不服他,最後誰也不鳥誰。這個狀況惡劣到了極點,有些同仁表示他們每天起床想到要來上班、要踩進公司的大門都覺得好痛苦。阿丁回來明查暗訪後,只有「心疼」與「痛心」。還好欣慰的是後來劉博過來後,暫時改善了一點氣氛。


很快的三個月過去了,阿丁回來了。同時TP也都移到了新廠,由劉博擔任副總。(當時TP早就已經和M茂前身Lens部門分開了,Sports在有點賺錢時就不屑TP了!)


劉副總的加入,積極的營造組織制度,也因此阿輝帶領的製造部組織愈來愈龐大,似乎明天就要大量生產了,而阿丁帶領的研發部,卻還是那少數幾個,仍然在一堆問題裡忙得團團轉。組織愈成形,相對的,阿丁與阿輝的關係愈惡劣,阿丁越來越覺得綁手綁腳,借一下設備、借一下人,似乎都要看阿輝臉色,請製造部幫忙做一點東西,就要SOP什麼的,還要說明很清楚,不然不行!天啊!又不是神仙!就是要實驗才知道啊!不實驗怎麼知道要怎麼做呢?阿丁覺得全身被綁滿繩子,最後受不了了,所有的實驗工作全部研發部自己來,研發部的工程師全部到廠內分配所有的設備,全部學會並熟悉,就這樣撐著開發。


總教頭與劉副總當初都犯了一個錯,連阿丁當初也信以為真,總教頭在公司成立之初曾說著:只要好好把工廠建立起來,P茂那麼大,業務方面就靠母公司的業務管道就好了。不知道是否因總教頭如此說,劉副總也曾說:業務都嘛是靠總裁他們老闆之間的關係接單的。然而隨著工廠設備漸漸完工,人員愈來愈多,總教頭心急了!可以量產了嗎?單子呢?阿丁知道還不行!基本的品質,阿丁自己都不能接受,然而總教頭仍然一直想著要接單,他認為直接上市場歷練最快。但是客戶呢?客戶在那裡?阿丁開始到處拜訪客戶,像推銷員一樣,茫茫然,到處推銷、到處碰壁,只要有人介紹就去,還好公司跟S公司關係似乎不錯,阿丁就常常跑去跟他們RD討論,不斷的打樣送樣給該公司,改了又改,終於好不容易,傳真機傳來了第一張小小的訂單,阿丁拿起了那張訂單,站在傳真機前仔細地重複看了好久,阿丁非常的感動!


那張小小的單子,內部不惜成本的做,不惜成本的報廢,一大堆問題!不斷的投了又投、撿了又撿,湊一湊最後還是出貨了!既然可以出貨了,想當然兒,公司一定又希望趕快接單練兵,於是不惜成本不斷的打樣送樣,看能不能Keep Busy!然而品質沒有起來,當初預估的PDA市場也沒起來,再加上當時投入生產TP的廠家太多了,TP產業真的快變TP慘業,有些用過Local的客戶都說Local的不行,他們不用,不然就是送樣怎麼送都沒機會,工廠陷入了極大的困境。


當時只有研發、製造、業務,沒有品保。業務除了x儀之外就是阿丁與x勇兼任。客戶在哪兒啊?上網找、報章雜誌找、、、找找找,打電話問、、、問問問,剛好總裁認識的極x林桑及大x知道,似乎有意代理,劉副總也覺得剛開始代理商有其既定的管道,可以讓他們去試試看。雖然阿丁覺得都是在台灣,透過代理商似乎不太妥當,然而實際狀況也只能讓他們去跑跑看。後來x勇表明他比較喜歡品保的工作,於是就再找了Alfread進來當業務,管理代理商。同時也開始準備參展計畫,增加曝光機會,也希望藉此收集一些客戶資料。

能留到現在的已是上櫃公司元老中的元老了

 下集:https://running.biji.co/index.php?q=review&act=detail&id=42929&subtitle=%E3%80%90%E7%94%B0%E5%BE%91%E9%A0%91%E7%AB%A5%E3%80%91%E3%80%90%E8%A7%A3%E5%AF%86%E6%AA%94%E6%A1%88%E3%80%91%E9%98%BF%E4%B8%81%E7%9A%84%E6%95%85%E4%BA%8B%EF%BC%88%E4%B8%8B%EF%BC%89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