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噁男的風櫃嘴馬拉松心路歷程

運動賽事
發表於 2021/04/13 29,047 次點閱 8 人收藏 52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跑步筆記立場

自從得知我上半年目標賽事:高雄富邦馬拉松、萬金石馬拉松都延期後,為了獲得更好的馬拉松成績,以跟吉米爭取全運會馬拉松代表,於是立刻點開跑者廣場-全國賽會網頁。

4/11風櫃嘴馬拉松,有路線認證,我報名。

4/18新竹海洋國際馬拉松,有路線跟IAAF認證,我再報!

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

畢竟在疫情尚未明朗之前,這兩場延期的可能性也都很大。

好在國人齊心防疫下,兩場比賽都順利照常舉行......休旦幾累!那不就代表我要連兩周參加全馬!

看來我必須好好擬定兩場比賽的作戰策略呢,這樣才能在行有餘力下做出最好發揮。在稍微看過風櫃嘴馬拉松的比賽資訊後,比賽策略如下:

低標:全馬冠軍。 

高標:破場地紀錄2:59:14。

很好!簡單明瞭。

但是事情絕對沒有愚人想的那麼簡單。

從至善國中鳴槍起跑出發後,便是一連串的爬升路線。

一連串什麼意思?就是連續不斷、沒有平路、一直到半馬折返點為止都在爬坡!

10公里要爬升600公尺的路途遠比想像還長,比長賜輪還長。

我不禁後悔昨天還跟家人一起用MOD重溫《星際效應》,然後吃光了一整合爆米花。如果我減輕個兩公斤,上坡一定會跑得更加輕鬆,但是也只能安慰自己說不定下坡會更快。

好不容易撐到了楓林橋,綿延不斷的爬坡讓我的配速登時慢了下來,而前方的前導機車也好心的放慢速度,讓我可以留在他的視線範圍。這時候我才有機會端詳前導騎士是誰。

原來前導機車是兩人一組,只見後方乘客半罩安全帽外垂下一束馬尾,燙染的如半紅楓葉一般,在空中左右搖曳著。

我內心大喊,是個女孩,還是個馬尾女孩!

在我雙腿逐漸沉重、心律漸漸飆高之際,但在費洛蒙的作用下,我登時精神大振。穩定經過兩個髮夾彎之後,山壁上的「佛」字赫然出現在眼前,表示風櫃嘴已經近在眼前了。

我不禁心懷感激,這女孩一定是觀世音化身,叫我千萬不可氣餒。

萬溪路上,楓林樹下,邋遢跑者,觀音長髮。

●我一路苦苦追趕前導車後方的馬尾女孩


經過半馬折返點後,便一路到五指山風景區,廣闊的藍天和幾朵白雲登時映入眼簾,俯瞰可以收入整個台北盆地和基隆外海。

前導車女孩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只見她拿起懷中手機想要錄下沿途的美麗景色。

這時候已跟我人鞋合一的Mizuno Wave Duel Neo,立刻驅動著我加速跑到前導機車旁。我們都知道就算是一秒也好,就算只在畫面冰山一角也好,我可以像個過客一樣闖入她的影片,無法留在她心裡至少可以儲存在記憶卡裡。

這時前方突然出現兩隻野狗,在對我狂吠之後便齜牙裂嘴朝我狂奔而來。機車騎士試圖利用喇叭和油門聲來驅趕他們,可惜並無法喝止野狗朝我奔來。

一向畏狗不餵狗的我,(順便呼籲大家領養代替購買,也不要餵食流浪貓狗。)想說只好硬生生停下我的步伐,被野狗咬上一口等於比賽就結束了。

就在這時那女孩轉過頭來,在她眼裡滿是關切的眼神。

我不知道哪裡生出來的勇氣,立刻邁開步伐朝前方加速前進,心裡似乎有個念頭閃過,如果可以獲得那女孩的關愛,就算被狗咬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誰知那兩隻野狗卻如看到怪物一般,立刻煞車並逃離我前進的路線,我不禁思考,難道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

那力量可以讓茱麗葉吞下毒藥,可以讓聶小倩無懼夜叉姥姥的威脅,可以讓野狗如看到大車般後退三步。

沿路陡下坡到了約16k處,前導機車因為路面濕滑突然一個踉蹌,雖然立即穩住車身,但是也讓後方女孩驚呼一聲,抱住前方騎士。

我立刻心理痛罵。不要臉!

機車騎士竟然使用這種小手段,想當初在新竹念大學時,社團出遊我若是有機會載到學妹,必定遵守市區限速50公里,遇到紅燈也不右轉,不管周遭的新竹機車騎士如何用異樣的眼光看我,我還是堅持當個彬彬有禮的騎士。

今天前導車竟然用假裝打滑這招來讓後方女孩抱住自己。

就一句話,噁心!

為什麼我大學的時候沒有想到用這招!

●不知道在帥幾點的前導車騎士,特別感謝他沿路認真地幫我開路和指引方向。


一路跑過柯子坪茶、廣修禪寺、種德廟處折返點後,回程又即將面對連續10公里的上坡,於是我在補給站稍做停留先回血一下,並順手撿起一瓶60ml的濃縮咖啡後,我便邁開步伐繼續前進。

就在我打算扭開咖啡瓶的瓶蓋時,並藉由攝取咖啡因來提升運動負荷時,突然發現我嚴重錯估了一項事情。

我打不開瓶蓋!

我打不開瓶蓋!!

我打不開瓶蓋!!!

在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運動後,我雙手早已經沾滿了汗水以及油脂,這就有如潤滑劑一般,使得瓶蓋在我手掌心不斷溜走。

我望著這瓶活力6小時義式濃縮咖啡,思索著是否要握著跑到下一個補給站再請人開,還是先丟掉減輕身上負擔,突然我靈機一動。

「前導車!等我一下!」我揮舞著手大喊。

前導車騎士似乎發現我的異狀,於是慢慢減速到與我並排。

我舉起手中的咖啡瓶「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打開這瓶咖啡嗎?我打不開。」

「打不開?」機車後方的女孩疑惑地重複我的話。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我絕對不是因為沒有力氣才打不開,只是因為手上都是汗的關係啦!

我尷尬地想要為自己辯白。

幸好這女孩似乎可以看到我艾德墨鏡藍色鏡片下無助的眼神,於是伸出她那白山茶花一般的手,輕輕接過我手中的咖啡瓶,喀的一聲,俐落的旋開了瓶蓋。

「諾。」她微笑著遞給我已打開的咖啡。

發乎情,止乎禮。

我小心翼翼接過咖啡,深怕手上的汗水或是髒污會不小心玷汙她潔白的手,仰頭罐下那60ml的濃縮咖啡後,只覺得濃厚而內斂的香味環繞著我的味蕾,也分不清楚是烘培過後的咖啡香,還是那女孩的香味,一陣暖意蔓延到全身,或許參加台新女子香香馬的幸福感也就是如此吧。

沿著汐萬路一路向上,沿路跟幾位跑友打招呼後,這時剛完成27k的賽事,但是已經耗時2小時。我仔細一算若要破大會紀錄2:59:14的話,剩下15k的路程配速必須快於4:00/k才有辦法完成,可是想到還有4公里的爬坡路段尚未完成,可以破紀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上一個紀錄保持人根本是鬼吧!

我只能埋著頭往上爬,並且能截彎取直就截彎取直,無法破紀錄至少要保持住第一名的位子吧。

好不容易翻過五指山頭,再稍微撐過半馬折返點便一路向下,為了爭取回上坡失去的秒數,我只好全力狂奔。

漸漸的,我的腳底板開始灼熱起來,大腿有由於支撐我體重造成的龐大壓力,每一步都大腿肌肉都刺痛一下。

刺刺的,熱熱的,看來雙腿隨時準備用抽筋來抗議我的虐待。

●看我著地時鞋子扭曲的樣子,高筒的Mizuno Duel Wave Neo在下坡時其實可以給予腳踝很好的保護。


在跑出外雙溪後,剩下4公里的緩下坡路段,我計算大概只要維持配速5:00/k就可以破大會紀錄。

正當我想說是否可以稍微慢下步伐喘口氣時,前方前導車卻不斷鳴著喇叭,提醒路人和跑友盡量靠邊不要併排,全馬冠軍來了。

如果這時大家回頭看,發現冠軍正在遠方散步,這畫面能看嗎?

所以我只好繼續榨乾剩下的力氣,不斷加速前往終點。

「恭喜永和慢跑賴怡廷抵達終點,2:51破大會紀錄!」

跑完了!終於跑完了!

但是我深知一切還沒結束,我拖著顫抖的雙腳,取完寄物行李後,立刻拿出手機傳訊息給距我時差12小時的女友。

「寶貝。我跑完馬拉松了,拿第一名喔,我整路都在想你耶!」我如釋負重的按下傳送鍵。


需要發不自殺聲明嗎?

●頒獎時阿伯問我下一屆要不要繼續參加破自己的紀錄,我立刻回答不要!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