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2021臺北超級馬拉松 24小時賽(第56馬)

運動賽事
發表於 2021/02/08 8,022 次點閱 1 人收藏 6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跑步筆記立場

2021.1.30~31臺北超級馬拉松




        2018年因為脛後肌撕裂,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導致忍痛棄賽,2019年跑了12小時的好比賽卻因為橫紋肌溶解症來搗亂只好完走最後的九小時,2020年就在賽前三個月的一次練習造成小腿肌腱的撕裂傷,光是止住出血就耗掉一兩個月的時間,即使勉強趕上開賽,卻只能調整心態,期許自己能在賽道上協助第一次參賽的朋友們經驗上的分享,起碼還可以在場上尋找一點存在感。



        即便為了跑步受了很多的傷,但還是沒有擊垮我再一次挑戰2021臺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組賽事的決心,反而更積極的投入復健,更按部就班的堆疊練習,用更規律的訓練方式來讓自己一點一點的回到場上。無奈時間是把無情的殺豬刀,隨著年紀的增長,恢復能力越來越慢,能追夢的本錢也越來越少,只能把每一場都當最後一場來跑了。





賽前

        雖然已經很熟悉新生花博園區的場地,但是賽前一天還是忍不住拿場勘當藉口跑了一趟臺北超馬會場來幫48小時組的選手們加油,看到雅芬姐、秋元哥、道遠哥、凱民兄、鍾瑋玲、陳怡安在賽道上一圈一圈的奔馳,哇噻!還是一樣的熱血,各位加油喔,明天我就來陪你們繞圈圈了嘿。



       回到家後還來不及平復內心的激動,趕緊再一次檢視自己的裝備,就怕有什麼遺落掉的,雖然身在臺北的主場,但是落了什麼東西沒帶到還是挺麻煩的,為了維持最好的狀態面對比賽,在超級補給員的要求下今晚得特別的早睡,隔天一早還得趕緊貼紮、進食、趕赴會場讓自己提早進入準備的狀態。



比賽日

        上午的11:30分,詩宜開車來到阿麗家會合,也幫忙將這次攜帶出門的裝備扛上車,天哪,竟然塞了滿滿的整個後車廂,是有沒有那麼會吃啦,其實常常因為採買補給這件事跟大家意見不合。因為每一次比賽都花了很多時間跟預算在補給的採購上,一方面是選手本身的需求,另外當然也不能忘記幫補給組的夥伴準備。選手可以吃得克難點,就是不能讓補給組的夥伴們餓到肚子,對於這點我很堅持。



        當然還有一部分也是為了其他可能沒有朋友幫忙補給的選手準備的,尤其是外地選手,來到北部比賽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就盡可能協助他們,超馬之道除了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的精神之外,行有餘力也要幫助他人、樂於分享。這是我在許多超馬前輩身上看到的示範,當然我也樂於實踐它。


       

       

       前往會場的車程中詩宜跟我們分享了他早上的行程,這讓我有一點點影響到心情,不過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比賽開始之前調整好心情,也謝謝兄弟你這麼挺我,這場比賽不只為了我自己,也會連你的份一起加油,


        接近中午的時候抵達比賽會場新生花博園區,賽事現場果然如同我想像中的熱鬧,場上除了48小時組的選手外還多了12小時組跟接力賽的朋友也在外側跑道上一圈一圈的拼搏。要不是時間有限,我還真想慢慢的繞上一圈跟熟識的朋友們打聲招呼呢。




       進入會場後,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謹守防疫規範,戴上口罩領取現場提供的物資後就完成了報到,慶幸自己平常結了不少善緣,不然眼前堆滿了一個推車的補給物資,如果沒有Addie跟承翰來幫忙的話,我想還沒有等到開賽我就已經先棄賽了吧。




        來到24小時組的補給帳篷區,裡頭已經是萬頭鑽動,人聲鼎沸了。既然是超馬同學會,裡頭肯定已經來了不少跑者正在進行賽前的準備,這時候的我除了四處打招呼外當然也沒能閒著,還是得先找塊地方將帶來給補給組夥伴休息用的帳篷搭起來才行,把大家都安頓好之後才有辦法靜下心來準備面對比賽。


        雖然阿麗、詩宜跟Addie都要我專心準備比賽就好,但我是覺得在上場比賽之前哪有什麼選手跟補給員的區別,有活就一起幹,這才是團隊的感覺啊。



站上起跑線


        再一次站在臺北超級馬拉松的起跑線,這感覺好熟悉,那是一種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矛盾,我必須不斷的轉移焦點才有辦法壓抑內心的激動,尤其站在我身旁的幾位都是實力堅強的前輩跟備受期待的超馬新秀,能有機會跟他們同場競技真的很開心,不過我也不是來玩的,這場比賽的低標就擺在200公里的國手資格門檻,比賽策略很單純,減少進補給站的次數,每4小時一個休息區間觀察身體狀況及後續配速的修正,用時間爭取里程。


        哪怕連續三年失敗的陰影還在,身上的傷也還沒有完全恢復,體能的調整還不到最好的狀態,但我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相信這次一定可以做到。




14-18
跟自己比


        隊伍在鐵城前輩跟慶華的領跑下展開,我還是按照自己習慣的體感配速來做應對,雖然今年因為疫情的影響少了很多國外的選手參賽,但憑良心說國內選手的實力在這幾年也是有明顯的提升,今天能跟這些高手同場競技已經很High了,等到疫情結束之後,有機會的話再來跟國外的選手輸贏啦。


       



        果不出其然,開賽沒多久選手間彼此的距離就已經慢慢的拉開,我依然專心的維持自己的節奏,按部就班一圈一圈的堆疊里程,說不在意被多少跑友套圈輾壓絕對是騙人的,看著興國大哥、揚展大哥、逍遙哥、小賴哥、慶華、承翰這麼穩定的跑在領先群,心裡只有羨慕的份,但是我自己清楚,只有能在場上堅持到最後一刻才有達成目標的可能,所以我必須不斷的提醒自己「跟自己比就好」,專注在自己的賽道上,別被影響了。








        賽會現場來了很多加油團為選手加油,當然我也不例外,由桂香姐帶領的單車團,還有自行前來的山貓團與其它友團的朋友們,各位對明樺的關心我都記在心裡了。賽前為了讓自己專注在跑道上還特別跟補給組的夥伴溝通,幫我婉拒所有打招呼及合照的邀請,真的不是自己太跩拿翹,而是我需要很專心才能把自己HOLD在比賽的狀態,謝謝阿麗想到用簽名本留言的方式幫我加油。當然也是因為這樣堅持,才有辦法在第一個4小時跑出超乎預期的44公里,我想小蘋果為我特製的檸檬塔絕對佔了很大的功勞。



18-22是橫隔膜還是膽


        經過了一個短休息,起跑前特別補充了ㄧ包咖啡因,本來想延續第一階段的好跑感繼續攻城掠地,不過意外總是說來就來,右上腹部突然的疼痛讓自己猶豫了,是剛剛吃太多引起的橫隔膜疼痛嗎?還是....希望不是。呼~深吸了一口氣,先將速度放慢一點再觀察看看吧。忍著痛繞了一圈又一圈,速度放慢了、呼吸調整了,臉也疼到都變形了,無解?,阿麗看我的臉色發白急著問我怎麼了,我留了句「下一圈給我膽的藥」,接著轉身繼續把這一圈給完成。



        再次回到補給區,吃了藥之後放慢速度緩跑了一會腹痛的狀況就好很多,還好賽前已經找了醫師諮詢也開了藥,賽前一週也有乖乖吃藥進行調整,面對可能發生的狀況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與對應策略,不然的話可能又要重演高雄24小時的惡夢了。腹痛的狀況緩解了,終於可以安心跑步了,賽事進入第六個小時,按照補給規劃表補充了蛋白恢復飲幫助肌肉的修復,比賽才開始,我的肌肉群,你們可要給我乖乖的喔。


        

        

        說到補給,這次的補給除了特定時段外的特殊需求會採用32Gi能量系列產品,其餘就比較偏向採用天然食物,有粥、泡麵、布丁、果凍、小蕃茄、玉米濃湯等,第二個4小時結束前的21:40分才補充了第一包乖乖膠,在刻意放緩配速讓身體喘息的考量下,最後跑出了差強人意的35公里,比我賽前預估的還少了5K,沒關係,還有很多時間,只要身體不要出狀況,慢慢追都有機會趕上進度的。利用出發前的一點時間上了廁所也補充了防磨膏,總算可以繼續體驗當當倉鼠的樂趣了?。



22-02
比賽的關鍵


        時間來到晚上的10點,身體已經提早進入疲勞階段,所以配速上抓的就是比較保守的7:30,這一個階段很重要,如果結束時能將里程累積到110公里,那要達成200公里的目標難度就會小一點,謝謝補給組的娘子軍,特地幫我準備了補充維他命的檸檬凍飲,還有我比賽時最愛的沙士,不管她們餵食我什麼,把嘴巴張開就對了。



       午夜的23:40分,再一次因為上腹部的疼痛跟阿麗拿了藥吃,沿路需要用手輕撫上腹部舒緩疼痛,腦袋裡也開始有點負能量產生,為什麼這一次的狀況來得這麼快,「要進補給區休息一下嗎?」「進帳篷睡一會吧」,「不行啊,再撐一下」,「不會連12小時都撐不到吧」....屋漏偏逢的是,還來不及等紓緩膽疼痛的藥效發作,突然一陣胃翻攪,這下可麻煩了,必須得趕緊到廁所報到才行,只是這一進去消耗的都是時間,損失的都是里程啊。



       夜裡跑步需要補充熱量,怎麼還是得讓肚子裡有點東西燃燒,就算再不想吃,還是會說服自己將娘子軍遞上來的粥慢慢的消滅掉,還好大夥也都很貼心,維持少量多餐的餵食模式跟我一起完成了12小時,在上腹部疼痛持續干擾下這個4小時仍然維持30公里進帳,累計里程達到110公里,意外啊。



02-06
鼻腔內出血


       賽程進行到一半,能夠在身體不是很舒服的狀態下完成110公里真的很開心,利用這個休息區間換了件上衣、補擦了防磨膏,希望下半場可以跑得更順利一點,為了不讓休息的時間影響到身體啟動,喝了杯手沖咖啡就打算往場內跑,出發前阿麗發現我有點鼻腔出血的狀況,是空氣還是呼吸的問題?不知道,「妳們先去照顧元綱吧」。說完我就繼續上場追里程了。



消失的號碼布


       老實說這個12H的110公里讓我有點開心過頭,甚至有點驕傲了,凌晨兩點,逍遙哥因為狀況不好心情有點低落,我能做的只有持續的鼓勵他,告訴逍遙哥只要撐過這4個小時天就亮了,哥的狀況一定會回穩的,我繼續埋頭啃食甜甜圈,經過里程顯示器時沒見到自己的名字,第1~2時圈還不以為意,第3圈後覺得可能是後面選手太多,我的名字就被蓋掉了,直到第5圈發現不對,不可能連續5圈都沒看到自己名字啊,還摸不著頭緒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突發警覺我的號碼布呢?

       是啊,蠢蛋如我,換完衣服竟然忘記別上號碼布.....5圈可是3公里多啊,我心急的從48小時的補給區直接狂奔回到24小時的補給桌,但就是遍尋不著我的號碼布,我的補給員呢?都去哪裡了....正當自己氣急敗壞的時候阿麗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她說「Paggie拿著你的號碼布追出去找你了」....重新別上號碼布,心裡的情緒真的很激動,所有的負能量湧入腦袋裡面,好像世界末日一樣,我一句話沒說悶著頭就往場上跑,此刻補給區裡瀰漫著一股低氣壓,應該是我的反應讓大家的壓力都很大吧。



       我邊跑邊罵自己蠢、怪自己心急,也一度把這個自己造成的低級失誤歸咎在補給組的不注意,踏出的每一步,心裡都在想著消失的3公里,每次經過補給區就覺得妳們到底在幹嘛....甚至連話都不太想說,擺了張臭臉一路往前衝,夥伴們體諒我的心情,忍受我當下的情緒,卻還是一樣的噓寒問暖、細心呵護著,沒有不耐,反而對我投入更大的耐性與更多的包容,真的很感謝啦。



       跑超馬就是這樣,就算過程有再多的不愉快,跑著跑著好像也就想開了,不就是3公里嗎?有很嚴重嗎?沒有辦法達標的話也不會只是因為這3公里吧。畢竟選手才是那個需要為自己的表現負最大責任的人,補給組的每一位夥伴都是無給職的幫忙,是夥伴不是僱傭關係,沒道理要接受選手的脾氣,是啊,我的修養還是不夠啊,真得好好反省才行。


       釋懷了之後心情變得輕鬆許多,也許是被自己的蠢嚇到了,後續的速度反而能夠維持住沒有掉太多,隨著賽事時間的累積,身體不舒服的反應越明顯,股四頭肌、髂脛束,甚至臀部的酸痛慢慢浮現,當然最困擾我的還是上腹部持續的疼痛,凌晨的3:15分再一次吃下醫生開的藥,清晨4點開始有了反胃的感覺,許多24小時賽過半後會出現的狀況通通來搗蛋,種種的反應讓我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悲觀的想著能撐多久是多久了。




        清晨6點結束了第四個4小時,這個區段總共跑了28.50公里,比原先預估的還少一點點,如果加上那消失的3公里....,算了,別再想了,至少累計里程拼到138.6公里,只要身體撐得住,應該還是很有機會完成目標的。



06-10
訊息傳達誤差


        選手在場上是沒有時間概念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對於時間跟里程的資訊都仰賴補給組的夥伴們提供,尤其是已經進行了16個小時的賽程,選手的判斷能力已經受到影響,因此過多的贅詞或形容都很容易造成誤判。前面的16小時完成了138公里,剩下8個小時要完成62公里,依照目前的身體狀況來看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我還是按照自己的節奏努力讓自己留在場上,我好整以暇的依照補給組的規劃按時進食,突然間收到阿麗給的提示「時間還剩下6個多小時,還有50幾公里要趕,扣掉休息、上廁所的時間,除非全程維持8分速,否則想要達到200公里,很拼」,我再一次被嚇到,怎麼可能,消失的一個小時去哪裡了.....我真的跑到ㄎㄧㄤ掉了嗎?離開補給站前跟阿麗要了包32Gi能量果膠,我得趕快追回這消失的一個小時啊。




        再一次悶著頭的跑,腦袋裡面不停的計算著還剩多少時間,還差多少里程,不可能啊,怎麼可能在6個多小時跑接近50公里啦?,好不容易才讓自己重新跑回比賽的狀況內,怎麼那麼多插曲出現啦,天公伯仔,不能因為我是戲劇科畢業的就這樣玩我吧?,說到底是不是自己沒有那個能力繼續跑超馬呢?乾脆這場比賽結束後就退出超馬圈好了。




        我努力追了一個小時再一個小時,最後實在忍不住拿起手錶仔細ㄧ看,時間還不到8點啊,那我是在急什麼?還有6個小時的時間剩下一隻全馬的距離...咦,都還在進度內啊,不甘心的利用進補給站休息的時間再跟詩宜確認一下「現在跑了幾公里?」「我是不是還有6個小時?」總之是我誤會了阿麗給我的提示,這次是訊息傳遞上認知的誤差,這一塊我們之前沒有溝通過,算是一次寶貴的收穫啦。



        

       

       知道自己再一次掌握住比賽的狀況心裡也不再那麼著急,甚至在第五個4小時結束之前還有心情到大會服務區旁的治療區按摩我緊繃的臀、髂脛束跟已經黑青的腳背,因為過度的驚嚇而瘋狂的趕里程,這也讓我在這個區間跑出35.6公里,累計里程達到174.3公里,就剩最後的4小時,再加油一下吧。




10-14
不及格的收尾


        坦白說最後的4小時自己並沒有把堅持到比賽最後一刻的態度拿出來,也許是自己太容易滿足了吧,只把目標放在突破200公里的國手資格門檻,對,我放鬆了,尤其是10:00跟阿麗再要了一次醫生開的藥之後就完全放過自己,賽程的第22小時里程累積190公里,破了自己24小時的PB,賽程的第23小時只進帳了6.6公里,比賽結束時的累積里程是206.124公里,如願取得國手資格認證,雖然開心但又有點氣自己沒有跑出態度。




       比賽結束了,恭喜每一位完成賽事的朋友們,雖然幸運的獲得總排第5名的成績,但帳面上的表現並不是很理想,對於自己在賽事後段的表現還是有點在意,很開心有機會在場上跟高手們學習,也讓我再一次檢視自己不足的地方,或許我的意志力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堅強,也許自己的實力還有身體的素質真的太差,如果沒有強大的補給團隊在後面撐著,我肯定捱不過20個小時的上腹部疼痛,躲不掉滿腦子的負能量干擾,很有可能又是一次遺憾收場。





        謝謝最強大的補給團,張詩宜、阿麗、Addie、小蘋果、Paggie及江山風,這兩天辛苦了,尤其是娘子軍們,嚇到妳們真的很歹勢,謝謝跟著一起組團的承翰、Amber Lin 、天天跟元綱。







        感謝來幫我們加油以及提供補給物資的各位朋友,尤其是超越志玲凃醫師,這次總算不用帶著止痛針在場外等了,非常謝謝大家。




       我還不確定這場比賽的結果是開始還是結束,至少未來的這一個月會乖乖遵照凃醫師的指示把腳傷養好,謝謝來到現場幫我加油的朋友,當然也包含默默關心我的你們,比賽的激情落幕,接下來還是要恢復正常的生活,持續開心的跑步,有機會的話河濱公園見囉。



賽事後紀


        達成夢想是什麼樣的感覺?好像沒有想像中的激動,甚至連落淚的衝動也沒有,記得2018年完成橫越台灣246公里回到終點站時,還不爭氣的偷偷低頭拭去兩行淚,但這一刻卻異常的平靜。只是沒辦法理解為什麼會需用到四年的時間才能證明自己真的可以,逐夢的這一路走來真的很辛苦,尤其這幾年不停的在受傷、治療、復健跟砍掉重練、自我否定的過程裡無限輪迴,低潮總是來得比我的均速還快,甘!很虐心,但是很值得。


        

       常常有人問我說「你跑成這樣為的是什麼?」,「身上一堆傷值得嗎?」,其實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就是一件幸福的事嗎?尤其身旁還有這麼多願意挺我的好朋友們,成績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設立目標單純只是給自己一個努力的方向,增添進步的動力,能夠快樂的跑步才是我想要的。


#凹凸眼鏡 #RudyProjcetTaiwan
#32GiTaiwan #百樂仕VIRUS
#超越復健診所 #舒活石雷射治療儀
#豆豆鞋帶 #跑創運動團隊
#蔡家素食

#堅持鍛鍊超越極限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跟隨
#明樺的246公里橫台日記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