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跑齡一年的期末驗收,臺北馬半馬

運動賽事
發表於 2020/12/31 5,650 次點閱 0 人收藏 3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二〇一九年的九月,上了大學,加入了田徑隊,開始了我的乙組選手生涯,扣掉腳斷掉全休的兩個月剛好滿一年。



前半年什麼都不懂,只知道跑課表時很累,每次總是全力跟在學長後面卻怎麼樣都追不上,當時的目標是跑個十九分內的五千公尺。然而,比賽還沒來臨,雙腳的髂脛束卻都已經發炎了一輪,最終還跑到脛骨裂開。

全休了兩個月後,今年的五月歸零重新開始。從基礎有氧開始打底,練習內容幾乎都是慢跑為主,偶爾跟田徑隊共練做幾趟四百、八百的速度課表刺激,沒練什麼特別的。到了九月初的國道半馬居然用四分速配完,秋季盃雖然挑戰17分台失敗,但若是再加上強度高一點的課表與tempo run應該還能再進步,當時也非常期待自己人生第一場的全大運。

然而這場最重要的目標賽事卻被我搞砸了,不知道是賽前調整不當,還是天候適應不佳,一萬公尺的最後幾圈爆到破百秒,只能用悽慘來形容。


 爆掉的全大運,一萬公尺跑到天都快黑了還沒跑完XD


2020/03大專公開賽-疲勞性骨折DNS

2020/09國道馬半馬-1:24:39

2020/09秋季盃五千公尺- 18:15

2020/11全大運一萬公尺-40:02 三千公尺障礙-11:30

這一年以來只留下了一些差勁的成績,我不甘心,決定年底的臺北馬一定要好好雪恥,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能耐,但一定要跑個猛的。


比賽的一週因為作業比較多,作息有點失調,每天幾乎都三點多才睡,比賽前已經調不回來,幾乎夜夜失眠。賽前一晚更是兩點半才睡著,只睡了兩小時就起床吃早餐,喝了一大杯的美式咖啡,祈禱著不要跑到睡著。

 賽前一晚的氣象預報還是說會下雨,決定帶著帽子跑


雖然起跑被分在了B區起跑,但還是有幸擠到了第三排的位置,賽前暖身時我問了一下宥廷要怎麼配,

「我前兩公里可能先配四分初,不會太快,熱開了再慢慢加。」 

宥廷學長跑課表一向極少出現超速的舉動,所以我覺得前面先跟著應該滿穩的。

「好,那就來個漂亮的negative split。」我心想。


上午六點五十分,天色昏暗,拱門的一側是茫茫的人海。隔著起跑線的另一頭是許多的攝影機,我身邊盡都是些在網路上常看見的長跑選手。第一次參加這麼大的路跑盛會,興奮之中也再三提醒著自己前面不要衝太快。

雨絲在媒體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清晰可見,這幾週以來經歷了無數個在雨中奔跑的早晨、傍晚與黑夜,所以濕著鞋跑也沒什麼不習慣的。

倒數後的起跑如猛獸出閘,雖已站在前排但仍然被人海淹沒。我將口罩摘下後不斷向前加速擺脫人群,第一公里跑了3:38。看到宥廷學長不斷跟著前方的人群,沒有打算降速的樣子,心想不久後應該會調整,我在後面不斷murmur:「靠邀啊,啊不是要配四分初?」


 跟著高速列車在仁愛路上奔馳


這個集團一開始都保持著3:35-3:40/km左右的速度,看來整場想拼sub80的人都上了這台高速列車,幾公里後開始速度不太穩,我漸漸脫離了集團,用3:40-3:45左右的配速前進。

我在週末的tempo run中,速度很少快於3:50/km,印象中有次用3:50/km在河濱國手之道跟著李銘勝跑12公里就累到跑完躺在地上,比賽跑到3:45以內的配速對我來說應該算是有點過快。

五公里耗時18:30,有一種後半程會跑得很辛苦的預感。我的GPS錶有設定每公里顯示耗時,有時候看到3:3X的每公里耗時都令我感到很懼怕。


▲就像跑車要開到賽車場飆才會爽一樣,跑步就要跑在大馬路上才自在


這是場豪賭,懼怕與興奮在我心中共存。老實說我很享受於其中,跑步最令人興奮的時候就是超速的時候。跑課表、跑比賽時我常因為超速而跑不完,但總是一次次做著「說不定可以順利跑完」的白日夢,真是賭性堅強。

可能真的有機會能破80?

心率已經180,再不降速會不會幾公里後就爆了?

第二場正規距離的半馬比賽就要直接拚79分台嗎?

速度在自己所能掌控的範圍之外,這些問題並不會立即得到答案,進入未知領域所獲得的新鮮感,往往讓漫長的比賽過程中帶來了許多的樂趣。當然,要是後面爆胎的話一定會很慘,尤其這場很多隊友都有跑,到時候被認識的人超車感覺一定很糟,但我不是個成熟的跑者,果斷擁抱了這些風險。


▲臺北馬前半段的路線真的很漂亮


十公里耗時37:30,創下了十公里PB,當初全大運到底為什麼會跑到40分?

集團已經大致瓦解,我後方跟著一位戴著頭巾,似乎是compressport的贊助跑者。

原本的節奏其實還不錯,但過了中山橋後,圓山往內湖方向跑的北安路那段路況很糟,賽道變窄,大會在全馬半馬跑者的分流沒有做好,導致整個塞住,我必須邊跑邊吼借過才能前進,不斷進行一些不必要的橫向移動,好幾次甚至差點撞了上去,很大一段路都是跑在最右側的水溝蓋上方,在這裡也很感謝一些看到我經過時幫忙喊借過的跑者們。

雖然受到了影響,但幸好在路上遇到了跑全馬的嘉瑋跟瀚為,讓我想降速時重新振作了一點,想說至少先跑出他們的視線範圍內再來慢跑XD


▲ 賽道分流不佳,全馬跑者們開心舉手拍照,我還真的是開心不起來


約15公里處是整個比賽最累的時候,或許是前一晚沒睡好,腳其實並不痠,但精神有些渙散、心率也偏高。一看到前方有水站,便開了咖啡因能量包來吃,結果進水站前被全馬跑者完全塞住,找不到好的拿水時機,很擔心會撞到人,到了最後一個桌子終於有空隙了,卻發現只有仙草冰可以拿,只好放棄。

整個嘴裡全是咖啡因果膠,每次呼吸總會感受到幾分黏稠,很不舒服。

寫到這裡當然要酸一下主辦單位,除了起跑分區的問題以外,最基本的賽道分流都沒做好,補給還搞一堆有的沒的花樣,這還是IAAF的國際銅標認證賽事欸?(據說主辦單位今年還想升格金標啦)


▲ 明水路上熱情的群眾給了我加速的動力


16K後,跑在堤頂大道上開始覺得有些累,速度變慢了,卻都有勉強維持在355左右,並沒有像全大運一樣歷經雪崩式的掉速,若是穩穩地照這個節奏跑完,兩分鐘以上的PB應該非常穩,但我還是一心還是想著要跑一個七字頭的成績

我不確定前面超速所存入下的時間存款是否已被我消費完畢,進入麥帥二橋的大爬坡前我再也忍不住,將手錶切換到了累計時間的畫面。

1:08:5X,路邊的標示牌寫著大大的18KM。

掐指一算,要進80分內的話,最後的3.1公里必須跑11分鐘才有機會,眼前還有一座高架橋要爬,真是難如登天。


▲ 麥帥二橋上,想不到後方這麼多的追兵


上橋的斜坡比想像中的陡峭,爬得有些痛苦,其實心裡知道已經來不及了,但仍然跑得用力,最後的一段路總要掙扎一下,想著跑得越快,痛苦就會越早結束。

雨似乎停了,在橋上能看見基隆河與朦朧的臺北市天際線,時速十五公里本應是個很適合欣賞風景的速度,但此時沒那個心情,只想趕快跑完。


▲ 爬完橋的長下坡是救贖


下了健康路匝道後,我聽到後面的腳步聲愈來愈近,轉頭一看發現面孔好像有一點熟悉,似乎是前幾場比賽遇過的乙組選手,眼看他即將要超車,我也開始加速,決定來最後跟他拚一下。

經過了兩個彎道,轉入了南京東路後,發現側腹痛的毛病又出來了,跑姿有些微的變形,漸漸地跟不太上他,想說穩穩進終點就好,但一直沒有看到終點拱門讓我很擔憂,一直在想著是不是跑錯路,或是其實還很遠之類的蠢問題,就在搞不清楚狀況時發現晶片感應地墊就在眼前,原來終點沒有拱門,害我連帥氣的進場姿勢都還沒想好就進終點了。


▲ 進終點前還搞不清楚狀況,臉沒擺好


最後連80分台都沒守住。

大會時間 1:21:10

晶片時間 1:21:06

       


破了個人最佳約三分半鐘,其實算是跑得很不錯了,但總覺得還是有些遺憾,好像還沒把我的極限全部發揮出來,似乎還可以做得再更好一些,也許路況再好一點、也許再多睡一點、也許應該跟在別人後面不要獨跑,說不定真的可以再更快。

以前在網路上看過一則江湖傳言,全馬兩小時五十分,半馬八十分,一萬三十六分與五千十七分是非科班跑者難以跨過的坎,也就是因為知道自己有機會突破才會覺得可惜。

長跑真的是個很需要熱情的運動,在繁忙的生活中不斷榨出時間保持規律練習真的不太容易,也許把青春投注在其他事情上會擁有更加光鮮亮麗的生活,但不得不說,上大學之後有過很多嘗試,跑步真的是少數能讓我達成PR99的事情了。


最後當然要放個田徑中長的大家,比賽準備過程中的共練很有意思,跟著大家一起來比賽更有意思,半年候的全大運大家再來一起衝衝衝。(好想比場接力呀!)


▲ 一群人參加比賽的感覺真不錯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