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痛徹心扉的一場全馬─新竹戀戀桐花馬拉松

運動賽事
發表於 2020/11/15 10,528 次點閱 1 人收藏 14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跑步筆記立場

因為疫情關係有些賽事取消,有些延期,而這一場「新竹戀戀桐花馬拉松」就是今年的第二場(第一場是1月份的渣打全馬)


       賽前因為練跑踩到坑洞,小拐一下,雖然沒有腫脹,但肌肉不適,因此停練就醫4天,之後肌力尚未恢復,但賽事告急,只好硬著頭皮上場,聽跑友說的順順跑就好,不求成績、平安完賽最重要。
        沒想到事情不是想得那樣簡單,剛開跑右半邊腿部肌肉緊繃感就出現了, 都還沒到後半段就有不適,心想:「真是的!不是休息很久了嗎?怎麼還這樣......」不過依據以往的經驗,應該熱開就會好一點,但一路跑到5k前都是這樣緊繃不適,因為這樣不可能加速奔跑,好在今天就是求完賽就好,所以速度都是輕鬆跑為主,目前也只能這樣。
        經過第一個補給站,吃了香蕉有好一些,但心中仍有很多焦慮及緊張,畢竟我已經10個月沒跑全馬了。

        每一次報名賽事,都很熱血,但是比賽前,我都會有很多焦慮的情況,因為總是調整得不夠讓自己安心,而賽前更不可能多練,因為過度疲憊也不可能參賽。
        於是我在焦慮、緊張下,邊跑邊擔心著自己肌肉的情況,不得已下,把左半邊(腳拐到的那一邊)默默地加重負擔,想要藉此分擔右半邊的情況,就這樣來到15k,已經有些上坡了,不過我知道這不是最難的部分,後面還有更陡的,所以我仍保守的輕鬆跑。

       經過全馬折返點到鐵嶺橋之後,就開始進入最艱難的爬坡賽道,一路爬升到最高點21K,此時的跑者各個都得面對挑戰,開始出現步兵的跑者,我也吃力地爬坡,我一向自豪爬坡能力不錯,所以開始超車別人,但是隨著坡度達到45度以上時,加上綿延數公里,先不說腿力、心率的問題,此時肌肉緊繃感再度出現,而且加深了許多,甚至連其他肌肉都開始緊繃了,掙扎下......我爆掉了,破天荒的停下來變成步兵模式,向來我是堅持不用走的,但這次狀況不佳,我擔心後面會更糟,不得不停下來走路。
        於是我約在20k左右走路,走走跑跑,撐到下坡才跑起來,但可怕的還在後面─陡急下坡4K,超過45度的急下坡,也讓我吃盡苦頭,換別的肌肉受苦了......此時也不能快到哪,因為又斜又滑的賽道,真的很令人擔心,滑倒就前功盡棄了,應該說非常危險。
       好不容易撐過陡急的下坡,以為一切就平路完美結束,但我的肌肉已經超過極限,多次爆掉,而此時才27k左右,還沒到人稱30k撞牆期,以往我都等到30k之後火力全開,但這次半馬過,早就多次「撞牆」。
        就這樣多處肌肉快要抽筋,一路上藉由肌樂的麻痺硬撐,撐到了32k,還有10k,但肌肉不適感很嚴重,還加上右腳掌的疼痛,讓我苦不堪言,此時的我多次忍不住停下來按摩右腳徑前肌,也多次停下來當步兵,真的痛得很難受。

        跑跑停停來到35k,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想要回家!」我對補給站的志工是這樣說的,腳掌疼痛感持續加深,最後萌生棄賽念頭,「我跑不下去了!」一方面怕硬撐會受傷更嚴重,一方面就差最後幾k了,此時放棄真的很不捨,如同跑友說的:「棄賽比堅持還需要更大的勇氣。」好煎熬!好痛苦!最後崩潰了,在沒人的地方,一邊哭一邊跑一邊走,好想要大哭......好痛苦......
        直到跑到終點,我都不知道怎麼撐過最後10k,只知道多次哭泣的我,淚和汗混在一起,一路上內心的掙扎、恐懼、痛苦全交織在一起,跑跑走走撐到最後的終點拱門,當時已達到極限,於是我爆發了!在拱門後情緒失控地狂叫兩聲,想要把所有的苦悶一次發洩完畢,嚇到準備替我掛牌的工作人員。領完獎牌後,我哭喪著臉,回到休息區,還是好想痛哭一場,無奈包袱很重,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賽後檢討:
1. 不會再來參加,不是主辦單位辦得不好,而是自己能力不足。 
2. 練不夠還是沒有資格到處報名賽事。
3. 報名賽事對我都是有壓力的。
4. 全馬未知領域上,讓我戒慎恐懼,第一次痛苦到這樣,始料未
    及......
5. 這次跑完,希望自己能夠脫胎換骨,因為生活也有很多苦悶過不   
    去.....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