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Cross Taiwan, 冒險

其他
發表於 2020/05/04 864 次點閱 0 人收藏 2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下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Cross Taiwan, 冒險
4/23一早,天真的我帶著幻想的心朝著夢想啟程,預計4/25要抵達花蓮,這就就跟原本CT的完成時間一樣了,在星期六中午附近完成活動。天氣如同中央氣象局預測的精準,一大早就飄雨,看來接下來連兩天勢必都得在雨中騎乘。當然我也如同原先的準備一樣,鞋套雨衣先上,感受溫度,保持狀況,到約定的竹中車站,與同學say hi,走吧! 就是今天啦。

雨中騎乘感覺還不錯,20度溫度其實不會太冷,身體的熱量與外界平衡得剛剛好,不冷也不熱,倒是到了爬坡的時候有流汗的感覺,騎完宇老,爬升約1000公尺,兩人身體狀況都很好,雖然忽然起大霧,變得稍微有點冷,但是可以繼續往目標前進,原定的第一個撤退點可以忽略了。溫度OK,體力OK,繼續前進。在北橫的下巴陵用午餐,時間稍微晚一點,在上到四稜的路上,車真的很少,這樣騎車還蠻舒服的,只差沒往下到四稜溫泉泡個溫泉再騎,往明池路上,路邊楓葉好美,忍不住停下來觀賞,我的好鄰居曾說,"騎車跟跑步都是要來欣賞周圍美景的,你練那麼多幹嘛?就是有一天可以跑遠一點,騎遠一點來感受這片土地,有些地方適合騎車欣賞,有些需要再慢一點,用跑步欣賞",我覺得這沿路的楓葉可以騎乘也可以慢慢地感受,所幸我有足夠的體力在這欣賞美的事物。

騎到南山,已經是晚上七點了,今天總共騎乘147公里,爬升3800公尺,有點累,但還不錯,兩個人都是那種說睡可睡的狀態。烘乾衣物,隨便弄弄也就睡了。雨中騎乘其實沒想像中可怕,既沒滑倒也沒失溫,縱使14度的溫度,全身都濕了,會冷,但是都可控制,我想明天應該沒問題吧!

第二天騎武嶺就是挑戰大魔王,昨天刻意騎到南山,就是想幫今天減輕負擔;在爬過的貼文中,都是大家成功克服的故事,不管男女老少的都有好的例子;心裡暗想那我應該也可以吧,騎上思源啞口,有點小陡,但是身體狀況沒問題,騎過大禹嶺已騎了70幾K,也還是好狀況,沒有因為昨天的疲憊,讓自己消耗殆盡,實在是覺得有準備有差,甚至覺得我還可以再快一兩個小時。

然後才剛騎了那麼一下下,發現大魔王就是大魔王,完完全全不可輕忽,爬上去真是使盡我所有吃奶的力啊,而且沿路還偶爾下來牽車,霧很大,有一段路,風更是誇張的大,吹得我都快窒息,非得背對迎風面才能緩慢往前牽,有時候風還左打右打地亂吹,像在打我巴掌一樣,坦白說我有點想放棄,這已經不是完不完成的問題了,而是命要不要的問題,周遭的霧已經大到不戴眼鏡都比戴眼鏡還清楚,可是看碼表只剩兩公里,難道要放棄,撐了一下又一下,心裡有點煎熬,痛苦好像來得太快,前面一天半都還好好的,怎麼這最後十公里變了樣,嚇死我了! 撐嗎?不撐嗎?在心裡來回的喊叫,可是腳竟還是默默地前行,另一個聲音附和地一直在說:我行的我應該行的。心理糾結在這兩種聲音,卻不知道聽誰的......


終於我成功攻頂了,原來這就是武嶺牌樓啊,大家都是這樣經過的嗎?都是這麼痛苦嗎?好啦!不管啦!這是我的故事,怎麼完成不重要,重要是我完成了! 稍微感動了一下,決定趕緊下山,4度的溫度對濕冷的身體其實很有感,濕冷的身體散熱速度是平常的25倍快,我那濕了又被擰乾的手套恰巧戴不上,我決定先不戴,趕緊下到3158 coffee求暖,印象中那裏是很溫暖的,而且我有備用衣物,可以換了再上,保溫瓶中還有熱巧克力可喝。誰知到了才發現竟然關了,上來前我看它還是開的啊,心裡有種後悔的感覺,太慢了,今天不該保留的;不過還是敢緊在對面廁所換上乾淨的衣服,但是其實已經來不及了,不戴手套的衝刺讓身體失溫速度加劇,渾身的顫抖已經停不下;兩人討論了一下,那進去松雪樓先避難回溫吧,結果吃完晚餐狀況不見好轉,尤其只要被風吹到一咪咪就冷得要死,可是我們是住觀雲啊,還是要向下騎才能洗熱呼呼的澡,不是我們不訂松雪樓,而是不小心沒訂到,搞得我們現在要摸黑在大霧中騎,心裡一直說應該還好應該還好,不要怕,可是身體真的熱不起來,手還是會顫抖,逼自己冷靜思考,求生現在要求生,這兩天其實一直都在雨中騎啊,身體也都濕的啊,那之前不冷現在怎麼會這麼冷,對了,之前是因為爬坡所以不冷,所以我是因為停下來才會這麼冷,跳,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像白癡一樣的跳,把自己跳熱了,溫度才會上來!

終於有一點信心了,這個方法合理,不會這麼冷,但是外面是一片黑,一片霧,還有大下坡,和令人昏倒的狂風,好嚴峻地感覺,我們還是騎出去了。打開800流明的手電筒,是很亮沒錯,但不夠遠,霧太厚了,可見度超低,滑下坡的時候,眼淚都快飆出來,感覺在向新的生命say hi,但是這時候同學發揮他不可思議的能力視力,我看不到的地方他都看到了,有他的指引,比較安心,這種路若是沒伴,心裡的恐懼會是無限地放大,蹦蹦蹦的心跳只會更大聲 ,跟顫抖的身體一樣,不會停! 心裡想了很多,想到那些遭遇山難的前人是不是也都經歷過這種恐怖,還好我們現在有兩人一起同行,腳踏車也沒狀況,甚至都沒什麼高山反應,最後終於很順利地,結束下行一個小時的恐慌。劫後餘生的感覺很濃啊! 這一段我實在不太能表達當時的感受,很黑,很霧,很冷,很陡,眼前卻只有手電筒散開的白光,想看準路邊的白線,卻還有時斷掉一長段,活像在濃煙中的秘室,讓人徬徨到不知怎麼前進,往左往右,往前往後都進退不得,旁邊卻還是懸崖。

最後終於下到觀雲,整個好開心,真的好開心,再沒這麼開心的了!渡過這一切的恐懼,猶若新生。 隔天到花蓮的時候,恍如隔世,我只想慢慢騎,慢慢稀釋這些感覺,如果再一次,我還會上來嗎? 這可敬可畏的武嶺,台灣公路之巔。


後記

又黑又霧的地方需要的是黃光,這是當初沒想到的,若要挑戰,需要多準備;另外失溫其實是有機會控制的,一方面是時間的掌握,住宿的選擇,暖暖包也是不錯的選擇。

往下滑看下一篇

檢舉

我認為這個內容是
廣告
情色
侵權
其他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