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2019台北馬拉松

發表於2020/01/13
46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
穿越在平常不過的台北街道上,既視感不斷出現的熟悉景色,都快分不清那天到底是現實還是玩笑,付出的也沒比較少,究竟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背叛?


不免俗自我介紹,約莫九年前(2010)出了意外,左腳膝蓋十字韌帶撕裂傷,卻不願開刀復健。後來打了六、七年的肥宅壘球(球打越久、體重越呈不科學指數型成長),期間也偶爾做重量訓練鍛鍊著,韌帶的舊傷始終沒有痊癒,但越來越能與之共存。


大概是2017年中開始規律跑步,就是隨心所欲想到就跑個6-10K,月跑量大概就50-100K間遊蕩吧!跑了四、五個月後,便參加了2017台北馬-初半馬,完賽時間是1:57:23,那時還拙拙地帶著手機、戴著耳機跑完的。

2018年開始在月跑量100-150K間徘徊著,”不追跑量、不吃課表、不練長跑”是這一年的三不,卻也著實養成了這有點辛苦但卻很滿足的習慣,2019年初的台北渣打馬半馬跑了1:49:21,一年1500公里交換了8分鐘的進步,雖不到遺憾但也稱不上滿意。

也差不多在這時候心裡萌芽了想法,是該跑個全程馬拉松了吧! 從' chieher' 追到了” Jay的跑步筆記 “、'sub3jay”,日日早晨起來都被遠在太平洋彼端動態、貼文和文章打從心底給激勵一波,暗自知道我這樣跑著並不孤單。也從Jay大對冠軍選手所說的:「如果你一個禮拜都跑不到一個馬拉松的距離,那就不要跑馬拉松。」

所以,今年開始,就規定了自己每週至少都要有一個馬拉松的跑量。

但,極其巧合符合FAST42徵選條件,也何其幸運成為FAST42 3.0一員。


FAST42 3.0的第一張大合照


基礎期 / 245.1K
我會輕輕地舉起,然後重重地放在心頭。

基礎期的打底是多麼宜人親民且循序漸進,但對於吃課表的不自由反倒有點不習慣,但養成一個習慣本來就需要二十一天。從課表開始的第一天起,就打從心底決定除了夜間的團練外,都得早起完成課表,畢竟目標賽事是在早上,而每天都在趕著8:30上班,整個週期也沒因此請過任何一次假。

每天叫醒我的都不是鬧鐘,是想到還有41個夥伴一起努力著。


進展期 / 311.3K
在來來去去的人流洪潮裡,又該在哪安身立命?

在前幾週鮮少有組別調整動作,這時還能心安理得告訴自己:「走得踏實、順遂比任何冒險前進都還重要。」但看到大半片的反白分組名單,大家都進步了而自己還在原地踏步,也許是還不夠穩定才沒被肯定,也許是不夠積極才顯得著急。追求突破與冒險進汲大多是一線之隔,安於現狀與安穩踏實往往都只是一念之差。


這段落是在進展期裡自我懷疑時寫下的文字,而Rebecca對我說:「快,絕對不是教練定義你的方式。」看到這句話似乎又想通更懂了一些。


從學生時代開始,我便是一個很不愛舉手提問的人,大多被現今教育體制給潛移默化了,但到了這地步,是多麼艱辛才入了寶山,豈有空手而歸的道理?


「現在要訓練的就是你的沉穩,不要被其他人影響,真正的敵人是自己。」是吳敏教練給我的答案。

只要是人就都難逃個體間的比較,但從頭到尾該關注的都不該是別人,而是該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與其在乎數字多寡、迷失在速度的迴圈陷阱裡,不如專注在自己的狀況和感受上,只要有可能做到更好,絕不錯失機會、絕不放過自己,一次次多跨出那一步,都是拉近自己與”更好的自己”的距離。


巔峰期 / 321.5K
「最好的自己不一定是第一個過線,而是能跟上這群人,又再一次突破、繼續跑向前。」-吳文騫

史哥一週一盅的雞湯,燉得恰到好處,總是知道我們在哪兒會有所迷惘。
猶記得在FAST42複試的團體面試中考官Anna問過我:「你以前是個棒壘球選手,對你而言,跑步和團隊競技有什麼差別?」這問題至今都迴盪我心。

曾經我以為跑步是個人的運動,它是,它真的是!

但擁有相互砥礪且挑戰原先自以為不可能的夥伴們讓我不用獨自面對,跑步不再孤單。


比賽期 / 330.4K
我的夢想從來都不是只有我自己的。

吃著科學化訓練的課表內心是踏實的,自己的底氣更是了然於胸,逐步追夢的日子縱然身體是辛苦的,但內心是飽滿的。何其幸運在初馬訓練週期受到NRC團隊完善照顧與幫助,教練們、PACER們、小夥伴們、團隊們和伙伴們,還有那一個個給過我鼓勵的人。人生漫長的歲月裡,有你們陪伴跑過的這16週,都是緣分做的最好安排,除了感激,還有珍惜。

有太多的人撐起了我小小的夢想,跑過那步履艱辛的巔峰期,每一步都是感謝,只有付出的苦才能襯托得出知足的甘。

循序漸進去領悟訓練大概是怎麼一回事,一次次掏心掏肺認真的付出構築了信心,並且迫不及待地想踏上心中等待已久的那條起跑線。


週期訓練紀錄


大台北各河濱都有我們練習的足跡


無論刮大風、落大雨都不動搖我們完成訓練的決心


或是霧霾壟罩?


第一次大團練合照(金派)


賽前一天NRC安排實用的跑者講堂


賽前一天Shake Out Run


賽前一晚行前會議上做完最後的叮嚀後,FAST42追夢導師Anna要大家閉起眼睛並且想想半年前「你們是帶著怎樣的初衷按下報名申請鍵的?」這瞬間在鏡頭前一遍遍拍著影音履歷自己那青澀但勇敢的樣子湧上了心頭、閃過了眼前。十幾秒後,Anna要大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第一次大團練時,攝影師對著每個人提問著:「您為什麼加入FAST42?」、「您想對完成初馬的您說些什麼?」等等非常傳統且標準的問題,卻非常真實;如今看看那初生之犢不畏模樣,也許有點滑稽,但都對是對未來充滿期待的樣子。


#每次的不甘心都是滋養更好自己的養分

行前會議結束前的分組討論,Pacer們拿出NIKE為我們每個人特製的紋身貼紙,上面印著都是我們曾寫過的語句,Jack將貼紙紋在我手臂上時對著我說:「帶著你曾說過的這句話站上起跑線吧!」身為初馬跑者在起跑線上或許忐忑、或許不安,但撇一眼手臂上的這句話就覺得鬥志高昂,彷彿訓練中種種的不甘心都湧回了腦海中。


右下角是留聲機,智群教練對我說:'冠杰,每一公里都要跑在配速上,加油!'(我猜教練覺得我會跑快XD)


一向倒床就睡的我居然也有認床的一天,一些乘載了這段日子以來努力的期待堆疊上一些初為全馬跑者的緊張,混雜著此起彼落的呼吸聲,輾轉難眠到連數羊都用上了,仍還是覺得君悅酒店的枕頭軟塌地好不習慣,最後都忘了是數到的幾隻,約莫是11點多才睡著的。


四點的鬧鐘一響,絲毫沒有半丁點猶豫便起身洗漱(其實是沒有太深層的睡眠),一如每個周六早晨Long Run前的往常,吞了2/3包的In果凍加上一片吐司、灌進一瓶345毫升的寶礦力水得,換上了戰袍、穿上了戰鞋、戴上了手錶、眼鏡、袖套、補給,能做的都做了,彷彿已準備就緒好出征了(是真的準備好了)。

吳敏教練唱名著各戰隊,聽到點名的夥伴們都答著簡短卻亟具穿透力的:「到!」,戰隊便集結躂躂出發了。何其幸運受NIKE的呵護至極,提供了最接近起、終點的住宿,步行五分鐘便到了起跑線。Jerry領著340小隊的大家到了市府地下停車場熱身,並說:「今天的天氣會非常炎熱,待會緩跑熱身就少跑些,而我們今天的目標就是12個人一起通過終點!」便各自進行些拉筋伸展,接著就大概繞著停車格緩跑了7、800公尺。


賽前大合照


約提早了半小時進入了分區柵欄卡位,除了緊盯著光明燈Pacer們外,便在原地稍加地活動著筋骨,此時身旁的人還顯得有點零散,但臉上表情都是藏不住的緊張,我也不例外。


Mindy站在柵欄外帶著有點期待夾雜雜著略微哀傷的表情對著我說:「Jay哥,你要替我好好地跑完!」我朝著她點了點頭回著:「會的!我會的!」。


此時內心便不斷地湧現過往十幾週一同訓練時的種種,每次團練她的游泳式呼吸法都大得嚇人,每次都嚇得我轉頭問她:「Mindy,你還好嗎?」從第一週開始,Mindy和我就一直在同個組別,直到了巔峰期中她受了傷,然後就開始停跑和不停地復健,但在最後也沒來得及站上起跑線…


此時便發現身後的oLeo一臉緊張且帶了點不安,我知道他最後幾週苦受ITBS折磨,我便對他說:「都到這裡了,不管多疼痛,都要忍著!」現在看來是多麼不理性的字句,但在當下只希望這感性的話能給他點力量。

直到了分區柵欄撤掉後,大家便往前更集中了點,此時更能感受到身邊的人一舉一動。06:25,距離比賽開始只剩5分鐘,內心始終記得跟Phoebe的約定,但我猜想她肯定緊張到忘了,我便回頭對著她說:「Phoebe!我們只有約跑好跑滿,沒有跑壞跑爛!」看到她聽到這句話感動到眼眶泛淚的樣子,我想我也給了她點力量。


0K~10K 50:59 P:5’05”
起跑前看著西邊壁壘分明的積雨雲是難掩地開心,Mark甚至舉起了食指測了風向:風是往東邊吹!」,是多麼希望待會那烏雲能佈滿天空甚至降下一點雨水都好。


前10K跑得非常愉悅,再熟悉不過的林蔭遍地仁愛路一路朝西跑著,人潮顯得洶湧,大夥跑得有點散,但始終保持著兩、三個pacer在我眼前,有時回著頭確認著身後的夥伴們是否都還在,連這情況都被Mark給發現了,他便要我專心調整自己的呼吸與腳步,乘客是否還在車上是他們pacer的事。


10K~20K 51:06 P:5’06”
繞過了中正紀念堂、筆直的中華路、北門後,在中山南路上與半馬跑者匯流了,人潮比起之前顯得更多、更擁擠,天氣還不到非常炎熱,但卻出了比平常還要多的汗。整段路我也都緊緊盯著或是前面或是旁邊的pacer,很努力尋找著今天的體感,很想要讓體感去fit在pacer的配速上。

每通過一個大會時鐘,我就會瞄一下手上的335配速手還(沒錯!我還有私心!),每瞄一下就都會發現pacer送給我的禮物是還有相當程度的餘裕,心裡不禁確幸著如果狀況好的話、如果後段別掉速太誇張的話,別說340了說不定連335都還有機會順到。


總統府前,太陽逐漸裸露


雖找不到體感,但感覺還算輕鬆


20K~30K 51:58 P:5’11”
從北安路轉進了河堤後,就可以發現頭頂上的天空萬里無雲、晴朗無比,也感覺到傳說中的那逆風迎面而來,而我仍然找尋著應該要「感覺到相當輕鬆」的體感,說不上狀況好但彷彿就有比期中考的長榮半馬還要好上那麼丁點,但也絲毫不敢大意,一步步的推蹬著,甚至在鋪著黑色軟墊的折返處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調整腳步後,更是全神專注在腳步上,專注到連那三個最熟悉身影站在河堤邊替大家打氣加油,都是幾步之前看到Jack轉頭對著我燦笑並指著右邊才發現。我打從心裡知道我很需要教練們的鼓勵,便伸出右手用力地跟史哥擊了掌,這一掌彷彿被灌注了那點能量。


遇到教練前,想得是'笑出來'讓他們安心,反倒顯得強顏歡笑


30K~35K 26:19 P:5’15”
夥伴們不停地鼓勵著彼此:「加油!只剩下一個Tempo了!」,史哥開的課表最後幾週都是12公里這數字,茅塞頓開,儘管30公里後踏出的每一步都是未知,但12公里Tempo Run每週二早上早就獨自吃了無數個了。


下了那為台北馬趕完工的成功橋,左轉繞了個小圈再右轉進水門,這裡是如此的熟悉,昨天才騎著Ubike場勘過、平常周六早晨在這練跑了無數次,這時大概過了30K,可以感覺到pacer和隊友們稍微提了速,我就打從心底知道今天狀況似乎不佳,那種腦子想要提速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感覺難以言喻地糟糕。


「學弟!順順加上去!跟上!」是一個站在彩虹河濱公園LOVE字樣旁身上穿著FAST42白色上衣的學長對我喊道,我向右轉頭想回應他聲好,但我卻連說話都完全使不上半點多餘的力氣,只能朝他點了頭。Pacer和隊友們距離我大約3、40公尺,我知道這是個狀況若調整回來,肯定可以追擊回來的距離。


當天狀況好壞就如同剝橘子,雖外表顏色澄黃透了、軟硬適中,但往往都要撥開那瞬間去觀察顆粒是否吸飽了汁液呈透明狀,才能去判斷它是否成熟了。而撥開了,就算尚未成熟,也只能硬著頭皮吃完了。


這段毫無遮蔽的河濱,太陽無情地曝曬,一再用袖套輪流擦拭那臉上不停冒出汗水,卻毫無止盡般地難受,偶爾幾陣風帶來的不是涼意,是打從身體內部發寒到皮膚的雞皮疙瘩。但都到這裡了,就算狀況再差,豈有放棄的道理?


熟悉的彩虹河濱,沒吹起預期的順風,反而痛苦全寫在臉上


懦弱地躲在隊伍裡,希冀能被帶遠一點


Mindy、Zoe、Jason賣力為我們加油,再痛苦都要奮力跑著


35K~40K 34:13 P:6’51”
第34K,5:28、第35K,5:40…手錶每計圈震動一次,就發現一次正在逐漸掉速。「這就是傳說中的撞牆期?」一遍遍的在心裡詢問著自己、一次次地嘗試把擺手加大看能不能讓雙腳多跨開些。


突然想起Bei幾天前在群組裡問過:「撞牆的時候,大家會想著什麼?」,我那時後回答她:「找個名言佳句謹記著,如果感覺開始不舒服了,就在心裡一直默念,一下就過了。」我打從心底也好希望一下就過了…

心裡不停回放著Jay大說的:「你要記住這種明明不舒服的感覺,雙腿很疲倦,但你只要持續呼吸、保持跨步,就能持續前進的感覺,因為這就是跑馬拉松的感覺。」但,說好的第二陣風呢?

繞出37.5K的基六號水門,在塔悠路上突然眼冒金星,從後腦勺傳來一陣暈眩,心裡一直有個聲音:「你可以放慢腳步,但千萬別停下腳步!」都到這裡了,哪有人是不痛苦的。不管這道牆多麼高聳,也要攀爬過去,不然哪對得起這16週的訓練(更甚是一年多),接下來真的連怎麼爬上健康路匝道、環東高架的一點記憶都沒了…


37.5K出水門前,表情逐漸母湯


塔悠路上,已跑到崩潰、晃神


40K~
「杰哥,你還好嗎?」這是多麼熟識的聲音,但我卻完全沒有力氣回頭看到底是誰,Max爸從我後方繞到左前,對著我在說了些鼓勵的話(其實已經有點意識不清,完全聽不清他說了些什麼),看著他一抽一跛地跑著,我知道他也有狀況、也不好過,只能對他說了聲:「加油!」,再目送他離去。


進地下道前遇見Max爸時,暈眩到左右晃動


都忘了有沒有再進入那大魔王基隆路地下道前先大吸三口氣了,只依稀記得我很努力地維持著平衡,但卻像喝醉了般,完全沒辦法跑(走?)直線。暈頭轉向從腳底傳來一陣酥麻感,腳軟跌倒了,用左手手掌撐著地上試圖站起來,身旁的跑友見狀攙扶著我並說:「比賽是一時的,身體是一輩子的,下次再努力就好!」

我反駁他:「不行! 教練和隊友還在終點等我!」

出了地下道,再轉兩個彎就好,昨天智群教練說這裡就可以全開了,奮力跨開腳步,用盡全力踏過那終點線,轉頭向賽道敬禮,然後讓教練替我披上那隊旗,再用雙手緊緊抱著教練,這時的我肯定眼淚奪眶而出了…

這些畫面是多麼的有既視感,也在腦海裡排演過多少次了。


但,沒有就是沒有!


「先生!你知道你在哪嗎?」伴隨而來的那在熟悉不過的蜂鳴器聲音,喚醒我的是那針筒扎入左手背的刺痛感,有幾個瞬間閃過了跑馬燈,眼皮好重而且完全睜不開,我好想再繼續跑,我只差終點一點點了。


直到最後一刻,我真的都沒有放棄。

42.195公里,只有踏過終點線的完成或者歸零



成功的人寫心得文、失敗的人只能寫檢討文

比賽部分:
· 天氣應對變通不夠立即,儘管從幾天前就知道比賽日晴朗無比,但當日仍配戴袖套,可能因此造成身體散熱不夠迅速。
· 比賽補給策略未變通,該天氣炎熱應該在賽中多補充水分,但沒有,只按照原計畫:「每7.5公里補充能量膠,有吃膠的水站只喝一杯水、另一杯漱口;沒吃膠的水站喝一杯水、一杯運動飲料、另一杯漱口。」,實際上喝到的水可能因晃動灑到剩半杯,水站提供的海綿亦未使用,才導致比賽末段嚴重脫水暈厥。
· 對身體掌握度完全沒有,在比賽中應有立即判斷自己狀況,決定什麼時候該減速度過撞牆期,才會導致最終連把自己平安送回終點這基本要求都沒達到。
· 在比賽中,就算感到痛苦的時候也要學習 Eliud Kipchoge 保持微笑。表情越是猙獰只會加劇且延長痛苦,最終被痛苦擊倒。「痛苦只不過是一種心理狀態,他會把注意力轉向其他想法,包括跑步的快樂、即將出現在眼前的終點線,這時候痛苦就會逐漸消散。」

訓練部分:
· 跑過的路不會背叛你,但沒善待的身體總會報復你。訓練週期中雖未有傷痛,每天都有做拉筋、上滾筒(可能也不夠確實?),但平均每日睡眠僅約6小時,肌肉恢復程度不佳;就算感覺不到痠痛,但肌肉彈性也未回復,身體一直處於疲勞狀況吃課表,平常沒爆,比賽也會爆。
· 訓練週期內、更甚至綜觀這一年來,練了無數次的暴雨、低溫,但就是鮮少練到炎熱的天氣。今年的夏天也都在避暑,刷一趟劍南路(樹蔭緻密的山裡)來回10來公里就當做Long Run交差了。
· 過與不及都不好。可以把「跑步」這件事重重地放在心頭,但別過度刻意追求,也不須額外想追求留更多點的餘裕,有時心無旁鶩無所求反而能發揮地更好。


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完成馬拉松, 不是今天、也不是明天, 是準備好的那天。 


「這不就是人生嗎?本來就沒有一帆風順的人生,唯有在一次次破敗中成長、茁壯,才是人生的課題。」這是我在FAST42結業式上所說的話,也許失落,但我真的不遺憾。


賽後身體做了近兩個禮拜的月子,身體逐漸恢復了,但心還沒。仿佛就像失戀般提不起勁,也完全不想額外多說一字一句,付出了真心談了一年多的戀愛,卻到頭來被傷透了心。也許表面假裝著沒事、很堅強,但夜夜夢迴時,都在思索著何來這巨大的失敗?

人生真的很難(馬拉松也是),在路途中難免會受到挫折、也或許會迷失了方向,很多東西本來就是沒有答案的,遇上了可以選擇逃避,但終究是要坦然面對,勇敢地擁抱那些回憶中微不足道的傷心,就算前方的路再狹隘,終究會找到開闊自己的方法;可以允許自己悲傷難過,但千萬不能自我放棄,求生意志不會消失,在谷底不停掙扎的求生欲望也是所謂的馬拉松,就因為扎扎實實地碰撞過,更能感受到自己是活著的。

也許有一天記憶會模糊,但那些椎心刻骨努力的畫面永遠清晰。

希望都能還記得當初那種無所畏懼的勇氣,都還沒清楚那距離後的模樣,就因為喜歡,便決定要起身輕輕地向前傾,用盡全身的力氣,奮不顧身地向它跑去。


#NRC #FAST42
#寫給2019努力的自己



photo by: NRC、運動筆記、運動標籤、ALLSPORTS等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