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場路跑就像在跑最後一場一樣

發表於2020/01/07
3,048次點閱
7人收藏
加入收藏

對於一個臭魯廢宅的人來說

連半馬都沒跑過一開始就報東京全馬完全就是越級打怪

平常頂多一個禮拜打1-2次的羽球

最多大學的時候跟同學一起跑過殭屍路跑

大家都說東京馬拉松很難抽中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

結果真的一抽入魂(對於連續10幾次都沒抽到的人我感到非常抱歉@@

接著就匯款把該需要填的填好

有一欄要寫之前路跑的紀錄

我只好寫101登高賽的成績

畢竟那是唯一一個有晶片紀錄而且成績還不錯的(?

然後開始訂機票還有住宿的地方

安排玩樂行程還有一些朋友需要代購的清單

最後我安排了五天四夜的行程(2019/3/1/-3/5)

中間3/3就是東京馬拉松

在東京馬拉松開跑前有一個為期3天的展覽

裡面有許多贊助廠商設攤位還有東京馬拉松各式周邊

相信對許多跑者來說那邊是一個超級容易敗家的地方


我在開跑前幾天把該逛的地方逛完

還有買好代購的東西(還好有先買好...

自己也買了許多羽球的用品

這也是我來日本的目的之一

衝著日本YY的牌子

在球鞋、球拍、運動服上雖然外觀是一樣的

但在台灣跟日本買到東西使用起來真的有差

推薦要來日本買羽球商品的直接估狗'shuttlehouse梭家'就好

東西物美價廉、買越多折扣越多

到了開跑當天我竟然還睡過頭

8點多驚醒起來趕緊起來速度準備

在去起點的路上也有其他的跑者也在前往心理放心不少

到了會場就看到超多人在準備(上廁所XD)

對於我這個路跑初心者來說

看到的一切都像是在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

新鮮有趣而且興奮

很高興跟我同組有一位來自香港的姊姊

裝備齊全一看就知道是要來迫自己紀錄的

開跑前跟她聊了很多也讓我比較不緊張

還沒開跑前我還在想說只要能限時7小時內”跑完”就好了吧?

顯然這在我跑到21k才意識到我是否能完賽的嚴重性...

開跑後我在半馬前都能以小跑步的方式維持速度

而且都還能提前20-30分鐘通過各個關門點

到了21K腳開始有點不聽使喚

想說拉筋一下

結果連拮抗肌也跟著要抽起來@@

立馬迅速起身繼續前行

在半馬之後我只能用走的方式前進

而且是類似一個中風患者的步態

即使我意識清楚我卻沒辦法再跨大步

只能用髖和骨盆帶動我的雙腳前進

兩腳的肌肉已經不是用抽筋可以形容

而是如果我真的停下來拉筋 真的會大抽再也沒辦法動…

那種狀態有點像是做重訓到最後肌肉整個fatigue的感覺

我總算可以理解之前去那麼多場路跑防護

那些跑者最後都跛著腳進來找我的心情了(或是被擔架抬進來)

還好我的專業對人體還蠻了解

趕緊使用代償之術!

假設左小腿使用量已經達到70%右小腿可能才50%

開始用右邊多幫忙一點

總而言之最後我的兩腳大腿前後側小腿前後側都已經超負荷

兩邊的肩膀跟手也沒辦法擺動

因為當天的天氣真的爆冷還下著綿綿細雨

身體早已失溫跟無感

只要我想要移動脖子肩膀或手臂

馬上會出現手麻的現象

那時唯一還能動的可能就只剩脖子以上的部分而已

當下一直想為什麼會那麼想不開報全馬

最後的20k幾乎是用意志力再驅動我的全身移動

曾有一度想用身體滾動的方式來完賽(不過事後想想還是算了

東京馬拉松真的給我一個刻骨銘心的回憶

沿途有源源不絕的補給還有加油聲

每隔幾公里就有樂隊表演和啦啦隊的加油打氣

而且路面淨空的很乾淨方向指示也非常清楚

有時都很想停下來拍張照

只是我真的不能停下來拿旁邊的補給品

一停下來可能就不想再前進了(我一定要完走啊~~~)

有些民眾還非常熱心的幫忙拆糖果餵跑者(連拆包裝的力氣都沒了XD

到最後帶著完走氣球的陪跑員都超過我了

我還是步履蹣跚的一步步的前行

那時大概是12分速的速度吧

等到通過最後一個關門點時

我使出最後的力氣(但身體真的跟不上精神力)

最後的一公里…700公尺…500公尺…300公尺

關門前60秒我可能還離終點還有100公尺

我的衝線時間6:59:45

我成功了!!!!我在7小時內完賽了!!!!

通過終點後我整個大哭

隨之而來的是全身痛到直接讓我沒辦法動

直接被輪椅送到醫護站跟其他人一起圍爐取暖

我總算知道大家為什麼會說要住離終點近一點了@@

光是從終點坐地鐵回新宿大概花了3小時…

走一步要花1分鐘以上

不過因為我太晚過終點

賽後獎牌跟完賽獎品都是事後自己去東京馬拉松主辦單位拿的

用破日文和翻譯機度過重重難關才拿到QQ

謝謝當初的我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這次的路跑真的回讓我永生難忘

可是跑完回來大概掰咖快一個月才可以正常走路

就連現在還留有一點東京馬跑完時的運動傷害

每次打完羽球膝蓋就有點痛

看來以後我還是乖乖打羽球跟治療病人就好

不要再隨便腦衝報全馬了XD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