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支戰斧,讓我舉起自己

發表於2019/11/21
709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真的很久沒有好好寫路跑賽事心得了。先前經常掛在嘴上的「賽後會找時間補」,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結果就讓部落格雜草叢生;不過或許是馬拉松之神開始懲罰我的怠惰,這段期間的成績陷入了空前的瓶頸。為何最近突然有了動力?該慶幸要讓我這匹駱駝累垮,需要一大堆稻草、而要讓我繼續走,只要一根就夠了,只是這根稻草也必須夠特別,或許要是粉紅色的呢! 

今年五月,我終於完成了愛自己的人生大事,用僅剩的特休跑了一趟日本名古屋整形外科,把器官換成更符合認同的樣子。也好好休養了恰巧一個月的時間,這段不跑步的日子,我想每個稍微像樣的跑者都知道有多痛苦,不過想想假如我是得了ITBS、足底筋膜炎之類,好像也差不多要這樣,就覺得釋然了。 

在名古屋休養得差不多,醫生說可以回台灣了!


也沒有特別數日子,而是六月中旬的某一天,身體直覺告訴我:「嘿!該出門跑步囉。」

復跑之路漫漫,真的跟運動傷害過後有8、7分像,還記得那第一次的三公里,每一步都感覺像是垂直彈跳,儘管意識裡很用力地告訴自己:「身體要前傾!用前腳把自己接住!」甚至還自以為拚了命地往後推蹬,想要讓速度快一點點。但這一切幾乎都是徒勞:肌肉有記憶,也會遺忘啊!更別說手術傷口深處還沒拆除或溶解掉的縫線造成刺激,讓我每次跑步都要擔心白帶過多的問題。這段日子裡,物理治療就像洗澡一般平常,幸好住處旁邊20公尺就有治療所。醫生說筋膜為了保護手術後的傷口,會變得非常緊繃,要積極勤勞地放鬆,才能恢復原有的功能。

經過飛天小女警一個月的努力,我的跑步姿勢終於不再彆扭,終於能開始稍稍享受雙腳同時騰空的快感。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七月底某天夜跑時,在一條有視線死角的小巷裡被過失魯莽的機車高速擦撞,左小腿傷口深可見骨。人也整個飛出去好幾公尺遠,感謝核心肌群給力,如羽毛般輕巧落地,除了小腿的直接撞擊點,其餘都是皮肉擦傷無大礙。幸虧急診醫師處理得宜,讓我三天後就能繼續跑步,卻也讓我陷入下一輪的代償迴圈。

除了努力物理治療、保養傷口之外,我也調適了心情,把自己當作完全的跑步新手,從零開始累積,從週跑量超過20公里開始,每天都在努力算數學:每週增幅不能超過10%,而且每增量三週就要減量一週。與真正的菜鳥不同的是,我跑過十場馬拉松,也傷過,知道為何這些數字那麼重要,慢慢累積才能寧靜致遠,進而精進成績,別忘了我跑步的初衷:波士頓馬拉松的獨角獸啊!

人體是個神奇的機器,就算你傷得再怎麼重,心之所向,就還是有辦法跑步,因為身體會自動重新分配工作肌群。當初下體手術造成大腿內側緊繃,就代償到外側;這回左小腿受傷造成後側肌群緊繃,就代償到右小腿去了。可是若分配得不平均,又不小心太過躁進,就非常容易再度受傷。這段期間心中小惡魔也想過趕快恢復以往的速度,回到幽暗的四箴國中操場,練了200~400m的短間歇,儘管配速和趟數都相當保守,練到第三週身體還是說不要嫑,趕緊退了下來。先乖乖純輕鬆跑就好!

四箴國中的藍色跑道。好像跑完這次間歇之後就決定暫時不跑間歇?

整個夏天沒有積極訓練揮灑汗水,加上手術帶來暫時的賀爾蒙失調,也讓我身體散熱機能退化,好幾次只要在稍微悶熱的天氣跑步,甚至只是在外面逛街走上一整天,就造成了中醫師所謂的「中暑」,光是吹個頭髮、綁個馬尾,乃至於半夜睡覺,都能流汗流到像運動完那麼潮濕。所以除了繼續努力堅持跑步習慣之外,也吃了一個月的中藥,刮痧拔罐,改變飲食習慣,慢慢調養身體,好不容易暫時道別這惱人的體質。


在這悲慘交加彷彿沒有夏天的日子,除了一直以來互相擁抱的跑步好姐妹,也感謝V-Girls團長辣媽,熱情邀請我加入這個來自台南的女子跑團,並揪團參加10/10龍崎文衡殿接力賽當作十月的團練,老實說我只知道龍崎在台南,想著反正是接力賽嘛!五個棒次每人9.2公里,距離不會太長,當作傷癒復出的開學考也不錯,就一口答應了。

與V-Girls一起的好時光。

直到辣媽提醒大家:「這場有山路喔」。

我這時也恰巧從全平路的輕鬆跑,慢慢開始利用大肚山的地形優勢,在跑步路線中加入一些簡單的坡度。不去田徑場熱血沸騰地練間歇,至少這也是另一種強度訓練吧!不過總覺得該做的功課還是得做,尤其接力賽是團隊合作,我要如何不當個豬隊友?

拿出簡章看看,內有路線地形剖面圖;動動手指用Strava的路線規劃功能畫一遍,也差不多是那樣。不過這樣太沒感覺,決定賽前親自跑一趟看看,發現高雄客運8050能從台南火車站直達龍崎文衡殿之後,就手刀訂了車票和旅館。下個週末的早上七點多,我就身著V-Girls團服,獨自一人站在文衡殿前的廣場了。

龍崎文衡殿接力賽路線圖(來源:伊貝特報名網)

從台南市區往東走,就是仁德、歸仁、關廟,接著開始入山,龍崎位於淺山區,舊稱番社,是早期平埔族西拉雅族退居之處。雖然海拔不高也非崇山峻嶺,但由於與月世界相同的惡地地形,起伏相當大,就連主要市街也是沿著蜿蜒狹窄的山坡建成的。在寫著「龍崎文衡殿」的站牌下車,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大片平坦的廣場,規模雄偉的宮廟,在這個地無三里平、人口又嚴重流失的鄉村,真是令人大開眼界(也難怪這裡可以辦路跑)。這時廣場已有不少老人家開始聚集,唱起了第一首卡拉OK。  

山上也有這麼大的寺廟啊!

南部初秋的早上七點多,正常來講通常已經很熱了,不過這天運氣不錯,受到颱風外圍環流加強北風,涼涼的天氣相當舒服。不料才起跑不到100公尺,右側腹就抽筋,八成是太久沒戴腰帶跑步了吧!可是既然都千里迢迢來了,硬著頭皮也得跑一圈吧。

第一公里跑在182縣道上,寬敞又充滿彎道是重機天堂,坡度還算緩和,也能稍稍瞥見周圍的惡地地形。左轉往大溪的產業道路,一個超陡坡馬上豎立在眼前,讓人措手不及,乖乖走上去之後是無盡的上下起伏。老實說這每段坡都不長,但我這天的狀況爛到像鳳梨酥一般掉渣,側腹抽筋就算了,跑坡很需要的核心肌群,也沒一處使得上力,數度懷疑自己把腹肌臀肌都忘在家裡了。

於是心境一轉,乾脆放掉配速來欣賞風景。蜿蜒的鄉間小路,夾道的竹林讓透過的陽光變得溫柔可人;沒有都市的人車喧囂,只有陣陣秋風吹得竹子莎莎作響…抓住沒壓力的機會好好享受一番,等半個月後比賽時,閒情逸致都會被接力賽的沸騰氣氛強壓過去!

竹林深處。

第三公里開始的連續陡下,每跑一步側腹都是椎心刺骨的痛;第四公里過了一座小橋流水,立刻轉為連徒手走路都吃力的陡上坡。到時候要帶登山杖來嗎?一個念頭閃過腦海。連滾帶爬地上了陡坡,又是一陣高高低低,接著地圖告訴我,前方岔路往左後急轉。還在懷疑自己的眼睛,旁邊突然出現一輛小貨車以精湛的技術壓彎急駛了進去,喔!原來這真的是一條路,鄉間小路怎麼彎怎麼接,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路旁的指標寫著往「狗頸崙」,真可愛的名字,卻怎麼也查不著由來典故。

又是一段陡坡接緩坡,然後再次連續下坡,視野突然從樹林中開闊起來,映入眼簾的是烈如火的惡地。把握機會看個一兩眼,深呼吸…因為又要連續上坡了!雖然不陡,卻又臭又長,到底有完沒完啊?幸好上到坡頂,就能看到遠方的文衡殿了,再爬一小段上坡,就是快適的下坡直衝廟前廣場。

看看手錶,這短短九公里出頭,竟跑了58分鐘,還不包含中途喘得跟狗一樣的休息時間。短短九公里的地形,竟能讓人看盡人生百態(誤),這也難怪這場接力賽的正式名稱是:龍崎文衡殿「越野」接力大賽!

卡拉OK仍在繼續唱著,雖然此行的目的:探勘路線已經達成,但遠道而來,又難得有天氣加持,又想起今天是來跑LSD的啊!於是心中小惡魔又把我拖了出去跑第二圈,當然這圈的身體狀況又更差了,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來健行還是散步(選項中沒有跑步),總之…

好不容易跑完兩圈,去販賣部買個八寶粥喝吧。


回到溫暖的家,深深覺得被羞辱了一番。辣媽當然知道我才傷癒復出,但依然相信我會努力準備,而把我排進先發名單裡,可是賽前自主訓練爛成這樣,對得起自己嗎?

這僅剩的半個月,又不幸遇到幾年來最嚴重的空氣污染,中南部連續一個禮拜PM2.5都在100ug/m3以上。某天實在是受不了了,下班後就直奔健身房,在跑步機上跑了個半馬,收操完成時健身房剛好打烊。

除了練跑之外還能怎麼辦?一直擔心手術後的休養讓我流失肌肉,也抽空去測了inBody。看到結果鬆了一口氣,肌肉跟以前一樣,上半身和軀幹100%、下半身略高,而體脂肪也在很理想的15%。感謝自己這一年來很持之以恆的飲食控制:把每天飲食重點放在早餐,熱量上稍稍放縱自己的同時,也盡量避免油炸食物,以三明治、包子、蛋餅、飯糰之中取兩種作排列組合,搭配無糖豆漿配少糖綜合燕麥片(granola/muesli搭配),並額外補充一大匙植物性(大豆、豌豆)蛋白粉。並在午晚餐實施減糖,中午的公司便當約有800~1000大卡,我會留下三分之一的白飯不吃;晚餐則複製貼上早餐的豆漿麥片,若當天練比較大,再搭配麵包或香蕉。平日努力飲控的同時,休假日找家餐廳坐下來細細品嘗享受,也是撫慰心靈非常重要的儀式。

…就算是術後那一兩個禮拜大家都叫我吃補一點,我也依然非常節制,因為就算身體需要修復,重點也該放在營養素的部分,至於熱量上--我那陣子又沒跑步--吃到基代就好了啊!

麥片示意圖。

那為何我的路跑成績依然陷入瓶頸、課表吃了無效?應該就是肌肉協調性不佳,造成跑姿和跑步效率都有問題囉?於是心一橫找了兩個個人教練,開始一對一的重訓課程,或許也能把我跑山路表現不穩定的問題一併解決,達到為接力賽臨時抱佛腳的效果。

不過,給身體任何額外壓力都有一定風險,接力賽前四天的重訓課,8kg負重深蹲感覺得心應手,可是組數不小心做太多,隔天的延遲性痠痛讓我下班嚴重鐵腿,差點叫計程車回家。教練說那就是肌肉還沒習慣,畢竟我以前一直都是徒手訓練啊!僅剩的這幾天:陽光、空氣、熱水、滾筒、推拿、按摩,總算在賽前的傍晚把痠痛控制在可以上場的程度。

七月底小腿車禍的傷口,也終於在賽前幾天完全癒合,事實證明使用Mepilex這類矽膠敷料的主要功能,並不是加速傷口癒合(其實反而減緩),而是提供一個相對無張力也不過度乾燥的環境,讓新生組織慢慢好好耐心成長,避免過度增生造成的疤痕。這麼大的傷口癒合後竟然毫無凸起或不平整,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只是裡面殘留的瘀血和筋膜緊繃,還需要好一陣子才能慢慢消除。總算趕在開學考之前,讓身體恢復無傷狀態,心中的大石也落了地。

拿到號碼布,整理裝備,洗澡,殘餘的一點痠痛就用肌內效貼布cover吧!

賽前擺陣。


這次V-Girls出兩隊,「太陽」是精銳盡出的拚凸台菁英隊,「月亮」則是完賽為主。V-Girls高手如雲,而報名時我也不確定比賽時能恢復幾成功力;辣媽把我安排在月亮隊的最後一棒,應該是讓我能穩定軍心,又不會跑得太有壓力,個人相當喜歡這個安排。雖然我比較怕熱,但場場接力幾乎都是不動最後一棒,只能說是上天給我的試煉吧!

……然後我就睡過頭了。錯過了接駁車,也沒趕上起跑前的大合照,換個角度想,能睡飽飽應該也是最後一棒的好處之一?

搭上前陣子探勘路線時同一班8050來到會場,這時第一棒剛起跑不久,現場熱血沸騰,才知龍崎接力賽是南部各大跑團的盛事,連大腳丫都來了(而且總長46公里的山路還破三完賽奪冠)。

接力賽會場。

看到V-Girls就是開心,儘管我們一個月才團練一次,也有不常出現的團員,但只要看到五色彩虹團服,自然而然就聊起來了,運動的女孩都有種獨特的女子力量。今天沒參賽的八八,也穿美美的跑來貼心支援大家。也見到了老當益壯的炎生大哥,代表台中慢跑團的第一棒;可愛心又美的醫護鐵人玉庭,這次來支援小比與媽媽; 高雄夜跑團的雅勻,跑完就扮成甜美啦啦隊幫大家加油;還有明年要一起參加名古屋女子馬的金琰,希望我們能同場破四。  

看到太陽隊個個都拚了命在跑,氣喘吁吁到快虛脫,精算成績和目前名次,第四棒的瑋倫,更是緊張到都不太講話。而月亮隊的大家,看似老神在在,可是跑得越慢,後面棒次就越熱啊!更別提還可能被關門,接力賽真是跑快跑慢都不輕鬆,不過只要別上號碼布和頭巾,拿到接力棒,大家都是一個團隊。 

 瑋倫瑋倫,可愛的瑋倫,妳怎麼這麼緊張?

果然還沒輪到我上場,太陽隊就領先月亮隊超過一棒,太陽隊最後一棒小利跟我一樣怕熱,已經開始皮皮挫,那我怎麼辦啊?雖然沒有得名壓力,依然緊張到不時仰望天空,心情像雲量一般起起伏伏,雲少了就覺得挫咧淡,雲多了就覺得充滿希望可以涼涼的跑,甚至還在心中祈禱等等說不定就會下點雨了!

漫長的等待,終於輪到小利上場,拿到接力棒就衝了出去。得知消息太陽隊目前分組第四名,只要小利穩穩跑沒爆掉就沒問題,於是V-Girls的大家慢慢往終點聚集,太陽隊的四位隊友陪著她一起奔回終點,形成一幅熱血又溫馨的畫面。順利取得排名,可是自我要求很高的小利一回到休息區,依然自責跑差了,說她前面衝太快後面爆掉了,如果穩一點成績會更好…又想想我每場路跑儘管賽前功課不少,卻虎頭蛇尾,真正上場總是把比賽看得太輕鬆,不太敢突破舒適圈,賽後又往往發個IG就算了,已經好久沒坐下來好好檢討。

V-Girls太陽隊一起完賽!

對自己太鬆太緊都不好,假如加起來除以二多好!至少感謝自己在某個因緣際會,重新提起筆來。

月亮隊第四棒俊榕快回來了!我深呼吸,兀自默默走向檢錄區,這時已經接近賽事尾聲,還沒跑完的隊伍都是後段班,接力區等待的選手越來越少,連主持人也累了,不再熱情歡迎每個即將完賽的選手。對我這個人賽總是跑在前中段的跑者而言,多少有些不習慣,彷彿平常習慣喝台南全糖珍奶的人,突然被請了杯一分糖般的失落(純舉例,我其實更喜歡喝無糖)。不過團隊就是這樣,每個成員具有不同的專長和實力,是很正常的事情,個人難免有所犧牲,而共同完成目標往往更加重要。

連負責叫號的裁判也累了,把V-Girls月亮隊的號碼叫錯,要不是我已準備起跑分身乏術,真想跑去旁邊販賣部買蠻牛給他喝;幸好辣媽有告訴我俊榕大概會跑多久,我也早已在差不多的時間在接棒區準備好了。

接過棒子,這時已經超過十一點,我踏著輕快的腳步跑出拱門。儘管這已是我第三次跑這條路線,但畢竟很久沒比賽了,加上對身體狀況還有些無法掌握,所以腦袋一片空白。一公里後手錶震動,我才知道配在5:20左右,似乎是我最習慣的馬拉松配速,以接力賽來說有點龜,但既然沒有凸台壓力,就這樣穩穩跑似乎也還OK?

轉入了產業道路,眼前的急陡坡,雙腿還是不爭氣地轉為步行,與上次不同的是馬上就重新跑了起來。每公里的標示牌,都有跑友的一句話,第2公里就看到了可愛瑋倫寫的「放心啦,只有兩個坡,上坡跟下坡,跑就對了喔,啾咪~」,令我會心一笑,想到一句日本名言:

人生には、三つの坂がある。
 「上り坂」「下り坂」
 そして、「まさか」

--人生有三種坡,上坡、下坡跟意想不到。至少對我而言,「意想不到」這種坡已經告一段落,今天只要專心面對上坡和下坡就好了。

這時整條賽道上恐怕沒剩幾人,第一次跑接力賽跑到這麼像自主訓練的,雖然比賽的感覺少了好幾分,卻也因此能與攝影師好好正面對決。

賽道就是這麼空,才能拍到獨照啊!

不久迎來這條路線第一個挑戰:險降坡,很多人以為跑步下坡簡單,但其實跟上坡一樣難。在我還沒受傷的時候,下坡曾是最拿手的項目;而這次雖然努力調整到勉強無傷,但下坡能力還沒從失物招領那邊拿回來,於是小心謹慎地邁開每一步,確認姿勢沒有走樣,至於配速就放水流了,能跟平路差不多就滿足。

谷底反彈,最可怕的陡坡,我敲了一下腦袋,噯!上次才說的事情,怎麼忘記真的把登山杖帶來呢?就算狀況不差,依然跑不上去,這是肌力問題,讓我這次更加堅定決心要持之以恆重訓,不能像幾年前一樣半途而廢了。一到坡頂,就發現剛剛硬跑上陡坡的兩個跑者,氣喘如牛,跑不動了!我趁機靜悄悄地超車。

頭過身就過,海闊天空,後面的坡應該沒有我跑不上去的了。上下起伏尚且能驚險過關,接著爬上狗頸崙的長緩坡,是最後的大魔王!跑得面目猙獰、咬牙切齒也罷,都要告訴自己:這樣的坡放在日月潭26公里之後的最後面,我兩次都笑顏完走了,而今天總共也才跑9公里,有什麼好喪氣的?又想著後面還有幾個剛被我超越的跑者,我只要持續跑著,他們一定追不上的。再不行,就拿起接力棒看一下,斗大的「V-GIRLS月亮」和四個隊員和我的名字都在上面,為了V-Girls,跑吧!

跑著跑著,狗頸崙終於被我踩在腳底下。我開始加速衝刺,看到第九公里的指示牌,翻過最後一座小山頭,下坡,高速甩尾過彎,衝過了拱門…

最後衝刺。

沒有歡呼,沒有吶喊,空氣彷彿凝結住了,彷彿我是被大家遺忘的最後一名。比起田中馬、二水馬的熱情,這是多麼的不習慣;不過當我按下手錶的停止鈕,再看到終點等待的辣媽,一切又滿足了。

老實說,9.2公里竟然只能跑55:42,比六分速還慢一點點,這表現跟巔峰時期的我判若兩人,甚至也沒有全力以赴發揮出當下狀況的100%。不過看看成績單,我不僅是全隊最快還追過8個人,看到V-Girls月亮隊的大家也都開心,就想到,我們順利完賽了不是嗎?不僅沒被關門,甚至也還沒到12:00灰姑娘被打回原形的時刻呢!

與V-Girls辣媽和月亮隊員合照。

與月亮隊的三位成員合照,小利也借我百通關凝膠;感謝妳們願意等到最後,心中滿滿感動,我終於找到一個讓我有參與感的跑團,也與妳們一起完成了第一場接力賽,跑步這件事,並不一定要孤單。

可惜還來不及好好收操,就被大會廣播趕上接駁車準備回台南。其實真的很想再待久一點,「妳沒車怎麼回去」

「搭不上接駁車沒差,我就走路下山去關廟搭公車啊,不遠」


接駁車一個小時後抵達台南,回到旅館,這才拿出戰斧造型的獎牌。每一棒都有不同顏色,可以掛在完賽禮的小木桶外圍,中間再插上接力棒,這樣感覺就霸氣十足。可惜V-Girls月亮隊沒能讓這些信物全部合體拍張照,不過完賽和團隊精神依然在心裡…

就把戰斧掛在內衣上好了? 

可愛的小戰斧。

想想這是我特地穿來的運動型比基尼內衣,原本打算就單穿這樣上場,但畢竟跑團的dress code要顧,尤其這還是場接力賽。還是任性地穿來,就算在賽場上只能隱藏在團服裡,至少賽後回歸愛自己的時間,依然要留下一張美照吧!

回家把號碼布和成績單收進資料夾的時候,又開始覺得有點失落。V-Girls太陽隊的每個姐妹,實力都跟我差不多,為何她們跑得進50分,我不行?為何我不再拚一點?我是否真的沒拿出一場接力賽應該有的態度?這兩年來的傷勢、課表消化不良和成績瓶頸,也似乎開始把我的鬥志消磨殆盡。

這樣的個人成績好或不好,總之我們V-Girls月亮隊完賽了。

不過寫到這邊,又想到前面才提到的(這就是寫路跑心得的價值啊!),至少我已有個契機讓自己從零開始,不同於以前初生之犢不畏虎摔得滿身是傷,我已累積了許多經驗,開始從失敗中學習,也開始嘗試更全面的運動習慣。

詩篇126:5:「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龍崎接力賽只是個驗收自己的開端,雖然成績差強人意,但換個角度想:穩紮穩打,不疾不徐,沒有躁進,沒有掉速,這些我都做到了。以一場比賽而言,這樣就有60分了!

我也終於在V-Girls找到了歸屬感。儘管無法像許多跑團一樣,每週每天,都能來到田徑場上,熱血、揮汗、對決、拉爆;但想著這群美麗又堅強的女子,不論走到天涯海角,都默默互相激勵著,等待著某天某場合體或邂逅,我想,這就是女子跑團的溫柔吧?

我們運動之餘一樣開心。

那就別急,只要支持自己前進的那股能量一直都在,時刻警惕自己莫再掉回舒適圈,就算今天或某一天看似原地踏步,又有什麼關係?

接力賽的部分,就留到美津濃再捲土重來。馬拉松的部分,我們明年名古屋見。到時會跑出什麼成績?可能破四,天不知地不知,也許破三,連我自己也不清楚;但能夠確定的是,我的身心一定更成熟沉穩。加油!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