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紐約馬拉松:那天,在秋葉落下之後。

發表於2019/11/12
1,007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十一月第一個星期天的深秋初冬,恰好也是北美地區日光節約時間實施結束,在凌晨3點當夜正黑到極致的時候,我便起了床,換穿上睡前整妥的跑步裝備,準備出門搭車前往位於史坦頓島上的起跑選手村。

我在紐約,勇敢追夢。

當太陽緩緩升起,氣溫約莫攝氏6-12度,晴天有風,稍稍偏冷,但對馬拉松來說卻是個非常理想的天氣。前往選手村的路途上,接駁巴士因塞車而且走且停,最後在第一波起跑區關閉前30分鐘才終於抵達選手村,但也得利於此,讓我可以避免在戶外冷風中渡過起跑前的漫長等待,在安檢後隨即步入起跑區,我把握時間上了廁所及活動暖身,並且不斷對自己信心喊話:

「一定可以完賽,3小時30分鐘,可以的,我可以的。」

接著美國國歌演唱完畢後,三架紐約市警局的直升機低空飛越起跑線上空,再由美軍拉下起跑響砲,美東時間上午9點40分,第49屆紐約馬拉松,我的人生首場全程馬拉松就此正式展開。

賽道的前3公里是跑在連結史坦頓島與布魯克林的韋拉札諾海峽大橋上,該座橋樑為目前美國境內垮距最長的吊橋。

「好冷...」

由於我是跑在下層橋面的綠色賽道,一方面曬不到陽光,一方面海風陣陣吹過,剛起跑的身體也都還沒熱開,即便戴了手套和在大腿上貼了暖暖包,還是冷得我直打哆嗦,考量了擋風以及不浪費多餘體力,我便一路跑在人群中直到下橋抵達布魯克林,也就從這裡開始,賽道兩旁聚集了許多民眾為跑者加油打氣。

「跑啊!跑者們,衝啊!」

「你各位不就是來這裡完成夢想的嗎?」

是啊,賽道上的我們都正在追逐著各自的夢想啊!爾後來到了5公里標示牌,我低頭對了一下手錶計時和配速手環,比預定慢了20秒,嗯,還算不錯。

除了萬全準備還要耐心等待。

從去年7月決定要參加紐約馬拉松開始,無論是上班前或是下班後,我投入很多時間在練習準備,還買了本書「Hansons Marathon Method - 漢森馬拉松訓練法」開始了解跑步時身體能量系統的運作以及訓練課表的規劃,今年距離比賽日前四個月開始執行一份16週的訓練課表,包含參加了幾場半程馬拉松距離以下的賽事,為的是熟悉比賽過程中能量膠補給策略與水站飲水技巧,一年多的時間過去,我越來越懂得適切安排訓練量,同時在面對舉凡髂脛束症候群、鵝足肌腱炎、脛痛症候群等受傷時,也可以耐心地處理得宜,體重還從年初的73公斤下降到賽前一天的67公斤,這樣的準備萬全,不得不說,我!真!的!好!棒!

賽前兩週最後一次的長跑練習,利用地主優勢,特地模擬跑了從布魯克林20公里標示處到中央公園終點的後半程賽道,閒暇之餘甚至開始在 YouTube 上反覆觀看前年、去年的賽事轉播,所以在比賽當日於布魯克林的3到20公里,我一邊跑著,一邊等待著,等待那些我早已記在腦中的街景,等待那個看到麥當勞要右轉的路口。

終於,到了,20公里到了,麥當勞到了,接下來賽道的每個上坡、每個下坡、每個轉彎我都曾經練習跑過,水、運動飲料、能量膠至此也有按照計畫補給,心肺和腳的狀況目前仍還維持得不錯,心情方面頓時安定了不少,接著再跑約1公里左右便抵達連接布魯克林與皇后區的普拉斯基橋,上橋後不久即看到半程馬拉松的標示。

「01:47:48」

與目標配速大約慢了3分鐘左右,當下我果斷地告訴自己不再追求預定完賽的3小時30分鐘,這3分鐘的差距或許不是追不到,不過根據我對後半程賽道的解讀,這將是勢必作出的決定,固然可惜,但欣然接受。

痛苦,真的好痛苦。

短暫經過皇后區後,隨即便上了通往曼哈頓的昆斯博羅橋,上橋的坡又長又陡,此路段走路或停下拉筋的人多了起來,甚至還看到一位躺在路邊由醫療志工正在照顧的跑者,當我還在跟這上坡奮鬥時,遠方突然一陣救護車的喇叭鳴笛聲,所有跑者立刻向橋的內側車道靠去,我想這應該就是要去接送剛剛看到那位躺在地上的跑者吧?!馬拉松就是這樣,你必須對它抱著一顆敬畏的心,倘若平常訓練不足,那就是 win or go home,沒得商量。想著想著,便過了昆斯博羅橋的最高點開始下橋,下坡相較於上坡來得輕鬆許多,但我還是十分專注,深怕一個不留神,略感疲勞的大腿肌群可真的要就此罷工了呢。

下橋後轉向第一大道,迎面而來站滿街道兩旁的民眾,熱情的加油吶喊築起了那道著名但無形的歡呼聲牆,然而,右側腹部這時開始隱隱作痛,心想,不對啊,這時候根本還不到28公里,之前練習最長距離跑到32公里的體感還是很好的說。

「你懷著滿滿的心來到赤壁,有人會幫你倒空。」 - 小喬,林志玲飾《赤壁:決戰天下》

眼看著跟第一大道垂直相交的街道號數從60街一路增加,但我卻只能越跑越慢,幸好用手按著右腹並嘗試多做幾次深呼吸後,疼痛感得以舒緩許多,也不知不覺來到了96街國旗飄揚的台灣第一站補給點,原本就跑在同一側的我靠了過去。

「台灣加油,台灣人加油。」

喊完加油後,便一路向北往124街跑去,當進入布朗克斯時,已經跑了約32公里左右,正好到了先前練習過的最長距離,而剩下的10公里,將是首次參加全程馬拉松的我不曾練習過、不曾跑過的距離,果然,於布朗克斯返回曼哈頓的麥迪遜大道大橋上的某一次抬腿,左腳大腿前側輕微抽動了一下,繼續跑了幾步後,左小腿也不自主地抽了一下。

「還沒,還沒結束。」

不得不提早在34公里的水站前吃了倒數第二支能量膠,配了口水和兩杯運動飲料,還可以跑,跑姿還可以維持正常,就剩最後8公里,加油。

Go south, what the hill.

回到曼哈頓的第五大道上,算是全程賽道唯一一段由北向南的賽道,這段路是一道長長的緩上坡,坡度約只有2%左右,但對於距離起跑後將近3小時,已經跑了約35公里的我來說,彷彿就是一段無止境的陡坡,看都看不到盡頭。

英文俚語中「Go south」是用來比喻事情每況愈下,正如同此刻我的身心情況,雙腿方面必須用盡全身的力氣繼續跑動,還得努力防止不要抽筋,就看著身旁一位位停下伸展舒緩的人,我內心也好想要停下來,不斷地在「停」與「不停」念頭間來回糾結,好長、好陡、好掙扎、好煎熬,此刻,是我第一次跑步跑到真心想哭。

「我們不睡覺!」

「家人沒到場加油,一定要用心陪跑。」

賽前和家人透過 Line 教他們如何下載紐馬官方 App,以及怎麼在地圖上追蹤我的即時完賽位置,又因為我預計要到台灣時間凌晨2點多才會抵達終點,特別提醒他們不要等我先去睡覺時,家人卻給我滿滿的支持,一想到此,知道有人還在等我回到終點,說甚麼我都要跑完。

「很多堅持下去的原因,不只是因為體力,而是因為還有人相信及期待。」 - 陳彥博

我是一位跑者,一位馬拉松跑者。

緩上坡結束進入中央公園後,差不多就剩最後3.5公里,我在這裡吃下最後一支能量膠,此時賽道旁的民眾離我好近好近,各種激勵的加油口號不曾間斷過,從中央公園東側出口向右轉入59街時,我一直保持在賽道的右側。

「楊印涵,GO! GO!!」

一張寫著我名字的加油海報就這麼被高舉著,我的室友全家出動來到我們前一晚相約的地點為我加油,但此時我清楚地知道只要停下來或放慢就絕對再也跑不動了,實在無法更靠近地與他們擊掌。

800M to go,400M to go,從史坦頓島出發,經過布魯克林,皇后區,布朗克斯和曼哈頓等五個行政區後,跨過了終點線,我在紐約市完成了人生首場全程馬拉松,自此,我總算擠身馬拉松跑者的行列。

總排名 Place Overall: 11013/53518

官方時間 Official Time: 03:48:07

(前半程 1st Half: 01:47:48,後半程 2nd Half: 02:00:19)

它會使你感動,It will move you.

在終點線後,我回頭向這令人敬畏的42.195公里躬身道謝,此時,眼眶裡打轉的淚水不禁落下,便沾濕了賽道上那些早已被風吹落的澄澄黃葉。

接者,由志工為我掛上完賽獎牌、披上完賽斗篷,我一一向他們道謝擊掌示意,手機也在開機後,收到了家人和朋友們紛紛傳來的追蹤截圖與祝賀,謝謝你們的支持,當然也要特別感謝這次台灣加油團以及我所屬紐約百駿跑團各位的付出,由衷感恩。

最後在刻完獎牌時間後,2019紐約馬拉松就此正式畫下句點,什麼?不夠感動?好的沒問題,我們就相約明年2020紐約馬拉松50週年讓感動再次感動,好嗎?

喔,對了,我賽後隔天早上6點30分起床準備上班。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