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紐約

發表於2019/11/08
10,707次點閱
14人收藏
加入收藏

兩年前我曾來過紐約跑馬拉松,當時拼盡了全力,留下了兩小時四十六分的成績。那時陪著我來的太太,是個標準的城市女孩,非常享受那次的旅行,直說以後還要來。我哭喪著臉說:「可是紐約真的很難、很難。」 

如果你喜歡一個女孩,帶她去紐約;

如果你討厭一個男孩,帶他去紐約。

因緣際會之下,兩年後我們又回到了紐約,且同樣要跑馬拉松,而這次的參賽者從我變成了太太。可以說是因果循環吧,總算可以讓她見識看看紐約的風、五大橋、以及中央公園的坡,對於跑者而言是什麼樣的感官刺激 — 我不懷好意的笑了。

時間往前撥回賽前三週,這個週期她的訓練沒有上一個週期扎實(她的初馬是去年的芝加哥馬3小時53分)一方面是受到一些小傷影響,另一方面也是這個比賽原先並沒有在計劃之中。不過幸好賽前幾週的訓練漸漸上了軌道,她完成了一次 26 公里的長跑,但是對於紐約馬爬升多、起伏大的賽道有點缺乏針對性。

但是最後小傷趕在賽痊癒,能還算健康踏上起跑線,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參加六大馬比賽,我已經很有經驗了。賽前一天,盡量少安排逛街行程,單純在飯店附近的商家蹓躂,下午到 Expo 取物,一天下來路沒有多走,且肝醣超補順利:早餐麵包、中餐烏龍麵、晚餐白飯,基本上都吃得飽飽的。

紐約馬拉松的特點是交通距離遙遠,而起床時間離起跑時間很長,畢竟要把 5 萬人從終點運送到起點 Staten Island 確實是個大工程。比賽當天我們在 4:30 就起床,用了第一頓早餐,然後徒步到 New York Public Libray。在 6 點初排到接駁巴士,一上車我就拿出兩副耳罩跟耳塞,一副分給了太太、隨即倒頭就睡。幸好有戴耳塞,旁邊的法國跑者非常興奮,一路上嘰嘰喳喳,我心想:你們肯定撐不到比賽就累了。

車程很久,睡了一個小時起來,恍恍惚惚中發現車還在排隊進選手村。從袋子裡拿出一人一個麵包吃掉(這是第二頓早餐),這樣就算準備好了。進了選手村先排了一次廁所,然後算好時間去寄包,起跑前 30 分鐘往起點移動,到賽前 10 分鐘才把保暖的長袖長褲脫掉,擺到衣物回收箱裡頭。

今天天氣很不錯,8~11 度晴天,很適合跑馬拉松。

紐約馬拉松有三個顏色分區起跑,我們位在橘色分區,起跑是在 Verrazzano-Narrows Bridge 上層的路線,風景比我兩年前跑的綠色路線好多了。第一公里是大上坡,周圍跑者配速比想像中理想、並沒有跑太快,我一面跟太太聊天讓她放鬆注意力,一邊壓制著配速。

下橋之後進入了 Brooklyn 市區,就開始感受到居民的熱情了。因為天氣好的關係,大街上人滿為患,加油聲此起彼落。周遭跑者開始有點按捺不住情緒偷偷加速,不過因為跑者太多需要不斷繞路。身旁的太太好像也蠢蠢欲動,我冷冷淡淡說了一句:「現在會加速的,都是後半段等著撞牆的。」她一聽大驚失色,速度立刻又回到控制之中。

跑這個配速對我來說沒有壓力,可以盡情跟觀眾互動,尤其進入 Williamsburg 之後有很多家庭帶著小孩來加油,我不斷跟他們 high five,很享受這樣的過程。特別是紐約市我今年跑的第四場馬拉松,但前三場(東京、波士頓、芝加哥)無一不是全力以赴,根本沒有心思留意觀眾。

與此同時也小心翼翼注意著太太的呼吸、姿勢、和步調頻率,時不時也用手勢問她感覺怎麼樣?得到的答覆都是「還算輕鬆」。

到了半馬的時間是 2:01:24 ,跟預期差不多。平時的全馬比賽,我會說到半馬距離都必須是感覺輕鬆的,但是紐約不一樣。紐約因為賽道的難度,要在心底告訴自己:26 公里才是半馬,才可以有半馬辛苦的感覺!

24-26 公里的 Queensboro Bridge 是賽道上最大的難關,爬升高度跟起點的 Verrazzano-Narrows Bridge 相仿。但經驗告訴我,多數人不會真的在這裡跑多慢,而恰恰相反。剛過半馬,很多人會急著在這邊證明自己,反而埋頭衝刺起來。我告訴太太上坡儘量放鬆,真的再慢都沒關係,有在跑就很好。

下橋之後就是魔鬼關後的天使了,筆直的第一大道是長達 5 公里的直線,加上有史上最激情(或者吵鬧)的加油團,一下就讓人忘卻腿上的疲勞、想要盡情衝刺。但老手們都知道,這個看似平坦寬闊的大道,其實隱藏些微的起伏,會在一點一滴中偷偷吃掉你的體力。我在這邊稍微加了點速(其實只是回到上橋前的配速),卻注意到太太有點力不從心。

我回頭問了她:「妳想破四嗎?」她想了一下說:「還好」。

太太是跟我個性截然不同的人。我跑馬拉松很多時候是為了競爭,無論對手其他人、或者單純是為了擊敗自己。我會小心翼翼計算著每日攝入熱量,遵循著嚴格的訓練模式,日復一日;但她不一樣,她跑馬拉松就是覺得好玩、享受比賽本身,對於成績不那麼在意,只要能夠平安跑完就很開心。

我們好好喝了一杯水,接著放慢了節奏,累積一點體力。

經過了第四、第五座橋來到 36 公里,我提醒她吃下最後一個能量膠:「最後一個了,接下來就直接到終點了喔!」每個跑者跑到這裡,表情都是痛苦的,她沒有辦法回話,但是堅毅的點了點頭。進入了第五大道,這是紐約馬拉松的最後一道難關:一公里的緩上坡。

很多人已經受不了開始走了,不過她沒有,嘴上雖然一言不發,但腳下踩著穩定的配速。我一看錶,居然跟比賽剛開始的速度不相上下,短短幾公里就趕上了上百個人!從後面追人讓她氣勢越來越好,我甚至一度有個錯覺:「好像快追不上她。」

轉進中央公園的最後四百公尺,兩旁夾道的觀眾為拼命一搏的跑者們拉著嗓子加油。看見終點的拱門時,我突然想起了賽前的約定:「嘿,你要不要牽手過線呀?」她轉頭過來,說了聲:「好。」


Jay 4:05:02 / 冠軍選手 (太太) 4:05:03  

(1st half: 2:01:24 2nd half: 2:03:39)

最後完賽成績我快了一秒,不是我搶著過線,而是因為禮讓她先起跑,反而弄巧成拙了。

以下這段為太太視角:

比起芝加哥馬拉松的手忙腳亂,紐約馬拉松就顯得從容許多。最大的原因當然是因為Jay幫我打點好所有事情,所以我只要跑就對了(笑)。另一部分是因為這個週期的訓練其實沒有上一次的扎實,所以對於這次的比賽,真的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如果腳不痛,也許可以四小時完成,不然就順順地跑完,這是前一天和Jay商量後的比賽策略。

比賽前一晚和朋友們在紐約東村吃頓泰式晚餐,夜晚的東村很迷人,紅磚屋配上黑色的逃生梯,紐約特有的煙管冒出陣陣白煙,裝潢獨特的各式餐館和小酒館,我邊走邊嚷嚷著說好想吃遍這裡的每一間餐廳。後來在朋友推薦下,在一間日式茶屋點了一杯長相很少女的日式抹茶拿鐵(上面有玫瑰花瓣的那種),當下覺得真是太幸福了,完全忘記明天其實要跑一個42公里!

凌晨四點半,在飯店簡單吃了早餐,換上衣服,接著就前往車站準備搭巴士到選手村。紐約就是個不夜城,清晨路上還是很多車子和人,也許是因為比賽的關係,但也有很多像是剛結束Party或是上完夜班準備休息的人們。

從曼哈頓到起跑線的車程大約是一個半小時,一上車接過眼罩和耳塞,我們便開始補眠,而後面跑者則是興奮的不停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等到醒來的時候,選手村已經出現在眼前了。

和芝加哥比起來,紐約馬拉松的選手村真的很大,在找到自己分區之中有可能就一不小心走太多路了,在這裡你會看到跑者用各式各樣的方法讓自己保暖。有的睡在瑜珈墊上、有的穿著像是萬聖節裝扮的連身衣、還有將塑膠袋套在身體的各個部位,譬如膝蓋或腳上。畢竟紐約溫度相對低,大家都不想在起跑前消耗太多能量。

10點10分,鳴槍起跑。三公里跨過一座大橋來到 Brooklyn,我們起跑的路線是從橋上開始,爬到橋的頂端印入眼簾的就是 Manhattan 本人。大家一開始都興奮地暴衝,但為了留點體力給後半馬,我們跑得比較保守。下橋之後,來到了 Brooklyn,雖然看似平坦的賽道,但其實是一段一段的起伏路段,比賽的前半段幾乎都跑在 Broolyn,中間經過幾個特別的小區。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猶太區,跑進這裡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好像跑進異世界,路上沒有加油的民眾,取而代之的是穿著西裝帶著黑帽、兩側的鬍子還燙捲捲的男人們,非常神秘。

前半馬跑起來相對輕鬆也很享受,上坡輕鬆跑、下坡也小心地不用全力衝,還可以一邊和觀眾互動一邊欣賞路邊風景。

吃下第三個膠後便進入了通往 Manhattan 的 Queensboro Bridge ,賽道是在中間的夾層,路上少了加油民眾,身旁有些跑者開始停下來走路,有些人開始提速,我則是盡量以不太費力的速度緩慢地跑著,爬了好久在快要放棄的時候,終於爬到頂了。

下橋轉進了 Manhattan 的第一大道,這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路,起先是一個緩下坡,但遠遠的可以看見前方又有一些小上坡,Jay嘗試要加速幾次,但我只要一提速,就能感覺到腳底似乎快抽筋。每每經過水站都很想停下來走兩步,伸展一下我的腳趾。這段路是我覺得整個比賽最難的地方,永無止盡,跑起來真的是極度厭世。

但在經過最後一座橋,吃下最後一個能量膠後,突然間覺得好像復活了。大概是因為心裡知道再過五、六公里就到終點了,我提起勁來爬上最後一個上坡,接著,轉進中央公園後是一個蜿蜒的下坡,賽道旁的歡呼聲越來越激烈,我也越跑越起勁,不斷超過大家。看到終點拱門時 Jay 問我:「要不要牽手過線?」我點點頭回答:「好」

4:05:03

沒有破四雖然有點小小可惜,但是玩得很開心。即使賽道很難,但還是很喜歡紐約。但若你問我還要不要再跑一次?

我想還是先不要好了(笑)。

--

總結:

這是一場訓練 70 分,執行 100 分,最後平均 85 分的比賽。紐約馬拉松是我目前參加過的比賽中,難度偏高的賽道。賽前預估她的成績應該會落在 4:05-4:10 之間,最後能跑到 4:05:03 也是高水準演出了。

她最大優點就是她對於訓練的完全信任,即使只有不算突出的 40 公里周跑量,甚至最長的長跑也只跑過 26 公里,但在必要的時候還是可以拿出實力來。

這背後包含了很多訓練的細節,包含我給她的課表是客制的,同時她也借用了我的比賽經驗,知道怎麼吃飯、如何配速、然後在最關鍵的時候克服了心理的障礙,相信自己做得到而突破了那一道牆。

她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牽涉多少計劃、思考、還有每一分鐘我從她的呼吸、姿勢跟腳步聲做的判斷。

但這都沒關係,或者說,這樣正好。一旦開始想這麼多,妳就沒辦法那麼純粹去享受比賽,就像我現在一樣。

我寧可妳就這麼單純的喜歡跑步,剩下的我來就好。

最後謝謝 New Balance Taiwan 提供了這次的機會,包括紐約馬拉松的名額、以及訓練裝備。我的跑齡六年,完成了 24 場馬拉松,然而這是唯一一場與太太牽著手過終點的,永生難忘。

紐約馬拉松是一場很特別的比賽。It really will move you!

賽後與 NBRC 的合照,恭喜同樣完成比賽的跑友!

文章作者:Jay 的跑步筆記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