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馬拉松故事的人

發表於2019/10/23
717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時報出版社邀我為這本「超馬跑者的崛起」一書作序,我有些訝異,我是熱愛馬拉松的跑者無誤,但,超馬?!超馬與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的標馬之間的距離,在我看來是天差地遠,然而瞭解本書作者是英國衛報記者後我便明白:我們都是說馬拉松故事的人。

記者有上窮碧落下黃泉的追根究柢天性,無冕王的權柄讓原本並不熟識的受訪者願意對著我們傾心吐意、甚至讓我們深入其生活中的某個領域,使執筆的我們得以窺探、體驗其間的奧秘。

本書作者最令我佩服的除了他本身就擅跑、是全馬成績在三小時內的勇腳,為了採訪超馬賽事,他自己下場跑超馬,短短十八個月之內跑了八場之多,這密度、難度之高,令人讚嘆!最後還取得著名的UTMB賽事資格,驚心動魄的參賽過程使得全書高潮迭起,讓我讀得目不轉睛。在這精采的過程中,除了一一介紹賽事,作者更採訪了無數知名與傳奇的超馬好手;他不只旁觀,還親身參與比賽,使得書中的每一場超馬賽事都敘述得極為生動真切,閱讀時彷彿跟隨著這些勇腳的步伐,讓門外漢的我們得以身歷其境似地一探超馬的世界。

曾為新聞工作者,讓我深深羨慕作者的採訪領域能與自身興趣相結合,更令我想為他鼓掌的是,他不僅跑超馬、寫超馬,觀察到非洲裔跑者稱霸全世界各種全馬、半馬和短、中程田徑賽,但卻缺席超馬的現象,試圖促成非洲菁英跑者參與超馬,雖然最後功敗垂成,但由此可見作者對於超馬的熱情與投入早已超越了報導者。事實上,他在此書之前,也曾針對肯亞和日本這兩個熱愛跑步、孕育無數菁英跑者的民族深入研究成書。

自從愛上跑步,我也開始喜歡寫自己和跑友的跑步故事,每一次賽道上的歷程,令人深有所感之處,不僅在於對體能的操練或發現自己的潛能,而在於跑步這項運動對於「心」的改變。

跑步強壯的不只身體、更包括心志,隨著肉體的鍛鍊,心志也隨之堅強專注,在馬拉松的漫長賽道上,身子疲累、心境卻是越見堅毅執著。一次次因為堅持而抵達終點線後,跑者擁有的最棒禮物不只是PB(Personal Best個人最佳成績)或完賽的滿足感,所有汗水與淚水都會在心中刻下無與倫比的深刻印記,讓我們無怨無悔,繼續執迷。

當你愛上跑步,你就上癮、對它真心付出。它以魔力回報你,讓所有日常中的艱難都可在它裡面紓解,心境為之轉換,如同作者寫道:「跑一段時間後,每件事都豁然開朗了」,跑步令人心更寬。

超馬是一種更深的境界。賽道的挑戰性和危險性遠遠勝於標馬(除了那些在田徑場繞圈的超級馬拉松之外),肉體所承受的苦勞已經不只是凌遲,因此所獲得的果實必然更為飽滿甘甜,在「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4 Deserts Ultramarathon Series)中的納密比亞沙漠(Namib Race)一役,一位台灣跑者就對我說:「越痛苦,越快樂!」箇中滋味唯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


作者在參加UTMB前夕也對自己說:「只有我的心能擊敗我,而我得學習駕馭它。」這和參加七天六夜兩百五十公里自負重的納密比亞沙漠超馬的台灣夥伴告訴我的:「只有心,才能限制你的能力」是完全一致,可見超馬深掘跑者內心的程度。

跑者閱讀此書勢必有眼界大開之感,發現原來超馬世界如此遼闊精彩,超馬界的「大神」與「奇才」們的腳力竟令人如此嘆為觀止。不跑步的讀者也可以看看這些在賽程中吃盡苦頭、瀕臨崩潰,甚至出現幻覺、與心中的黑暗苦毒搏鬥的勇士們,如何幻化成終點線前的英雄。

我的超馬經驗僅只於四天三夜一百二十六公里的戈壁挑戰賽,和七天六夜兩百五十公里自負重的納密比亞沙漠站賽事(非參賽者,僅跑前十二公里),曾經,昔日超馬運動員林義傑在沙漠中望著台灣的一群素人參賽者問我:「妳覺得這些人跟一般人到底有何不同?」這問題我想了非常久,會跑超馬的非專業素人,其實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就是普通人。可是他們離開日常舒適圈、勇敢遠赴極地參與超級馬拉松的這件事,又不是普通人會做的。結果在閱讀本書時,作者的這一段話,完整地給了答案:


「我們想要得到勝利,我們想完賽,我們想全力以赴,我們想找出我們的極限,我們想要人們覺得驕傲。所有這些都是。但沒有一個能好好解釋。這是一個深不可測的衝動,一種深層、原始的呼喚,在那荒野,直接面對毀滅,然後穿越到另一邊。而當我們完成這件事情時所得到的感覺,是容易上癮的。」


(南僑集團董事長特助/運動筆記專欄作家與馬拉松跑者 趙心屏)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12/15前完成 #高雄富邦馬拉松 報名,將抽出3名跑友送你去2020熊本城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