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馬拉松,可愛的電線桿!

發表於2019/07/06
226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啤酒杯,當初看見這名稱,不覺得吸引,怎麼跑後還有吃粽子喝啤酒比賽,覺得這是什麼運動精神啊!但在仔細考量後,六月若有安排一場賽事,總是有個目標練習,不然,每月160K的跑量容易鬆懈。於是趁著端午三天假期,就遠征嘉義一趟,同時也計劃了順道到故宮南院參觀的行程。

       這次就主辦提供的住宿而言,報名時就可以選擇直接在前一晚入住樂億皇家酒店,的確是很方便的安排。比賽清早,從酒店的房間走出,搭電梯下樓到達比賽會場寄物,只花了兩分鐘。事實上,樂億皇家就是這次路跑的協辦單位,馬拉松的起點與終點就在緊鄰酒店的玉山路約一百公尺。可惜的,我前一晚竟然沒有早早九點入睡,把握賽前充足睡眠的絕佳機會,等把比賽裝備預備好時,竟然摸到十二點。

       也許參賽25K的人數只有一千多人,在起跑前十五分鐘,我輕易地從人群中鑽到前面,爭取到起跑第三排的位置。在我旁邊的是第一次見面的邱進龍先生,與他握個手,才知他通常是一個月跑好幾場馬拉松的。鎗鳴一響,大夥就奮力往前衝,我跟著最前面的一群精英,看著他們每個跑姿還滿有趣的,光是手的擺動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很快地就被這群精英落在後頭了。一開始我還能欣賞嘉義的稻田風光,旖麗的田間小路。但是才跑了半小時,已感受到南部太陽的威力,清晨6:30 的馬路,已經是炎炎烘烤,三十度的熱道,微風不再。

       我的目光只有跟著前面跑者的步伐,繼續前進。雖然知道跑步的方向,卻覺得酷熱氣喘,我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與步伐,看一下手腕的Garmin,天啊,一開始的七公里,我居然用了4:30 的配速,太快了。在第二個補給站喝了第一次的補水後,竟然覺得有些力不從心。身體不知哪裡怪怪的,略微休息,繼續上路。六月熱天的路跑,的確是考驗。

       在酷熱中,與稀稀落落的前後跑者,完全沒有產生任何的互動,不像前次在台南木棉花道路跑的時候,有三位不認識,卻與我從頭至尾幾乎一直在拉鋸,速度一致的「競爭夥伴」。就在邊跑,心情邊消沈中,舉目看見兩旁錯落遠近的電線桿。這時內心沒有動力,我突然想何不把目標放在前方約五百公尺的電線桿,告訴自己要跑向那個目標。就這樣,跑到了那根電線桿,我再鎖定一根遠處的電線桿做下一個目標。第一次覺得馬拉松路線,道路旁的電線桿還蠻有幫助的。我一邊跑,一邊望向遠方綿延的電線桿,告訴自己哪一根是下個跑到的目標。數著電線桿跑,我持續著前進。一路上,前前後後雖然都有一些擦身而過的跑者,但覺得那些立足兩旁的電線桿反而可愛,高高的挺立,為我加油!

       隨著跑程里數增加,我的體力也不斷耗盡,除了補充水分、舒跑,拿起冰袋抹擦全身,沁涼肌膚,頗有療效。但在25公里的最後一個補給站時,我訝異這攤位小得可憐,但最傻眼的是工作人員遞給每一個選手的,居然是一個一個鋁箔包裝的舒跑,緊未拆封的吸管還黏附在上,為了打開塑膠包的吸管插孔,我不得整個人停了下來,又因為雙手滿是汗水,竟然撕不破塑膠,這樣大概耽誤了一分多鐘,我挫折得很想將鋁箔包隨手丟到路旁,想到環保,只好將這杯垃圾拿在手中繼續奔跑,被這天才的補給站一搞,跑步的節奏似乎整個亂掉。

       更扯的是,來到最後一個轉彎口,從大同路左轉彎向玉山路時,那是一個較大的十字路口,當我氣喘吁吁的跑過十字路的中央時,劈頭竟然被站在路中指揮的警察大罵,「都紅燈了,你還跑過來!」這是什麼警察,若不需交通管制,維護選手安全,要你站在這裡幹嘛?在台灣跑過十幾場馬拉松,心裏面第一次對警察發火!這位警察的頭腦壞掉嗎?

       終於,遠遠看到馬拉松終點高高的立牌了,我鼓起最後力氣,打算來個兩百公尺衝刺,突然右大腿竟然使不上力,甚至有些疼痛,想要加速,竟然變成略微拐擺、拐擺的前進,只好吃力地踏過終點的感應區。回到旅館一看,右大腿後側,血紅好大一片,這才意識到一路上,右腿其實是隱隱作痛的,原來兩個小時長久的摩擦,沒察覺到上週練跑時有拉傷,結果大腿的微血管都破裂了,一路上竟渾然不知。

       每一次路跑經驗都有新的學習,跑前沒有好好感受身體各部的狀況,沒發覺大腿的拉傷,真是疏忽。這次25K成績2:08:13,分組第11名。現場選擇不退晶片,可以在完賽獎牌雷雕上名字與成績,感覺不錯!雖然沒有跑進預計的兩小時內,那又何妨?至少我認識到了嘉義路旁電線桿的可愛!當然,還要暢飲一罐台灣生啤酒!乾杯啦!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