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ERRA Tahiti

遙遠國度的夢想啟程: XTERRA Tahiti 越野鐵人三項巡迴賽

發表於2019/06/11
1,739次點閱
4人收藏
加入收藏

X在英語中代表著”未知”;Terra是拉丁語中”土地”的意思,XTERRA引領人們透過戶外運動探索這世界上每一塊未知的領土。

2019年3月30日XTERRA亞洲錦標賽(XTERRA Asia-Pacific Championship)結束的當下,我決定來為自己努力一個目標,要在XTERRA亞太區巡迴賽中,以職業組選手身分取得一個正式的年度積分排名。考量到自己目前的訓練狀況,我知道自己還沒辦法像國際頂尖的選手能夠週週參賽,因此我選擇了巡迴賽中獨立在5月份的賽事-XTERRA TAHITI(大溪地)作為我職業賽事的第二場比賽,馬上開始一連串的計劃和準備,因為時間所剩不多了。

圖片來源: XTERRA Taiwan

大溪地 位於大洋洲,在夏威夷的南方,是法屬玻里尼西亞向風群島中最大的島嶼,我們比賽的地點在相隔一個小海峽的莫莉亞島(Moorea),因此在交通上還多了一個船運的時間點要設法銜接,從Tahiti本島到Moorea的船運公司只有兩間,選項不多,所以也不難找到資訊。從台灣到大溪地大概要飛23小時,沒有直飛,只有從日本和紐西蘭轉機兩個選項,成本問題確實是此趟行程中很大的考量。除了機票不便宜,在谷歌中搜尋到的所有資料都告訴我們,大溪地 真 的 很 貴! 好吧,為了拚一個夢想,我想就算餐餐吃泡麵也要努力這一次。然而上帝總有祂美好的安排,同為XTERRA職業運動員的元耕和忠義哥不約而同地加入了一同前往大溪地參賽的行列,在快速擬定好詳細參賽計畫後,搜尋了最便宜的機票(約3萬5千元),並在AirB&B定好了住宿,一切大致底定後就等待著夢想起飛的那天。

意外駐留香港

5月26日,一行三人在桃園國際機場集合出發,我們最擔心的其實是託運的登山車是否能夠順利地接上每一次的轉機、到達我們的目的地大溪地。

或許是因為氣候因素,我們的第一站-香港 起飛的非常不順利,原定班機延誤再延誤,在快降落香港時,元耕趕緊提起行李說: 要跑了!

因為我們已經超過了下班飛機的登機時間。

就在我們提起行李跑往登機閘口時,國泰航空的服務員早已在入口處等著找我們了,他告訴我們,我們要搭的飛機已經飛走了(搭啦!!)。

不斷確認後,空服員為我們找到最快的機票,就是在隔日的晚上,意思是我們得在香港多待一天,但幸運的是,我們的行李、自行車都還安在,而國泰航空為此提供了我們機場酒店的住宿和三餐,讓我們決定索性來個香港一日遊(就是這麼正向思考!)。

空中的時光

來去大溪地最虐心的大概就是坐飛機了。從台灣到香港要2小時;香港到紐西蘭-奧克蘭大約11小時;奧克蘭到大溪地約6小時,光在天空的時間就要坐19小時,還不包含轉機時間。在這麼小的活動空間待如此長的時間,小腿和屁股是很不舒服的,當然睡眠品質也不容易顧到,為了幫助睡眠,頸枕是很建議的小品,另外幫助下肢循環的小腿套也是不錯的選項,我個人是帶著隨身電療機來輔助靜態時候的肌肉收縮。

凌晨的歡迎會

因為班機延誤以至於行程更動,我們最後抵達大溪地的時間整整晚了一天,到達時是當地時間的禮拜二凌晨1:00,偏僻的地方+偏僻的時間,我心想,到時候應該很蕭條吧。

一下飛機,小舞台上三位原住民朋友演唱著輕鬆的曲調、用歌聲歡迎下飛機的旅客來到他們的家鄉,簡單的畫面卻震攝了我的耳目。我站在那裡看了一會、頻頻拍照,直到大部分的旅客都離開後,我們三個才慢慢通關,正式入境。

換完了太平洋法郎、網路SIM卡,我們隨興在機場大門口旁的廣場坐著小睡,等待清晨的來到。

對了,即便有SIM卡,這裡的網路品質是要看風水的,有些地方沒什麼收訊,而在下我的OPPO R11S則是直接無法上網@#$%

大溪地的晨曦

大溪地沒有雜質的天空晨曦,美的像畫。

我們搭上了最早的船舶,準備前往我們要比賽的小島Moorea,因為舟機勞頓,還沒看到什麼海上風光我就睡死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落地Moorea後映入眼簾的像屏風般的高山,由於過去有火山活動,這裡的山勢很特別。元耕形容的很貼切-”像從天上掉下來一樣”。

來自遙遠東方的朋友

這趟旅程中,花費最高的其實是交通。在大溪地叫計程車不是很難的事情,但因為語言不方便,不了解當地公車狀況更看不懂地址(這裡沒門牌),所以大部分長距離的移動都要靠計程車,不然就是比大拇指搭便車。從碼頭到比賽會場約15K左右的距離,我們搭乘大台計程車是6000 F約台幣1800元(台灣的計程車和大溪地一樣貴= =”)。

在Moorea島上,大條公路只有一條,就像日月潭環湖公路一樣,繞著小島一圈大約62K的距離,而大會的會場位於Opunohu Bay海灣,是Moorea進入大自然探索的唯一開放入口(其他很多地方都是私人土地)。然而從會場到我們住宿的地點還有5K的路程,正當我們煩惱要再叫車時,主辦單位很熱心的調動了工作用的大貨車,並連繫民宿主人溝通好了相見時間,很快的,我們已經到達在大溪地的家-FARE KALE

民宿主人Charles熱情的打開了電門並用微笑表示歡迎。”這是第一次有台灣的朋友到家裡住”,他說。

在我們到達之前,Charles早已為我們擺設”宴席”。門口粗大的椰子樹上少了三顆椰子,被冰在冰箱裡,化身成為大溪地最道地的Welcome Drink

大溪地的家

Charles的屋子裡,有微波爐、烹飪台、各式的家具餐具、洗衣機和舒服的床,這裡的天氣很棒,氣溫大約在20~25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家裡沒有電風扇,也沒有…紗窗,所以打開窗戶時蚊子就會進來,在這裡開窗的時機和”開多少”,真是藝術。

如上圖所示,到家的第一天,夥伴們已睡死,所以原定熱血的登山車賽道試騎是時間不夠了,但我們比的是越野三項,所以我們還可以跑呀!

越野跑賽道試跑

約莫下午3:00,我們騎著車、帶上跑鞋,來到了比賽會場準備來個賽前場勘。這裡的天黑時間大概PM 5:30,基本上路上是沒路燈的,在安全考量之下,我們得抓好回程的時間。

Pierre是這次XTERRA TAHITI的工作者,家就住在賽道旁,當他得知我們要來試跑賽道且需要幫助的訊息,他老早就在大馬路旁等迎接我們,讓我們把車寄放在他家中,可以安心的去跑步。當我們跑回來後,Pierre夫妻又招呼著我們進房裡喝果汁,一點也不Care我們全身又濕又泥濘,熱情的讓人感動。

這裡的微氣候相當特別,一下子下大雨忽然又出太陽,所以基本上地都是濕的,就算沒積水,也是半乾濕像黏土一樣的狀態,穿著一般跑鞋是不利於下坡的控制的,因此在這場賽事上,我們都選擇了粗顆粒的越野跑鞋上場。

時間關係,我們只能試跑一小段路,大約是實際比賽7~9K左右的路程,這裡的路況很好,沒有太困難、複雜的地形,眼前寬闊的景色美得讓人忘記疲憊,在這裡比賽真的很享受。

黑夜來臨之前

晒紅的晚霞,寂靜了大地,讓一切都歸於無聲了。

MTB賽道場勘

XTERRA TAHITI的登山車項目總長30K,總爬升大約750m,一共要騎2圈(17K+13K)。半夜的大雨,再次澆熄了場勘的熱情,但還是得出門。

該說我們運氣好還是不好,這個季節的大溪地其實是旱季,沒有太多雨水,這幾天突然的大雨還真是不太常見,但值得開心的是,每次我們外出活動時,天氣總是好的~

在爛泥中騎乘、雕掐…場勘的過程數度感到厭世、疲累,不過這裡的賽道比起去年夏威夷世錦賽要來的好多了,至少這裡還保有相當程度的可騎性,只是泥濘路段經常需要清車和扛車才能繼續移動前進。

考量到恢復狀況,最後我們完成了第一圈17K的騎乘後,就決定回家休息去了(因為第二圈有大半是和第一圈重複的)。

猜猜看,鳳梨在哪裡?

鯊魚共游

Moorea島上沒有喧鬧的街市,如果你的興趣是逛街,那你來這裡就是悲劇了。在這裡一切的休閒活動都建立在大自然裡,在山中、在海裡。主辦單位為菁英選手安排了一次”鯊魚共游”的體驗,因為是個意外之旅,我們三人都沒帶到泳具,穿著休閒褲就下水了。透到不行的海水幾乎看的見每一粒細沙,來到Tahiti如果不會游泳那就真的虧大了!

鳴鼓開賽

來到大溪地之前我就知道這是一場硬仗,賽道試乘後,我更篤定自己得背上水袋背包上場了。當然這類裝備是完全看個人需求的,像忠義哥就可以一瓶水凸完全程,而我至少需要1200cc以上的飲水。為了更準確的補給,加上賽前對於場地補給的資訊並不明確,我還是決定多花那幾秒鐘穿上背包。

岸上,巫師嘴裡唸唸有詞,並用手中的蒲葉輕點每位即將出發的選手,表示祝福。

小遊艇將我們載至離岸1.5Km處下水,有經驗的選手們將身體呈現抬頭捷泳的姿勢,要用最省力的方式出發。鳴槍的剎那是一陣亂打,我閉氣衝刺了幾米後開始找尋順暢的節奏。其實我覺得自己這次游泳狀態挺好的,但只可惜頻頻游歪,後來乾脆找了個集團跟著,順順的結束游泳項目。

背負著”職業選手(PRO)”的身分,游泳上岸後我積極的發動攻擊,希望能夠追回在游泳項目損失的時間和排名,不同以往的是,這次跳上車後,頭腦思路相當清楚、肌肉新鮮,一切都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 這就如同國內長跑名教練-張叔叔的金言:「有練就有,沒練就沒有」我很慶幸自己這次”有了”。時間回溯到賽前1個月,猶然記得XTERRA亞錦賽游泳出發後被海放的慘況,讓我決心努力的增加每週訓練游泳的頻率來提升游泳能力。因為當游泳能力提升了,登山車騎乘的失誤率也會跟著降低。

開心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短暫,大約在5K之後的路況是泥濘+樹根的上下坡讓所有選手吃足苦頭。有多泥濘呢? 就是牽車腳會下陷、輪子轉不動的那種泥濘。登山車因為泥土被輪子捲入而整個卡住動彈不得,你需要不停的清車再前進、清車再前進。

牽車很輕鬆嗎? 一點也不。

爛泥上身讓車子的重量大增,加上雙輪難以滾動,到最後會發現直接揹著車走會是比較明智的做法。然而就在我抬起車架時,忠義哥像是大明星般,用背後打光的氣勢扛著車超越了我,而我卻沒有招架之力的目送忠義哥離開視線。離開爛泥區後,接著是連續可騎的上坡段,我奮力追擊了幾波,終於依稀看見忠義哥的背影,直到第一圈快結束之前我最後追上了忠義哥,一起完成了漫長的第一圈(我超想直接進轉換的)。

第二圈的後段,肌肉開始略感疲態,吞了幾條果膠之後,水袋中的水也不太夠了(後悔只裝1000cc),我調整策略轉為保守,在進跑步轉換之前盡量保持舒服的狀態前進,即便如此,還是明顯感受的到下肢肌肉不安分的躁動。

越野跑是三項中我較有優勢的部分,為了準備XTERRA TAHITI,我在4月份安排了三場不同距離、型態的跑步賽事(TNF100-20K、101登高賽和Wings For Live)來提升自己的耐力素質。

起跑前段並不是那麼順暢,我能感覺的到隨時要抽筋的危機,只能努力的轉換跑姿和肌肉來維持前進的動力。越野跑項目來到3~5K是連續的階梯步道上坡,我被女子冠軍Carina Wasle超越後就緊跟著她的步伐前進。期間有幾度我試著反超領跑,但發現自己狀況可能會拖累Carina的配速,所以嘗試一次之後就決定好好跟著。

通過了在森林中看不到盡頭的階梯後,終於來到連續5K的下坡路段。或許是Carina穿著一般跑鞋的緣故,我發現她下坡明顯慢上許多,打氣後我超越了她開始追擊前方的選手。最後與一位在地選手Gobrait在最後1K廝殺前後進入終點,以總成績第8名;職業組第5名完成比賽(我差前面四名超遠的),成為第一位在XTERRA賽事上以職業組身分獲獎的台灣選手。時間3小時52分。

隨後,忠義哥和元耕也都相繼完成比賽,結束了這次遠征最重要的一件事-平安完賽。

後記

才華洋溢的阿耕,不浪費一點時間的,在我們踏進故鄉的土地前就產出了第一篇的作品-” 2019 XTERRA Tahiti Chapter I - 旅行的價值 幸福的意義”(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8%A8%B1%E5%85%83%E8%80%95yuan-keng-hsu/2019-xterra-tahiti-chapter-i-%E6%97%85%E8%A1%8C%E7%9A%84%E5%83%B9%E5%80%BC-%E5%B9%B8%E7%A6%8F%E7%9A%84%E6%84%8F%E7%BE%A9/2512986992086887/),把我們在這趟旅程遇到的一切美好的人事物寫的細緻,真實的表達了那種流露在心中難以言喻的感受(小確幸)。賽事 固然是這趟旅程的目的,成績排名僅代表於個人和當下的表現,然而讓我們懷念、想再回來這裡的是人與人之間溫暖的互動和真誠的交流。

在分不清楚星期幾的Moorea小島上,悠閒的人們、工作中的人們、散步的人們、運動中的人們…我們所遇到的人們都是那麼的和善、樂意給予微笑、隨手比出”6”的友善手勢向我們問好,即便是我們白目到沒有帶證件還要去租車,後來讓租車公司的大姊白跑一趟還載我們回家,她仍然是笑笑的”it’s OK !” 如果要我說出這裡最美的風景,那就是 人。

喂~ 阿耕你幹嘛亂入

最後,其實大溪地沒有你想像中的貴。我們在這裡的住宿花費大約一天3000元,吃的部分因為大多自己煮,在雜貨店買東西價格其實和台灣差不多,一週的雜費計算下來來平均一個人不到1萬元,最貴的…大概就是黑珍珠惹(後來發現台灣買可能還比較便宜)。

好了,雜記零零總總記錄到這邊,這是我第四次因XTERRA來到不同的國度探索、旅行,在這趟旅程之後,我更能體會Live.More.的意義,上帝創造這世界之大,豐富精采的讓我們無法想像,生命只有一次,去追求吧! 走出慣性的圈圈你會發現,生活和我們原本所想的很不一樣。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