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的老師!

發表於2019/06/10
549次點閱
1人收藏
加入收藏

呃,我是瑜珈老師(尷尬貌)

自 2018 年 10 月開始,不知不覺地,瑜珈教學變成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大的一部分。慶幸自己現在還能說一句:我愛教瑜珈!回想起來真的很幸運,從最初 HS 老師們給我這個菜鳥機會,也願意敞開胸懷接受我分享的瑜珈(ashtanga yoga 限定)。以及,我生命各個階段的好友們,中學、大學、咖啡店之友,彼此是老友、同學、伴侶等等關係的我們,每週聚在一起流流汗、呼呼吸~謝謝大家在最開始的時候相信我!

有的時候,他們從我的朋友變成我的學生;也有些時候,她們從我的學生變成我的朋友。無論是師生、朋友間,或是在任何關係裡,「信任」都是不可或缺的要角。如果有人問起我關於練習的建議,對我來說再簡單不過──跟隨你信任的老師練習,並相信你的老師!

師生關係是學習 ashtanga yoga 時,非常重要的一環。                


比相信自己更多

從前只是個練習者時,我就常有這種感覺──相較於我的踟躕不前,老師比我更相信我可以。每當意識到這件事,就會覺得暖暖的,心被安定下來,下一個呼吸我還想再去試試看!

有趣的是,現在,從學生那我也能感受到這份珍貴的信念。儘管腿痠到顫抖、練習平衡總是落落起起,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他們還是願意進到教室來,一次又一次從拜日式開始、至三個蓮花結束。因為有他們的信任,我才可以勇敢地繼續(只)教 Ashtanga,那份相信比我相信自己更多呢!

相信你的學生、相信你的老師,共通的是──相信這套練習系統。            


有懷疑也是很正常的

我甚至會覺得是必須的,沒有懷疑與檢驗的相信是盲目的。我曾懷疑我的老師,我也常懷疑我自己,包括教學與練習。每天的練習、每次的教學儘管重複性高,仍有可能偏離軌道、愈走愈偏。

「每天都是新的練習,用明天換走失去的」──陳綺貞                 

一直很想花點時間分享我剛開始教學的一種情結,現在或許還有一絲絲,但就是這樣,你只能與它共存。首先,我不屬於任何瑜珈教室,所以我並沒有那種每堂課的學生總是充滿變動的經驗。從招生、排時間、找場地等教學以外的細節,都是我自己去處理,所以我的學生群體是很單純而穩定的。

因而,從最開始我便對於有天「學生不再跟我練習」這個未來事件有罣礙。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是不是我沒有把 ashtanga 教好?是不是我教得不好?是不是我不適合當瑜珈老師?這些非理性的懷疑吞噬我的理智。我曾經變得過於敏感,也曾經想妥協教點學生(未必)會喜歡的東西吧?甚至,我曾想過不要教算了 ……


自己練習

自年初我最後一次在 PURE 練習,當時還寫了一篇文章悼念那個空間〈忠孝東路上那幢 PURE yoga〉,我試著在家練習,包括過年假期回南投老家練習,以及在台北租屋的練習,那不是我第一次自己練習,久久一次我還是滿享受的!


原本我就想著,等老師回來繼續跟隨老師練習!


很難解釋我後來的決定竟然有這麼大的轉變,當新會館開始聯繫我們會籍相關事宜時,我突然覺得好不想去喔!不見得是會館的關係,更不會是因為老師與同學們,因為我非常想念那個大家一起練習的時空,所以就只是我想要改變吧!

「我想試試看自己能走到哪裡」當時心裡浮現這句話                 

當我鼓起勇氣跟老師報告我沒有報名會籍,以及對未來練習的規畫時,老師回應:「這種事要你自己決定」,那瞬間真的覺得不能一直依賴老師,老師就是一個陪伴,你自己的練習、你想要怎樣的生活都沒有人能干預。

特別感謝信安老師,當我之後跟他提起這個想法時,他說:「當 Mysore 老師聽到學生想要自己練習,一定都是非常開心的!」一方面讓我稍稍安心,也像是一種鼓勵,就去試試看,做不到就回去會館也不會怎樣。


緣起不滅

第一次讀到這四個字的時候頗不以為然,因為當時的我是把「開始」與「結束」都想得很絕對的人,但現在我知道春天來的時候總是曖昧不明,而冬天的盡頭會是另一個循環。

從某一刻起,「學生不再跟我練習」不再讓我鑽牛角尖,我不用一直去檢討自己。連這麼愛老師如我都可能不再跟隨老師練習,學生因為各種現實考量不再跟我練習,也是很普通的情況嘛!更何況,我還是愛老師、感謝老師,儘管無法繼續每日跟隨老師練習,但老師給予我的協助、鼓勵,以及安慰都永遠在我的心裡。

珍惜能練習的時刻

珍惜能一起練習的時刻

珍惜能跟隨老師練習的時刻

珍惜自己練習的時刻


原文出處:跟隨你信任的老師練習

生病後才更懂自己的身體:十年瑜珈練習與一場病:生病

瑜珈教學的 FB 社團:瑜珈芝体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12/15前完成 #高雄富邦馬拉松 報名,將抽出3名跑友送你去2020熊本城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