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成為真夸父

發表於2019/04/23
1,062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19.4.13~14 夸父追日路跑

緣起

        說實在的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夸父路跑的參賽時間我應該會在橫越臺灣246公里的賽道上,等待武嶺的那一片星海。

        2018年底我的一位同溫層好朋友碰上人生最大的低潮,我一直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鼓勵她走出那段不愉快的記憶,後來知道她有參加山貓路跑團帥哥龍籌組的夸父210公里接力賽,我想如果可以跟著團隊一起完成一場比賽或許也是個不錯的方式。



        我馬上跟帥哥龍表達了想參加接力賽的念頭,誰知道馬上就被無情的打槍「明樺哥,接力賽的人數應該都湊滿了,你應該去跑橫台246啦,我們再去會場幫你加油蛤」建龍的回覆讓我覺得有點落寞,忘了當時是誰開玩笑的提了一句「不然你參加個人組啊」。蝦米!還有個人組?跑多少?蛤,210公里?從台東跑到花蓮七星潭喔.....忘了之後的對話是什麼,只知道本來是要跑橫臺246現在改跑夸父210,少跑了36公里應該也是賺到吧。沒有猶豫太久夸父惡水超馬組我就這樣給它報下去了。

籌組團隊與變數

        確定了不跑2019橫臺賽後馬上跟張詩宜與Paggie 說明今年改參加夸父路跑惡水超馬組的決定,請二位繼續協助我今年的補給工作,有這兩位補給大功臣的加入在還沒報名時心就已經安了一半了。

        正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定把他給先搞瘋啊,人生確實充滿變數,補給團隊籌組後沒幾週Paggie 跟我說建龍邀她去跑接力賽,而且她答應了所以這次不能幫我補給囉....天~~~那,不是說接力賽人數隨便湊都有嗎?幹嘛來搶我的補給員,那我咧........建龍打包票說會盡量協助我補給的工作,我當然還是抱持著沒有期待沒有傷害的想法,自己趕快想辦法比較實際。在毫無頭緒的狀態下還好阿麗答應跳下來支援不然今年的夸父路跑應該就提早打包了。

        三月,當我以為補給團隊大致底定正著手規劃行程的時候張詩宜也出了難題給我,「樺哥,我不確定到時候能不能去幫你補給欸,我知道這樣很對不起你,但是你還是趕快先想備案啦。」我的媽呀,頓時晴天霹靂,當兄弟的竟然給我舞這齣!!後來想想他這樣做一定有出於無奈的理由。冷靜下來跟他說「沒關係,我大概知道你的難處,你的事情慢慢處理,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希望你能來幫我做補給。」




        去哪裡再找有經驗的補給員呢?我翻遍了腦袋裡頭的資料庫,將補給員的條件放到最寬最寬,最後想到了在花蓮服役期間幹訓班的戴子良隊長,我硬著頭皮傳了Line跟隊長說明原意請他幫忙開車沿途補給,隊長不意外的一口答應接下這份不好玩的差事,還連同夫人也一併奉送,哇,感動吶,我想如果不是我跟隊長有這一段師徒般的情誼就是他酒喝太多腦袋還沒有很清醒才會答應的這麼乾脆啊。

        總之成功將補給團隊籌組起來心裡也安定多了,只是拜託不要再出現任何變數了。雖然團隊大致成形但是心裡還是期待詩宜可以一起來啦。

練習




        近兩年來因為反覆受傷持續復健的關係一直沒有辦法順利的進行練習,今年二月的台北花博24小時賽後因為橫紋肌溶解症住院三天讓自己清楚認知到肌耐力不足的問題,三月的香港逆走100越野挑戰賽就專注在身體狀況與補給策略的調整,沒有成績壓力只要求盡力完賽,用三月100公里越野賽的量來打夸父路跑210公里的底應該是說得過去吧。

轉機



        順利的完成了香港逆走100公里越野挑戰賽後身體沒有明顯的疲勞感,玻璃腳的傷勢也沒有復發,雖然有點小發炎但都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這一役也讓自己更有信心面對即將來到的夸父路跑,休息了一週之後開始恢復練跑,我相信只要能夠持續的進行練習夸父惡水組的完賽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才是。



        三月底詩宜傳來訊息跟我說「樺哥,我事情處理完了,應該可以去台東幫你補給了」聽到這消息真的太好了,有了比較瞭解我狀況的詩宜加入我也比較安心一點,而且他還可以跟隊長輪流休息這樣也比較安全,比較擔心的是不知道會不會又臨時有什麼變卦,總之到正式出發之前我都將備案先HOLD著就對了。



        賽前一週應Elmo 的邀請到貓空來了一趟好玩的短程越野健走體驗,只是一個沒注意就讓腳底起了個水泡,傷腦筋啊,賽前受傷可是犯了大忌,希望不會影響到夸父的表現。

啟程






        4/12日看見詩宜準時出現在我家門口心裡才百分百的篤定了,這次才知道這小子對我來說還真的蠻重要的,中午去接了阿麗一起開車往花蓮移動,因為自己開車所以行程可以比較自由,造訪建華冰店嚐一口月見冰,一時興起就臨停在清水斷崖拍照遊覽,最終將詩宜的車交給人在花蓮的隊長,我們三個人再從花蓮搭火車前往台東跟大家會合。




        抵達台東已經是晚上快九點的事,感恩阿利哥跟Paggie 特別開車來台東車站接我們,跟著團隊一起到鐵花村晃了一趟,接著到家樂福採買隔天需要的補給然後再回民宿整理裝備,嗯,個人組的裝備應該要整理的很仔細,但是這一次我卻一點頭緒也沒有,看看還能睡的時間只剩下三個半小時,肌內效貼布都還沒扎上這是隔天準備要跑210公里組的選手應該有的態度嗎?我是有一點生自己的氣啦。  




比賽開始
        清晨五點不到就看見隊長跟夫人將車停在民宿外頭休息,看著在車上沈睡的兩位長輩好朋友心裡真的只有滿滿的感動,抵達達魯瑪克部落後開始領取大會提供的補給物資,一箱水、一箱運動飲料,簡單的餅乾,嗯,這些補給對要跑210公里組的選手來說肯定不夠,如果沒有補給車就近的照顧跑起來真的會有點風險,我想這應該也是夸父賽事惡水組三年來一直沒有人完賽的原因之一吧,既來之則安之,準備出發囉。




        起跑時身體還沒暖開來,因為只睡了三個小時多一點所以精神狀態有點差,這場比賽策略很簡單,就當LSD一樣順順的跑就好,能夠跑到不喘最好,因為和接力賽的組別跑在一起所以整路都覺得很熱血,隨時都會有補給車在身旁呼嘯而過,時不時就有人探出窗外喊聲加油,這樣的感覺很特別。




        經過了第一個CP周遭都是臉上帶著笑意興奮等候著隊友交棒的跑者,環顧四週沒有幾張熟識的臉孔,對齁,我只有一個人........當下的感覺其實有點落寞,而我還有漫長的29個CP點要完成,沒有在這裡停留太久的時間,跟補給團隊打了聲招呼後直接往CP2前進吧。



       依照自己的節奏繼續在賽道上跑著,身體的疲倦似乎提早來報到,眼皮不爭氣的一直往下沉,如果可以的話現在停下來睡一下應該會是不錯的選擇,我盡可能在跑步的過程裡調整自己身體的狀態,找出各種能夠提振精神的方法鼓勵自己繼續往前跑,除了一路上幫三鐵選手加油外當然也包含了找人聊天。




        過了CP3還好有R2R的帥哥洪一中一起陪跑才讓我不至於跑到「渡估」,進了CP4的接力區周遭的跑者聽聞我是一人惡水組的選手還邀我一起合照這讓我有點受寵若驚。隨著天色越來越明亮溫度越拉越高慢慢的開始感覺有點悶熱,卸下水袋背包繼續往下跑唄。

與隊友的相遇




        從CP4邁向CP5的這段路程心裡是充滿期待的,因為在這邊可以和參加接力賽的隊友們短暫的相聚,但這也意味著自己已經被隊友逐漸拉近了距離,在這邊稍微休息喝水、拍照,接受隊友的加油鼓勵,接下來又要啟動單兵作戰模式單點單站的逐一突破,還沒有跑到一隻全馬的距離,股四頭肌已經有想抽筋的感覺,右腳小指頭好像也起了水泡開始有點隱隱做痛,我還能撐多久?為了不讓隊友們擔心趕緊用微笑向大家說再見,先跑完第一Run的10棒再說吧。





        時間來到中午的12點,已經完成了8個接力點,身體疲勞的狀況加劇,左右腳的膝蓋接連出現積水的狀態,雖然有些不舒服但還沒有嚴重到跑不下去,隨著時間越拉越長身上大大小小的傷也開始出來搗蛋,不安分的想要干擾我繼續前進的決心。感謝補給團隊在每一個接力點為我準備的水果、冰品還有降溫的灑水設備,不然我可能耐不過這悶熱的時段,好幾次都想搶下參加三鐵賽選手的腳踏車呢。




        經過CP9完成了61公里的距離,這時感覺右腳小指頭的水泡疼到已經影響我跑步,到救護車上詢問有沒有辦法處理水泡的問題,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也沒再追問車上是不是有醫藥箱等簡單的消毒設備,乾脆心一橫的拿起剪刀將水泡剪破,傷口的部分就用肌貼先撐著,趁著意志力還沒有用完之前趕緊往下一個接力點出發。
 



        下午兩點總算抵達CP10完成1/3的賽程,也達成了陪接力組的夥伴每人跑一段的承諾,完成了第一目標似乎對自己多少有個交代了,10個棒次跑下來累積了70公里確實有點累,心裡告訴自己無論如何先撐到100公里再說。但是問題似乎沒有想像中的這麼簡單,因為再過不久就會遇上東台灣站的大魔王玉長公路的連續上坡。而且在CP9剪掉的水泡在沒有適當處理的狀態下讓我接下來的里程吃足了苦頭。




        趁著天色還亮著陸續的抵達了CP11跟CP12,這個時段多了跑接力組的阿麗趁著棒次轉換的空檔加入補給組的行列,也讓詩宜跟隊長&隊長夫人有機會輪流的休息,不知道是哪位聰明的夥伴帶來的雪糕讓悶熱的下午出現短暫的涼意,挑戰大魔王之前不意外的先嗑了一包32Gi的乖乖膠補充電解質防止抽筋再說,在這裡休息了11分鐘,穿上反光背心戴上頭燈之後準備繼續前進,離開CP12的時間是下午的16:18分,順利的話希望在天色暗下來之前離開玉長公路的山區路段,畢竟在山上多待一分鐘就多一分的風險啊。



        因為補給車必須載阿麗趕到CP15做接棒前的準備,所以在詩宜跟隊長回來之前我也做好了單兵作戰的準備,手上軟水壺的水量夠我撐一陣子,看著這一路的緩上坡心裡多少有點感慨,如果不是已經跑了80幾公里這個坡度應該是可以輕鬆愉快的KO它才是,但是為了接下來還有一百多公里要跑,這個區塊還是只能保守一點的採取跑走策略。




        雖然已經接近傍晚但天氣悶熱的狀況卻未見好轉,還好賽道上還是會有善心的天使出現,感謝友軍陳宜平妹妹幫忙灑水降溫,妳與夥伴的加油聲是這段賽道上最好的補給,最後我用了兩個小時多一點的時間跑完近16公里,拿下了CP13&14兩個站,賽道里程正式突破100公里,休息了五分鐘補充一塊32Gi能量軟糖後催促著補給團隊趕緊找地方先用餐,不需要擔心,我可以照顧好自己,我要繼續追逐CP15,

入夜




        入夜了身上僅著山貓背心似乎感受得到一點涼意,尤其是灑水降溫後才離開CP點,起跑的當下確實有點冷,因為身體有持續的在跑動,很快的就暖了起來,一個人跑步真的很磨耐性,還好周遭偶有接力賽的朋友經過,我也不至於太孤寂,到了CP15已經是晚上7:30,隊長他們還沒抵達接力點,在跟補給團隊會合前我索性繼續往前跑爭取一些里程,途中碰上面之後隊長趕緊拿出香蕉與熱粥讓我暖暖胃,到了CP16稍微休息3分鐘,這個時候詩宜也準備好了要陪我跑一段了。




        夜間跑步有人陪伴總是安全,即便一直提醒詩宜只要跑一~兩個接力點就好,但他在阿麗的指示下還是堅持要陪我跑到施工路段CP20結束才願意上車休息,我在CP17有小睡個10分鐘,這也是上次逆走一百的經驗,睡一下真的會好一點,醒來之後換上保暖衣、拍拍臉頰準備面對這漫漫長夜,我們一起跑到北回歸線,在這個地標旁的公廁清空腸胃,我們一起跑完CP18~CP19~CP20整路施工的路段,這裏路小、無燈、地不平,比較危險,還好有詩宜陪跑,一直提醒數度進入睡眠狀態的我別往路中央跑,幸虧隊長開車在後頭盯著幫忙看前顧後,而且神通廣大的總是會在每個接力點生出布丁、豆花給我,真的是太療癒了。



        抵達CP20也快凌晨兩點,給自己10分鐘的休息時間,也請陪跑快40公里的詩宜趕緊休息,隊長還要趕到光復商工去接阿麗上車,接下來要自己面對了。

        離開CP20後知道10人組接力賽的朋友會在CP22等我,這讓我情緒有點亢奮起來,畢竟已經自己一個人撐了144公里真的很累,腳步的感覺很沉也比較拖一點,這個時候確實蠻期待可以有隊友加油打氣的,還好20~21只有不到六公里,大概在凌晨2:42分抵達,阿麗看我的狀況還不錯,跟我說大家會在下一站等我拍照,加油,繼續堅持,能努力一站是一站,通過CP21我的夸父里程正式邁入150公里,休息時間吃了顆茶葉蛋補充了32Gi蛋白飲後繼續上路囉。



        我用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跑了八公里來到CP22,還好隊友們都還在,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加油鼓勵的形式,大家只是默默看著我然後說聲加油,其實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至少知道不是一個人的奮戰,在這裏反而沒有休息太久的時間,5分鐘後我就起身往下一個接力點出發,凌晨接近四點鐘,精神狀況OK、體力也還撐得住,只是兩隻腳已經開始出現麻麻的感覺,可以預期到兩隻腳的腳趾頭長了幾顆水泡跑起來有點痛,還能撐多久我也沒有把握。



        跑到CP23是凌晨五點,隊長送上豆漿跟饅頭夾蛋給我當早餐,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有這麼多好朋友願意陪我一起瘋默默守護在我身旁,經過CP24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我才發現補給車上多了阿麗的彩繪,我跑經過兆豐農場特別開心,因為這裡有我家族旅遊的回憶,這兩個接力點都不到七公里,卻都用了快一個小時才搞定,一路上都是看不見盡頭的公路,我的身體好像真的有點累了。



        離開CP24之前剛好有其他接力組的朋友剛完成棒次轉換,看著他的背影我應該沒辦法追上,身體疲累的狀況下得想辦法讓自己再跑起來,脫下保暖衣換上山貓背心,希望清晨微涼的溫度能夠刺激自己清醒一點,出發前我決定補充兩包32Gi咖啡因提振精神,說也奇怪身體突然有醒過來的感覺,到CP25的8.24公里居然也在一小時內完成。



        接力賽的志工說要回報我已經抵達CP25的訊息給大會,感覺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了。不敢休息太久的時間,三分鐘後我選擇在出發前吞下口味奇特的32Gi電解果膠(乖乖膠),我估計天亮了之後溫度會開始上升,硬仗才要開始。




        其實每個CP點經過的景點地標我都沒有什麼印象,只是大略的記得到CP26之前又是一段山路大考驗,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鯉魚潭風景區吧,這6.14公里耗掉我不少體力,也花了不少時間,抵達CP26我一直以為只剩下20公里,開心的跟詩宜說:「完賽沒有問題了」沒想到詩宜馬上回我說「你跑傻了嗎?還有快25公里ㄟ」我一度不敢置信想與他爭辯,但是隊長看出我的焦慮,立馬喝斥我「你別管里程,繼續跑就對了」在這個接力區休息不到兩分鐘,只喝了杯可樂就被趕著往前跑,但真的是我算錯了嗎?

高溫的環境




        往CP27的路上我一直糾結在里程數上,比預期多出5公里的距離老實說信心多少受了點影響,能不能在時間內完賽我也變得沒有把握,用了一個小時抵達CP27,時間是上午九點,我不甘心的再問詩宜「後面還有幾公里?」天氣越來越熱,身體越來越難受,完賽的難度也越來越高,真的想完賽就不能在無解的問題上糾結太久,我突然領悟到自己身為跑者應該做好跑者的事就好了,我應該信任我的團隊,大家都是來幫我的。想通了這一點心情好像也變好了,跟詩宜再拿了包乖乖膠,我乖乖的聽話往前跑就對了。



        往CP28的路上跑完接力賽的阿麗在隊長夫人的接送下從會場來與我們會合,由她帶來後面賽道的訊息也會更加準確,在高溫的照射下體力消耗得很快,意志力也快消磨殆盡,脾氣當然也跟著上來了,腳底發麻的感覺越來越明顯,精神狀況也不是很理想,詩宜不斷的幫我灑水降溫,隊長也徒手幫我腳底板拉筋舒緩,就剩兩站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跑到現在這201公里真的不簡單,早上10點的太陽很毒辣。




        賽程進行到最後的兩個小時,還有接近10公里的距離,在阿麗的陪伴下挨著毒辣又刺眼的陽光,我們用了64分鐘跑走跑走的完成6.56公里來到CP29南濱公園,距離終點只剩最後將近4公里,我因為嚴重的燒襠不得不上車換下短壓縮褲。




        最後的4公里夥伴們一樣的不離不棄,走進七星潭風景區,經過幹訓班受訓期間的靶場,沒有駐足太久,現在不是回憶過去的時候,我們穿越木棧道走進沙灘看著遠方的會場,什麼!還有快1公里,我低媽呀。



        我緩緩的走著,阿麗忙著在旁邊遞水、送西瓜讓我消暑,最後的一段路在詩宜跟阿麗還有山貓路跑團夥伴的陪伴下我們一起進入會場,我真的在時間內完成了這場比賽,我如願成為該賽制開辦三年以來第一位完成210公里惡水組的選手,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感恩大會安排的獻花及合照,謝謝隊友終點前的等待與陪伴。




       賽後脫下了鞋子才發現鞋墊上已經染了點血,襪子上則是乾掉的血漬,右腳小指頭的血泡已經成了泡中泡,兩隻腳指頭則是長了大小不一的水泡數顆,難怪最後的幾個接力點每一步都跑的好痛苦,這個回台北之後需要請專業的醫生來處理才行。這一仗的確不容易啊。



       最後還是要謝謝大會提供一個這麼歡樂的賽事讓跑友們參與,但是惡水組與接力組的性質不同,難易度差別很大,單用接力組的概念(補給數量、賽程設計)去規劃惡水組的賽制對於參賽選手來說風險很高,如果大會對於惡水組的報名人數與完賽機率還有期待的話,還有很多需要調整的地方,希望可以繼續加油。



        謝謝戴子良隊長&郭玉蘭隊長夫人在我求救的第一時間就不囉嗦的扛起補給組的重責大任,雖然沒有補給的經驗,但是你們像小叮噹一樣的有求必應,提供給我的是六星級的服務還有家人般的照顧,讓我這210里跑起來是滿滿的感動與安心。



        謝謝詩宜&阿麗,很抱歉又將你們推入火坑協助這次的補給,本來應該跟大家一起享受接力賽的歡樂氣氛卻因為我的關係反而讓你們提心吊膽的,雖然說是團隊卻又更像兄弟姐妹,有你們真的很好。





        謝謝超越復健診所凃俐雯醫師、玉函中醫診所顏醫師、林醫師,為了我這雙玻璃腳真的辛苦你們了,謝謝睿新醫療提供的舒活石低能量雷射治療儀讓我在完賽的第一時間幫助我放鬆舒緩加速恢復。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堅持鍛煉超越極限
#心沒有改變身體就會跟隨

#凹凸眼鏡
#豆豆鞋帶
#SUUNTO
#32GiTaiwan

#舒活石低能量雷射
#VIRUS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