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妖狐

發表於2019/04/04
23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原已借宿宣和國小,貪圖一時方便,臨時決定夜宿會場。

七點就寢,發電機持續的高亢聲、路上行經的汽車聲、現場工作的機械聲、隔壁帳篷跑友喝酒嘻鬧的玩笑聲,聲聲環繞著帳蓬,傳進薄薄一隔的帳內,真的不是睡覺的好環境!

不斷提醒自己:眼觀鼻,鼻觀心,不論帳外有甚麼樣的聲音,也不論是不是能睡的著,一定要放鬆自己,讓肌肉能好好的休息,才能應付明天的百K超馬賽事。

九點後,發電機關閉;慢慢的,跑友嘻鬧的聲音也漸漸地淡了;逐漸寧靜的夜,帳內彷若還聽到自己的鼾聲!感覺才剛入睡,惱人的鬧鐘,卻已響起陣陣刺耳的鈴聲,催人不得不早起,即刻清醒!

今年百K和50K一同起跑,大家一起上攻奮起湖車站,50K的再搭車回來。在朦朧的夜色中,大隊人馬以雷霆萬鈞的氣勢出發。帶著三分睡意,跟著大家的腳步向前。因為不怕迷路,放縱自己慢慢的跑。

過了第一個補給站後,只覺得就算是在市區,賽道也是起起伏伏,跑的很費力。過了第二個補給站,總算有平路可以跑。低著頭享受著這難得的破曉前寧靜,因為等進了山區,就會有無盡的上坡要克服。只是,時間怎麼過的這麼慢,數度抬頭遠望,只有昏暗的天色,卻遲遲見不到第三個補給站。

離開第三個補給站後,就開始往半天岩的上坡路段。髮夾彎一個接一個,坡道不斷。路還很長,試著傾聽著身體的聲音,覺得累了,就下馬步行,不強迫自己一定要一口氣持續跑上去。

半天岩的最高點,就是第四個補給站,由此開始進入山區。天漸漸地亮了起來,遠望山下城鎮,在霧氣消散中,越來越清晰。想著在舒服的室內,還在好夢中鼾睡的市民,羨慕之情,油然而生!

山路蜿蜒而上,一個坡接著一個坡,毫不手軟。雖然勉強的保持著緩緩的均速,但是很明顯的,呼吸越來越混濁。看來,今天的靈魂,真的跟不上腳步!過了20K以後,沒有睡飽的後遺症,終於顯現!眼皮下垂,腦袋空空的好想睡覺,體力也出現急遽下降的無力感,不禁沮喪了起來:看來今天是無法完賽了!看著許多跑友不斷的超越而過,心裏有著些許酸楚的不甘!

勉強半走半跑來到25K的補給站,正思慮著該如何進食,竟然在一堆食物裡,發現了跑馬界的黑色料理:綿綿冰!甜而不膩,清爽的口感,一下子就喚醒了所有的知覺,彷若剛剛的疲憊只是一場誤會,精神正主已經回來了!舀了滿滿的一杯,邊走邊吃;珍惜的享受著嘴中融化了的每一口,讓舒暢傳送到每一個細胞!

往下,就是長達3公里的下坡。調整著步伐,只要感覺到有些吃力,就再縮短步幅,呼應著吐吶的節奏;慢慢地,速度就像機械般的固定住,在勻稱的呼吸之間,雙腳只順勢往前踏,完全沒有出力的壓力感,跑的好輕鬆!

又開始爬坡後,不一會兒功夫,已經超越過好多步兵。雖然步伐不大,速度不快,但是無論是甚麼樣的坡,都可以慢慢的、輕鬆的踏上去。迎著微風,身輕體暢,真是舒啊!

賽前從路線圖上研究,看的到的是蜿蜒的賽道;等身在其中,這才發現:看不到的是上上下下,起伏的坡度。

彎彎繞繞的賽道,沿著山勢變幻,就像畫中的彩筆,隨意勾勒,就是賞不盡的美麗景色。每一個彎道,都有著獨特的景觀,有的是彎彎曲曲的小徑,有的是一棵聳立在轉彎處的高傲神木;又或是幽雅的竹林,寧靜的綠色隧道。眼睛隨著優美的線條跳躍,心中有著滿滿的幸福感,不禁沉醉在這美麗的曲線中。起伏的陡坡處,伴隨著翠綠的茶園,更能襯脫出上坡的險峻!等到了坡頂,回頭一看,多長的坡啊,多嚴厲的考驗啊!不禁深深的吐了口氣,卻有著濃濃的驕傲味道!

除了原始的山林,進入村落,也都可以看到村民經營環境的用心。有的保留了古厝,讓歲月遺留在牆角瓦磚間;有的在不起眼的石塊、牌板中,加了小小的巧思,會心的驚喜,讓人感動;有的雖然豎立了現代藝術品,卻是低調的和四周融合在一起,完全沒有違和感;而過了頂笨仔露營區旁的一棵神木級的苦苓大樹,樹幹直挺挺的孤立在透空的藍天白雲下,引人側目;枝葉則繁榮的頂住一片風景,在風中,招搖的兀自飄曳著婀娜多姿,吸引了所有的目光,讓人驚訝的不得不將它攬入相片紀錄中!

山林、曲徑、茶園、竹林、群山、溪壑;村落、老屋、彩畫、雕塑、橋樑、造景,形成了一條景色怡人,人文景觀豐富的公路。不斷變化的風景,深化了視覺的享受,但是不斷上上下下的坡道,卻又跑到力竭,讓人又愛又恨!

159甲大華公路盡頭,就是阿里山公路。出了交叉口,馬上左轉169號阿里山公路中和支線。才轉了個彎往上,志工已經好整以暇,遠遠地就要大家再右轉。哇!好陡的一個上坡小徑,這樣的坡,怎麼可能跑的上去!邊走邊罵,看來主辦單位存心整我們的冤枉就是了!

上得坡來,哇!哇!哇!好漂亮的景色啊!山城高落差的綠色景緻,展現了清新的風華;小路兩旁團團圓圓的茶園,整齊且泛著清翠的嫩芽;兩棵伸展向天際的枯木,恰巧和茶園蓬勃的朝氣成了強烈的對比;彎曲小徑帶來的視覺效果,讓人彷若置身在畫中,美的令人一下子精神全部都放鬆了!

沿途,幾株櫻花開在翠綠的田園中,不強眼的粉色花朵,嬌而不艷,像是剛沐浴完畢,穿著浴衣的鄰家女孩,在風中輕飄衣衫,清新而脫俗!

過了吳鳳廟後,下面就是櫻花巷。整條步道兩側,櫻花開的燦爛,吸引了朝拜的人潮。路兩旁停滿了車輛,剛到的車輛,徘徊中正困擾著找不到停車位。不像我們這些跑者,既不用忍受上山的塞車之苦,也不用擔心無處停車的窘境;只要扭動身驅,就能在最佳的觀賞點,沿路由遠而近,慢慢地、悠閒地前進,美景就能盡收眼底。

通過櫻花巷後,就是本賽事的最高點,之後下坡,接回169號阿里山公路中和支線。雖然已經儘量跑在路旁,但是狹窄的道路上,旁邊呼嘯而過的汽機車,還是令人膽顫心驚!原來主辦單位是基於安全考量,才讓我們往上繞了一圈,既欣賞到了櫻花美景,又避開了危險,這麼貼心的安排,真的值得鼓掌感激!

離奮起湖車站只剩將近5公里的路程,平整的公路上跑來並不吃力。在老街前往下,離折返點不到1公里,卻是陡上陡下,在古城老街的巷弄中左鑽右繞,連番轉折,跑的好無奈!看到折返點時,才如釋重負;等看到時間,發現只花了6小時46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折返點只有熱湯,沒有飯麵或其他能填飽肚子的食物。邊吃一些點心,邊看著記時器,在7個小時內,趕快踏上歸途。還有整整8小時的時間,心中慶幸著:有這麼充裕的時間,應該可以輕鬆完賽!

離開奮起湖老街,轉上公路,一陣風迎面而來,不禁打了個冷顫!檢視衣著:短衣短褲的單薄衣衫,不禁後悔剛剛在折返點時,沒有從轉換袋拿出長袖衣來。趕緊把套在脖子上的頭巾拉上來,套住鼻子,一股暖氣隨即溫暖了身軀。

離開公路,左轉跑往吳鳳廟方向的上坡。接近山頂時,右腳大姆指和第二指間夾住夾腳拖的地方,突然疼痛了起來。

已經穿夾腳拖跑了超過100場的全馬和超馬,最困擾的是:鞋子總會單邊磨損。一雙鞋子,跑個20場標馬後,就會傾斜一邊:一邊已經磨損到薄薄的快要接近鞋面,另一邊則還厚厚的沒有甚麼損壞。某天,突發奇想:如果把鞋子對調穿,是不是可以改善這種狀態。有這種想法時,最擔心的是:會不會造成腳掌受傷,那就得不償失了!所以就從5公里、8公里慢慢地往上加,直到確認腳部沒有受到影響後,才在花博的繞圈賽帶了3雙夾腳拖,測試性質的反著穿,每20公里換一雙,結果發現鞋底真的漸漸趨於平整。本場賽事就是想試試能撐完百K嗎?看來單一鞋子,56公里是目前腳能忍受的最長距離。

把夾腳拖換回正常的穿法,腳間的壓力突然釋放;抬頭一望,已身在賽道的最高點,有一種利空出盡,勝利在握的愉快感覺。

往下跑,和風帶著沿路的櫻花美景迎面而來。賞不盡的花團錦簇,團團翠綠的茶樹,吸睛的蜿蜒山路和青山綠谷,都讓人暫時忘了這一路的辛苦。

享受了16公里左右的下坡,終於又回到3公里的長上坡。體力已經到了耗竭的臨界點,而這樣的坡,最怕舉目遠望,望不到盡頭的長坡,總讓人沮喪。低頭邊走邊跑在這孤寂的賽道上,有著複雜矛盾的心情:既想趕快跑完,又想永遠不斷的跑下去!

「只有練不到的速度,沒有跑不到的距離」,跑馬手則早已開宗明示。只要堅持,距離不是問題,跑完,只是給自己和主辦單位一個交待。

即使是在這荒山野嶺,即使是一人踽踽獨行,別人看到的是苦行僧似的磨練,只有自己知道,我們享受的是那一份心靈的寧靜。

「狼才成群結隊,獅子總是獨來獨往!」

超馬跑者臉上總是掛著獨立的堅毅表情和無畏的眼神,經常孤獨而驕傲的環視著空無一人,獨屬於自己的山林獵場,就算沒有臨淵怒吼,心中那份君臨天下的氣概,從來沒有消逝過!

跑超馬時,就是在呼吸與腳步的對話中,孤獨的面對著赤裸裸的自己。舉目四望,只有孤寂的自己,遇到不如意的心情,就算要找人開罵,也沒有對象!而且還不能動怒,一旦有了脾氣,動了肝火,怒氣就會像灼熱的熱氣往上衝,只會讓自己越跑越累,完全無濟於事!既然生氣解決不了問題,就會開始思索,該用什麼樣的角度來看事情?該用什麼樣的態度處理好事情?慢慢地,就養成了看淡很多事情的角度和釋然的心情。

每一次的自我對話,都能讓自己真誠的面對問題;把事情想通時,會有以前怎麼這麼傻的頓悟,不禁莞爾一笑,一切的不如意就讓山風帶走。常常上演著:放下過往塊塊壘壘的不愉快,不是原諒別人,而是要饒了自己;唯有把這些陳舊的包袱丟在山林間,才能樂的一身輕鬆的繼續往前行。

好不容易回到75K的補給站,吃喝完畢,卻有著不想再跑的疲累。勉強出發,平路和下坡就慢步輕跑;遇到上坡就安步當車,慢慢走。到後來,只要心中覺得是坡,就用走的,管它是不是真的是坡。

不知花了多少時間,終於又到了補給站,經過這一段路程的休養,體力似乎恢復了一些,不再有那麼強烈的疲累。

再起跑,竟然是下坡連連的賽道。開始把要完賽的嚴肅態度拿出來,調整著步伐,調整著呼吸,認真的一如剛剛起跑時的心情。

剛開始跑馬拉松的時候,遇到體力下降,速度變慢時,總會卯足了力,想要再把速度拉上來,結果就是越跑越累,有幾場還因而落馬!經過200多場賽事的歷練,現在對於疲累的應對方式,已經能夠了然於胸。越是疲累,越是速度減緩時,越要注意的是:把步幅減小,把身體放鬆,讓呼吸慢慢的配合著腳步,不用著急。當呼吸勻稱了,當腳步與呼吸同調時,速度自然就會出來,身體自然就不會那麼的疲累。

心中隱隱擔心的是:會不會被關門!一直怕破梗,不敢詢問志工時間。離開半天岩的第四個補給站前,終於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

「現在時間是下午2點半,離終點19公里,距離關門時間還有4小時30分。」

哇!好專業喔!只是問個時間,竟然把我心裡所想要問的問題,一次回答完畢,夠乾脆的,想來是被問過好多次了吧!

也就是說:只要保持每小時5公里,就一定能完賽!有了這麼肯定的答案,心中踏實多了。

半天岩下到平地,足足有4公里的下坡。把步幅控制在不會急喘的頻率中,心,早就已經飛回到了會場。

平心而論,大會提供的飲料不僅多樣化,而且足夠。只是,老覺得缺少了什麼!來到半天岩的紫雲寺時才恍然大悟:缺了可樂!趕緊在寺前的商家買了一瓶,一口喝下,氣泡馬上就奔馳在口腔之間,往上刺激著腦門,精神為之一震;熟悉的甜蜜,不知不覺就把嘴角往上拉,連呼吸都彷若充滿了滿滿的甜味。一時貪嘴,把整瓶一咕嚕喝完,好舒暢啊!等到要再奮力起跑時才發現:帶著一肚子的水,根本跑不動!

從紫雲寺到番路,不是下坡就是平地,心想:待會兒還有長長地上坡要克服,這種下坡和平地,絕對不可以步行!儘量放緩腳步,但是絕對不准用走的。

一路行來,約20公里就會吃一份乳清蛋白。按距離計算,倒數第二個補給站,應該要吃第五份。但是身體已經累到吃不下東西,還有反胃的現象。吃與不吃,頓時陷入了掙扎!基於讓身體能夠迅速修補的想法,抱著吃完準備吐的覺悟,最後還是勇敢的把這一杯喝下。感覺沒有想像中的糟,打了幾個空嗝,氣,在呼吸道中可以自由交換後,整個順了,也就沒有不舒服。

離開補給站後,道路開始起起伏伏,一共經歷了6上6下的考驗,不得不淪為步兵,走路走到感覺寒冷!一直注意著天色的變化,只要天還沒有暗下來,就不怕被關門。

最後一個補給站的志工不斷熱情的鼓舞大家:「還有將近2小時,只剩5公里,前面都是平路和下坡,堅持下去,一定要完賽!加油!」

往前才跑不到1公里,長長的上坡就出現在眼前!跑馬拉松人說的話,果然不能相信!還好,走完這個坡,真的就都是平地和下坡。看著越來越熱鬧的街道,腳步不禁更加輕盈了起來。

低著頭,堅持小步伐的節奏,彷彿進入了自我封閉的小空間。不論超越別人或被人超越,頭抬都不抬,只讓路邊的白線,在機械式的步伐中,慢慢地往後退去,直到進入了終點。

主辦單位不但給了一條終點紅毯,更給了大家一個高台,讓大家可以在舞台上衝線、照相,享受屬於個人的榮耀時刻!

賽後贈品中有一個帶著木頭香氣的完賽獎牌,正在欣賞這可貴的成果時,志工興高采烈的說:「可以當杯墊喔!」

心,整個往下墜!花了14小時,跑了100公里,卻得到一個杯墊,真是令人英雄氣短,情何以堪!

百K超馬的賽事,沒有到終點,都無法確認是否會完賽,每一場賽事都充滿了不確定性的因子,讓人既掙扎又期待!

一場眼看就要落馬的賽事,硬是被我支撐住了,不但完賽,而且還比去年進步了26分鐘!至於是如何完賽的,心中不是很篤定,還需要透過賽事,更進一步的從中學習。只是不得不相信:每一個人的體內,都住著一隻九尾妖狐!只要用對了方法召喚,牠就會在重要的時刻出現,讓人生獲得了救贖!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