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台北超級馬拉松 24小時賽 (第50馬)

發表於2019/02/24
959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2019.2.16~17台北超級馬拉松

    是的,我一直認為『當你認真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全世界都會幫你的』。



      因為任性負傷參加了2018年的新生花博園區台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在賽程中不敵左腳脛後肌撕裂傷的疼痛而棄賽,在一年多的復健治療過程中雖然還是幸運的完成了2018年橫越台灣246公里超級馬拉松、山貓路跑團Peter大哥的安樂盃瑪陵園區百馬團及2019年台北渣打公益馬拉松,但傷勢的恢復狀況不是很穩定,左腳的脛後肌不停的在賽事與練習過後反覆發炎、腫脹伴隨著疼痛也一再的磨耗自己的耐性與信心,嘗試了各種的治療方式得到的也只是暫時性的舒緩。曾經認真的思考過我的這雙玻璃腳到底適不適合繼續跑下去?這樣跑到底是為了什麼?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喜歡跑步。


       



        決定報名2019年的台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賽事前心裡也曾經掙扎過一段時間,但是抱持著『從哪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的信念很快的就完成報名跟繳費的程序,這也符合自己一直以來喜歡『把自己逼向絕境的風格』,感恩有那麼多願意支持我的好朋友,在我告知參賽決定之後便與張詩宜、Paggie、Moin跟秋里團長組成了補給團隊,隨後又多了阿麗的加入讓補給團隊陣容更加完整,我答應大家會用最保守的方式來進行比賽,賽事進行中保證聽從補給組的指示,有任何狀況會立即反應不會讓大家替我擔心,其實就跟情侶交往前一樣,什麼鬼話都說,把人先騙到手就對了。





       問題來了,因為這一年多來長期接受復健治療的關係並沒有太多時間進行練習,在腳傷還沒有痊癒的陰影下連平日的練跑都有一搭沒一搭的,更不用說50~100公里的長距離練習,這樣的肌肉強度跟肌耐力真的有辦法完成24小時的強度嗎?我自己一度懷疑,但是天生樂觀的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自信告訴自己『你可以的,跑就對了』,只要用更保守的心態、更充分的準備去面對一定沒問題的,為了讓自己對完賽有點信心也臨時抱佛腳的趕在過年前的1/25日規劃了一場跨夜跑的練習,只不過在跑了51公里之後身體還是出現了點狀況不得不停止,這一夜對我來說其實打擊有點大。

              

 



       賽前一週以高志明大哥過去參加24小時賽的經驗當參考規劃補給與配速的策略,為了即將進行的賽事開始張羅補給物資、戶外帳、帳篷、瓦斯爐、炊事工具、零食餅乾小點心等,還拜託好朋友蔡宗明在賽事當晚到現場為補給團隊烹煮晚餐,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準備得太誇張,只是我認為雖然比賽的人是我,但也不能忽略辛苦的補給組,他們辛苦的程度不亞於選手,所以能夠為大家做的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好做滿,謝謝宗明的力挺、阿麗的四處奔走幫忙找資源,雖然身體的狀況還沒調整好,但是內心的戰力已經爆表,各位放心,我會很小心的應付這場久違的24小時賽。





       開賽的前兩小時抵達現場,賽道上除了48小時賽的選手外還多了12小時及6小時組的賽程正在進行,場上的選手與場外加油團讓整個會場熱血沸騰,這場超馬同學會果然名符其實,抵達選手休息區時帳棚內已經開始有選手正在進行準備,賽道旁的補給桌上也擺放許多選手的個人補給,在賴信翰大哥的提醒下也順利找到一個空間擺放自己的補給,之後將個人裝備(衣服、鞋子、襪子等)放到大會提供的選手專屬座位,當一切都就定位後接下來就是要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提醒自己不要太過於亢奮準備面對下午兩點開賽的盛況。

           



       24小時開賽儀式結束後選手魚貫的進入起跑區等待比賽開始,好熟悉的場景,雖然時隔一年但是內心還是一樣的澎湃洶湧,感謝馬拉松之神還沒有放棄我,終於讓我能再有一次踏上這個賽道的機會,可以跟那麼多優秀的國內外選手一起較勁是幸福的,即使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我還是會依照自己的節奏去調整,盡可能不被外力的干擾所影響,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很認真、很專注,賽事過程中注意身體發出的警訊,完賽是最主要的目標。



       比賽聲響起,因為考量到腳傷還沒有痊癒所以配速盡可能以保守為主,依照擬定的配速策略我將第一個四小時(14:00~18:00)控制在5:45~6分之間,跑完四小時才進休息區進行短暫的休息。補給則是以32Gi系列產品做搭配,每15分鐘一口32Gi能量飲(軟糖、口含錠),20分鐘一口電解水,每跑完一圈視狀況補充純水(之後調整成手上拿著300ml的軟水壺隨時補充)沒有受到菁英選手的影響一開始就跑在自己的節奏裡,一如預期的左腳脛後肌撐了快三個小時開始有點痛覺,我不爭氣的吞下第一顆止痛藥,希望後面可以越來越順利,總算四個小時結束時穩穩順順的拿下了40.4公里。





       第二個四小時(18:00~22:00)配速規劃06:00,我調整了一下補給的方式,每跑完12圈就進站休息一下(這部分是計算錯誤,應該至少15圈)。事後回想這麼頻繁的進站休息無形中也損失了不少時間,雖然只是短短的2~3分鐘,但是累積起來的量也是很可怕的消耗,對於爭取排名的選手來說無疑都是一種浪費,日後調整成兩個小時進補給站進行短休息或許是可以考慮的方向,賽程進行六個小時補給加入了32Gi蛋白飲,功用在於幫助運動過程中的肌肉恢復,七小時脛後肌又開始調皮的跟我開起玩笑,時隔三小時吞下第二顆止痛藥,拜託比賽才剛開始,我可不想這麼早就喊收工。八小時結束,差強人意的35.1公里,累積里程75.5公里。

    


    第三個四小時(22:00~02:00)配速規劃06:40,我自認為是整場賽事的關鍵,一起跑就因為之前進補給站時沒有控制的喝了太多能量飲、蛋白飲及咖啡因導致腸胃有點不舒服,22:30的時候跟補給員要了胃藥緩解症狀,23:00又因為脛後肌的疼吞下第三次的止痛藥,不行,這樣的用藥頻率太可怕,必須馬上做調整,當下決定停掉使用止痛藥,因為入夜的關係氣溫顯得有點涼,我的精神開始有點沒辦法集中,當然補給員肯定也累翻了,依稀記得這段時間裡不管是選手還是跟補給員之間的配合有些雜亂無章,跟原先的規劃都不一樣整個亂了套,連續吃了12小時的能量系列是該趁著12小時的大休息吃點粥暖暖胃,即使沒有尿意也要強制進行第一次的排尿。12小時結束32.6公里,累積里程108.1公里,勉強及格啦。

    


       中場休息時特別感謝馬拉松治療師林世奇的義氣相挺,凌晨一點鐘就到新生花博會場來準備幫我緊繃的肌群進行放鬆、測試神經的感知功能,透過肌內貼減緩脛後肌的疼痛感,還主動協助擔任補給員的任務,幫大家多爭取一點休息的時間,只能稱讚世奇治療師真的是人帥心地好,為人親切價格又公道,結束了10分鐘的大休息,期間進行了按摩放鬆也補充了熱食並且換了件乾淨的衣服。不得不佩服VIRUS的保暖衣真的很厲害,入夜後選手們都陸續穿上外套繼續奮戰,大概只有我就是一件保暖衣HOLD住全場,不囉唆趕快上場吧。



       第四個四小時(02:00~06:00)配速規劃07:30,短暫的休息之後精神恢復了,但是身體還需要一點時間暖機,雖然進度有一點點的落後但是自己並沒有因為這樣而心急,畢竟平安完賽才是最重要的目標,這個區間跑得倒是蠻穩定的,但是15小時過後隱約感覺身體好像有點狀況,但是又說不出來是什麼樣的問題,只能繼續跑、持續觀察,希望不會是太嚴重的狀況。這段時間有阿麗跟世奇協助也讓我順利的完成16小時的賽程,29.8公里進帳,累積里程137.9公里,身體是有點累了但也總算盼到太陽升起,希望狀況可以越來越好。


       第五個四小時(06:00~10:00)配速規劃07:30,這個區間一起跑我就明白問題出在哪邊,趕緊跟補給員反應了我排不出尿的問題,一直有尿意但是進到廁所之後卻都是兩三滴,奇怪,水喝得也不少,電解水按規劃定時都有補充怎麼會排不出尿,這下子困擾了,跑起來的每一步都很難過,試著想處理這樣的狀況,換來的是連跑七圈連上七次廁所的窘境,每次都在廁所裡耽擱了2~3分鐘,每次都只能擠出兩三滴。賽程的第17個小時只有5.3公里的進帳。在越跑越急的狀態下我馬上決定改採棄跑從走的策略,利用快走爭取一點時間同時也在賽道上詢問前輩們處理的方式,拜託老天爺,千萬不要在這個階段出現狀況啊。


       持續了兩個小時的快走,繼續補充水跟電解質,感謝老天爺,總算在早上八點,賽事進行的第18個小時終於解尿了,藏不住臉上的喜悅一路跑回休息區向補給員回報狀況解除了,告訴他們我終於排尿了,我又可以繼續跑起來了,但是才跑了一圈就發現被自己的身體騙了,狀況還是一樣,有尿意但就是尿不出幾滴,這下糟了,情況已經很複雜了老天爺居然還給我喊『安可』,舉步維艱的狀況下我決定持續運用快走模式來完成後面六個小時的比賽,20小時的賽程結束進帳29.8公里,累積里程164.4公里。



       第六個四小時(10:00~14:00)配速規劃08:35,或許因為突發的狀況讓自己的心理受到影響(再一次證明自己不夠堅強),一出發就覺得身體不是很舒服,吃了普拿疼、戴上帽子喝了幾口蛋白飲換來的是胃絞痛,雖然賽事已經進行了20個小時了卻還是能走出7.3公里的水準,對於身體突如其來的狀況一無所悉竟然也莫可奈何,不得不承認我的精神層面確實已經受到打擊,好不容易在賽事進行的第22個小時終於排尿了,結果居然是血尿,當下覺得狀況變得有點嚴重,悶著頭回到補給區向詩宜要了ㄚ拖跟五趾襪,心裡也在盤算著接下來的賽事要怎麼進行,繼續嗎?還是放棄呢?不!剩下的兩個小時讓我慢慢走完吧。





        這兩個小時的感覺很漫長,心裡的情緒有點複雜思緒有些混亂,走過的每一圈都覺得懊惱,但我又不想讓大家看見我的沮喪,尤其是在我的補給團隊面前,即便就像顆洩了氣的氣球,在經過補給區時還是要打起精神讓大家相信我很好,讓每一位到現場為我加油的朋友們放心,在補給區發現了來現場關心我脛後肌傷勢的凃俐雯醫師,謝謝妳的醫者仁心,我也看到許多山貓路跑團跟路跑好朋友們到現場為我加油打氣,更意外的是連阿麗的爸媽都來了,沒有拿出好的表現實在很對大家很不好意思。


       為了不讓身體產生更多的負擔我將走路的速度放得更慢,沒有說的是我一度走到意識模糊必須撐著流動廁所才能勉強站著,休息過後就找其他也在步行的參賽者聊天分散注意力,我最後能做的就是堅持住對補給組夥伴們許下平安完賽的承諾,不管里程、不考慮紀錄,我告訴自己只要完成賽制的24小時也是成功,2019年台北超級馬拉松24小時組的賽事結束了,最後的這四個小時我走了16公里,累積里程187.629公里。



       在沒有期待沒有傷害的前提下完成24小時賽,意外的獲得了分組第三名,完賽里程187.629公里其實也算是不錯的成績,或許心裡面多少還是有點遺憾,畢竟最後的九個小時只能用快走跟步行的方式進行,但是想到過去一年多因為復健而無法進行練習狀態下居然還可以跑出180公里真的應該滿足了,更值得高興的是可以將身體的傷害降到最低的程度也是這場比賽最大的收穫,其實凃醫師在賽事結束前兩個小時就已經判斷我可能是橫紋肌溶解症,很快的就指示補給組的夥伴們賽後立即送我就醫,大家都知道我不會放棄最後的兩個小時,謝謝各位容許我的任性,願意一直守護我並且陪我堅持到最後,有你們真好。


       賽後在詩宜跟阿麗的押解下直接往新店慈濟醫院的急診室報到,檢測結果和凃醫師判斷的相同就是『橫紋肌溶解症』。對CK值28000沒什麼概念的我一度以為打完幾支點滴就可以回家,直到急診室醫師說得留院觀察個3~5天才能出院時我才知道事態嚴重,認真跟谷歌交朋友之後才知道原來正常的CK值為200,最嚴重的可能引起腎衰竭必須終身洗腎…….還好這次我有乖有聽話,發現身體出現狀況就有立即向團隊反應,並且調整強度,阿娘喂~真的是有拜有保佑,目前人已經出院調養中請各位放心。



       2019年台北超級馬拉松賽的結局雖然沒有預期之中的完美,但是獲得的經驗值卻是無價的寶藏,首先補給團隊全程的經歷過一場24小時的賽制,RUN過一回之後大家都發現還有許多成長跟進步的空間,比方補給的時間、食物跟量的控制,透過輪班的方式減輕補給員負擔,如何無縫交接選手狀況和完整的場邊紀錄,面對突發狀況的緊急處置、心靈層面的照護等等確實都給選手與補給團隊上了一課,下次如果還有機會我知道我們一定會做得更好。





       真心感謝很多支持我的廠商及好朋友們,SUUNTO團隊、凹凸眼鏡的陳明和大哥、豆豆鞋帶的Chuck Lin、百樂仕VIRUS的蕭泉利總監、32Gi的Peter Ma、感謝賽場上的跑者先進好朋友們一路上的提醒與鼓勵,真的很榮幸可以跟你們一起努力完成24小時的比賽。謝謝許多到現場為我加油的各位好朋友,更感謝Paul Lu大哥帶來的點心及早餐、蔡宗明的現場精心料理、古芷婷夫婦帶來的暖心咖啡、馬拉松治療師林世奇的筋膜放鬆、凃俐雯醫師的場邊問診、慈濟醫院林定筠醫師的專業治療,當然還有最重要的補給團隊張詩宜、Paggie、Moin、秋里團長跟阿麗以及被我嚇出一身冷汗的家人們,我保證接下來的比賽我會更小心,不會再讓各位擔心啦。


#SUUNTO
#32GiTaiwan
#VIRUS
#豆豆鞋帶
#凹凸眼鏡
#有你們真好
#堅持鍛鍊超越極限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跟隨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