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竟然,用黑罐裝醬油

發表於2018/09/11
22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6 〈柴米油鹽

Section 1〈竟然,用黑罐裝醬油〉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似乎……增加了人們的距離。

  以前打電話還能聽到對方的聲音,現在傳個簡訊就能代替各種節日問候。小時候我們得透過聊天交談才能了解對方的近況,而後還要給予適當的回應,但現在只要按個讚就能交差了事。

  很難說這樣是好還是壞,對於工作,是增加了不少的便利性,人手一支智慧手機,不論是跟客戶溝通,收發電子郵件,還是做會議記錄,管理粉絲團,都很迅速。

  但與其說是對手機依賴,不如說是網路成癮,倘若我們失去網路連線,可能連生活都會亂成一團。

  為了避免自己手機或網路中毒,回到家,我便不再用電腦或手機了,也不看電視。洗完澡後,我只看書,看累了,就上床睡覺。

  不過在回到家之前,身上有吃到飽的手機,是沒被科技洪流淘汰的象徵。

  『你在哪?』

  『你要遲到了。』

  我看著遲遲沒有回覆的簡訊,眉頭緊皺,政翰這傢伙在搞什麼?!

  操場上大家已經開始暖身,我當然也不能落後太多,在起跑前,我輕輕嘆口氣,按了撥號鍵。

  以前我們常常用電話跟對方聯繫,現在則是非緊急狀況,不會打電話給對方,這種反差也是有點莫名。

  『您撥的號碼未開機,請稍後再撥。』我憤憤的掛掉電話,開始暖身跑。

  政翰這傢伙……


  政翰這傢伙是跑團的新人,跟最近入團的新人差不多,都穿著有點笨重的運動鞋,寬鬆的運動T和及膝的短褲,跑起來模樣有點吃力,算是在慢跑風氣逐漸盛行潮流裡的一員。而他跟其他新人不太一樣的地方,是他風雨無阻的練跑且從未缺席。

  起初我照著雅婷的規劃,孜孜不倦的練跑,不過在加入跑團後,有更多人想要一起吃課表,而我本來是想請她過來一起教大家,但一來她離淡江太遠,二來是她在帶其他學生也分身乏術。因此我只好把她教給我的知識,分享給跑團裡的人。

  漸漸的,只要是新人,我都會幫他們安排三到四個月能夠完成半馬的課表,即便最後沒有去比賽,也能初步打造出跑者的基礎體能,若之後還想跑全馬的話,就可以接著跟財哥他們繼續練習。

  但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按表操課,我也不像雅婷那樣有耐心,因此那些抱著跑好玩心態的人,我也不會去強求她們認真練習。


  『您撥的號碼未開機……』搞什麼鬼?!第二通了!

  暖跑完,大家稍微休息一下,我趁空檔又撥一通,看著仍然未讀的螢幕,不解的情緒逐漸發酵,等等寶哥會帶家進行暖身操,再之後就是今天的主課表。

  人就是不能誇,才說他是新人裡面最認真且未缺席過的傢伙,結果現在就搞失蹤…

  『叮咚』手機鈴聲響起,我趕緊滑開:『安安,抱歉啦!臨時有事,今天就先 Pass 囉!』

  原來是 C3 組的穎穎,我回傳『OK』便丟下手機,開始跟大家一起動態暖身。


  最近天氣越來越冷,光是緩跑三圈操場根本無法讓身體熱起來,因此還要多做幾組馬克操,才能讓身體快速進入跑前的狀態。

  寶哥本身是在健身房開課的體能教練,由他來帶大家做暖身,不僅能夠幫大家矯正姿勢,還能確實讓身體達到微微出汗的效果。

  好不容易做完馬克操,大家再次休息,喝口水,各組尋找自己的組長,準備開始等等的課表。

  而我則快速拿起手機,輸入『你到底……』,還沒打完字,我便聽到一陣起鬨,抬起頭,正好看到政翰急急忙忙的從操場的一端跑了過來。

  看著他匆忙跑近的模樣,原本從不解轉換成焦躁的情緒,再次變成滾滾怒火,他邊跑邊舉手敬禮致歉,然後把包包直接丟在司令台旁的階梯,接著衝到我的面前站定。

  「對不起,我遲到了。」

  「嗯。」

  「我去暖身?」

  「先去換衣服。」

  「咦?!」政翰低頭看了看自己白襯衫西裝褲的模樣,驚呼一聲:「啊!好!等我一下!」

  這樣手忙腳亂的模樣,是剛下班就趕過來吧!這叫人怎麼發火呢?看著他衝回去抓起包包往廁所的方向跑,我不禁搖頭。

  不對,等等,不對。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在意他的?

  瞪大眼睛,富安,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不值得妳付出這麼多關心!

  仿若一桶冷水瞬間從頭澆下,難道妳忘了柏帆的幼稚、致遠的出軌、盛翔的愚蠢嗎?

  我跟著 B 組緩緩走到跑道,準備起跑,看著政翰一身跑裝再次出現,快步跑到我的面前,我調整好情緒,看他一眼,開口。

  「你先去暖身。」

  「是。」


  ★


  「測五千?」

  「對。」

  「我沒有衝過五千耶!要怎麼跑?」

  「跟我跑。」

  最快評估新人的實力,就是測五千。而測出的結果,可以推算出半馬和全馬的成績,同時,還能得到他的最大心跳,一舉兩得。

  這位涉世未深的新人,頂著一頭可笑的短髮,也不知道是誰抓他進來的,連穿的運動鞋好像都是……傳說中的白豹?

  「這個綁上。」財哥把心跳帶遞給他。

  「這什麼?」「測心跳的,綁在胸口。」「還有這個。」「這又是什麼?」「運動手錶,記錄心跳的。」「喔……請問我等等會被抓去解剖嗎?」

  哼,差點害我笑出來,看著他七手八腳的模樣,我別過頭,開始活動身體。

  我們跑團在夏天來臨前,統一測了一次五千,讓年底接力賽比較好做安排,而我因為臨時加班,錯過了上次的集體測驗,所以今天才會跟這個新人一起補測。

  「前面六圈幫妳配九十六。」典哥一邊暖身一邊對我說。

  「好,謝謝。」

  活動完四肢,我先繞起操場做暖身跑,避免等等衝刺受傷,而新人見狀也趕緊跟上來。

  「哈囉!我叫政翰。」

  「嗯。」震撼?什麼奇怪的名子。

  「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妳?」

  「……」我用鄙視的眼神看他,什麼年頭了還有人用這招跟女生搭訕?!

  「啊!」他不好意思的抓抓頭說:「抱歉,我不是在搭訕啦!這年頭哪有人會用這種招……」

  我轉回頭,不理他,繼續跑。

  「要用也要用安安、幾歲、住哪……咦?」

  我盯著他,嚴肅的表情帶著一絲燃起的火苗。

  「報告學姐,我說錯話了,真抱歉……」他趕緊舉手敬禮,這是哪門子的道歉方式?!

  接著兩圈的暖身,他認錯般的跟在我身後,一聲不吭,貌似在反省。而我則踩著舒服的步伐,迎著季春的晚風,調整情緒,準備測驗。

  起跑前,他再次緊張的問財哥:「我要怎麼跑?」

  「跟著她跑。」「她是女生耶!」「怎麼,瞧不起女生?」「不是啦!」「總共十二圈半,如果你覺得她太慢,呵呵……那第六圈就超她車。」「為什麼要等第六圈?」「我怕你前面六圈都跟不上。」「啊?瞧不起我?」

  「哈哈哈……」「哈哈!新來的竟然要挑戰安教練!」「噓……小聲點,他還不知道。」「喔喔……新來的,不要跑輸女生喔!」「不要丟男生的臉喔!」


  我看著他們一群人亂哄哄的模樣,看來這位政翰,等等要被震撼一下了……

  「準備好,三二一……GO!」


  我在第一道往前衝,典哥也同時起跑,他在第二道幫我配速,剛起跑後還叮嚀道:「後六圈有力就跑九十四,不然就維持。」

  「好。」我用力吐出一口氣,跑出第一個彎道,邁入直線。

  「靠!這速度不慢啊!」身後傳來某人的驚呼。

  我努力憋著笑,繼續跑。這速度確實不慢,如果能用每圈九十六秒跑完十二圈半,那五千的成績就是二十分。

  在我們跑團裡,能跑進二十分內的人,只有 A 組那的幾隻貓和 B 組的兩位前輩,而其中一位則是正在幫我配速的典哥。

  呼呼……疾風呼嘯,不知道是我快速奔馳的律動形成的速度感,還是今晚本來就刮著涼風,不過這都沒關係,越涼快越好!

  我的五千最佳成績是去年跑出來的二十分三十六秒,或許今年還能再進步一點,沒有進步也沒關係,我不是在比五千衝刺的選手,我的目標向來是全程馬拉松。

  專注維持著快速的節奏其實很難分心,跑了兩圈我就無法再思考別的事情,只能放空一切思緒,緊抓著典哥的腳步,控制著呼吸和節奏,進入單純的跑步世界。

  時間分秒在走,一圈九十六秒,六圈也只要九分半,跑團的其他人暖身完,便在場邊幫我們加油,反正再十分鐘,就會跑完,不會耽誤到主課表的練習。

  只是他們的歡呼聲有點奇怪……不行,我沒有精力分心,在第六圈將要結束的直線路段,典哥準備離開跑道,小裕則在典哥離場前就跑入第二道,跟在典哥身後。

  「要加速嗎?」小裕進場就發問。

  「維……」我還沒說完,身後就冒出聲來:「好。」


  我瞪大眼,沒有回頭,難道小裕不是在問我?!

  「蟹老闆,上來幫安安配速!」小裕對場邊的另一位 B 組二十分的男生大喊。

  「好!」蟹老闆應聲跑上第二道,跟到小裕身後。

  我詫異的看著他們上演的即興表演,一時間仍搞不清發生什麼事。

  若是放慢動作,一步一步解釋的話,大概是這樣:首先我們踏過起跑線,第六圈結束,第二道的典哥往第三道降速離場,小裕喊了聲跟上,便上前頂替原本典哥的位置,接著他繼續提速,再往前領先我約兩個身位。

  一道身影從我身旁刷過,穿著綠色棉 T,白色跑鞋的傢伙,甩著汗滴,擺著手臂,快步跟上小裕,兩人在我前頭,一個內道,一個外道,佔據了我原本空曠的視線。

  最後蟹老闆緊急加速到我身邊,替換了原本小裕提速前的位置,並在彎道結束前,大喊:「二十三!」

  我不敢置信的看著前面兩人越來越遠的身影,耳邊的歡呼聲竟越來越清晰,他們跟我一樣,除了震驚,同時也怕他曇花一現,沒跑完就爆掉。

  不過顯然我們的擔心是多餘的,八圈……十圈……十二圈……

  「最後半圈,衝了!」「開了!開了!」「衝刺啊!快衝啊!」

  「啊啊啊!」


  結束時間,十九分五十二秒。

  緊接著,換我踏入終點,時間,二十一分二十七秒。


  「呼呼……呼呼……」我在半圓內來回走動,伴隨著大口喘氣的是胸口劇烈起伏,只能繼續走,繼續調整呼吸,才能讓暈眩發軟的身體稍微平緩。

  不過那個新人怎麼彎著腰在場邊動也不動呢?

  「喂!不要停,走一下……」我走到他旁邊皺眉。

  「我……」政翰抬起頭:「……我……嘔……嘔……」

  看著他不可遏止的乾嘔。

  我竟然……

  開懷大笑起來。



目錄章節

Chapter 6 Section 2 〈不要,在乾柴上點火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小說情節純屬杜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