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價值提升系列之 商業化不罪過!

發表於2018/08/31
4,35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商業化? 運動員!??

運動員是追求自我境界提升的代表,怎麼能與商業扯上邊呢? 這樣就破壞了運動本身的美好價值了呀!

類似這樣的價值觀在傳統的台灣社會裡還蠻普遍的,它生成的原因可以從許多面向來探討,包含社會看待金錢的想法、歷史背景以及運動員本身的價值等等。筆者跑齡約20年,非科班運動教育體系出身卻從事運動教育工作,在這一路走來有許多心得,今天想來和大家聊聊關於「運動員」與「商業化」這個很有意思的議題。

金錢本身是中性的,它是人們以物易物的通用工具,也是量化「價值」的指標之一,但因為人們在易物過程中辛苦的付出或不好的經驗,讓金錢被賦予了負面的評價,「商業」給了人們有點討厭的感覺以及罪惡感。這樣的價值觀與部分被賦予較高”道德價值”的工作身分就會有些違和,像是藝術家或運動員(相對的,商業與業務員,就不會讓人覺得奇怪)。而台灣運動員的結構在歷史背景上有個特點,許多學運動的孩子家境並不是太好,透過參加校隊能夠節省一些家中的開支,例如,孩子在學校跟著團隊及教練訓練比較能被照顧、透過突出的運動表現也能提高進公立學校的機會,加上外界善意的資源提供,”運動員是需要被照顧的、運動員在台灣很可憐”的形象,讓學運動的孩子在價值定位上也比其他專業學習的孩子來的低(體育班v.s.音樂班),間接影響了整體運動員在未來發展的商業價值。怎麼說呢? 無論是善意的資源提供或品牌行銷策略上的考量,基層運動員在接受單純商品贊助後,當他們成長茁並具備相當成績表現或服務能量時,要在贊助條件上往上提升是著實的不容易,也很難開口,甚至遇到當要爭取更高待遇時被講”愛錢”的窘境。當高水平的運動員在與品牌企業的合作條件無法提升卡關時,更遑論成績次佳的選手了。但這樣說並不是要社會不要支持幫助基層運動員,學生運動員與所有學生都一樣是需要被照顧和栽培的,他們是成長茁壯中的幼苗,未來都將成長為能夠為人乘涼的大樹、自然再回饋基層,這就是社會資源的永續發展意義- 透過投資基層教育建立進步的循環。

圖片來源: 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

無論是社會對於金錢的看法,或是基層運動員的結構及歷史背景,這都是運動員本身沒辦法改變的「環境」,但運動員能夠改變的是自己的「價值」,你要能夠知道-”我能提供社會什麼服務”。其實這沒有想像中的困難,當你還沒有方向時,就專注在你有熱情的事情上,好好的獨善其身吧!“服務”的面相是很廣泛的,不是一定得勞力或者專業付出。

台灣首位挑戰撒哈拉沙漠超馬的林義傑學長,透過自身的努力和積極的行銷,讓自己的精神和故事被傳揚,鼓舞了許多面對生活困境的人,也使更多的人走進戶外開始運動。他現在是很傑出的運動創業家,最一開始他提供哪些「有形」的服務呢? 沒有,他給了大家「追求夢想、不畏艱難」的勇氣。當然,實質上的收入還是與自己本身的價值度成正比,因此當你專注於自我提升的同時,請學習義傑學長,讓更多的人認識你,或因為你而感動吧!

圖片來源: 林義傑

商業化,是支持社會運作和進步很重要的模式。它並不罪過。但商業化同時代表著價值的互換,如果無法提供或滿足需要,價值互換的交流當然無法成功。

有朋友說,現在辦路跑比賽的單位都在賺錢! 我回答,當然要賺錢呀! 這是一個產業,不賺錢怎麼營運呢? 只是在賺錢的同時,該單位還是要思考如何端出好菜,市場本來有淘汰機制,自然會過濾價值與價格不配稱的活動。

成熟的運動員,不能只埋怨環境呀! 體制如此,你可以選擇體制內,但如果你不喜歡,那就發展體制外吧。台灣跑步教育的代表性人物-徐國峰,非科班出身,在學專長是中國哲學,他是我認識的所有運動人裡最投入運動專業學習和分享的人,現在是知名的運動專業作家,從翻譯到自撰,已經出版數本暢銷的跑步書籍(我大陸的朋友還託我買),同時也是台灣於境外授課頻率最高的跑步教練。國峰一直專注於做他熱愛的事情,並與另一半合作,在運動員與商業化的正向搭配上,逐步提升自己的價值,同時也帶給更多人幫助。

圖片來源: 遠流出版社

「我一直覺得,如果你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並且把它做好,那麼在某個階段你會因為做你喜歡的事而獲得回報」-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Richard Henderson

如果選擇運動是不得已,那麼我會建議你重新思考你喜歡的事情是什麼好好的去成就它,人生中就業的時間可以很長(台灣半導體之父-張忠謀87歲才退休),只要你還健康,什麼時候轉行都不會晚。但如果運動是你喜歡的事情,那別太擔心商業化或環境政策之類的事情,繼續一起加油吧! 相信你一定會在每個不同的成長階段中,跟隨著熱情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價值。

圖片來源: 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