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起跑慢的人

發表於2018/08/30
458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六章 〈重新起步〉

第一節〈起跑慢的人〉


  「我們需要更有經驗的人。」「謝謝。」

  「我們已經找到人了。」「謝謝。」

  「如果有確認的話,我們會主動通知您的。」「嗯…謝謝。」

  如果早知道軍營外的社會這麼殘酷,我應該,不……我還是不會回去!

  拿到退伍令的那種喜悅,是我這輩子有記憶以來,最感動萬分的時刻,每次回想起來,就跟昨天發生一樣,歷歷在目,實在難以想像怎麼有人願意繼續待在裡面。因此也不得不對那些願意穿上軍服的同胞,至上最深的敬意。

  退伍後找工作這段時間,是我最悠閒的一段日子,不用再大清早的五點半起床,也不用再一直掃著永遠掃不完的地,拔不完的草,清不完的環境。

  每天打開信箱,瀏覽 104,約好面試時間,準備資料,做點功課,看看要面試公司的網站、簡介、歷史等,午餐後睡個覺,朋友有約的話下午就出門,沒約就在家看小說,晚餐出去隨意吃吃,等消化完後,再去操場跑步。


  對,跑步。


  雖說在軍中也有體育時間,每天三千是基本操課,但三千對於長跑而言,不過是暖身而已。

  那時每次放假也都會被抓去淡江操場練跑,但如果是要準備馬拉松,兩週一次的練習,根本不夠。

  「什麼?馬拉松?妳是指全程四十二公里的馬拉松嗎?妳要讓一個剛退伍,最遠只跑過三千的新手去跑馬拉松嗎?」

  「嘴巴合起來。」「喔。」

  「課表我都排好了。」富安推了推眼鏡,嚴肅的說:「今年台北馬,你就跑半馬。」

  「教練,我有問題。」我老實的舉手。

  「說。」

  「半馬是半程馬拉松嗎?」

  「廢話。」

  「但但但……」我著急的想要表達些什麼。

  「淡慢蝶!」一旁在操場繞圈的跑友經過時,朝我們大吼。

  「但我只跑過三千耶……半馬是二十一公里耶!」不管跑友們的起鬨,繼續解釋。

  「不用擔心。」富安大手一揮,自信的說:「照著課表練,你就能跑完。」

  「大姐……」

  「嗯?!」不容質疑的皺眉。

  「教練,」我可憐兮兮的說:「我們從十公里開始不好嗎?」

  「不好。」

  「為什麼?」

  「嗯……」富安凝視著遠方,良久後才給我一個答案:「不為什麼。」

  「但……」「沒有但。」「但是……」「淡慢蝶!」「吼,煩死了財哥,但是安教練,我照課表的話,一個禮拜要跑五天耶!」「對。」「但……」「淡慢蝶!」

  「啊啊啊!!」


  ☆


  在我百廢待舉的生活中,率先起跑的,不是職涯,不是情海,而是慢跑。

  燥熱的夏天,即便是晚上,仍是悶熱依舊,眾人揮汗如雨的拼命練跑,他們拼的是接力賽。每個人跑五千,八個人一起跑完全馬的接力賽。而我,練的則是一個人要跑完半馬的賽事。

  兩者最大的差異,就是他們不斷的在衝刺,直到心臟快要跳出胸口,而我則悠閒的在一旁自在的慢跑。

  沒錯,輕鬆愜意的緩慢跑著。

  原以為富安一臉嚴肅的開設課表,會讓我每天跑得生不如死,沒想到剛開始練習,卻是非常輕鬆的在累積里程。

  這個過程,他們說是打基礎。讓身體慢慢適應長距離的慢跑,等身體已經習慣後,再提升速度。

  雖說是打基礎,但也沒有那麼容易,在軍中常常為了么八而拼命衝刺的三千,現在要讓雙腳慢慢跑,還得克制自己那種不斷想加快的念頭,只能一直在心裡默念,放輕鬆,慢慢來。

  慢慢來……有如我不斷碰壁的職涯。


  「你要不要乾脆去當業務啊?」

  「不要以為你考上研究所就可以亂嗆人。」

  「我是真心的在為你著想耶!」小強誇張的說。

  「那怎麼會用……乾脆去……這三個字?」我鄙夷道。

  「不也是替你找出路嗎?」小強語重心長的說:「雖說你浪費生命的關了一年,但好歹存了一點點積蓄,不過等你花完時,要拿什麼繳房租?精還腎?」

  「哇靠!要當老師的人可以這樣講話嗎?」

  「別扯開話題,我看你這小處男,應該可以靠賣精撐一陣子,但也不是長久之計啊!」

  「夠啦!」

  「問君能有幾多斤?」

  「滾!」

  小強在我殺人的眼神中,哈哈大笑的跑去研究室,剩下我在宿舍整理畢業前留下來的雜物。

  本來的計畫是找到工作後,就在公司附近租房子,便不用大老遠從淡江跑到市區上班。問題是我都退伍快一個月了,卻還只能待在宿舍鬼混。

  偶爾會冒出乾脆回南部算了的念頭,但這種想法才剛興起,便被迅速否決,在用盡辦法前,總想再掙扎看看,想再拼搏看看,畢竟都退伍了還要靠家裡,實在拉不下臉。


  「這種事急不得啦!」佳薇用臉書傳了訊息給我。

  「阿妳不是在上班?」

  「老師上課了,我們就比較輕鬆啦!」

  畢業前就在補習班打工的佳薇,畢業後直接轉正,目前是班導兼行政,目標是有朝一日也能成為大台北的補教名師。

  「但妳要教什麼?」

  「歷史啊!」

  「有人在補歷史的嗎?」

  「……」

  「妳英文也不好,數學更爛,妳到底要教什麼?」

  「總比你去賣腎好吧!」

  「喂!!!」


  總之,為了我的腎,咳咳……不對,對了我的生活著想,我還是先去打工頂一陣子,等找到正職後再閃人。

  不過打工的話,選擇也不少,十八般武藝都要會的便利商店、整天炸雞炸薯條炸到想吐的速食店、在各餐桌和廚房來回飛奔的餐廳、熟記各種飲料配比和調法的飲料店。

  「先等等,問題是你都找什麼正職?怎麼會一家都沒上?」

  「我喔?我都找出版社編輯啊!」

  「拜託!」銘偉比我早一個月退伍,現在是房仲新鮮人。

  「怎樣?」

  「夕陽產業怎麼會缺人?!」

  「還是有很多人在看書的好不好!」

  「但買的人很少啊!」銘偉在我面前吃著泡麵。

  「那房仲又好到哪去?」我看著他氣憤道:「你根本是中午來我這裡吹冷氣的吧!」

  「窩窩喔歐……」銘偉拼命搖頭:「我這是在跟潛在客戶增加交情啊!」

  「頭啦!」我摔筷子:「增加交情還吃我的泡麵、吹我的冷氣!電費你要幫我出喔!」

  「談錢傷感情嘛,」銘偉幫我撿起筷子呼呼吹了幾口氣:「來,雖然有點髒,但你的肝還很健康,可以繼續用。」

  「爛死了……」我把筷子拿去沖水。

  「是說,我幫你看了幾家北投和中永和的套房,要租的話記得跟我講喔!」

  「你是存心想氣死我嗎?要找也先幫我找雅房啦!」

  「是吧!你看你都懂。」銘偉也把吃完的碗和筷子拿過來洗。

  「懂啥?」

  「你知道套房比雅房貴,所以要先找雅房,那你怎麼會死咬著編輯呢?加上你晚退伍,畢業的職缺面試潮已經過了,不如從簡單一點的找?」

  「咦?」我愣了一下:「你也是能講出人話的嘛!」

  「窩窩喔歐……」銘偉推了推眼鏡:「不要被我英俊的外表欺騙了,我的智商是很高的。」

  「……」


  不好容易送走了銘偉這尊大神後,我放寬條件,從採訪編輯、文字編輯、助理編輯到美術編輯等,開始一個個慢慢搜尋。

  果然,一下子選擇就多了起來。

  不過,美編所需要具備的條件是我所欠缺的,而採訪編輯的工作內容怎麼看都跟記者很像啊……

  「你有考慮過行銷或企劃嗎?甚至是……社群編輯?」

  「喔?」

  「現在很多公司都有官方的臉書粉絲團,也漸漸需要有人經營,發佈官方訊息,回覆粉絲問題等等,這些就是社群編輯的工作。」

  看來富安不僅是跑步的教練,就連當人生的教練也很適合啊!

  「但社群編輯之後能做什麼?」

  「確實限制比較大……」富安想了想後說:「你有行銷或企劃相關背景或經驗嗎?」

  「呃,」我抓抓頭說:「沒有。」

  「那你大學都在幹嘛?」富安瞪大的眼神很可怕。

  「打……桌球。」我支吾回答:「當過系桌的隊長。」

  「唉。」富安輕輕嘆口氣,看了我許久後才說:「先去暖身,跑三圈操場。」

  「好的。」一聲令下,我就跑了出去。等我回過神時,人已經在跑道上了。

  所以教練也不知道該給我什麼建議嗎?

  三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每次經過起點,都能看到跑團的人三三兩兩,陸續到達,有些人一直在聊天,有些則跟我一樣先繞操場暖身。

  跑完回到司令台,富安正跟一群女生在閒談,我灌口水,讓喘氣稍微平復些,然後便看到富安正對我招手。我走向那群女生,來到她的面前,聽候她的差遣。

  「有時後,你要曲線救國。」

  一時間,我腦中閃過的竟然是……

  抗日戰爭。


目錄章節

第六章 第二節〈雨中奔的人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小說情節純屬杜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