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不該選擇

發表於2018/08/27
318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Chapter 5 〈人生習題〉

Section 3〈不該選擇〉


  我的運氣是好的。

  在我想要走的時後,品牌就已經對我伸出橄欖枝,雖然公司也極力慰留,但加薪兩千並帶一位新人的條件,讓我不曉得是增加報酬,還是增加工作量?

  馬齒徒長了一歲,面試的循環又再度開啟,感覺像在原地踏步,過去的工作經驗,除了學會獨立企畫的能力外,收穫最多的應該就是增廣人脈了。

  至於其他的冗長會議、無意義的工作日誌、以及每天三杯咖啡的傷肝作息,不過是增加經歷的一張門票。

  而這張門票,領著我踏入品牌的大門。

  並不是說妳只要在公關公司混個一年半載就可以跳槽到品牌,如果這期間妳沒有規劃出優秀的行銷方案讓品牌眼睛一亮,沒有透過反覆開會或實體活動讓對方了解妳的工作能力,那麼想要跳,其實也沒有那麼簡單。

  「妳的問題都是怎麼選,其實也挺讓人羨慕的。」

  「妳呢?」我攪動著冰涼的紅茶,看著雅婷,露出許久不見的微笑。

  雅婷仍一如往常的穿著寬鬆的棉 T,透氣的短褲,身上沒有任合鏈飾,簡單的馬尾還是用橡皮筋兩三圈綁起,但這樣的她,散發出一種迷人的簡約風采,配上小麥色的健康肌膚,充滿爆發力的修長雙腿,難怪老是能吸引男性的目光。

  趁著交接完還沒報到的一小段假期,我們約了幾次聚餐,快畢業的雅婷是隨傳隨到,仍忙得焦頭爛額的郁雯則屢屢爽約,至於剛從外島放出來的聖翔則到處遞履歷,忙著面試中。

  「考研究所吧!」雅婷歪著頭,想了又想。

  「什麼所?」「師大,運動與休閒管理。」「不當選手?」「當不成,試試看教練。」「我覺得妳很適合。」「適合什麼?教練?」

  「叮噹。」清脆的門鈴撞響入門的旋律,店員充滿朝氣的歡迎光臨與客人婉約的謝謝讓我們一同轉身,並對來者發出悅耳的笑聲。

  「稀客!」「好久不見!」「忙完了?」

  郁雯穿著高雅的束身長裙,迎面而來的腳步帶著職場女性的幹練,脖上小巧的星型項鍊被大波浪長髮簇擁著,這是我沒看過的迷人墜飾,隨著她拉開坐椅,輕輕入座,彷彿女王踏入鄉間,探訪民情。

  「怎麼可能。」一開口就知道郁雯仍是那個我們熟悉的那個人:「事情沒有忙完的一天啦!查帳、稅報、季報、報報報……」

  「不打算轉跑道?」我明知故問。

  「至少待三年吧!」郁雯並不笨,沒有把該學的該懂的摸透,她是不會離開的。

  「那妳還有兩年要磨。」雅婷等郁雯跟服務員點完咖啡後開口。

  「我總覺得自己越來越像業務。」郁雯沒好氣的說:「整天陪笑。」

  「呵呵。」我掩著嘴偷笑。

  從大一認識郁雯開始,她就是個需要時常發洩情緒的人,不管好的壞的,就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的分享著每一天的事情,四年來我可沒少聽她的苦水,有時還恨不得能把她的嘴巴關成靜音。

  不過現在倒覺得有點懷念。

  「新的項鍊!」雅婷指著郁雯白皙鎖骨中央的銀色閃飾。

  「嗯。」郁雯淡淡一笑。

  「他送的?」雅婷好奇地靠前。

  「情人節送的?」想不到盛翔還算用心。

  雅婷和郁雯快速對視一眼,然後在雅婷說話前,郁雯搶先開口:「沒什麼啦!安安妳決定要去哪家了嗎?」

  儘管只是一瞬間的猶疑,我還是敏感的抓到一絲不對勁,緊皺眉頭,考慮著要回答郁雯,還是先把心中的疑惑拋出。

  「嗯,」我看著郁雯把綴飾藏到髮後,斟酌用詞:「就是日商和美商的考慮,日商嚴謹一點,美商比較開放自由。」

  「我喜歡自由!」郁雯馬上表明。

  雅婷搖頭:「我偏好日商,嚴肅,認真。」

  「那……」我猶豫著是否要追問下去,又深怕碰到暗礁:「盛翔有管很嚴嗎?」

  「他哪敢!」郁雯笑道。

  「仲毅倒是頗嚴肅的。」雅婷眼往左飄。

  「對啊!」郁雯捧起剛剛送來的熱咖啡興奮道:「什麼時候帶來給我們認識啊?好奇很久了耶!」

  「哈哈哈!是妳們太忙了好不好!」「下次下次,一定要帶他出來!」「他也有點忙啦。」

  我靜靜看著她們談笑,用細長的湯匙翻攪著紅茶裡的檸檬片。

  「妳怎麼不喝咖啡啦?」

  「戒了。」我淡淡的回答:「之前喝太兇,還會心悸。」

  「天啊!」郁雯驚訝的放下咖啡,抓起我的手說:「我也會耶!妳怎麼戒的?教教我!」

  「嗯,」我看著她戴著放大片的雙眼說:「慢慢戒,一開始先減量,剛開始會很痛苦,但適應後還是會……習慣的。」

  「這樣啊……」郁雯放下我的手,轉頭繼續跟雅婷聊了起來,開始重複著我稍早就詢問過她的內容。

  雅婷很單純,一頭熱的埋在跑步的世界當中,教練叫她練什麼她就練什麼,同時也很直性子,講話單刀直入,跟她練跑時,總會用本來就該這麼做的模樣要妳也跟上。

  但人是複雜的,我們很難用既有的概念去綁在一個人身上,出了社會後,郁雯學會妝扮自己,巧妙轉移話題,以及察言觀色。而一直都簡單直接的雅婷有時也會藏著小秘密,還自以為聰明的沒讓任何人發現。

  大家都說三個女人就像菜市場,三姑六婆般的吵吵鬧鬧,不過我們也都知道,再熱鬧的場合也是會有安靜下來的片刻。


  突然沉默的場合,總需要有人再度開場。

  「安安妳怎麼都不說話?」這種直白的問句,是雅婷才會講的。

  「妳們,」我壓著檸檬片在杯底轉啊轉:「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就算透過玻璃杯的折射,也能看到她們緊張的交換眼神。

  「也沒什麼事啦……」含糊帶過是郁雯的推辭。

  我抬頭靜靜的看著她們,不發一語。

  雅婷低頭盯著她的手指甲,我轉頭看著郁雯的雙眼。

  「好好好……」郁雯投降般的舉起雙手:「之前我不是跟妳們說過有一位主管在追我嗎?」

  「我是沒有答應啦!」郁雯喝口咖啡道:「但他也不是妳們想的那樣啦!」

  「有時候我也很為難啊……」郁雯繼續開口:「我們一起加班到很晚,他總會關心我的情況,也很好心的送我回去。」

  沈默在我和雅婷之間盤旋,就像攪散的奶泡在咖啡裡轉個不停,我聽著她的解釋,拼命想要融合進去,但偏偏聽起來越來越不像拿鐵,而是油和水。

  「我也沒辦法啊!公車捷運都沒有了,總不能天天搭計程車吧!我也直接跟他講明白我有男朋友,但他竟然說他願意等。這真的讓我很苦惱。如果是妳,妳會怎麼做?」

  「所以項鍊是主管送的?」我停止攪拌。

  「……」郁雯幾度開口,用手摸著星鍊,最後用蚊聲道:「嗯。」

  我唰一聲的直接站起。

  「安安妳別這樣!」郁雯抗議:「這就是為什麼我想不跟妳講。」

  「怎樣?」

  「妳總是這樣!」郁雯委屈道:「這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妳總是太分明,更何況我也沒有接受他啊!」

  我閉上眼睛,試著讓自己冷靜:「妳有跟盛翔說嗎?」

  「……」

  「有嗎?」

  「安……」雅婷拜託似的叫道。

  「那妳要我怎麼樣嗎?」郁雯睜大眼站起,讓淚滴滑落臉旁。

  「把話說清楚並不難。」

  「他住在高雄耶!」郁雯跺腳:「我跟他講的話,他會怎麼想?妳又不是不知道盛翔的個性!他藏不住話的,他會被朋友笑的,他會受不了的!」

  「我是指跟主管。」

  「我有啊!」郁雯大叫,引起周遭一片注目的眼神:「但妳總不能伸手打笑臉人吧!更何況他是主管耶!」

  「又怎樣?」

  「安!」

  郁雯生氣的滾著淚和我對視,以往嚴厲的教練此時卻躊躇著不曉得該如何勸解,我不在乎,要吵架我可沒輸過。

  「不好意思。」突兀的音調竄出。

  店員鞠著躬:「不好意思,可以麻煩降低音量嗎?」

  「不好意思。」我對店員點頭,輕輕坐下。


  郁雯沒理店員,仍是看著我,然後一屁股坐下。直到店員抱歉似的離開後,我們都沒有說話。

  我看著窗外,憤怒的情緒仍在翻滾,雅婷則遞給郁雯衛生紙,小聲的說:「今天就算了啦。」

  「呼……」郁雯深呼吸,吐口氣,把項鍊拆下,按到桌上對我說:「這樣可以了吧?我把它丟了。」

  我把視線拉回店裡,看著她壓在白皙手掌下的銀色鏈條,然後是白藕般的手臂,變得異常乾淨的鎖骨,往上是粉嫩如鵝的脖頸,頸上有著不太明顯的暗紅色塊。

  再度閉上眼,無力的輕聲呢喃:「畢業還不到兩年呢……」

  「感情裡沒有對錯。」郁雯開口:「這可是妳說的,安,只有適不適合而已。」

  「我,」雙手蓋在臉上,吐出艱難的話:「想離開了。」

  「晚點我們還要一起去古拉爵……」雅婷提醒道:「餐廳都訂好了,還有很多人會…」

  「妳們去吧!」我再度站起。

  「安!」「安……」她們同時站起,一個哀求,一個義憤。

  「很抱歉。」我對雅婷欠身表示歉意。

  「精神上的外遇和肉體上的出軌……哪一個比較嚴重?」我轉向問郁雯。

  郁雯沒想到我會問這種問題,愣了一下才說:「精神上的……」

  致遠和學妹接吻的畫面在我腦中飛過,我迅速打斷她說:「妳不該選的。」

  抓起包包,掉頭離去。

  這兩者,其實都難以原諒。


  ☆


  鬱悶,壓在胸口喘不過來,就算直奔到家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都無法解決,連狂揍枕頭也都無法消去一二。

  看著午後昏黃的窗外,這個天氣好的讓人妒忌的日子,我竟然因為她們的鳥事而氣到快抓狂。

  不行,得跟盛翔說清楚。

  不過要怎麼說呢?要如何開口呢?不對,真的要跟他說嗎?

  「啊啊啊!」我不解氣的大吼,憤怒的捶著床舖,對著空氣喊:「不管了!」

  迅速換上跑裝,雖然不曾在這個時間跑過,但我仍是灌口水就奪門而出,一路小跑到淡江操場,當作暖身。

  踏上跑道後,我提高配速,盡力奔馳,彷彿只要心跳得越快,就越能甩開這莫名的煩躁。

  事實證明,非常有效。

  快速邁步的過程,汗水傾瀉如瀑,手臂與雙腳協調擺動,過往的景色有如急駛過的列車眨眼即逝,順手抹去眼角的汗水,避免它滑入眼中讓雙眼酸澀不堪。

  三月的夕陽仍有不小的威力,此時的操場有別於我所熟悉的夜間團練,校外人士大幅減少,在跑道龜速亂晃的阿伯阿姨也無影無蹤,倒是校園的聲響喚醒我大學時光的點點回憶。

  儘管剛剛發生了令人錯愕的事情,儘管我憤怒的拍屁股走人,儘管各種僅管……回憶裡的時光,我們仍是青春洋溢,自在閒談。

  我們總會笑著數落跑不動的傢伙,總是偷偷詛咒放鴿子的情侶,老是在對方看電影前壞心的說出結局,玩不膩的捉弄著當月的壽星。

  「呼呼……呼呼……」

  跑完五千,我喘著氣,習慣性的走到司令台旁。

  操場沒什麼人跟我一樣曬著太陽跑步,反倒是有個男的坐在司令台旁打盹,我一身是汗的經過他並在司令台隨意找個陰涼處開始收操。

  嗯,剛剛想到壽星,這個月……

  啊!

  「Happy Birthday …」


   To Me.



目錄章節

第六章 第一節〈起跑慢的人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小說情節純屬杜撰,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