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入伍就像上錯車後,不知道下一站去哪

發表於2018/06/12
15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五章〈柳暗花明〉

第一節〈入伍就像上錯車後,不知道下一站去哪〉


  有好一陣子,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渾渾噩噩,沒有目標,沒有方向。

  練球沒有動力,跑步提不起勁,至於學會……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還是說,其實每位大四老人都會呈現這種茫然的狀態?

  我想,身為歷史系的學生,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不是什麼歷史事件的原委,而是畢業後要幹嘛?

  這種問題為什麼不去問醫學系?他們肯定可以給你滿意的答案,何苦來為難我們這種連考試都沒有標準答案的歷史系呢?

  至於真的碰到某些典故不確定時,才會興沖沖的把問題塞到我們眼前,然後講出:「啊你不是歷史系的?」這種鬼話。

  靠!你也知道我是歷史系的學生,那就別把我當成百科全書啊!

  我們在碰到問題時,其實也跟大家一樣,需要查資料,以前我們對網路上的資料嗤之以鼻,但隨著維基百科越來越完善,也就越來越依賴,越來越懶得去翻史料。

  當然,盡信網路不如不信,埋頭翻找原文書和舊報章雜誌的還是大有人在,而我也不是沒有想過就這樣一路繼續鑽研所謂歷史的領域。

  只是史研所四年,博士班更是六年起跳,這麼漫長的學術時光,最後還是要面對畢業後要幹嘛的窘境。

  身邊倒是很多人開始到補習班報到,為了鐵飯碗擠破頭,考公職似乎也是一條路,而另一條則是從大二就開始輔系雙主修或修教程的人,他們的選擇相對多元些,不管是走其他科系的出路或投身百年樹人這個偉大的夢想,其實都不錯。

  但更多的,是像我這種,啥都沒想,啥都不清楚,就這樣一路走到大四才驚覺畢業後似乎就……失業了啊……


  啊!不對!身為男生,還要先登入國軍Online才對,這款遊戲,可說是我國最多人同時在線的遊戲,對於這款遊戲的風評早就耳聞許多,但實際的心得還是要等玩過後才能明白個中滋味。

  「不出門?」

  「嗯……」

  「沒課?」

  「嗯……」

  看著小強離開宿舍,我有點佩服他總是有個目標可以前進的模樣。在退下學生會會長的位置後,便迅速投身圖書館,終日埋首書卷當中,為了史研所孜孜不倦的準備著。

  當我問他為什麼要考研究所時,他則毫不猶豫的回答……

  「為了當老師啊!」

  「你?!」

  「怎樣?」「你不要誤人子弟啦!」「拜託……徐磊都可當老師了,我怎麼不行?!」「人家那是電視劇!」

  不過在我看到宿舍越來越多的指定論文和書籍的影本後,我就放棄勸退他了,畢竟那厚到可以砸死人的七大本影印論文集,在在說明小強是認真的。

  小強走後,空蕩蕩的宿舍裡,頓時安靜幾許,晨曦從陽台斜切進入房間,並在地板反射出明亮刺眼的惱人光譜。

  若是一年前的這種時後,我大概在操場跑步吧……


  我靜靜的看著地板發呆,約莫過了三五分鐘或更久,才默默的轉身打開電腦,最近有個叫臉書的網站逐漸在取代無名小站的地位,大家似乎不再花力氣去更新網誌,而是改用一張張照片傳達當下的心情。

  登入臉書,首先發現玲玲還是沒有答覆我的交友申請。

  哈!想也知道……

  嗯……學弟發狀態說教授在點名,叫沒到的人快去……嗯……這也是一招。

  學妹發了個有看沒有懂的文,並配上一張與本人僅有雙眼神似的照片,底下倒是獲得數不完的讚和一堆『照騙』的留言。

  冠廷收假發了篇怨念很重的文,害我對著螢幕吃吃發笑,接著又看到威漢昨晚和女友在餐廳打卡的照片,底下滿滿都是被閃瞎的回應,然後是一張佳薇坐在操場旁的照片,照片裡一雙腳坐在跑道上,前方是空蕩無人的草坪與乾淨的藍天,照片上只有兩個字。

  『懷念。』

  我用力的閉上眼睛,仿彿這樣就可以假裝沒有看到一樣。

  接著迅速打開 LOL,沉浸到召喚師峽谷中的網路遊戲裡,直到飢腸轆轆快昏倒才不情願的走出宿舍買宵夜。


  ☆


  「幹!也太廢了吧!」

  「宋啦!」

  我跟小新是在二階訓認識的。

  簡單來說,當兵可以分成新訓跟下部隊兩部分。新訓就是新兵訓練,用意是把剛入伍的死大學生、高中職生在短短的一個月內訓練成可以分配到全國各部隊的合格士兵。而下部隊就是把經過一個月訓練的士兵,分配到全國各地的軍事崗位上。

  但新訓只會訓練基本體能跟簡單的戰鬥訓練,對於有些兵種,在經過新訓後,仍不足以成為崗位上的合格士兵,因此又有了第二階段訓練,針對特殊需求加強補足。

  我跟小新就是在二階訓認識的。

  別怪我重複的廢話多,當兵就是會把人變成這個樣子。

  雖然我剛剛說得很好聽,但進來數過饅頭的都知道,新訓應該可以說是軍旅生涯最難熬的一段時期,雖然有些人下部隊會抽到外島金馬獎,或是兵種抽到海陸這種精實籤,但整體而言,讓多數人苦不堪言的都是新訓。

  為什麼?

  試想,要怎麼讓一群飽讀詩書又冥頑不靈,散漫成癮又精力旺盛的一大票男生在短時間內變得乖乖聽話?

  循循善誘肯定不行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搞不好還辯不過大學生。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把這狗票人通通變成蠢蛋。

  沒錯,變成白癡更好,當然,要聽得懂人話的白癡。

  軍隊理不需要底層的聲音,只需要下面的服從,說一做一,不需要你有什麼想法,你只要聽從長官的指揮就好。

  因此,要把在大學裡瘋狂玩四年的男生們在一個月轉變成不會思考的蠢蛋,這個過程,無疑是痛苦不堪又扭曲變態的,不管是遭到轉變的我們,還是要把我們轉變的教官都一樣。

  透過一系列毫無道理可言的寢室管理、大量且無義的分解動作與軍歌填充腦袋、不分情理的連坐制與擺明要電你的威權,再加上吃不好睡不好排便不順暢,難怪有人為了擺脫入伍連大便都願意吃……

  頭過身就過,這道理在軍中也差不多,熬過初期的不適應,後面也就慢慢習慣了。

  適應良好的人一餐可以吃三碗飯,精神答數喊得超級響亮,每一個動作都標準得如同世紀帝國,這種人是長官眼中志願役的頭號選擇。適應不好的人每餐兩口飯一口菜都嫌多,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坐,每一個口令都只執行表面,這種則是絕大多數人。


  噢……還有一種人,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那種人,俗稱……天兵。

  如果你們班上有天兵,不用班長罵人,基本上全班都想掐死他,如果天兵就在你旁邊,你大概不會去抱怨他怎麼會這樣搞事,反而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上輩子太缺德,這輩子注定要這麼倒楣。

  「那後來你又怎麼開始跑的?」小新拿著水壺問。

  相較於新訓,二階訓就清閒很多,多很多很多,每天上下課,練體能,吃飯睡覺打掃以外,最多的時間,就是閒閒沒事殺時間。

  「我也沒想到會開始跑……」閒閒沒事多聊天。


  ★


  當初是為了練體能打好桌球才開始跑操場,但在錯失全國冠軍,下學期交接完隊長職務後,練跑似乎……

  也就沒那麼必要了。

  起初佳薇還會一直拖我去練球,但在我刻意疏遠的情況下,也就漸漸不再強迫,而我去桌球室報到的頻率當然也跟著急速下降,只有偶爾下課碰到學弟邀約,才會再去打個幾局。

  到了大四下學期,除了上課以外,我幾乎都宅在宿舍打線上遊戲或是看動漫小說,可說是標準的宅男。

  碰到連假或是週末,甚至可以連續三四天都不出門,靠著電腦、泡麵、水,基本上就可以滿足我的生活所需,不出門也就不用每天洗澡,不用換洗衣褲,當然更不用刮鬍子什麼鬼的。

  這種頹廢到極致的情況,終於讓身邊的人看不下去,導致後來引爆一件頗轟動的事情。

  那是在我發現小強啃掉我最後一包泡麵後發生的慘劇。

  其實櫃子裡泡麵本來是足夠我撐完好幾個週末的,但小強在星期六晚上搞一個什麼恐怖片大放送,邀請一群人到我們宿舍用他27吋的超大螢幕觀看貞子三部曲,嚇得一群人一邊尖叫一邊把我所剩不多的庫存泡麵通通吃光。

  不過在眾人掃光前,我還是叫小強留一包給我當明天的午餐,殊不知,隔天中午我打開櫃子發現只有一張紙條。

  『哈哈哈!早上有點餓,我又泡了一包來吃,看你睡得很爽,就沒吵醒你啦~』

  我火速把紙條揉成一團,用力砸向牆角的垃圾桶,接著翻回床上睡覺,透過睡眠來解除飢餓的感覺,直到小強回到宿舍才把我給吵醒。

  「我回來了。」

  「有沒有吃的?」

  「啊……」

  「靠!吃我泡麵還不補給我?!」我翻身下床。

  「阿你出門就可以買吃的了啊!」小強丟下包包。

  「我明天又沒課……」我揉著空蕩蕩的肚子,坐到電腦前,看來只能靠線上遊戲來轉移注意力了。

  「喂……」小強看我打開 LOL,不滿的說:「我要念書,你別玩,出去吃飯啦!」

  「我戴耳機,不吵你……」我順手把全罩式耳機戴上,並偷笑說:「順便考驗你的定力。」

  「爛死了。」小強搖頭並開始讀書。

  就這樣我渡過了別人要參賽才能體驗的飢餓 24 小時,並在星期一早上對小強耳提面命的說:「中午下課記得帶吃的回來。」

  「好好好……」小強舉雙手保證。


  但我等來的不是香噴噴的便當,而是一通電話……

  『我忘帶錢包出門,你幫我拿出來,我們中午一起吃啦……』

  我轉身看著小強桌上的錢包,不曉得是氣急攻心還是空蕩蕩的肚子讓我有點暈眩,只能朝著手機破口大罵:『你豬啊!!!』

  『阿就忘了嘛……』

  『我會被你氣死!還會被你餓死!』

  『阿你出來就不會死啦!』

  『真的會被你搞死……』

  我抓起小強的錢包,無奈又氣沖沖的衝出房間,打開宿舍大門。

  門外有三位蒙臉的人。


  剎那似永恆,時間暫停般的四人動也不動。


  在我考慮是否要迅速關上房門,躲回宿舍的那一剎那,三位綁匪瞬間撲向我,並把我給押下樓,在我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個念頭是……

  真的被小強害死了。



目錄章節

第五章 第二節〈下部隊就像回到家後,發現自己是後媽生的

如果你喜歡我寫的故事,歡迎到粉絲團追蹤最新章節喔!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