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一好球,內角曲球

發表於2018/06/08
12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第四章〈關鍵失誤〉

第一節〈一好球,內角曲球〉


  「喝啦喝啦!」

  熱炒店,觥光錯影,最適合一群人大聲喧嘩相互拚酒的奇特場域,不管是生意往來、活動慶功、朋友相聚,通通都可以在這裡盡情的暢飲一番。許多熱炒店也貼心的配有嘔吐槽給喝掛的客人噴灑那些再也喝不下的酒精。

  「這種時候喝就對了!」

  只見一大群人圍著一位失意的男生,拼命的灌酒,也不知是他人緣太好還是太差,眾人輪流跟他敬酒就算了,一旁還有貌似小弟的人不停添酒,只要酒杯一空,滿上就斟滿。

  不過這位失意的男生竟是怎麼喝都沒有要倒的跡象,始終都維持著一臉死灰的木然神情,默默的一杯乾完又一杯,反倒是勸酒的眾人有些已經開始搖搖晃晃。

  「什麼情況?」另一桌的男生見此情形,轉頭低聲問隔壁的人。

  「蛤?」熱炒店裡講太小聲是誰也聽不到的。

  「學長姐們在幹嘛?」這次男生提高了分貝,在他同學耳旁大聲道。

  「喔喔喔!」聽懂的同學轉頭看了看隔壁桌的情況,乾笑了一下。

  「聽說是隊長失戀了。」坐在另一邊的女生突然爆料道。

  「啥?!」兩位男生同時轉頭看向那位女生,其中一位認同的點頭,但另一位卻是眨眨眼,並偷偷指著隔壁桌的其中一位女生問:「但隊長不是跟佳薇學姐在一起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次換男生爆料:「我們都以為他們是一對,但這情況看來,顯然佳薇學姐只是煙幕彈。」

  「啊?怎麼說?」充滿問號的男生越來越混亂了。

  「你想想看喔……」女生開始抽絲剝繭:「如果他們真的在一起,隊長就不會失戀啦!而現在隊長卻失戀了,就代表他們根本沒有在一起……」

  「但佳薇學姐感覺根本就是喜歡隊長啊!」男生反駁。

  「如果你喜歡的人跟別人交往了,你還能跟她維持以往的友情嗎?」另一位男生反問。

  「喔……」雖然他很想說有什麼不可以,但在酒精的作用下,卻是一個字都答不出來。

  「而且隊長失戀了,學姐還在一旁安慰,可見他們只是非常好的朋友……」只聽女生繼續她的推論:「一位女生和一位男生這麼好,卻又不是戀人,只有一個可能。」

  「……」男生瞪大眼睛看著左右兩旁的男女,靜默地等著他們的結論。

  他們點點頭,異口同聲地說:「政翰隊長是 Gay。」

  「噗……」男生把嘴中的酒全都吐光了。


  ☆


  「你不說,光喝酒,有個屁用。」

  我聽著佳薇的怒叱,過了兩秒才完全理解她在說什麼之後,緩緩開口:「說了她又不會回來。」

  「至少我們可以幫你想想怎麼挽回啊!」小強舉起酒杯又是一口乾掉。

  「嗯……」我看了看圓桌上的麻婆豆腐,拿著湯匙隨意攪動,瞥了一眼望著我的眾人,搖頭道:「今天是慶功宴,不要講這些……」

  「慶個頭啊!」冠廷學長怒罵:「殿軍連個獎盃都沒有!」

  「對不起……」我和佳薇同時抱歉。

  「靠!」冠廷不買帳,滿臉通紅的舉起酒杯對著我說:「乾了。」

  「乾了。」我點頭喝光手中的酒杯。

  「你再說一次……」銘偉推了推眼鏡,滿嘴酒氣的問:「你們怎麼在一起的?」

  「唉……」我嘆口氣,環視整桌殷切的目光,再次推託:「我都講好幾遍了。」

  「再講一次。」偉霆搖頭,態度很堅持:「我沒有聽過。」

  「我也沒有聽過。」「偶也是。」「我也要聽,我也要聽啦!」

  酒後百態的眾人在我眼中上演,我無奈的笑笑,打了個酒嗝,側頭看了一眼佳薇,輕聲開口……


  ★


  『我剛剛在開玩笑啦!』我急忙補救道:『怎麼了嗎?』

  時光倒轉,回到那個不可思議的夜晚,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忙完宿營回到宿舍門口,接起玲玲的來電,卻一時間沒有意識到這是她的聲音。

  『喔……』電話那頭傳來失落的聲音:『沒有啦……』

  『要說不說的可不像妳喔!』我一邊把鑰匙插入門把一邊說道。

  『嗯……』她猶豫了一下才說:『明天要上課了,我先回輔大,卻不知道要吃什麼……』

  『晚餐要吃什麼就跟午餐要吃什麼一樣,是個千古難解的問題啊!』我走進房間看著床舖,準備直接倒下。

  『哈哈……』玲玲苦笑著說:『難倒我了。』

  就在我準備倒床的前一秒,我突然意識到不太對勁,有人會因為不知道要吃什麼而鬱鬱寡歡的嗎?

  『妳在輔大?』『嗯啊。』『要不吃炒飯?』『太油。』『那……義大利麵?』『好貴。』『那……牛肉麵?』

  我戀戀不捨的看了床舖最後一眼,接著抓起桌上的機車鑰匙,衝出房間,火速下樓。

  『輔大不是有很多簡餐?』『嗯……我知道要吃什麼了。』『喔!吃什麼?』『海鮮麵。』『好主意。』『那就這樣吧!掰。』『好的,慢走,掰掰。』

  牽出機車,戴上口罩,在戴上安全帽前,我遲疑了一下。

  真的要這麼做嗎?這樣真的好嗎?她會嚇到還是生氣呢?

  巷口外的車水馬龍在傍晚的時刻逐漸被放大,日間的陽光消失後,城市繁華的星火也熱鬧起來,有別於鄉下的寧靜無聲,都市的夜生活,一點也不輸白日的喧囂。

  我看著遠處的霓虹,咬緊牙,戴上安全帽,騎上GRS,頭也不回的直奔輔大。


  ☆


  「為什麼?」佳薇搖晃手中的酒杯輕輕問道。

  我知道她問的是什麼,但我不想回答,只是默默的再喝完一杯酒,接著在眾人催促的眼神中,繼續開口。


  ★


  雖然曾經來過輔大,但眼前一片漆黑的校園還是讓我費了一番功夫,途中問了兩次路,還被當成剛入學的新生,在所謂的學長姐指點下,終於找到文園旁的女宿。

  文園是輔大校園內的餐廳,裡面有家麵包店很有名,招牌波羅麵包聽說是輔大生必吃的美食之一。

  看著人聲鼎沸的文園,裡頭吵吵鬧鬧的模樣跟淡江的大學城不分軒輊,但不同的是,我無心融入那個一邊悠閒吃飯一邊談天說地的氛圍中,此時此刻,我的心懸在半空等待。

  就好比坐在門口等著主人回家的忠犬,偶爾來回走動,有時眺望遠方,時而低頭苦思,實在等到乏味至極,卻又怕因為打盹錯過某人回來的身影,只好走到一旁的販賣機,投幣買杯咖啡灌下肚。

  宿營累積的疲憊在超過某個程度後,已經感覺不到想睡的倦態,反倒是腦中的思緒又開始交錯盤旋,冒出的無數問號在虛無的空氣中打架。

  她跟朋友一起吃晚餐所以聊天聊很久?她心情不好跑去便利商店買酒喝?還是她早就吃完進去宿舍裡頭了?搞不好她外帶海鮮麵回宿舍吃?其實她早就回來但發現我在這裡,所以掉頭去買飲料?

  不得不說,大腦真的是個很神奇的東西,我替玲玲晚餐行為模式列了數不盡的可能,這種列法似乎是窮舉法,而那些設想出來的各種例子有些連我自己都會被自己逗笑。

  她怎麼可能一連碰到好幾位要過馬路的老太太呢?也不太可能在路上撿到一百萬現金跑去警察局報案吧!那就更不用說發現自己身上沒錢沒鑰匙沒手機,只好一路用跑的跑回家去求救了。

  哈!怎麼可能嘛!哈哈哈……當我不小心笑出聲,想要掩嘴假裝咳嗽時,才發現人聲鼎沸的文園早已經關燈了。


  十點十二分。

  餐廳是沒什麼人了,但女宿門口倒是一直都有進出的女大生,當然也有在附近摟摟抱抱的情侶,在盡量不要被閃瞎的情況下,我頻繁的望著三個玲玲可能出現的方向。


  十點十五分。

  宿舍左側的情侶纏綿許久後終於決定分開,在我面前上演椎心的斷捨離後,男生三步一回頭的離開女宿,而女方則含情脈脈的化身望夫石在門口目送他走遠。


  然後,在我憋著不要大笑到肚子快要抽筋的同時,她走進了我的視野。

  低著頭,順手將髮絲撥到耳後,淺藍色碎花洋裝在路燈下拖著老長的斜影,左手勾著側背包,腳步不快不慢的往宿舍的方向靠近,接著在宿舍前的廣場抬起了頭。

  「……」她皺了皺眉。

  低頭繼續往前邁步。

  猛然抬起頭,無聲的輕呼!

  我大步走出,然後在她震驚不已的表情前,站定。

  為了這一刻她臉上驚喜的表情,前面再多的辛苦,都值得。

  「你……」玲玲眼睛直盯著我結巴:「你……」

  「嘿嘿。」我乾笑幾聲,主動開口:「海鮮麵好吃嗎?」

  「啊?」玲玲又愣了一下,點頭後又搖頭道:「沒開,但是是好吃的,下次請你吃。」

  「好啊!」我馬上點頭,卻又驚覺自己表現太熱情,趕緊說:「那妳剛剛吃什麼?」

  「噗……」玲玲笑了,一掃剛剛愣住的呆滯以及眼角若有似無的濕潤,只聽她笑道:「你大老跑來跟我聊晚餐啊?」

  「啊!不是啦!」我把藏在身後的東西舉到她眼前。

  「這是……」玲玲撥開塑膠袋,困惑的問:「燒仙草?」

  「不是喔。」「豆花?」「不對。」「紅豆湯?」「賓果!」

  「哇!給我的?」玲玲瞪大雙眼。

  「當然。」

  「你……大老遠跑來送我紅豆湯?」

  「啊!那個……呃……」我抓抓頭,小心翼翼的開口:「紅豆……嗯……補血。」

  「嗯?!」玲玲歪頭想了一下才會意過來,瞬間雙頰微紅低頭道:「你又知道了。」

  「啊哈哈……」看著玲玲害羞的模樣,我不自覺得開口:「問一下就知道了嘛……」

  「你還問!」玲玲詫異的抬起頭,握起拳頭說:「你問誰?!」

  「哈哈哈……這才像妳嘛!」我笑得樂不可支。

  玲玲對空氣揮了幾拳後道莞爾道:「好啦……謝謝你。」

  我搖搖頭,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說:「有事的話,可以跟我說。」

  空氣安靜了幾秒,這幾秒玲玲盯著我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什麼東西,接了猶豫了一下,才緩緩開口:「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當……」一開口,我就像被拔掉電源的麥克風,瞬間消音。

  「嗯?」

  玲玲雙手背到身後,微微側頭,長髮如瀑洩下,圓圓的大眼則好奇的等待著回答,可能也是因為緊張,雙唇不由自主的抿起。


  我深深吸口氣,像是要把全世界的勇氣吸進肺部,好讓接下來的字句可以從嘴巴吐出。

  「當然是因為……」看來勇氣吸得不夠多。

  「因為……」玲玲似乎受不了消音的效果,主動問:「你喜歡我?」

  我瞪大雙眼,退後兩步,驚慌的表情讓我喪失語言能力,只能僵硬的點點頭。

  「呵呵……」玲玲掩嘴笑了一下,繼續追問:「然後呢?你還想說什麼?」

  「我……我……」「不說我回宿舍囉!」「等等!」

  我雙手握拳,用力的把指甲刺入手掌,豁出一切的問:「妳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玲玲想了一下,嘴角勾起:「就憑一碗紅豆湯?」

  「還有不管多遠一通電話就會出現的我……」我往前走一步,繼續說:「還有你難過我就想辦法讓你開心,你想哭就陪你哭,想笑就跟你一起笑的我……」

  再跨一步,我看著她仰著頭的臉孔,輕聲道:「還有一顆願意照顧妳、保護妳、呵護妳的心。」

  「噁心。」

  在我以為被打槍的同時,玲玲已經撲到我的懷裡,眼角泛淚道:「你說的喔!要哄我開心、逗我笑、陪我哭陪我生氣陪我歡喜陪我發火陪……」


  ☆


  「紅豆湯是不是冷掉了?」佳薇突然開口。

  「啊?!」一群人不解的看向佳薇,不懂她在這個時刻破壞氣氛的原因。

  「那你們第一次吵架是為什麼?」佳薇不顧傻眼的眾人,繼續問。

  「呃……」剛剛還在那個溫馨甜蜜且動人片段的我,卻突然被十倍速快轉到玲玲對我大吼的畫面。


  ★


  「不接電話的話,你要手機幹嘛?!!!」

  九通來電未接,我一個字都不敢吭。

  「說話啊!你知道我等你多久嗎?你知道嗎?」

  我搖頭。

  「不是說一通電話就會到我身邊嗎?!我打了九通!九通!!!」

  突然間,手機就這樣被摔到了地上。

  場景切換得太突然,就像是直上雲霄的列車瞬間垂直降落到地底,巨大的轉變除了心境難以調適,連同聲音也被拔了音源,失去五感的重心不穩讓視線也跟著身體搖擺。

  而那破碎的手機,就像是我們碎裂的愛情,光是靜靜的看著……

  就心痛的莫名。




目錄章節

第四章 第二節〈兩好球,突然下墜伸卡球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