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波士頓馬拉松 / 02:55:06

發表於2018/04/24
6,883次點閱
2人收藏
加入收藏

  幾個成績接近的朋友們,一句:「我們來去波馬吧!」就這樣看似玩笑話,我們開始規畫起全世界最古老的馬拉松,波士頓!

  回憶起當初等待放榜揭曉前的忐忑,在我們波馬小隊六人小組裡,我是登錄成績最低的(02:59:58),更是用相對於邊緣的路協體系 2017金門馬拉松成績送出審核,當隊裡陸續傳出入選通知的好消息時,我是有些不安的,不知道哪來的自信早已安頓好機票與住宿,徬徨的同時更寄信到B.A.A.主辦單位詢問審核進度,換來的依舊是 Not yet 麻煩再等待!

  去年十月某日總算是捎來個好消息!來的有點晚,但終究還是來了!

  Congratulation!

  或許有些莽撞,在短短不到兩個月面臨兩個六大馬(東京馬拉松(https://ppt.cc/f8ytix)、波士頓馬拉松)的誘惑與挑戰,一個是需要不低的運氣,放棄了,也不知道是否還有這樣的中籤運可以期待,一個是需要不低的門檻,放棄了,也不知道未來還能否維持住相對的能力,在兩個都捨不得割捨下,決定兩個都要!

  在出發前兩周,來自越洋的信件寄來,真正的波馬選手證!Bib number;4657,象徵著即使是用破三的登錄成績排序,號碼排名排序依舊落在四千多名,世界就是這樣殘忍,但也見識強大!真的沒有讓我失望!

  從來沒有過長途航行的經驗,早上七點出發,漫長24小時的輾轉轉機,台灣、香港、芝加哥、波士頓!  

  抵達時,已經是美國時間晚上七點,當初笨拙的失誤訂了菁英艙等機位,一個人坐在快三個人的座位,腳勉強可以伸展,但依舊是難入眠!失眠翻翻嘔心鉅作的真男人,滿是熱血更難得的把躺在床頭櫃邊兩三個禮拜的書,在這趟航行順利消化吸收。

  為了克服時差,我們選擇提前五天抵達波士頓,提前適應時差溫度與飲食,每天跑在跑者天堂的友善道路上,在生活上相互照應著!又或者是說被照顧著!


賽前三日(4/13)

  為求睡得安穩穩定,睡前特地吃了半顆安眠藥。難得好眠,前幾天痠痛緊繃的累積得到釋放,清晨晨跑舒服順暢了許多,簡單的到處走走看看,體驗著旅行的優閒放鬆,暫時把比賽的緊張感放下,享受著第一次的美國行。  

  也在Expo的首日,把這趟波馬行最重要的第一個行程完成!幾乎沒什麼人群排隊,很快的領了自己的號碼布,驚覺並驚訝著期待著,原來自己真的來到這裡!好像真的要開始了!



賽前二日(4/14)

  有幸與歷年來最龐大的台灣波馬團餐敘,與許多台灣好手齊聚交流,交談內容不外乎是練習方式及下周一愛國者日的比賽策略,精準的天氣究竟有多冷、風有多大,沒有很清楚了解!早已概括分析過地形高度,天不時地不利,即使人和也沒有用!繼續半放棄式沒有忌口的啃著波士頓龍蝦,但心裡著實是有個底,真的是不好跑!

賽前一日(4/15)

  最後一天行程選擇待在房間用飯店電視看著歷屆波士頓馬拉松的路線,有心的網友們設計行車紀錄器做簡單的意象訓練,與往年的晴朗氣候對比著現在外頭飄著小雪成了強烈的對比。  

  但對於天氣,只有面對!好整以暇,整理好上場的服裝,別上了憧憬許久的號碼步,再吃了半顆安眠藥早早就寢!

賽前五小時 凌晨五點半  

  小幫手叮嚀著我說,平安回來就好!

  從旅館向外看,即使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懷疑!放棄的念頭沒有停過,這風雨應該是颱風吧!但這可是好幾萬塊和好幾小時掙來的,就先將就著堅持著!是這樣說服自己的!

  特意換上準備丟棄的睡衣睡褲保暖,換上用垃圾袋隨意剪裁出的合身雨衣,走了約十分鐘到了波士頓公園(Boston Common)接駁點,滿坑滿谷來自全球各地跑者齊聚一堂。

  雨和風沒有停過!因為寄物與起終點的設置特別,大約六七點就需要提前寄物,再輾轉搭乘接駁校車到起點(Hopkinton),此時手腳已經冷到沒有知覺,鞋子早已浸透,冷到髒話辭窮!

今天這裡如果不是六大馬,沒有猶豫的第二句話!絕對不會跑!

  排隊了大約一小時,總算可以躲進寧靜又溫暖的校車。忘了帶充電線,原先練習習慣的Garmin620 早已沒電,在買錶與不帶錶的選擇猶疑著,好在同行夥伴的緊急救援Garmin235,還在摸索錶的特性,這個時候心跳是49。  

  經過這樣折騰波折,我想是冷到機器也是故障了,上車後,知道是睡不著,仍然強迫自己閉目養神,腦裡盤算著今天的配速計畫,但沒有結論!放棄的念頭沒有停過!

賽前一小時 九點

  從波士頓公園(Boston Common)到起跑點(Hopkinton),車程大約一小時,一下車!真的好不想跑啊!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去,映入眼簾的衝擊,我永生難忘!

  如果不是早知道,這叫做波士頓的選手休息村,直覺這應該是難民區吧,已經沒有完整路線可走的軟爛泥巴路,好不容易在車上勉強有些乾燥的鞋面再度濕透,全世界的跑者就這樣克難的席地而坐,取用無盡又免費的熱咖啡,是在這裡最實用的暖暖包,但發抖的手依舊無法控制,貝果香蕉成為唯一的早餐選擇。

  知道是吃不慣的我,事先在隨身包放著吐司、巧克力、果膠、口罩,明知沒有胃口也硬是塞了幾口,專業冷靜有經驗的老手們,清悠的擦拭身體,換上另一雙上場乾淨的跑鞋裝備,賽前的準備,狼狽與悠閒高下立見!


  Wave 1 Corral 5 十點起跑,大約九點半,先脫掉準備丟棄的睡褲,讓腳提前感受真實比賽的冰冷!到了這個節骨點,好像沒有退路了。  

  終於到了該離開選手村帳篷的時候,光是這裡到起跑線,竟還有大約一公里的距離,刻意讓腳快速的擺動起來強迫熱身,好硬!腳幾乎沒有知覺,吞下睽違兩個多禮拜的咖啡因,讓自己把注意力拉回到賽道上!  

  雨和風勢依舊沒有減緩,記得在 2016年 台北渣打也是這樣類似的狀態,但這個霸王級寒流卻又升高好幾個等級和檔次!

  就在美國國歌結束後,賽道一片死寂,在這個滿是破3區塊的選手群裡,突然一陣聲音傳出:有人要跟我一起跑 3:45嗎?周圍的大家瞬間大笑起來!

  我想他是正確的!這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有點莫名其妙地,慢慢被大家推進,開始往前著才驚覺原來已經開跑了!

  通過起跑線!約莫2:34分,這個被譽為「跑者終極夢幻殿堂」的波士頓馬拉松,被視為是一生必定要朝聖的賽事,就在這個史上從未有過的低溫暴雨狂風狀態下開始了!


  波士頓這條道路並不好走,連賽道也不是很平整,剛起跑就不小心踏進了水坑,拐了一下腳。或許是冷是寒,下肢沒什麼明顯痛感,也或許麻痺了,來不及覺得疼痛和冰冷,悶著頭上了!

  這個時候還穿著睡衣和口罩還捨不得脫掉!下坡的感覺還算順暢!沒有因為口罩而影響呼吸節奏調節,4'11"、4'08",幾乎不累!擁擠的人群感覺不出這樣的速度,突然在賽道的最邊緣有個穿著極短短褲的外國女生引起我的注意,在這樣的區間裡,敢不斷超車,可以預測她的目標絕對不單純。與其單打獨鬥,選擇隨機搜尋頻率接近的跑者跟跑,刻意跟上去的 3'51",接下來的5公里幾乎是用這樣的速度跨出,真的好強!

  逼得我要脫掉口罩正常呼吸了!逼得我還要用破爛的英文跟她禮貌性的搭訕,原來是 Sub245!

  繼續有勇無謀的咬著不放!完全沒有想過後半程的後果,抱著就先這樣的任性,跑一步算一步的無所謂!真的是冷到沒辦法思考,腰際上的補給包,腰包上的拉鍊在幾乎凍僵的雙手已經無法輕易拉開,只能用身體的甩動伴隨著放慢腳步,總算是完成計畫中的補給。

19'45"、19'19"、19'53"、20'14"

  忘記是第幾個水站跟她分開的,但層出不窮的集團式不斷湧上,不怕找不到避風擋雨的!  

  這個時候又覓到一個穿著綿T 類似球褲又有點厚底跑鞋的跑者,身高目測約莫180,寬度應該接近我的兩倍,步伐輕鬆輕快而且不拖泥帶水,眼界視野的突破與衝擊,再度擠出僅存的英文和他交流,Sub250!好吧!那就再來一次吧!  

  跑者是善良的!他不時地回頭看看我,並揮手示意著,我們一起經過Mile 13 震撼的衛斯理(Wellesley College Scream Tunnel),仍然不為所動著!

不愧是波士頓!

  經過半馬約莫83分,始終沒有期待著成績!但這樣的體能狀態,我是舒服的!這就是我等待許久的節奏!知道今天好像有一點可能!這個時候心情有些激動,大吼一聲,把那個快要掉下的眼淚忍著

25km (1:39'21")、30km (1:59'47")、35km (2:20'59")

  一直是在狙擊範圍內的,只感覺今天路旁里程牌來的滿快!賽前就被不斷警示的Mile 16 牛頓四大坡(Newton Hills)、Mile 21 碎心坡(Heartbreak Hill),就在刻意不往前看去哪個沒有盡頭的上下小坡,有坡就跟著集團人群跟著,對於賽道的景色幾乎沒有印象,或許是賽前刻意去跑跑山路策略奏效,所謂的陡坡幾乎沒有明顯感受到!

  在這樣冰冷挑戰性極高的賽道上,竟也是沒有停歇過的加油聲和音樂,不可思議的群眾支撐著,知道今天絕對不能停下來,這一放慢一停就沒有了!最後一包的補給包,不小心因為手麻手滑掉落,向前跑了幾步,顧不得節奏更掉頭回去撿起來!

  天曉得全程的狂風暴雨,伴隨著體感幾近零度,竟還算順利的完成四十公里,這個時候是2:43:XX,還沾沾自喜的盤算著。

誰說波馬是不能期待突破的,骨子叛逆的我硬是就要!


  怎麼形容亞洲與美洲這兩場賽事,東京馬拉松像是古典恬靜的輕柔曲調,舒服而且秩序,波士頓馬拉松卻像是熱情奔放的鬥牛競曲,變化多端又難以捉摸征服 !

  終點前的路線,大概是這次旅程中來過最多次的地方,地面上刻劃最佳路徑的三條藍線,非常清楚我是真的快到了!在最後的一個水站,灌下一杯典型美式風格的運動飲料,一個瞬間,視線開始模糊,有點看不清楚,腳也有些抬不起來,我知道我還有力氣的但卻有點無法控制,意識清醒的還可以聽到周圍熱情的吶喊聲。

  一直對於怎麼回到終點的記憶是片段的,想要衝進終點前,帥氣的高舉雙手,已經無法。

  過了終點,只能癱軟在旁邊的工作人員身上,他不斷拍打著我,腳也已經無法支撐自己,馬上坐上輪椅送進醫護室。  

  一路上無法控制的狂吐又發抖著,內心更是緊張害怕著,在醫護室裡早已人滿為患,一群人包圍著我並把我的衣服脫去,他們不斷詢問我的精神狀態,我依舊表示沒問題!一層一層的保暖鋁箔紙不斷往我身上披上,更將暖氣往我身體灌進,恍惚失神的不斷和他們微笑著說謝謝,但其實心繫的卻是我的獨角獸,身體不聽使喚強烈的顫動著,腳還是站不起來。

  突然有個天使拎個好幾個完賽獎牌進來,一一幫我們掛上榮耀,那個瞬間完全潰堤!真的完成了!這我拚死拚命掙來的!

  雖然站的不穩,但還是想早點出去和同伴們會合,畢竟真的在這裡停留太久了!臨走之前,肚子有點餓了,和醫護人員示意想吃點東西,他們硬是拿出洋芋片讓我充飢,我想這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零嘴吧,對於這個六大馬有更深的體悟!即使語言不通,仍然真切感受到這個城市的熱情貼心友善,感謝這份溫暖!

  更感謝感動那個對我又愛又恨不離不棄的小幫手,在狂風暴雨中狼狽又心急如焚等著那個在全球著名的波馬醫療團隊體驗和享受的我!

  是的!我還是平安回來了!拿下這個調皮的波馬!


   最後,我們波馬小隊都完成了!我們每天一起晨跑同進同出著,擠在一個接近十人的Airbnb小公寓,相互照應著,都沒有棄賽! 

  六個有三個在這樣的險峻 破三,全部都在三個半小時以內回來!更驕傲著我們竟是如此強大到難以想像! 

  隔日的雨過天晴,看來額外諷刺而且無奈,對於天氣的這一切好像沒有選擇,想起那時的42.195km 似乎像場惡夢!  

  賽後出門刻意穿上真的不是那麼討喜顏色的波馬外套再掛上真的得來不易的波馬獎牌。走在晴朗的波士頓街道上的優越感份外強烈,拖運著沉重行李往車站走去,緩慢著走著,總得到真誠溫暖的關心協助,隨處可見穿著相同裝備的跑者,免不了閒聊交流,喜歡這裡的歷史文化和自然溫暖,但還要再來一次嗎?

  真的要好好想一下!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沒有趴 照樣輾爆你 ─ MIZUNO WAVE DUEL G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