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霞郊遊趣】_輕旅漫遊加里山尋芳記

發表於2018/04/18
320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勇氣一直都在前進的路上,它會令我們精神煥發。

當我們順服於偶然的安排,就會成為必然的經驗。

                                                         ~by烏龜霞 

同行者:吳逸駿、詹正義、盧月霞

好多根結蘭呦~

2018年3月25日,6:45自鹿場啟程,一轉進加里山步道,筆直參天的杉林迎面而來,沿途以柳杉及闊葉林居多,林下蕨類蓊蓊鬱鬱,森林,我們走進森林了。根結蘭,哇~~~第1株、第2株~~~好多根結蘭就在左右,不到10分鐘,我們已滿足盈心了。

根結蘭,分佈於海拔500-2000公尺,生長於潮濕蔭涼的闊葉林、針葉林或竹林,花莖在新葉間挺直抽出,花朵白中帶淡淡的紫暈。

岩壁上的一葉蘭

太遠又沒好鏡頭

可是,今天的主題是尋芳趣,尤其是生長在崖壁上的一葉蘭。為了尋找一葉蘭,也一路蒐羅了許多花花草草,從腐葉堆鑽出小白蕊的水晶蘭怦然入眼簾,一轉彎,驚見一葉蘭於岩壁上搖曳著紫色身姿,得來幾乎不費工夫,雖然沒有精湛的攝影技術,單只一瞥身影就無悔車程遙遠。

風美溪

滿懷芳草,走走跳跳,旁邊風美溪的潺潺聲、悅耳的鳥聲、撩人的林風輕拂,下河谷、上步道,於陶醉之際,竟錯過往哈勘尼山的岔路,走吧!兩位同學拿著GPS,我這個路痴跟著進林子,定向越野去!

初讀那一片生意盎然的林子:

幽林幾多可尋芳,水晶蘭剔透多嬌。

排遺寓目野不荒,須臾放乎天地香。


真的,沒有步道、只有方向,往上再往上,而人稱山中水精靈 (小說裡的冥界之花、夢蘭花)的水晶蘭竟在這片陰濕的林子裡靈動著,每幾步就有不期而遇的驚喜,剛探出頭的水晶蘭好嬌柔,晶瑩的花苞群集,一團團煞是可愛,我們是何等幸運呀!在林子裡黑嚕嚕的大便,是山羊?是山羌?鹿?引起我們開始判讀其他大便,我們在野生動物的活動範圍呢!鹿蹄草科的水晶蘭非蘭花,生長在1500公尺 到 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是腐生植物,沒有葉綠素可行光合作用,是靠吸取林木落葉下的腐植質養分,貼在花莖的卵形薄膜即其葉片,花瓣呈鐘形微下垂,花色皎白。

奮力往上、奮力尋找天光,終於在正義的帶領下,走至豁然開朗的步道,才發現我們摸索的林子圍繞著禁止通行的布條。走過6號救援樁後,陸續遇見一些登山客,我們竟誤闖禁區才回歸正常步道,林中所遇生態皆天意吧!(7:40進林子定向找路,9:05出林子的地方,大約在往哈堪尼山步道上第5號救援樁,歷時1:25)




朱砂根

哈勘尼山步道上,自然老師詹正義帶我們認識蕈菇,最奇特的是色彩豔紅的蛇菰,想必3月是他們破土蓬勃的好時節,菰字即菇,但觀其嫩莖,正義說有維管束,,不是菌類,是寄生在植物根部的草本植物,雄株花穗呈荔枝皮狀,而雌珠則為光滑菇頭狀。


抵達標高1990公尺的哈勘尼山之後,從7號救援樁躍下那又陡又急的下坡段,經過一路的拉、滑、滾,又重回風美溪谷。風美溪發源於加里山,與鹿湖溪在鹿場匯流後稱東河溪,直至南庄後匯入中港溪,而中港溪是苗栗縣重要的水利河川。

躍石渡溪到對岸,風美溪畔餐畢,我們又在峽谷裡定向找路去,耳聽烏鴉「阿~阿~阿」,心裡覆《禽言》詩:「行不得也哥哥,十八灘頭亂石多。東去入閩南入廣,溪流湍駛嶺嵯峨,行不得也哥哥。」,看到亂石疊嶂、路跡不明,總覺得這烏啼聲似禽言詩裡鷓鴣叫聲,行不得也哥哥呀~前行路很艱難呀~

在峽谷裡要尋找加里山東線登山口的方向,不是那麼簡單,幸好經登山客指點往相反的方向,循布條陡上,很快回到正確方向。

手腳並用,循線攀高,終於見到伐木時期的台車鐵軌,即抵達舊鐵道岔路,岔路也是抉擇點:

  • 往左,攀爬搖晃山崖鋁梯至加里山。
  • 往右,循伐木時期的台車鐵軌至加里山。

其實,經歷前段的找路攀爬已建立一點信心,我有點志氣高脹。

很想見識搖晃鋁梯,但還是緘口不敢妄言,兩位同學擔心我的安危,當然是選擇向右,也不錯啦,腰繞的鐵道風情,應該是很浪漫的。

於是,往右。然而,初行,荒煙蔓草、滿目蔥籠;再行,傾折鐵軌、斷崖殘壁、縱谷切割,怵目險象驚醒浪漫遐思,鐵道風情變成柔腸寸段。

断崖處處,腰繞何處去

攀拉垂降,紧握收核心

安全第一,吾友好情誼

定向越野很有趣,莫慌



為了安全,依山勢廻轉,高腰繞再高腰繞,無法高腰繞就順著地勢、地物攀爬,除了四肢並用,腦袋還要保持清晰,無止盡的攀、爬,遇到諸如”崩山不通,往左上切” “小心路況不明” 等的模糊警告牌,好像接聖旨般之誠惶誠恐,那些警語都是好心人所釘掛的。不敢奢望終點快速到來,只希望源源不絕的力量與精神,專注再專注,天意安排如此邂逅,享受吧!

我收起手機,緊跟著…



途經一處峽谷,正義站在大如稜線的岩石上大喊”TUR(Taiwn Ultra Runners)有來這裡跑過”,哇~~~真的好佩服超馬越野跑者,我沒有能力參加,站上去威風一下也開心。

登山和越野跑者經常會在溪谷處堆放疊石以指示方向,果然,順著兩堆疊石的方向而上,上去就是鐵道路,感恩啊,除去我的迷惘糾心。

走了2小時45分,終於接上加里山西線的正常步道,到海拔1,660公尺的避難小木屋前歇歇腳,從加里山下山的登山客絡繹不絕,看來,大家都要趕著天黑前下山,他們看到我們才剛要往上登,不免提醒我們要小心。逸駿有登頂過,所以,我和正義兩個續攻、續趕,趕,我的腳程真的要很趕,身手矯捷的正義,每跑一段就必須等我一下,我也不敢怠慢。

請問,有看到一葉蘭嗎?沒有。沿途問人,有點小失望,但無論如何也要登上加里山。

疾走在前半段,樹根為道、林相幽美、巨石或踞或臥,好想停下腳步呀~但見天色漸灰,走走跑跑,辜負了大好森林。

國榮

香香

步道後半段,走沒幾步,就需攀爬陡峭的岩石,大都是樹根攀纏的岩石,好玩呀~真好玩,能跑就跑,該爬就爬,匆忙行進間竟與我爬玉山的山友相遇,看到國榮和香香兩夫妻真是開心吶~

最後一段,再循稜陡上高2,220公尺加里山的一等三角點,該處是展望群山的最佳觀景點,據說,可東看哈堪尼山,南望雪山圈谷、雪山聖稜線、雪山西稜線,而西南方有泰安鄉的水雲三星、西面端坐著神桌山、神桌的背面是南庄、獅潭錦繡綿延的山稜,遠方山頂兩座球形雷達則明顯標誌著樂山的所在…可惜我到時,已漸籠雲霧。

天色灰濛,趕快滾下山。回眸看加里山的聳然山頂,騰起下次再來的新願。

在下降到一處陡峭的稜線岩壁前,正義突然躍身到右側邊的峭壁下拍照,一葉蘭耶~我們沒辦法拍攝到好照片,但目睹長滿苔癬的峭壁上,點點粉紅在暮色中搖呀搖,她們頑強地在那高高的巉岩上扎根安家,人們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滾到避難小木屋,看到等我們3個小時的掌門人逸駿,讓他獨候受風寒,真是對不起呀。

天色已晚,靜謐的步道,能見度愈來愈小,逸駿熟門熟路地引我快步滾下山,正義已先行飛奔而去。

行筆至此,個人覺得有些路段都是尾隨兩位同學,走得有點不知身在何處,希望有機會可以再遊,深刻記住走過的足跡。

謝謝逸駿&正義,感謝你們小心翼翼看顧我每一步的落脚處,走過這次的路程,我勇氣倍增。還有,附近的風美瀑布、神仙谷、石壁峽谷、三角湖、藤坪古道、向天湖等景點都等待我們一遊呢!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