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眾不同而感到尷尬? 談尊重

發表於2018/03/27
7,028次點閱
5人收藏
加入收藏

小時候的我是非常極度害羞的孩子,是被老師叫起來念課文就會臉紅的那種,我想那種”尷尬”的心情是來因為,我十分在乎別人的眼光。因為害怕與別人不同而遭到排擠的個性,驅使我努力的改變或壓抑自己的行為和想法,來符合”身處環境”的樣子,無論環境好壞。因此也做了一些令自己遺憾的壞事。然而這個宇宙運行的法則是慈悲的,祂似乎會透過安排一些際遇,來強迫人們針對自己的不足之處做改變或改造。我在國中二年級時意外的接觸了長跑運動,在跑步過程中,我真實的感受到自己的”進步”,我熱愛這樣的感覺! 就這樣一頭熱的栽進了這個領域,每天下課就是期待去體育場跑步,無論刮風下雨或是考試,不假思考的排開了幾乎所有的團體娛樂活動,我就是要跑步! 反差很大的是,我就讀的班級是體育班…..的隔壁,美術班。雖然只有一牆之隔,但生活近乎兩極。前者天天都是體育課;後者天天像段考。在升學壓力之下,我仍極力地排開時間跑步,即使我跑步成績一點也不怎樣,但我就是很喜歡自我突破、進步的成就感。我開始對一件事情有自己的想法、執著的去做了。

就學階段,從國中到研究所畢業,我在學校的所學完全與運動或跑步八竿子打不著邊,但我就是看待自己是運動員,因此在同學眼中就成了一個有著特殊興趣的…不一樣的人。記得剛進大學時,班代正統計著參加迎新的人數,他直接問:「不參加的舉手。」當時舉手的只有個位數,而我是其中一個。被問到不參加的理由時,我很小聲地說道,因為我要參加比賽。

班代問,什麼比賽?

我: 鐵人。

班代: 什麼鐵人? 丟鉛球那種嗎?

我說: 不是,是鐵人三項…

後來我在班上的綽號就變成了”鐵人”。直到畢業,我猜真的知道鐵人三項是什麼的同學應該還是不太多吧。

其實我幾乎不曾主動和同學聊過運動的事情,因為我認為講了他們也不能理解,而且可能會讓別人覺得我在炫耀甚麼事情一樣,在FB不流行的當時,幾乎沒有同學知道我在幹嘛。大學生生活都是小團體,因為興趣喜好或人際關係的不同而各過各的生活,而我幾乎是自己做自己的事,特別是吃飯。因為我只吃自助餐,這樣才能吃得營養均衡又飽又便宜,也因此創下了6年每天都吃自助餐的輝煌紀錄。在生活模式、思維興趣不同之下,我幾乎是獨來獨往,和同學們除了課業交流之外也沒有太多其他話題。有一次的經驗是,我和一位同學放學後剛好走在一塊,從教室離開到學校大門10幾分鐘的路程,半句話都沒講。到達大門之後他開口問我:「鐵人,你都這樣對待同學嗎?」 我開玩笑回答:「嗯,我應該去修一下人際關係了。」

但我心裡想,其實我在運動領域上朋友是非常非常多的! 交流上一點也沒問題,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何在學校同儕間好像因為沒太多共同的話題,而變得與每個人都是”相敬如賓”的狀態。我當時後心裡沒什麼小劇場,也習慣了與眾不同的感覺,但難免還是會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直到研究所時期發生了一件令我難忘的”小事”,讓我深刻的體會關於”做自己”的哲學。

有次一位同學A在揪夜唱,實驗室裡的同學不多,每個人都問過一次只跳過我,他可能也不好意思。雖然他知道我一定不會參加。

同學A: 鐵人,我們要夜唱,要不要一起來呢?

我回答: 不好意思耶…我要訓練,沒辦法參加。

同學A拍了我的肩膀一下,並告訴我: 沒關係,好好訓練,加油!

然後當他又問到下一位同學時,那位同學一樣拒絕,結果你猜怎麼了…

同學A: 我們要夜唱,要不要一起來呢?

同學B: 我不行耶…..

同學A: #@%&!! 你都這樣,歹揪!!

ㄟ~ 當時的我小驚訝了一下,心想,一樣是拒絕邀請,為什麼反應差這麼多??

後來我知道了…原來,同學們對於我長期堅持的”與眾不同”,心裡其實是”尊重”的!

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獨立的個體,人生際遇也都不同。因此看事情的方式、眼光都不一樣,如果自己做事情要符合每個人覺得”正常”的樣子,那要怎麼生活呢? 而這些人能夠為你自己的人生負責嗎? 也不行。那就勇敢做自己吧! 這樣的想法雖然看似獨善其身,但很奇妙的是,當我們為自己而努力到最後,很自然地都能貢獻到這個社會,甚至全人類,諸如世界著名的藝術家(如梵谷、貝多芬...)、科學家和運動員等等,無不為自己而活。我的生活經驗告訴我,這個社會的包容力遠比我想像的大很多。如果你很熱愛一件事情,做這件事情會讓你開心,而且不會對社會造成傷害,那為什麼不堅持呢?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