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霞郊遊趣]_輕漫旅遊草山論劍(1)

發表於2017/12/27
34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緣起】

2017.08.19,一群人費盡千辛萬苦完成陽明山東西大縱走十連峰,於終點清天宮看到一位手上僅拎著水瓶的精實小夥子,好奇詳問,他一個人單憑一個水瓶,完成了越野16連峰,天啊,我們這群老灰仔開始在回程的車上嘰嘰喳喳,我們討論要挑戰10+6=16的16連峰,於是…回家搜尋資料,又恰巧,某日小叮噹吳逸駿聽到我們的心聲,馬上端出”草山論劍26回合”,哇~~~一致讚嘆,我們沒有上等的體力,但我們有足夠的耐力,把時間訂在聖誕前夕,我們要扒26個山頭,扒到晚上9點,扒到一起唱”Silent night, holy night!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結果】

先講結果,免得看倌會說「看了半天,冇啊!」,是的,我們只完成向天山、面天山、大屯西峰、大屯南峰、大屯主峰、小油坑山等6個山頭,就順天意結束了。

【草山論劍大戰26回合_Part1】

掌門人吳逸駿腳傷未好,決定開補給車在適當的地方幫我們補給。2017.12.24,5:30,王玉瑞、鄭朝升、黃俊欽、羅中明、留言風、翁明才和我,一行7個人興沖沖地從復興崗捷運站開始出發。沿著北投秀山路跑,陳旺大哥突然出現,他從新店騎車趕過來,勇哉,我還在邊跑邊打哆嗦,旺哥已完成暖身運動。

摸黑上貴子坑,感覺只有腳下的上坡階梯,想到要走上5公里才能到登山口,莫名的壓力湧上心頭。

天色在惺忪中,乍明;催曙的鳥啼聲,響起;我們的譁聲,嘎然停止。接著,鳥兒群聚放出哨音,長長短短地合鳴,那首”破曉”的英文歌輕快地在我腦際想起,morning has broken like the first morning…blackbird has spoken like the first bird…praise for the singing…praise for the morning…是啊,是要讚嘆這樣的早晨,不遠處傳來練丹田功的呼喊聲、腳邊的菜圃也一片綠光、朋友的喘息吁吁,讚嘆身在生機盎然的清晨裡。

走出青礐步道,逸駿在5K處的產業道路上出現了。吃早餐、補水,讚嘆掌門人神機妙算,我們真的餓了。

和逸駿在清天宮前的大榕樹合照後,我們繼續前行,此去,可能過午後才能看到他的補給車。

清天宮是「陽明山東西大縱走」的西邊終點。從清天宮往上爬, 經過農家圍籬、竹林、相思林、三聖宮、太子碑…一路林木蓊鬱。逆向走東西大縱走的路,雖然上行較費力,但較能好好地感受行走這段路的悠閒,前幾次由東至西,走到這裡已是強弩之末,力竭憔悴,全然無心觀察林相。

走了1公里多的石階,轉進較寬闊平坦的林道,往向天池方向走,薄薄的霧氣在林間漫開,伴著縹緲的霧氣跑步,有飄飄若仙之感,不知不覺錯過向天池指標,只好從8K處的面天坪涼亭再折回既定的路線,我們真的是一群服膺紀律、遵守遊戲規則的單純物種。

6K處,籠著輕紗的向天池,是火口湖,湖畔褐色的通心草似稻稈,取之為景,合演拾穗名畫。臨走,在石縫間,有一對樹蛙正交疊著,原來有愛情正在這夢幻之境滋長著。

第一座山頭是標高949公尺的向天山,很高興看到王教授很輕鬆地拾階而上,記得今年八月至此,他腳傷已痛不堪言。接近峰頂時,強風吹得芒草咻咻響,趕緊在雲霧裡合影留念,續往鄰座的面天山。

標高977公尺的面天山,雲霧漫天飛舞,只好略過金屬反光板旁的觀景台,無法俯瞰台北盆地、北海岸等美景,更甭說數著一顆又一顆的山頭。

由面天山下到面天坪涼亭,才可銜接大屯西峰。走下面天山的石板階梯,不但非常非常濕滑,而且略帶茸苔的階梯,其走向是順勢向下傾斜,當中明和王教授恭維彼此滑姿之帥,就聽到前方慘叫聲,聽說那是精彩的”丟水漂”,明才的形容是”咚!咚!咚!彈三下”,哈哈哈,很恐怖,我的腳真是不知所措,老人家可是摔不起,然而,看輕履塑膠便鞋的旺哥,怎麼走得那麼輕鬆啊?!

經過面天山的歷險記,再來就要攻大屯山。

登上西峰的泥土路算親民,坡度雖陡,但有盤錯的樹根可以著力,也有穩固的繩索可以向上攀爬,正玩得意猶未盡時,就登上稜線的芒草區,芒草雖高,但路基明顯,當我推芒而出時,幾個大男人已在前方安山岩區排演,男人也愛拍照?!

山頂依然霧茫無展望,夏日枝葉濃密的大樹也落盡繁華,但傲然枯木前,好朋友們個個率性、與自然和諧的畫面,”能動便活得輕鬆”是我為這幅畫下的註腳。

步下西峰急陡的路,更是好玩。勇者,順勢拉繩垂身而下;謹慎者,手腳並用,踩著牢固的樹根、岩石;玩樂者,拉拉繩、咋咋舌,擺個英姿,喀擦!。人稱險峻的西峰,今天的驚險度已略遜於面天山的滑一跤。

從大屯西峰到南峰段,需腰繞一小段背風的森林步道,每次經過這條濕潤的步道都忍不住想尋找躲在草木裡的昆蟲,記得曾看過幾條瑩藍色的、藍綠色的、暗綠色的變色龍,就在這區耀眼而過。唉!走得最急的,總是最美的時光。

接著,開始攀爬大屯南峰,看!由上而下的登山客,相扶相拉、步步為營;由上而下的越野跑者,滑步帶輕點、技巧類神。我們站在下方禮讓,好熱鬧的南峰啊!

手腳並用攀繩、越石,衷心感謝大樹根部的強韌生命力,沒有頑固生長在這大陡坡的樹木,就沒有這麼安全的攀爬路線。

直上957公尺的大屯南峰,芒草依然盤據山頭。可喜的是,由南峰下到大屯坪的泥濘下坡路,並沒有想像中驚險,頂多滑一跤,坐在軟泥上哈哈笑,連跑帶走,很快就脫離芒草區,接上往大屯山助航站的石階步道。

走在又長又陡的石階步道,先享受一段闊葉木屏障的綠色隧道,接著就是迎接向風坡暖暖的陽光,一會兒背部濕濡、一會兒寒氣逼人,真是多變的陽明山啊!

階梯的盡頭,就是1,077公尺助航站旁的雙層觀景台,一般人以此地當成已完成大屯山主峰。冷霧襲來,且台北盆地籠罩霧霾,無緣展望地貌,沒多作停留就往1,092公尺大屯山頂,一起去找哪顆曾是軍營禁區的圖根點。若不是成群結隊,我根本沒膽鑽過芒草和那顆密石見面。

從大屯主峰最高點緩步走下大屯鞍部,由於箭竹沿階檔風,可以很悠哉地行走其間,鳥瞰煙茫的小觀音山和北海區,沒有蔚藍天空的蒼茫也是絕美。

歐耶~逸駿的補給車已在鞍部停車場等我們。冷颼颼的風吹呀吹,熱呼呼的泡麵暖呀暖,再來幾口陳旺大嫂的米酒桂圓糕,滿空飛揚的愛心飄呀飄。

吃飽喝足,繼續往巴拉卡公路走,冬陽下的竹仔湖一片清晰恬靜。轉接陽金公路的小油坑,北風就竄出來呼呼地吹,好冷!好冷!

已經完成5個山頭,無論如何也要去尋找那顆在路旁的小油坑山基石。走遊客中心旁邊的小步道,走沒幾步,逸駿就站在最高點的觀景台邊的箭竹林洞口指引,彎腰低頭,循著布條鑽~鑽~鑽~哈哈!真的有基石呢!

撿完6個山頭,快速躲進小油坑遊客中心避風雨。

瑟縮在背風處喝著熱咖啡配桃酥,望著小油坑口噴出的硫磺煙,好浪漫、好享受,

冷風挾霏霏細雨,七星山頭繚繞的雲霧轉深濃。

山嶺罩霧,鑒於這群老灰仔可能會繼續”丟水漂”,以及逸駿擔心我們在七星南峰會被外星人捉去做人體實驗,決議到竹子湖共度平安夜,剩餘的20回合下集再續。

雖然只完成向天山、面天山、大屯西峰、大屯南峰、大屯主峰及小油坑山等6回合,但記載偕行論劍途中的點點滴滴之時,新的憧憬彷彿又進駐心底。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