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深不知處

發表於2016/06/15
1,202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借宿廣興國小風雨操場8點就寢。還未入眠2個高中生男孩進來一邊打籃球一邊把音樂開的忒大。這幾年來夜宿野外的經驗早已養成隨時可以進入睡眠狀況的好習慣邊聽著音樂漸漸走進夢鄉。幾度被自己的鼾聲吵醒籃球碰撞聲、音樂聲、夾雜著講手機的吵雜聲依舊。調整一下睡姿繼續尋求我的美夢。突然被一陣激烈的刺耳聲音驚醒人聲已不見籃球碰撞聲也無蹤,卻是一隻狗咬牙切齒的對我狂叫!我今天是招誰惹誰了怎麼連睡個覺都無法睡的安穩!

清晨4由梅花湖畔起跑,大家身揹水袋,把頭燈都打開光影交錯中,晃動的身影很有出草的肅殺氣氛。出了會場,左轉梅湖路,過了羅東溪的橋樑後,右迴轉後再右轉,隨後沿著河堤下的道路奔跑。黑暗中,不知路之遠近我們流逝的光陰盲目追尋著未知的距離。

超過2公里後,開始進入山徑。凹凸不平的小路不是鬆軟的泥土就是不均勻的石子,東一顆西一粒讓人實在無法著力快跑只好緊盯著前面一方頭燈,小心翼翼的往上快走。幾度試圖抬頭遠望除了黑暗沒有半點其他色彩連天空也不見星光。看不見天際線,方向感盡失,只能亦步亦趨默默跟隨著前面跑友的腳步。路徑旁邊全是高過人身的雜草,風,吹不進來,潮濕的空氣讓人在努力走動中非常難受,沒多久,已經衣衫盡溼,氣喘如牛。

好不容易才登上頂,左轉進到產業道路,第一個補給站終於出現,這裡離會場已經有7.5公里之遙。東方已大白,志工提醒大家把頭燈關掉,順便為大家照張相。想像中,自己應該是臉色蒼白兼狼狽不堪吧!

離開補給站後,產業道路無坑無洞的平坦道路,跑來倍感幸福。上上下下,終於來到好漢坡。超過40度的斜坡以為是賽道中最嚴峻挑戰,等跑完全程後才發現,原來這只是整場賽事前菜中的一碟花生米好戲還在後頭走上好漢坡頂點,左側一片彩霞露不了面的朝日,散發著皇朝般色彩黃色的內裡被著金色的外袍景色貴氣而不刺眼

登高之後,開始下坡。路徑又由泥石小路漸漸進入荒草蔓延的野徑轉角處,晨曦斜照著蘆葦,抽穗灑滿金黃色,像是金雕玉琢的藝術品,煞是好看!轉個彎把太陽留在山的那一邊。背陽處,涼涼的吹著;心舒舒服服的高興起來

三轉四轉又回到了產業道路陡峻的急速下坡,腳趾不斷擠壓到鞋子的前面到壓迫的腳尖不斷刺激神經發出疼痛的哀號!就是下坡腳趾常會受傷瘀清最近一年才會改穿夾腳拖跑馬;趕緊降低步幅減少腳趾的壓迫並且緊靠路邊任由大批跑友隆隆的腳步聲由上往下超越而過。

隨著山勢的轉動我們已經從冬山鄉翻山越嶺來到大同鄉傳說中不老部落的地盤。關於這個泰雅族部落保留傳統建築和美食融合的軼事口碑傳誦已久,此次我們無緣真正進入到部落裡面只能在跑動中驚鴻一瞥,輕輕滑過。一塊平坦的高地上幾間茅草屋斜屋頂的建築像迎風正飛翔的風箏又似老鷹展翅之姿四平八穩昂首立於空地之上搭配屋後高聳的樹木以及藍天白雲有種童話故事中陳年老屋的出脫感讓人想要細細咀嚼它背後的優美神話故事。

回到平地滿身疲憊陽光刺眼斜視的嘲諷著我們一身狼狽的癡呆。道路旁屋舍邊一注山泉水汨汨流進廢棄的澡盆中正盛著我們渴望已久的盈盈清水。撲面、沖手、擦腳,讓疲勞隨水走。過了華興舊橋穿過很有特色的筆直老樹道路充滿紅色泰雅騰圖的寒溪吊橋,就在一片單調的環境和灰白的溪道中,出現在眼前。這座宜蘭縣最大的鋼索吊橋,特立獨行的姿態,紅顏粉肌的色彩,吸引了大家紛紛取出手機拍照。窄窄的橋身,極富彈性的橋面,行走在上面,搖搖晃晃,有種醉後步履不安的蹣跚。

過了橋,在16K處的寒溪部落,終於出現了第二個補給站。水果、飲料如及時雨般的出現,令人感動一杯可樂下肚此時的滿足與快樂真是無聲勝有聲,痛快

出了寒溪部落,遠遠的就看到大家爬上防沙壩堤。等上了壩堤頂,才又小心翼翼的爬下簡易的木梯,到乾涸的打狗溪河床,仰望,又是另一座山的考驗。

幾乎是沒有路徑的山坡,又是雜草叢生,又是橫擋在山林中的枯木;又是沙,又是泥。沾了泥土的石子,好不容易向前2步,一不小心踩上石子,卻又倒退了1步。陡斜又幾乎沒有落腳處的坡,讓人彎的幾乎貼到地面,真正感受到舉步維艱的辛苦。雙手只能插在腰間彷若毫無用處的道具真想一刀砍掉省去重量與累贅。不遠,前後都有跑友,卻聽不到山林任何人語,只有蝍蝍蟲聲,和自己沉重的喘息聲。才跑不到20公里的距離,第一次感到體力盡,完全走不動的痛苦;悄悄的,竟然浮上棄賽的念頭。雖然是一閃即逝,卻也可以知道身心有多疲憊。

疲憊中不禁自問:馬拉松是甚麼?它純粹是跑者與賽事主辦單位間一個單純的約定。主辦單位劃出一條路線,參賽者如果能在約定的時間內跑完全程,就算完成了彼此的約定與承諾。跑者只需要為自己的承諾負責,所以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選擇放棄比賽,唯一的懲罰就是:跑者自己留在心中那一份沒有完成賽事的遺憾陰影。

不時抬頭仰望,一直在等待何時能到頂點,卻是一個彎轉過一個彎以為轉彎後就是平地,最後才發現:山路根本沒有平地!恍恍惚惚間,也不知何處才是頂點。等到再往下快步急行時,風疾腳輕,剛剛上坡時的煎熬痛苦,早已隨風遠颺,消失的無影無蹤。

要轉入產業道路前有一段長長的平緩草坡。起初是用走的直到聽到身後如萬馬奔騰的跑步聲才猛然醒悟快跑:我正在跑馬拉松耶!看來,已經被山路制約,才會覺得用走的是天經地義的事。

轉入產業道路才真正確定已經離開了山徑。輕輕鬆鬆跑了一小段下坡路接過了第一個信物後,來到自強部落入口處的第個補給站太陽正在頭頂上發著威,曬的人皮膚發燙!站內的西瓜,切的好大一塊,豪氣十足而我們就像綠林好漢,大口喝水,大塊吃瓜,豪邁的享受著這一份心滿意足。

大太陽下,跑動起來好悶熱;不跑,連個風都沒有,更熱。不過此時能有個又平又直的公路可以跑跑,也算是幸福的事,至少沒有那在林中小徑爬坡時,一口氣喘不過來的苦痛。

由公路轉向產業道路,再轉向登山小徑,再來就是分不出道路,只略略看的出一點人跡獸蹤的野徑。看著山勢上,在路邊隨手找了一段枯枝,權充手杖。嘗試著在爬坡時以手杖支撐,不再累噓噓的全靠雙腳。雖然小小的一枝枯木,能支撐的重量實在有限,但是對心裡的安慰作用卻是巨大無比。當每一步陡坡的攀爬都有外力支撐時,就不覺得舉步之間會耗盡所有氣力,一旦丹田之中一直保持著一股氣力,險坡就再也困不住我。不論坡度有多陡,只要一步一步的向前踏,再高的山也有信心能征服。靜下心來,反而察覺到:外面雖然豔陽高照,可是我們在林中卻是涼爽異常。此時,彎彎繞繞,一路向上的無名小徑,再也造成不了心裡負擔,反倒可以安靜的享受滿山的陰涼。

來到福林宮個補給站時,被堆的滿滿的食物嚇了一跳,但那是一種讓人感到幸福的悸動。各式飲料喝到都不想離開看看路程標示,現在才跑了27公里,但是,等下次再回到這個補給站那就是41.5K懷著這樣的期待依依不捨的繼續行程。

從馬路逐漸又進入蠻荒草徑又在林中尋找出路。來到相對高度過了一段茶園後下坡不到1公里山中小溪竟然與山徑交會形成一彎小小水池光是看到飄盪著盈盈水光的溪水一身的疲憊已經消除大半。有位跑友已經把整個身子浸泡在水中瞧他載浮載沉,身神都沉醉在涼爽中顯得非常享受。匆匆掬了把水撲面隨即迅速離開。潺潺的流水聲一直隱身在賽道右側的長草深木中看不見也無法親近只能聽著它輕奏著涼爽的山林樂章讓人好想縱身溪水卻又不得其門而入。再往下不到200公尺來到賽道的相對低點小溪二度與山徑交會。卸下裝備忙不迭尋求一池涼爽的慰藉在水中泡了3~5分鐘後,雖然還多待一會兒,但是賽程才剛過一半,而這可是我第一次參加50公里的越野賽,後面還有多少挑戰,心中並沒有譜,只好帶著滿身清爽與些許遺憾趕快上路。山徑又開始往上,沒有路徑,只有淺淺人跡的野林,縱使再刁難,對於一身輕鬆已經不會再造成任何負擔。

32K個補給站,是一個簡單的補給站,雖然如此,還是硬吃了5片西瓜。志工朋友不斷提醒大家:要喝飽吃足,因為下一個補給站遠在5公里之外。把水壺加滿,拿了第二個信物,跨進一個小柵門,正式進入仁山植物園的範圍。

右轉通過一個殘破不堪的克難小橋後馬上就是蠻荒的野徑。路線蹤跡不明山勢突然陡峭直升完全不給跑者喘息的空間。明明前面剛有人經過一轉眼卻發現人跡難覓只能依憑山勢彎彎曲曲前進。不但不容易發現路徑而且上坡陡到幾乎只能以慢動作的方式攀爬難度真的很高。幾度停步喝水一停下來發現路徑狹小的只能和後面的跑友勉強錯身。雖然辛苦還好我有木枝當手杖可以倚靠就算坡度再陡,就算腳步再小,有手杖,每一步都覺得踏實而無畏;縱使路徑不斷爬升路途遙遙像是沒有盡頭可是路再遠,一杖在手就再也沒有任何畏懼感。因為坡度太陡步伐小而慢再加上完全沒有休息的空間時間彷彿過的特別慢讓人陷入一種爬不完的錯覺中。

在山的最高點,位於輸送電塔的下方有一個克難的小補給站,提供香醇好喝烏龍茶。雖說克難但是在這麼困難到達的地方提供補給,誠意實在是令人萬分感動。再往前不遠看到下坡的水泥階梯心中正在竊喜才發現階梯的距幅非常不適合跑步;一個一步太遠兩步又太短促的尷尬距離。試著調整步伐發現一個大步加上兩個中步剛好可以跑完兩階。輕輕鬆鬆下完階梯順著志工的指示往前宛若官帽造型的草亭,帶著四周空蕩蕩的涼風,在高處歡歡喜喜的迎接我們。順著樓梯再往上跑沒有多遠宮廷花園的造景冷不防出現在眼前。四個類方型的小花圃包圍著中間的圓形噴泉,遠方還有一個中東的圓頂小涼亭;加上樓梯前的牆上,純白婀娜多姿的模特兒雕塑,在在散發著另類的異風光。

出了花園後兩個年輕小伙子守著一個小小的方桌提供了冰愛玉和沙士的神補吃的讓人有意料之外的驚喜。離開前順勢拿了第三個信物。轉了一個彎牆上有著昆蟲的裝飾庭院前面有著展翅欲飛大型蝴蝶和一個大茶壺造景,四處散落著各種顏色的學校課桌椅,景觀特殊造型大氣又不突兀很有在地美感。

出了庭園牆上高掛著「仁山植物園」的招牌這才明白剛剛所看到的一切。在大馬路上跑沒有幾步路著箭頭又是一段上坡階梯。看來主辦單位與跑者真的有仇完全不給大家喘息的機會心裡不禁犯著嘀咕。還好上完階梯後開始一路下坡。不過下坡的階梯對跑者而言卻是非常危險。階梯的兩邊是水泥所砌中間的階梯則由幾顆大石頭拼貼而成。跑在旁側時,有時是階梯有時卻是斜坡而且變換之間沒有常規一下子由階梯變成斜坡一下子又由斜坡變成階梯稍不留神就會摔得鼻青臉腫讓人不得不全神貫注深怕跌倒。一路跑下來手不痠腳不痛倒是兩邊太陽穴因為專注過度痛的厲害!

好不容易來到37K中山福德廟的個補給站,一路走來,補給站是令人最稱頌的地方,補給品一向充足仁山植物園內的兩個臨時補給都能提供烏龍茶、冰愛玉這樣的補給,實在令人驚豔!吃飽喝足水在身上也淋了又淋才心無掛礙的離開。

經歷剛剛的野徑斜坡強度後心中驚恐未止。沿著公路慢跑平坦的道路微陰的天氣跑來好舒服。左轉產業道路後雖然是上坡但是只要是能踏實跑的賽道就是好路徑。平地能跑就跑遇坡想走就走壓力不大。望向遠方坡度一層接著一層往上疊高到無盡處。未參加越野賽以前這種坡會讓我腳軟;現在只要不是需要手腳並用的無名野徑都已經不再是困難的坡。

來到最高點後又要左轉進入叢林。還在貪拍鄉間野花之際淅瀝嘩啦開始下的突然。進入林間原來就已經濕滑的泥土小道在雨中更需要加倍注意以免一不留神,就會摔落山谷。第一時間還以為這又是另一個嚴峻的考驗沒想到在林中繞沒有多少路就已經回到往福林宮的下山小徑。心中的雀躍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

福林宮,邊喝著飲料邊看著跑友享受著香噴噴的熱食彷若自己也吃飽了,心中覺得非常快活。只剩8.5公里的路程有一種苦盡甘來的解脫快感。

離開補給站雖然山勢依舊綿延向上但是能跑在大馬路上心中感到踏實而愉快。雨飄飄然的下;風有一陣沒一陣的吹來。風來了伸開雙臂閉上眼睛幻想自己能逆風行。感受風從身體上吹過從腋下滑過就算飛不起來也夠享受一陣的涼爽與舒服。山勢越走越高,臨著懸崖邊遠眺,平原上坐落整齊的屋舍,點綴在阡陌交錯的田園中,形成一幅寧靜的鄉居安和美景;細雨中,聽不見喧囂,只有淡淡的霧氣從這座山慢慢的飄盪到另一座山,而後又散落的不見蹤跡。空氣中偶爾飄來一陣濃郁的花香,稍一閃神,只剩滿山的瀟瀟風聲,卻尋不著人的蹤影。

志工明明說上坡只有1公里我卻跑了3.5公里才來到45K處的香格里拉休閒農場補給站。志工都面露笑容,口出恭喜,歡呼著只剩5公里!

轉進草徑前拿了第四個信物。山路起起伏伏,下坡居多。穿過茂盛的草叢,林木下,步道非常隱蔽。但是和仁山植物園步道一樣,階梯步距設計的並不適合跑步。有的階梯,梯距短促,梯高扁平,讓人無法放心快跑;有的則是已經破損,卻沒有修復破碎的尖銳石塊,在不經意處突然出現,跑來驚心動魄。像一隻野生的小鹿,捏著拳頭跳躍式的小步快跑、跳躍閃躲碎石,一路下來,胸部被震動的非常不舒服。

離開半封閉的林中小徑,頓時覺得豁然開朗,眼前是剪修整齊,一圍又一圍的茶園。順著茶園的斜坡往下望,漂亮弧度下仍是一片青蔥。沿著茶園的步道迴旋向上,雖然是上坡,雨,下的濛濛,但是在開闊的眼界下,一半脆綠茶園,一半留白的天空,好美的景緻,讓人心情好的不得了。

來到山徑高點,志工指揮右轉往下,一條黃澄澄的泥巴路。在險峻的下坡中行走,正在猶豫該如何下腳,前面一位跑者「啊」的大叫一聲,突然摔的滿身髒泥;我還來不及反應,才剛一閃神,腳一滑,也摔了個四腳朝。心中正在惱火主辦單位根本就是在找碴,安排這種路段如何跑步?身後卻傳來「借過借過」的清脆聲音,一對年輕男女,踩著輕快的腳步往下快步跑去,完全不受泥巴路的影響;而且不是只有這兩人,陸陸續續還有其他人快步超越我。雨下的越來越大,整條路變成混著泥巴黃澄澄的小溪流,水,不斷往下竄。

「小步的跑,把重心放在後面!」

「往水裡踩,就不會摔倒!」

身後有人不時出聲提醒,於是趕快調整腳步。顧不得爛泥污水,鞋子直接往水裡踩,先跑完這段路程再說。果然身體平衡了不少,步伐明顯加快了許多。原來,這也是可以訓練的課程。明白了這一點,讓這爛泥巴路成為賽事的一部份,也就可以欣然接受。

不斷的向下跑不斷的被超越我卻連抬頭的時間都沒有只是把注意力專注在腳步上深怕一個不小心再度跌坐在爛泥中。因為腳步比正常路線上跨出的小很多,一小段路程都彷若好幾公里般的遙遠。而在泥沙、碎石的侵入下,鞋內早已經是細石滿佈每跑一步疼痛毫不猶豫的藉由腳底破皮傳遞到腦部讓我咬牙切齒,忍耐的好不辛苦!當由賽道上看到大雨滂沱中的梅花湖寧靜而神情自若的享受著雨的禮讚時硬是咬著牙不理會雙腳的疼痛在斜坡中下來,照了張相才又小心翼翼的拔腿往下衝。

好不容易回到山腳巷巷弄弄轉折後終於回到了村落上的公路。滿腳的沙石每跑一步都還是疼痛。路旁人家大雨中排水孔正急促宣洩著由屋頂上排下來的積水。我依著排水溝脫下鞋子浸洗雨水馬上變成黃澄澄的污水。抖一抖鞋子鞋内的泥沙、碎石、小石一股腦落一地;連襪子也沖了好幾遍水色才慢慢回復澄清。腳底已經有多處破皮把腳塞回鞋子時痛到讓人哀號!還得憋住氣咬住牙猛然把腳硬塞進去大叫一聲後總算鞋穿了回去。只要穿上了鞋跑步就不再是個問題。

會場還有1公里多的路程雨下的好大。對我而言跑步時雨越大越好因為不但涼爽而且我對於雨還有一份特別喜愛的偏好。跑在梅花湖畔,回首煙雨中的群山,已經分不清那一座山跑過,那一座山沒有跑。而此時,心,早已飄盪在那雲深不知處的某個野徑中!


日出前


露不了面的朝日,散發皇朝般色彩黃色的內裡被著金色的外袍景色貴氣而不刺眼


好漢坡


晨曦斜照蘆葦,抽穗灑滿金黃色,像是金雕玉琢的藝術品,煞是好看!


枯木阻攔的野徑


不老部落的斜屋頂建築像迎風正欲飛翔的風箏又似老鷹展翅之姿四平八穩昂首立於空地之上


下坡


有著昂首獨立的姿態,紅顏粉肌色彩的寒溪吊橋


打狗溪的防沙壩堤


爛泥巴路


山中小徑


草長及人高的小徑


急下坡,通往自強部落


又要進森林


找不到路的林間小徑


漂亮的茶園


進入仁山植物園的上坡


一座宛若官帽造型的草亭帶著四周空蕩蕩的涼風,歡歡喜喜的迎接我們


四個類方型的小花圃包圍著中間的圓形噴泉,遠方還有一個中東的圓頂小涼亭,散發著另類異域風光


牆上有著昆蟲的裝飾


庭院前面有著展翅欲飛的大型蝴蝶和一個大茶壺造景,四處散落著各種顏色的學校課桌椅,景觀特殊造型大氣又不突兀很有在地美


又要爬坡


充滿危險的仁山自然步道下坡


綿延的上坡


食物滿滿的福林宮


遠眺山下露營區


雨中帶著霧氣的賽道


香格里拉休閒農場


三香步道下坡


中山茶園


遠眺山下


大雨滂沱中的梅花湖寧靜而神情自若的享受著雨的禮讚


雨中梅花湖

此區為網友的心得交流平台,以上內容不代表運動筆記立場


買賽事照片就能抽日本旅遊機加酒,那 a 加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