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出發‧Run for Dream》換帖兄弟的支持

陳彥博
發表於2019/05/20
2,393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經歷十年比賽生涯的超馬選手陳彥博,這次訂定了最嚴苛的計畫,報名了非洲納米比亞、中國戈壁、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南極洲這四個地表最險惡地形氣候的極地馬拉松,他不但在一年內達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而且還拿到了總冠軍! 本書完整記錄了陳彥博再創紀錄的終極挑戰,透過追逐夢想的旅程,引領大眾和困境直接對決,征服心中的極地! 

聖母峰,地球上最高、最神聖的地點,最接近死亡與重獲新生命的地方,有多少冒險家、探險家永留於此。

我們在尼泊爾加德滿都機場,幸運地只延誤了三小時起飛,有些旅客已經延遲了三天,只要能見度不高或是天氣狀況不好,飛機就會停飛。坐著十五人座的小飛機,飛行了四十五分鐘之後,搖搖晃晃降落在高山深谷間的盧卡拉機場。機場的海拔高度二八六○公尺,寬度二十公尺,跑道坡度十八.五度,跑道長度只有四六○公尺。如果下降不準確,煞車不及可能會撞山壁而跑道盡頭就是懸崖,如果沒有成功起飛,飛機就會掉入萬丈深淵,僅有一次機會,被稱為「全世界為危險的機場」也被冠有「世界屋脊上的跑道」之名,著地前的亂流我真的差點嚇到漏尿。

背上重裝包,我開始這次的負重移地訓練,用八天抵達聖母峰基地營,在海拔五一六○公尺處住一天後,與嚮導雪巴人開始用跑的方式下山,並回到盧卡拉做長時間耐力訓練。一切計畫完美,在這眾神的山嶺間,期待能夠有好的天氣,能看見遠方的山脈。但在抵達後,連續三天陰天下著雨,天空被雲霧環繞,氣溫濕冷,能見度不高,什麼都看不到。第三天中午,在南切山屋房間裡我突然心裡開始鬱悶、壓迫、想哭,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想逃離這一切奪門而出,跑到山崖邊喘口氣,丞哥趕緊跟上來說:「彥博,你還好嗎?怎麼了?」在知道我的狀況後便安慰我:「應該是這一年壓力太大了,事情又多,加上前一場比賽的狀況,所有情緒累積到現在吧,沒事,哥陪你走走。」

是的,這一年,準備、訓練、比賽,忙碌的工作,不斷不斷地重複,沒有任何休息時間,身心長期處於緊繃的邊緣,不斷承受壓力的累積,漸漸找不到出口與方向,但我了解,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堅持,真的很難。在那一刻,還好有丞哥陪我度過這一陣低潮。因我不曾這樣,所以自己也嚇一跳,只能試著不斷調整情緒,希望在靠近聖母峰的過程中,找到平靜的力量。

前行的路上,山巒間,看著當地雪巴人的生活。所有的生活相當不易,學生上學要走一小時的路程,老奶奶背著厚重的菜籃慢慢地行走到下一個小城,以及為了生計背著四個氧氣筒,在海拔四千公尺運送的雪巴人,在那一刻我感受到,自己,真的沒有什麼好驕傲。

抵達下一個山屋後,接上網路沒多久,手機鈴聲想起,是小幫手來電:
「彥博,大嫂懷孕了,你一定要顧好丞哥安全。」(收訊很差我聽成他們家的愛犬正咩)
「她不是結紮了嗎?怎麼會懷孕?不可能啊!」
「是他老婆啦!你這白癡!!」當下我真是哭笑不得。
「但⋯⋯吼⋯⋯我實在忍不住和你說,因為他答應你,會陪你一起奮鬥這一年,怕你擔心影響訓練和比賽,所以選擇不和你說。」

這時我拿著電話,轉頭看著他渾身無力、臉色蒼白地躺在山屋休息,心裡一陣感動。

在眾神的山嶺下,心靈被釋放

隔天因為路程遙遠與海拔的關係,加上回程怕跟不上,兩人討論後丞哥決定先慢慢下山:「我就陪你到這了,後續加油啊!幫我和聖母峰問好!不用擔心我。」我們在海拔四千公尺的地方握手相擁,這裡也是他人生爬到最高的地方,道別後有點不捨,我繼續往聖母峰基地營前進,連續一週有人作伴,突然變成一個人感到很孤單。

半夜四點三十分出發,草皮與石頭上結著薄薄的霜,滿天的星光,空氣越來越稀薄,頭開始有一點痛,胃也有點脹氣,我開始感受到心臟劇烈跳動,海拔超過四六○○公尺,我慢慢能夠感受到身體在這高海拔中辛苦地運作著,看見沿途有許多紀念碑,上面刻著「Life is a story.」弔念在這山中失去生命的許多靈魂。

幾小時後,後方的夜空慢慢出現了亮光,天空從漆黑變成深藍色,我看見周遭都是六千到八千公尺的雪山包圍著我,這股震撼與美麗,頓時讓所有的不適感全都消失,我一步步小心走著,就怕滑落下崩壁,翻越了一個山頭之後,一大片冰河在眼前出現。

抵達 5400 公尺的基地營,後方就是昆布冰河,再往上就是聖母峰了。

書裡看的,電影播的,就是這裡了嗎?我抵達了五四○○公尺的聖母峰基地營,心跳七十二下,血氧濃度六十四%,此刻只有我獨自一人,這裡除了冰河、雪山、寂靜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聖母峰山頂被雲霧遮蔽,看著這神聖的山嶺,我坐了好久,閉上眼用心去感受、聆聽周遭的環境,不時聽到冰河崩裂,或是落石的聲響,接著,又是一陣—寂靜。

像個頑皮的孩子,在山中與雪巴小孩玩在一起,頓時卸下所有壓力。

我想像著,渴望地想像,此刻世界最高八八四八公尺的山頂景色會是如何呢?

頓時間,雲霧消散,太陽出現了,我看見山頂正在閃閃發光,陽光灑在我的身上,我從冷冽的空氣中感受到暖意。陽光接觸每一寸皮膚,注入到心裡,將過去所有的疑慮,一掃而空,我往後躺了下來,露出許久沒出現的、滿足的微笑。我的肉體在地球最高的地方,接受大自然的洗滌與祝福,感受到心裡有某種東西被釋放了,內心寂靜,一股新的力量從心竄出,是希望,一切重新開始。

我看著聖母峰的攀登路線,在日記本寫下:「放下,不容易。人都有過去,憶起,令人難受、令人懊悔。透過在大自然間的旅途,疲憊的軀體,誠實地面對自己,懺悔、接受,然後放下。唯有心無罣礙,才能持續向前。」

就這麼剛好,在我抵達聖母峰基地營時,短短一個小時天空突然開了一個洞,陽光四射,所有一切都在發光,緊接著馬上風雲變色,雲霧又蓋住了山巒,下起了大雨,接著連續幾天都是陰天,天氣相當差。大自然令人敬畏,無法征服。 

隔天早上,在完成此趟訓練的最高點之後,我帶著不捨的情緒與回憶,回頭,看著聖山,緩緩地彎下腰敬禮,和過去的自己告別,鼓起勇氣,重新出發。向大地之母致謝後,與雪巴嚮導開始加速回程,展開真正的強度訓練,三天的路程,都背著重裝用一天跑完。回到了四天前與丞哥離別的山屋,一樣的地點、一樣的房間、一樣的空間,過去的我們曾在這裡,任何事情都會結束與過去,多了一點憂傷感,很奇妙的感覺。

雪巴嚮導知道我此行是為比賽做訓練,開始火力全開地帶我衝下山,我在後方看著雪巴人的跑步方式,輕盈得像隻鳥,才發現我在山徑上沒有妥善運用所有該使用的肌群。於是向他學習,在山徑中用步伐短、長交替的全新跑法,除了重心穩固,速度也變得更快更省力。接下來連續四天,我們一天跑上六到九小時,在四千公尺的高度已經可以完全熟睡,身體已經完全適應高海拔環境,也跟著雪巴嚮導吃素十天,都是沒有加工、新鮮的高山食物,我感覺身體狀況越來越好,耐力不斷進步,心態慢慢地調整回來,也開始恢復了一點信心。

在山脈奔跑的過程中,一次次翻越無數的山頭,沒有理由,只管盡情地奔跑,風聲、樹梢聲、鳥鳴聲、喘息聲,不斷交錯,突然間,我想起二○○八年在磁北極的感覺,我找回了,曾經喜歡跑步的自己。

待了兩週,除了人變得更黑,頭髮和鬍渣越來越長之外,我的襪子也越來越臭了,經過我的外國人都用尼泊爾語向我打招呼,在登山口的警察也以為我是雪巴人或是嚮導,或是被認為日本人,好不有趣。

隨著海拔高度慢慢降低,回到了吵雜的加德滿都市區,突然有點想念海拔五千公尺以上的寂靜,藉由這反差,才了解原來我們都在繁雜社會的噪音中生活,進而被迫習慣反覆的機械性生活,漸漸讓我們忘了思考,自己是誰。




資料來源:《出發‧Run for Dream

作者:陳彥博;圓神出版。


《出發》紀錄片電影,5/31 正式上映

找回出發的勇氣,和自己拼了吧!
★ 亞洲第一人!陳彥博200天內奪4大極地賽總冠軍!
★ 跑遍沙漠、高山、雪地,橫跨北冰洋至南極洲,極地壯闊美景大銀幕呈現!

正式預告|https://reurl.cc/KEV8R
上映戲院|https://reurl.cc/gEA2V
更多資訊|http://bit.ly/2wbfkk0

(圖片來源:陳彥博)


跑步好書 盡在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