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大迫傑,請只為自己而戰

愛燃燒(i Ran Shao)
發表於2018/11/08
9,624次點閱
15人收藏
加入收藏

(圖片來源:愛燃燒)

2018-10-24 09:00:00 小明


只有成為第一才能堅守他的信念,只有堅守自己的信念才能在殘酷的競技世界中活下來。


前言:

這是一個只有冰冷數字組成的競技體育世界,只有勝負輸贏,沒有藉口。但也會有溫度,因為這是一個男孩成長為一名男人的故事,有熱血,有鬥志,有永不服輸,他只為自己而戰……


他必須證明自己。不證明就會死。

大迫傑奔向芝加哥馬拉松的終點,舉起右拳,怒吼一聲。

三年來,他的全部憤怒和委屈,理想和理念,以及那顆遊移不定的心…… 終於在這句怒吼聲中發洩出來。


(圖片來源:愛燃燒) 


他太需要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了。而在這個以“秒”為單位的馬拉松競技世界,這次證明——必須——而且“只能”要用成績來表達


或許你會覺得,一場馬拉松比賽而已,充其量就是六大滿貫,還沒那麼重要。或許你會覺得,對於運動員來說,勝負成敗是常有的事,不必太在意。或許你會覺得,比賽成績還沒這麼嚴重,至少不涉及“生與死”。


看看下面這個故事,你就會明白,大迫傑,這名年僅 27 歲的日本馬拉松運動員,為什麼一定要在一場馬拉松賽中“生存”下來。


對不起,我不想只做第三名

似乎從一開始,這個名字就預示著一個人的一生。

Suguru Osako,大迫傑。大迫是他的姓氏,“傑”是他的名字。“Suguru(すぐる)”翻譯成中文,既有“傑出優秀”的意思,又有“優勝劣汰”的含義。1991 年 5 月,父親大迫猛給兒子取了這個名字,用意很明顯。


和大部分城市跑者一樣,父親是一個上班族,主業 IT,沒事兒會在東京的都市內跑跑步。但父親大迫猛人如其名,也很猛,5 公里的最快可以飆到 19 分 45 秒,這個成績放在中國各地任何一個業餘跑團裡都不賴。


只不過父親不會想到,兒子比自己還猛。

或許是父親的基因影響。小學時大迫傑就加入了校棒球隊。爆發力極強,跑壘時速度驚人。


(圖片來源:愛燃燒) 


到了町田市立金井中學時,大迫傑就加入了校長跑隊。初中三年級,大迫傑在全日本中學運動會的 3000 米項目上,跑出了第三名的好成績。“8 分 41 秒 59” 打破了當時東京中學生 3000 米的紀錄。然而,這個成績讓大迫傑很受傷。為什麼不是第一名?


對不起,我不想只做第三名!


當時大迫傑的田徑教練兩角速還記得當時的場景:

“大迫傑拿到了第三名。他脫掉了腳上的鞋子,滿臉懊悔地跪坐在地上。這個畫面十分深刻啊。通常情況下,對於初中生來說,只要是站在講臺上領獎就是一件十分興奮的事情,但是他拿到了第三名,我能感覺到他發自內心深處的遺憾。”


(圖片來源:愛燃燒) 


兩角速教練並不覺得大迫傑具備所謂的“天賦”,他成為頂級高手的原因,只是“信念”。強大的信念。這點和其他長跑選手完全不同。


2007 年,大迫傑進入佐久長聖讀高中。


佐久長聖是日本的著名的長跑名校。2008 年,17 歲的大迫傑代表學校出征全國高校驛傳,拿到了佐久長聖高中的優秀新人獎。2009 年,大迫傑再次出征全國高校接力賽,拿到了所在賽段的最好成績(區間賞),轟動全校。


(圖片來源:愛燃燒) 


當時大迫傑面對媒體採訪時表示,“我覺得只有成為第一名才是我人生的一大樂趣。”


大迫傑所謂的“第一名”,並不僅僅是比賽時的第一名。而是各種第一。各種。


當時同在校隊的隊友高見澤勝回憶道:

“大迫傑上學是第一個來的,放學是第一個走的。出門訓練是第一個出去的,訓練完也是第一個回來的。吃飯是第一個打飯的,必須也是第一個吃完飯的。總之,我對他的各種第一名印象極其深刻。”


(圖片來源:愛燃燒) 


2010 年,大迫傑進入了著名的早稻田大學。早稻田大學不僅在文科商科方面很有影響力,而且運動方面也有過輝煌的歷史。這裡也是“跑步作家”村上春樹的母校。


除了常規的日本高考“全國綜合測驗”的方式考進早稻田大學,“學校保送入學”也是一種入學方式。曾經憑著驚人長跑天賦轟動高中的大迫傑,在學校佐久長聖高中的推薦下,通過卡外名額進入早稻田大學就讀。


此時的早稻田,早已不復當年箱根驛傳時的輝煌戰績,上次奪冠已經是 10 多年前的事情。直到大迫傑的加入,才改變了一切。


早稻田傳奇

2010 年,大迫傑就讀早稻田大學後的第一場比賽,是 7 月的加拿大蒙克頓青少年錦標賽。大迫傑在 10000 米的項目上僅僅拿到了第八名。


同樣是入學第一年,在第 22 屆大學生接力賽上,大迫傑再次失利,前半段保持領先,後半段跑崩。對這次首次出戰大學生接力賽的失利,大迫傑十分失望懊惱。


(圖片來源:愛燃燒) 


最終讓大迫傑在早稻田被奉為傳奇的,是在幾個月後舉行的“第四十二屆全日本大學接力賽”。

2010 年 11 月 17 日。比賽發槍。比賽共有 20 多支全國各大高校精英長跑隊伍參加。


早稻田大學第一棒矢澤曜跑完自己的賽段時,以 43 分鐘 28 秒的成績,名列第 9。大迫傑接過了第二棒後,一舉超過了排名第 8 的國士館大學,引來陣陣歡呼。接著,是第七名的東京帝國大學。再超。大迫傑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下一個目標,是中央大學。超過。

下一個,駒澤大學。超過。

日本大學。超。

京都產業大學。再超一個……


來不及再超了。這棒接力的距離就到了終點,大迫傑以第二名的名次,把這份榮耀交給了下一棒,八木勇樹。早稻田大學第二棒選手大迫傑憑著一己之力,趕超了 7 名選手,把早稻田大學從第 9 名逆轉成為了第 2 名。轟動全場。


最後,早稻田大學在隊友八木勇樹、佐佐木寬文、志方文典、豬俁英希、前田悠貴、平賀翔太一棒又一棒的功課下,最終獲得了總冠軍。


(圖片來源:愛燃燒) 


大迫傑也一戰成名。他的名字轟動日本各座大學。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場比賽中,第一賽段的區間賞是東洋大學名將設樂啟太的弟弟設樂悠太,後來成為了日本馬拉松記錄的刷新者。他也將會成為大迫傑馬拉松生涯最具威脅的對手。


這場比賽只是早稻田傳奇的開始。2011 年,大學二年級。大迫傑以第一棒的身份參加了著名的第 87 屆箱根接力賽。這一年,大迫傑不僅獲得了第一棒的賽段冠軍(區間賞),而且幫助早稻田大學奪回了闊別 18 年之久的箱根接力賽總冠軍。


(圖片來源:愛燃燒) 


2012 年,大學三年級的大迫傑再次出征箱根接力賽。這一年,早稻田大學沒能衛冕成功。但是大迫傑還是盡力了,他又拿到了所在賽段的冠軍。


2013 年,大學四年級的大迫傑再續早稻田傳奇。在 10000 米項目中,他刷新了當時日本大學生的最佳紀錄,一舉成為了當時日本 10000 米項目中的一流精英選手。


2014 年,早稻田傳奇落幕。並不是因為大迫傑不行了,而是他畢業了。


“開路的先鋒就要打破舊的規則”

畢業後,大迫傑順理成章地續寫自己的長跑傳奇。和所有日本長跑精英的成長之路“高中稱霸—驛傳成名——加入實業集團”一樣,大迫傑也加入了日清食品集團的實業跑團。


2014 年,在第 98 屆日本田徑錦標賽暨第 17 屆全國亞運會上,他以 28 分 11 秒 94 的成績拿到了 10000 米的銀牌,之後,又以 7 分 40 秒 09 的成績,破了日本 3000 米的紀錄。


(圖片來源:愛燃燒) 


如果大迫傑繼續留在實業跑團,他一定會常常站在日本各大賽事的領獎臺上,拿獎拿到手軟。他也一定會成為日本最一流的長跑選手。


然而,月臺,拿獎,成為日本最一流的選手並不是大迫傑想要的。他渴望成為第一。是世界第一,而不是全日本第一。還記得 18 歲時大迫傑說過的那句話嗎,“只有成為第一名才是我人生的一大樂趣。”


就在同一年,大迫傑的人生軌跡發生了重要的轉折。Nike 旗下著名的俄勒岡計畫(NOP,Nike Oregon Project)團隊,也找到了大迫傑。


(圖片來源:愛燃燒) 


俄勒岡計畫是一個神秘的組織。


奇怪的教練,隱秘的訓練方式,原本默默無聞的隊員在加入該組織後卻一躍成為了世界一流。如果你不瞭解俄勒岡計畫,那麼你就永遠無法瞭解大迫傑的這步選擇。


曾經輝煌的 80 年美國長跑界在進入 90 年代後逐漸式微,獎牌,紀錄,勝利離美國越來越遠。人們開始捫心自問,千禧年之後美國長跑界如果照此發展說不定便會沒落。


2001 年 6 月,波士頓馬拉松,美國本土選手終於獲得了久違的好成績——第六名。然而就是這個第六名,足以讓美國人歡呼雀躍。


“所以,我們到底是怎麼淪落到這種地步的?為什麼我們拿了第六名還能這麼高興?”

美國傳奇長跑教練阿爾伯托(Alberto Salazar)問著坐在對面、一起共進午餐的耐克總裁湯姆(Tom Clarke)。阿爾伯托是有資格提出這種質問的,事實上,他也是全美國唯一有資格質問的人。


(圖片來源:愛燃燒) 


身為美國頂級馬拉松運動員,阿爾伯托曾經在80年代多次拿過紐約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的冠軍,兩度打破美國 10 公里路跑紀錄,曾經刷新過美國 5000 米和 10000 米的長跑紀錄,以及世界越野錦標賽的銀牌…….


要想重振美國長跑界的輝煌,必須要結合他的長跑經驗,以及最新的技術和強大的資金支持。幾個月後,由耐克和阿爾伯托共同打造的“俄勒岡計畫”——以耐克總部所在地俄勒岡州比弗頓(Beaverton)命名——應運而生。


阿爾伯托是一個奇怪的教練。他看中的不僅僅是運動員的天賦,還有潛能。

第一批“俄勒岡計畫”招募了當時美國長跑界功成名就的高手們:Dan Browne、 Mike Donnelly、Marc Davis、Dave Davis 以及 Chad Johnson。


(圖片來源:愛燃燒) 


很快,阿爾伯托發現這些一流高手雖然成績斐然,但他們的優勢也是最大的劣勢,就是因為經驗太豐富了,墨守陳規,反而制約了他們的發展,缺乏可塑性。


他意識到,俄勒岡計畫必須要招募更年輕、更具可塑性的運動員,哪怕他們現在沒有任何成績,但是只要尋找到潛力非同小可的人選,絕對可以鍛造創造歷史的跑者——加侖·拉普(Galen Rupp)成為了阿爾伯托的大弟子,也是他的第一個“試驗品”。


2012 年,倫敦馬拉松。在 2001 年波士頓馬拉松賽後的那頓“俄勒岡”午餐 10 年之後,“俄勒岡計畫”的運動員大放異彩。


一年前加入計畫的英籍運動員莫法拉拿下了 10000 米和 5000 米的金牌,同樣站在 10000 米獎臺上的,是脖子上掛著銀牌的加侖·拉普(Galen Rupp)——也是一位俄勒岡計畫運動員,後來的芝加哥馬拉松冠軍。


(圖片來源:愛燃燒) 


到了 2015 年,世界紀錄,各大比賽獎台,開始頻繁出現“俄勒岡計畫”運動員的身影。俄勒岡計畫不拘一格的入選標準,怪教練們的訓練方式,神秘的訓練營,以及引人注目的戰果,這些元素逐漸成為了有野心的長跑運動員們的夢想。


大迫傑永遠記得 2010 年,剛剛進入早稻田大學的第一場比賽。加拿大蒙克頓青少年錦標賽。他在 10000 米的項目上只拿到了第八名。他曾經感受到那種望其項背的深深的無力感。他不僅僅想要做日本第一,也想做世界第一。


(圖片來源:愛燃燒) 


2014 年,當俄勒岡計畫找到大迫傑時,大迫傑答應了。註冊成為了俄勒岡計畫的一員。

2015 年 3 月,大迫傑在社交媒體上宣佈,退出日本日清實業團,正式加入俄勒岡計畫,並且舉家搬到美國,“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這並不是一個容易做出的決定,加入俄勒岡計畫看起來順理成章,但是這也意味著放棄原來的生活,原來的訓練方式,原來實業團制度下高額的工資,甚至是原來的榮耀,去追尋未知。

大迫傑也要承受著巨大的輿論壓力。


(圖片來源:愛燃燒) 


在強調民族主義精神的日本,日本一流的長跑運動員奔赴美國,這不嚳於一種“背叛”。

這意味著不在日本訓練,不在日本生活,放棄日本傳統的長跑訓練方式,開始接受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


大迫傑在早稻田時期的渡邊教練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就是一個異端兒。

大迫傑反擊道,從世界的角度來看,日本才算是異端吧!


(圖片來源:愛燃燒) 


俄勒岡計畫的宗旨之一,就是“打破非洲人在長跑領域的壟斷”,而身為俄勒岡計畫唯一的亞洲運動員,他是唯一一個有資格打破這種壟斷的黃種人。渡邊教練說的沒錯,大迫傑就是一個異端兒。


他並不想為任何財團,不想為高校而戰,不想為國家而戰,也不想為復興民族而戰,他只是一個小小的運動員,他不想肩負所謂的振興民族的“偉業”,他只想為自己而戰,他只想成為第一,成就偉大。就這麼簡單。


這讓我們想起《灌籃高手》中的一個情節:那一天,流川楓走進了安西教練的房間——


(圖片來源:愛燃燒) 


“教練。我想去美國。

“我想變得更強。

僅此而已。”


2015 年 5 月,大迫傑去了美國。


這一次,請為自己而戰

大迫傑的俄勒岡計畫主教練是皮特(Pete Julian)。和總教頭阿爾伯托不同,皮特的性格十分低調,並不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展示自己的生活。


2006 年掛靴不做職業運動員之後,皮特來到華盛頓大學擔任越野賽和中長跑教練,並且帶領該校首都跑進全美大學聯盟越野跑團隊決賽。2012 年,皮特被總教頭阿爾伯托相中,加入了俄勒岡計畫做教練團成員之一。


在阿爾伯托和皮特教練的訓練指導下,大迫傑開始嘗試了與日本長跑訓練系統截然不同的訓練方式。


(圖片來源:愛燃燒) 


由於俄勒岡計畫的訓練方式過於隱秘——畢竟涉及到核心機密——我們很難從任何資料中發現他們的制勝法寶。但筆者在研究了總教頭阿爾伯托當年的訓練方式,以及在大迫傑、莫法拉、加侖·拉普等人的社交媒體中發現了一些端倪。


首先,高海拔訓練。

不僅僅訓練地點拉到科羅拉多州的博爾德,進行為幾個月的高原訓練,就連運動員在俄勒岡州期間,晚上也經常會睡在人工類比高海拔低氧狀態的房間。


(圖片來源:愛燃燒) 


其次,提高肌肉力量。

大迫傑曾經在各種場合多次提到,俄勒岡計畫與以往的日本長跑訓練系統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加強了運動員肌肉力量的訓練比例。我們在大迫傑的 ins 和推特中也經常看到大迫傑力量訓練的照片。


(圖片來源:愛燃燒) 


接著,越野跑。

準確地說,是 cross- country。越野跑訓練內容的加入,明顯是引自曾經得過全美越野錦標賽銀牌的總教頭阿爾伯托的經驗。可見阿爾伯托對這個訓練安排別有用意。


(圖片來源:愛燃燒) 


最後,戰術。

無論是網紅莫法拉,俄勒岡計畫大師兄加侖拉普,還是大迫傑參加過的三場馬拉松,資料顯示,幾個人的戰術幾乎一致,當然聽起來也十分簡單——留前鬥後,最後 10 公里發力。聽起來很簡單。但執行起來卻不容易。


日本 NHK 電視比較過大迫傑的勁敵,曾經的日本全馬紀錄保持者設樂悠太。後半程大迫傑的配速明顯呈碾壓式。


(圖片來源:愛燃燒)


大迫傑的整個訓練系統,在俄勒岡計畫的調教下漸漸發生改變。而他的成績也在競技場上繼續“興風作浪”。


2015 年 7 月 18 日 KBC Night of Athletics 的 5000 米項目中,大迫傑跑出了 13 分 08 秒 40 的成績,打破了日本的 5000 米紀錄。2016 年第 100 屆日本田徑錦標賽,大迫傑拿下了 10000 米和 5000 米的雙金牌。同年,宣佈自己開始征戰半程馬拉松。


沒有人感到意外,從大迫傑加入俄勒岡計畫的開始,半程馬拉松、全程馬拉松幾乎是大迫傑遲早要打的戰役。大迫傑加大了訓練量。


(圖片來源:愛燃燒) 


2017 年 2 月香川丸龜國際半程馬拉松,大迫傑以 1 小時 1 分 13 秒的成績在日本選手中排名第二,全場第六名。


與此同時。舉家搬遷到美國生活的大迫傑,在努力訓練,朝著世界第一的宏偉目標前進時,自己也在努力適應著美國的生活。


最重要的就是克服語言關,原因我們都知道,日本人的英語實在是….

大迫傑請了名英語家教,每週上兩次英語課,並且在生活中不斷應用。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自己的家人——妻子和女兒,某種程度上,也是精神上的撫慰。


(圖片來源:愛燃燒) 


正式加入俄勒岡計畫整整 2 年後,那一天,還是來了。2017 年 2 月 21 日,大迫傑在推特上宣佈,自己即將首次出征全程馬拉松——2017 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大迫、ボストンマラソン走るってよ。”


大多數人感到十分驚奇,也有懷疑。有人質疑:你才剛跑過半馬就直接跑全馬,可以嗎?你的策略不符合常規的馬拉松比賽套路啊?


(圖片來源:愛燃燒)


然而,當大迫傑以第三名——2 小時 10 分 28 秒的成績——衝過終點線時,不再是全日本,而是全世界都震驚住了。

這是他的首馬,卻成為了繼 1987 年瀨古利彥之後第二位踏上波馬領獎臺的日本選手。


大迫傑不需要按照套路出牌。

正如說唱歌手 GAI 在歌詞中的說到的那句話,開路的先鋒就要打破舊的規則。賽後,當被媒體問及首馬的比賽秘訣時,大迫傑直率地回答:

不要聽從別人的經驗。別人是別人,我是我,每個人的經驗只屬於自己。


2017 年波士頓馬拉松第三名,首馬 2 小時 10 分 28 秒,換做任何一名頂級馬拉松選手,這個成績足以讓人豔羨。大迫傑自己也很高興,但絕不滿足。


(圖片來源:愛燃燒) 


同年,以極高參賽門檻著名的日本國際福岡馬拉松上,大迫傑再次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績,2 小時 07 分 19 秒。

因為他的終極目標是世界第一,擋在他成為“世界第一”面前的,就是先成為“日本第一”。


請證明自己,我是日本第一

2018 年東京馬拉松上,設樂悠太以驚人的 2:06:11 奪得亞軍,並一舉打破 2002 年高岡壽創造的 2:06:16 的日本馬拉松紀錄,舉國譁然。


大迫傑在大學期間曾經和設樂悠太的哥哥設樂啟太同台競技過。對,就是那場連超 7 人,一舉逆轉早稻田大學命運的比賽。

然而,這位與川內優輝同樣出身於埼玉縣的設樂悠太,甚至比哥哥設樂啟太還要強大!


設樂悠太在東洋大學期間,四次參加箱根驛傳,三次拿到過區間賞。

他的半馬成績 1 小時 00 分 17 秒,也是日本半馬紀錄保持者。


(圖片來源:愛燃燒) 


“日本第一”設樂悠太的紀錄橫亙在眼前,比大迫傑的最好成績還快了 1 分 08 秒。對於分秒必爭的頂級馬拉松選手世界,這個紀錄很遙遠,然而大迫傑必須橫跨過去。

2018 年 10 月 7 日。美國芝加哥馬拉松。


(圖片來源:愛燃燒) 


大迫傑必須要在這場比賽中證明自己。

他已經毅然決然地在全日本的質疑聲中舉家搬遷到美國生活,他不能再在謾駡聲中失敗地回到日本,他已經沒有退路。他必須要成為日本第一。


只有成為第一才能堅守他的信念,只有堅守自己的信念才能在殘酷的競技世界中活下來。

他必須要證明自己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否則,他的信念就會被摧毀,他的職業生涯就會走向凋零,他會一敗塗地,那對於要“勢必成為第一”的大迫傑來說,那還不如讓他去死。


5 公里。起跑後,大迫傑保持在第一集團,緊跟在同門師兄拉普和莫法拉之後。

21 公里。第一集團依然是 10 多人的規模,大迫傑和師兄莫法拉依然穩定地保持在第一集團的末尾,跟跑在大師兄加侖拉普之後。


“俄勒岡計畫”出身的三名選手都明白,阿爾伯托總教頭傳授的秘訣:留前,鬥後。比的不僅僅是老道的經驗,穩定的配速,還有強大平和的心態。


(圖片來源:愛燃燒) 


32 公里。距離終點還剩 10 公里。就是這裡了。師兄莫法拉和大迫傑追了上來,開始領跑全場。


35 公里。大師兄拉普漸漸不支,掉隊。第一集團除了莫法拉和大迫傑,還有格勒門,基魯伊,肯尼斯等三人。


突然,身經百戰的莫法拉和格勒門開始加速,大迫傑在後面奮起直追。基魯伊被甩出第一集團,肯尼斯緊隨大迫傑之後。


(圖片來源:愛燃燒) 


最後一公里,莫法拉加速衝刺,最終以 2 小時 05 分 11 秒的成績奪冠,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績和英國馬拉松紀錄。格勒門在 13 秒後衝過終點線,成為亞軍。


大迫傑衝過終點線時,握緊拳頭,舉起左手,短促而有力地怒吼一聲——

大迫傑奪得了季軍。中學時期,大迫傑就說過,對不起,我不想做第三名。


(圖片來源:愛燃燒) 


但是他也說過,他想要變得更強。

為此,他曾經在世界大賽上,被遠遠地甩在了身後,他曾經被全日本的質疑聲中嘗試改變,甚至曾經被教練稱為“異端”…… 還有許許多多我們不知道的“曾經”。


如今,2 小時 05 分 50 秒的成績,不僅刷新了把設樂悠太的日本紀錄刷快了 21 秒,也成為了亞洲馬拉松最快紀錄保持者。


(圖片來源:愛燃燒) 


大迫傑跑過終點線,在雨中,他從妻子的手裡接過自己的小女兒,朝著她的額頭狠狠地親了一口。

你看,今天爸爸成為了日本第一。


文章授權自:愛燃燒 



以上內容由愛燃燒授權刊出,為尊重原著與忠實呈現文意,內容僅做簡體轉繁體,故可能因文化差異,而有不同的翻譯及語法詞彙,還請各位跑友們參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