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豪邁狂奔做一隻跑山獸

發表於 2018/08/24 19,673 次點閱 0 人收藏 1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野跑賽事 Trail Running 野獸

野獸山徑的魅力

莫名其妙像野獸一般在山裡面不停狂跑,跑出一身大汗之後,從酷熱的山徑回到會場,熱食、冰啤酒與西瓜吃到飽,進入另一個歡樂世界,這就是跑山獸的放肆人生!

文/蔡日興   圖/林明德、歐欽濱


連續三年了,每到五月的某一天, 半夜三點居然有一群上百個穿著怪異的人,從遊覽車下來,走進新北市三峽區的長城溪遊樂園。這是傳說中的神祕 Party?不是啦,這是跑山獸工作室主辦的野獸山徑,現下國內最轟動的中短距離越野跑賽事。

跑山獸工作室是由來自捷克的 Petr 與我們泰雅美女 Eva 他們夫妻倆所主持的。Petr 原本是來台灣念書的,後來卻愛上了台灣的山,愛上了台灣山裡面誕生的姑娘,而這樣奇妙的機緣,也為他們所主辦的越野跑賽事帶來了一些神秘浪漫的色彩。野獸山徑正是他們的創世越野跑賽事作品,今年來到第四屆。


當捷克王子與泰雅公主的相遇(圖片來源:petr 提供)


Petr 本身就是個有天份又努力的優秀越野跑者,他和 Ruth 一男一女這兩位外籍跑者,在嘉明湖越野賽奪冠的事蹟衝擊並引領國內越野跑領域的成長,這段傳奇故事,已經有很多報導,筆者在此就不再重敘。而在賽道規劃方面,他和國內著名的越野賽道設計者阿公(何萬豐先生)一樣,都因為參加 Hash(捷兔,一種三小時以內的跑山遊戲活動),會在賽道中放入大量的山林元素如產道、農路、水 管路等等,這類的山腰路提升了可跑性,也增添了景觀多元性。以登山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賽道設計風格一方面避免了越野跑與登山活動衝突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把登山活動帶向了新的藍海。


2016 步步小心的之字形土路(圖片來源:歐欽濱)


2017 賽事河床倒木增加挑戰性(圖片來源:歐欽濱)


 

2018 親子歡樂完賽;黑夜奮鬥戰果(圖片來源:歐欽濱)


在此之前,筆者已經品嘗過跑山獸工作室的另一場傳奇越野跑賽事作品——福爾摩沙山徑 104K。所以今年我第一次報名參加野獸山徑賽事, 直接選擇了經典的、有溯溪路段的 50K 組。以往,野獸山徑都以泥濘的天氣聞名,但今年梅雨遲到了,野獸山徑將要迎接創世以來第一次的熱爆體驗,這讓我憂心忡忡。


小辭典
  • PI (Per formance Index):由  ITRA 國際組織發展出的評估方式。 根據跑者在已完成的不同賽事距離的成績,計算出一個可代表該跑者的能力指標數字。
  • 中短距離越野跑:通常指 50km 以下的越野跑賽事。
  • 補給站:賽道上通常每隔數公里或十餘公里會有水、飲料和食物的補給,有時甚至有熱食。
  • 關門:如果跑者未能在主辦單位設定的時間到達某一位置,即視同未能完賽。


 

 

2017 年往逐鹿山賽道上,有溯溪路段、拉繩、斜壁等多變化路徑(圖片來源:林明德)


關於野獸山徑越野跑


作為一個資深山友,我本來就是因為不耐熱而喜歡爬高山吹天然冷氣的,高溫之下低海拔的越野跑賽事並不是我的菜。所以當太陽上升氣溫狂飆之後,我就決定在賽道去程與回程接近的地方直接切西瓜棄賽,一路玩水回去會場,但是這天我也跑跑走走了 32K。

棄賽也還好啦!後段路線去年我有在練跑的時候玩過,反正我不是能上凸台領獎的等級,所以並不是很遺憾。而從酷熱的山徑回到會場,熱食、冰涼的啤酒與無限的西瓜吃到飽,那是另一個歡樂世界。跑出一身大汗之後又繼續放肆人生,這樣的無限循環確實令人難以招架!這就是跑山獸想呈現給我們的,莫名其妙像野獸一般在山裡面不停狂跑之後,又放縱吃喝的一天。


像野獸般奔跑、也像野獸般縱情歡樂(圖片來源:林明德)


跑山 Q&A

以下我們透過訪談,更進一步來理解野獸山徑的魅力從何而來吧!

Q1:第一屆野獸山徑是在 2015 年, 原本預定時間是 6 月,因為颱風下雨延期到 10 月,而之後幾年都固定在 5 月。當時你們是怎麼會挑選這條路線作為第一案,又怎麼會選擇這個時間呢?

Eva:其實也沒有為什麼,Petr 他的習慣就是一陣子就連續探同一塊山區的所有道路,而當時好像剛好在探這一區的路線。時間上是因為之前剛好協辦了一些活動,包含阿公的石門水庫動感亞洲越野賽,那時也在跟香港大嶼山那邊接洽台灣版。而我們辦過一些登高賽之後,同時也考慮自己辦越野跑活動的可能性。所以這個季節跟地點都不是刻意挑的,我們自己也沒預期到最後會大受歡迎。


2017 野獸山徑賽道一隅(圖片來源:林明德)


Q2:我想這是因為從馬拉松轉過來的跑者,遇到這個下雨泥濘的天氣還有這種有撩溪的山徑體驗,都會特別印象深刻吧。Petr 你 2013~2015 在台灣,主要是新北市的區域探山區的道路,一邊也在跑 Hash,那野獸山徑有一部分就是你當兔子設計的 Hash 路線嗎?特別是 4K 組的那一段?那段很有 Hash 的風味。

Petr:哈!不是,我選了這個路線之後,有人才跟我講說 Hash 曾經也跑那邊。不過蠻多 Hasher 會報名野獸的 4K/12K 甚至 25K 組,而 Hasher 比較不喜歡跑同樣的路線,因此以後會考慮更換 4K/12K 組的路線。但除非不得已,我不會更動 25K/50K 的路線, 因為我希望保持那個賽道紀錄。希望很快有人能打破 50K 賽道 10 小時的障礙。

註:2018 的冠軍有兩位,Sasha Tarasov 和 Shinsuke Isomura 聯手將賽道紀錄推進到 9 小時 45 分。


2018 賽事起跑點大合照。(圖片來源:林明德)


Q3:除了靠近長城溪遊樂區這邊的部分,25K/50K 有很大段是登山路徑, 只是可能比較冷門。但山徑的選擇有那麼多,你為什麼會挑那段溯溪路線?是故意的嗎?

Petr:我其實沒有刻意挑溯溪。當初那真的是有路的,而且很漂亮,就像電影《阿凡達》裡的場景。誰知道颱風以後就變了個樣子。


原本山徑常因天候產生極大的變化(圖片來源:歐欽濱)


Q4:但那部份現在變成野獸山徑的標準照了,還有這個下雨泥濘的天氣也是。不過今年卻是大太陽熱翻了。我有注意到你特別在意安全,所以 100K 組的路線後來都挑更大眾化郊山的路線,但是今年停辦了?

Petr:對啊,每年都有發生不同的事情來挑戰。100K 組只辦了第二與第三屆兩年,完賽人數一直不多,每年大約只有五人,但是我們需要設三個補給站。而最困擾的部分是路線的標示,因為這些山徑太熱門,我們使用的反光路標,很快就會被人拿走。有一年我們改用一種反光釘,但是天一亮頭燈關掉又看不到。唯一確定可行的方式就是跑者需要有 GPS 指引,但這樣跑者的樂趣體驗又不好,所以整體評估後今年就決定不辦了。


Q5:野獸山徑經過這四年,現在報名人數已經成長到超過 700 人,但是長城溪遊樂區這個會場的停車空間與整體容量就是這樣,對這個問題你們有什麼看法?

Petr:我們從今年開始要求參加 50K 組的 PI 必須高過 420,雖然有些跑者可能會騙我,但我們也設計了比較嚴謹的關門時間來處理。往後我們可能也會在 25K 組要求報名資格,維持整個比賽的規模在這個會場可以容忍的範圍內。我非常喜歡這個會場所營造的氣氛,大家跑完比賽,開心地在這邊喝啤酒聊天,就好像福爾摩沙山徑在星期天的那場宴會一樣,我認為那也是比賽很重要的一部分。


Q:謝謝您接受專訪,祝福野獸山徑持續打開國際知名度,成為亞洲必須參加的經典賽事。


很習慣面對鏡頭的歡樂跑者(圖片來源:林明德)


隨著報名人數逐年增加,petr 表示會嚴格控管賽事規模,保有會場自然營造的歡樂氣氛(圖片來源:林明德)


野獸山徑是個吸引多國選手的賽事。(圖片來源:林明德)


長下坡之字形路徑,以技巧快速下坡(圖片來源:林明德)


2018 年 CPE 補給站,有美食和音樂為選手打氣。(圖片來源:林明德)


短距離組常見親子一起跑步(圖片來源:林明德)


原文出處:豪邁狂奔做一隻跑山獸



※本文由台灣山岳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越野跑知識 盡在運動筆記*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