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心得】朝聖殿堂──夢幻的薩羅馬湖超馬賽

王文柄
發表於2016/07/22
6,990次點閱
3人收藏
加入收藏

作家 村上春樹牽的線,嚮往已久的日本一百公里經典賽事 — 第 31 屆薩羅馬湖超馬,日本百公里發源地,我來了!來親身體驗他所描述的身心靈洗禮!


前進薩羅馬湖超馬,日本百公里發源地(照片來源:王文柄)


為越野賽練習,不小心滑倒造成手腕骨折的五週後參賽;在打了全固定式石膏數週的期間仍然無法完全休養,轉換心情仍為此賽事備戰。


久聞此賽事報名不易,比賽地點交通住宿也很難安排,但是超馬跑者此生應來朝聖!這次旅居日本朋友幫忙報名,大腳ㄚ陳傳男會長也好不容易爭取到一些名額以及辛苦安排行程。


比賽路線是繞行湧別町體育舘一圈,然後到薩羅馬湖的西側湧別町折返-沿著中間佐呂間町超大的薩羅馬湖直跑-直到東側北見市,最後 80-98 公里繞進著名原生花園折返。


比賽路線圖(照片來源:王文柄)


依據大會手冊:最佳場地紀錄一百公里男子 砂田貴裕, 6 時間 13 分 33 秒;一百公里女子安部友惠,  6 時間 33 分 11 秒;這同時也是日本紀錄以及世界紀錄, 可見這場賽事重要非凡。


大會手冊上的紀錄(照片來源:王文柄)


特別的是: 完賽十年的選手號碼布是水藍色 ( Saroma Blue,VIP ) 以及完賽二十年的選手號碼布是金色 ( Saroma Gold,VVIP );除了一般選手號碼布是四位數外,另外陸連登錄選手號碼布有不同位數。


想想塗了十年或二十年而成的藍金顏色, 是多麼的難以獲得?我有些急於找尋審視這般神人們。 這也令我憶起 2014 年參加第 118 屆波士頓馬拉松時,會場到處可見多年前有歷史的紀念衫,顏色設計雖然不同,但是都有那獨腳獸 Logo 矗立;我們沿途找尋最古老的那件紀念衫。


飛達札幌新千歲機場,拉車五小時到三分之二旅途的温泉旅館 Villa ,享受美食及二十四小時祼湯,北海道清新空氣及翠綠山林洗滌旅人的疲累,微寒中漫步散去酷暑的懊熱。


飛達札幌新千歲機場(照片來源:王文柄)


到日本總是不禁贊嘆他們對環境的保護不留遺力,到處都很乾淨舒適,開車及行人也井然有序,真的有許多值得學習之處。


隔日直接抵達起跑報到處 — 湧別町體育舘,採購一些紀念衣物,超馬賽事的攤位遠不如大型城市馬拉松的 Expo 盛大;下午隨及參觀賽道,沿著久聞其名的薩羅馬湖邊,了解到路線怎樣繞,到那這裡就是幾公里了,那處是五十公里跑者過來的交會處,然後就是聽聞很難跑的原生花園及終點,起點和終點相隔六十公里以上。


起跑報到處 — 湧別町體育舘(照片來源:王文柄)


起跑報到處 — 湧別町體育舘(照片來源:王文柄)


凌晨一點多,轉大會接駁到起點,氣溫十度以下又微雨,突然感到身體有些發抖,趕緊又躲到體育館內;五點起跑前,數千跑者已排到拱門後一段距離,一般選手就沒再分區起跑了。


超馬跑者秩序井然不擁擠(照片來源:林煥超)


超馬跑者秩序井然不擁擠,跑過多場日本城市馬拉松,也只有京都馬拉松起跑時的平靜可以比擬。

五點時間一到寂然起動,日本跑者不急不徐,慢慢開跑,但是起跑後三公里天空就開始飄起雨了!為了維持每公里近六分速,我超越不少跑者,還沒感到特別寒冷,但最後知道依此速度及方式不見得正確。

前面三十公里以每十公里五十五分鐘前進,按預計以四小時內完成了四十二公里。印象中 村上村樹對全馬距離的過程沒有特別描述,一切如往常一般。 我曾經在演講談及百公里超馬,引述過他的這段話:

“那裡是我的直布羅陀海峽,從那裡就要航向未知的大海了;前方到底有什麼在等著我,有什麼樣的未知生物生息其中,都無法想像。”

由於心裡已有預想,果然領先群的選手們在十到二十公里間就以高速折返穿越。五公里內,幾乎二到三公里即有水站,大會貼心在補給站前五百公尺預告位置,但是主觀感覺上這短距離可是愈來越遠呢。

許多路段大致沒有交通管制,跑者靠車道旁左側或人行道上來跑,沿路就都是一排排人龍了,幾乎隨時隨地身旁都有跑者前後陪伴,沒有脫隊冷場。

五十公里以後改為每公里都有標示,直到終點。 有時感到漫漫長路何時而止,有時又安慰自己,每看到一次公里標示就愈往完成目標接近一些了。五十到六十公里之間有兩個長緩坡,超馬跑者 盧明珠說過:

“狀況好的時候都是下坡… 狀況不好,就開始都是坡了。"


連續參加十年薩羅馬湖超馬賽的跑者(照片來源:林煥超)


中繼站在五十四公里半的地方,我依照 村上所述,整理更換短袖上衣及跑鞋,好好休息了十幾分鐘,準備下半場真正的考驗開始。 吃了小飯糰及果凍能量飲,上廁所辦完事,誰知道更換成這單薄短袖是致命的策略,讓我吃足苦頭!


由於我手傷無法正常擺手,沒意料到失衡問題卻造成腿部負担額外增加,膝蓋及股四頭肌不適隱隱發作。勉強撐到七十公里前夕有半超馬跑者來會合了,此時約耗去七個半小時。


這慢慢撞牆的感覺,真的如同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書中提到的:


“覺得自己好像是在緩慢通過絞肉機的牛肉那種感覺… 好像一面拉緊手煞車,一面開上爬坡道似的… 油沒了,螺絲鬆了,齒輪數不對…"


左:林煥超   右:超馬女跑者能渡貴美枝(照片來源:林煥超)


下午的氣溫反而略降,寒風本就刺骨,加上淒冷苦雨,真不知如何能完成艱難的後半程?

天氣低跑步不排汗,頻頻上廁所創了新紀錄吧!或許這也嚴重影響到配速,回想起來真該減少一些喝水量。

大會補給水及運動飲料之外,有喝到柳橙果汁及少數溫熱的麥茶,吃到香蕉西瓜及飯糰巧克力,也有熱紅豆湯內有烤大福及蕎麥麵。


加油團(照片來源:林煥超)


但是在愈跑愈冷的狀態,補給飲品及食物大多又都是冰冷的,AminoVital 是泡的,杯水裡面加有冰塊。後來了解到日本人喝冰水可能是生活習慣使然,和我們有些差異。


因為跑著,所以感到存在(照片來源:王文柄)


八十公里前轉入著名漫長的原生花園,卾霍次克海風讓我冷得發抖,感到噁心不適,愈跑不動就愈寒冷…. 村上形容在穿過撞牆期之後的感覺是:

“已經沒有人再敲桌子,沒有人再摔杯子了;他們把這個疲憊當成歷史的必然,革命的成果,並默默包容著。"


我的身體也似機械式地極慢跑著;因為跑著,所以感到存在。


終於以十一小時四十五分,平路百公里的最差成績平安完跑這塲夢幻超馬,這時心裡最想的享受是趕快回去泡個溫熱澡!


平安完跑(照片來源:王文柄)


隔日陽光出來,氣溫回升到十五度以上;傷手的手背及手指又腫脹了,不管如何,將踏上這次旅程的另一高潮,尋找六月末富良野及美瑛的含苞薰衣草及丘陵花田之美!


六月末的花田之美(照片來源:王文柄)

後記:

此次一百公里報名 3604人,出賽 3337人,完賽 2682人,完賽率 80.4%;最佳成績由 板垣辰矢(三島走友會)締造。最近閱讀 “跑者之道"一書,探究日本跑步界的奧密及文化,知道日本跑者的厲害,然而書中並沒提到日本超馬的發展,這方面我也充滿了疑惑。


第一名跑入終點(照片來源:林煥超)


我們跑馬團完成率為百分之百,其中締造環台穿法佳績的蘆竹路跑 蔡萬春會長最速完賽;博文/國永/超哥/建華/念哲/海哥/坤堂大哥堅毅完成,孟霖不讓鬚眉;五十公里選手焰晞/池宏及 Tomiko夫妻檔/陳傳男會長皆完跑,神糖跑出佳績;強大的奧援由會長夫人 高大姐/小丸子全力提供。呵護手傷,了無遺憾,感謝關心我的朋友!


跑馬團的完成率為百分百(照片來源:王文柄)


希望牽我所愛的人跑完最後一哩路!(照片來源:林煥超)



*賽事心得 就看運動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