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萬米世紀決戰 驚心動魄

發表於 2011/12/20 10,357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這是一場田徑迷票選為近十幾年來最驚心動魄的10,000公尺之戰,兩個來自非洲高原的世界頂尖跑者,衣索匹亞的Haile Gebrselassie和肯亞的Paul Tergat分別代表他們的國家,展開一場令人屏息、感動的世紀之戰。

一個競技場上,如果沒有兩個可以互相匹配的敵手,在同一個戰場上互相對抗,那將是一場無聊的獨角戲。實力相當的Haile與Tergat兩個人在那年奧運的對立,預告這將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戰。

老先覺與運動筆記的老編,合力完成這篇文章,為各位還原當年這場精彩的賽事…現在,請各位一起看這場好戲….

在進入賽程最後1,000公尺,場上的領先群只剩五個人,三個穿紅色的肯亞人對上兩個綠色衣索匹亞選手,進入最後段賽程的調息階段,沒有人敢獨跑,彼此心懷鬼胎不動聲色持續前進。這段號稱近十幾年來最驚心動魄的兩個10,000公尺的好手的對戰,在進入最後250公尺時,躲在第四個位置的Tergat突出重圍,進行攻擊,Haile隨後緊盯不放,經過撐竿跳起跑點時 (最後150公尺),Haile還落後2公尺左右,在轉出最後彎道時Haile明顯地換檔加快步頻,Tergat則以加長推蹬距離迎戰對手,兩人堅持到最後15公尺仍然勝負難料,最後兩人以一肩之差分出勝負….通過終點後,兩個當代好手互相搭肩問候….兩人共同留下一場歷史性的驚嘆號!


(照片來源:路透社)
 

以下文章,摘自Jim Denison所著《THE GREATEST》一書:

Haile序

當Jim正在撰寫這本書時,我總是提醒他:「最好能寫到盡善盡美,這樣記者會上如果有人發問,我就可以直接告訴他到書裡的哪幾頁找。」從現在起,我很高興地向大家宣布,記者會輕鬆多了。

跑步佔了我人生20多年的時間,並給我許多令人難忘的經驗,這本書就將這些時刻記錄下來,同時也描寫曾在身旁幫助我達成目標的人們。

本書能和Jim合作倍感榮幸,希望每個讀過此書的人,都能從中獲得某些?發個人跑步的東西。

Haile Gebrselassie, Addis Ababa, 2004

序幕

最後一圈,汗珠從Haile Gebrselassie的雙頰滑落,他的額頭因賣力而閃耀。在進入最後300公尺的直道上,肯亞選手Paul Tergat領先,他優雅的步伐延伸進夜晚,足下的地面如激流般向後傾瀉。還剩200公尺,Tergat仍然領先,但後方的男子離他只有幾英吋的距離。

Tergat和Haile甩開其他人,進入最後衝刺階段,兩人齊頭並進,周圍的空氣就像凍結一般停滯。經過24圈的刷卡 (Serge) 戰術、彼此刺探和團隊干擾戰術,Tergat緊抓住這次的機會,拒絕重演亞特蘭大悲劇,他只差最後一個彎道。Tergat曉得勝負將在終點線揭曉。只剩100公尺,這次是他幾年來的最佳機會,但,在他後方有一股充滿能量、情緒和光芒,難以阻擋的力量。整個奧運會場的觀眾起立、電視機前的大小朋友紛紛傾身,到底上天是否會眷顧Tergat?他心裡一定不斷祈禱著,我會贏...我會贏.....。

似乎有魔法干預了2000年雪梨的那晚,9月份禮拜一,不可置信的歎息、飄揚的喜悅,全世界都被男子10,000公尺決賽的尾聲催眠了。只有兩個人有機會摘金:Paul Tergat,威武自豪的冠軍;或衣索匹亞金童Haile Gebrselassie。

在每一圈的競賽中,從第一圈到第十圈,每圈的配速時間忽快忽慢,就像華爾街股市緊張的一天,前一圈62秒、另一圈72秒、再一圈56秒,這種殘酷的競爭方式,特別是在奧運這種戰場上,引發許多驚奇與未知。身為記者,我將其形容為「一個令人抬頭仰望且難以置信的高超競技境界。」

在奧運10,000公尺決賽槍聲響起的那一刻,Gebrselassie背負著上屆金牌、世界紀錄保持人、四次世界冠軍的沈重壓力;而Tergat則是越野比賽專家,1995至1999年連續四次贏得國際田聯 (IAAF) 越野冠軍。Gebrselassie沒有跑過越野 (編按:Gebrselassie曾於1994年參加過越野世錦賽,此處應為作者筆誤),Tergat從未在田徑場上擊敗過Gebrselassie,4年前在亞特蘭大沒有,1997、1999年兩屆世錦賽也都沒有。

可這次不同,Tergat從沒這麼發奮練習過,「我回到田徑場上,努力奔馳,累倒了、再起身,繼續努力。當我跑完後,幾乎無法站立,我感到非常疲憊難以進食,身體十分不適,除了喝水和躺下外沒有力氣做任何事。然後我猜想現在的Haile,他一定比我更加勤奮地訓練。」

為了搶得先機,Tergat在六人 (編按:應該只剩五人) 的混亂領先集團中,在最後250公尺處搶出卡位,而此時只剩Haile Gebrselassie能跟上他的步調。

最後在他們前方僅剩50公尺,沒有什麼能將兩人分開。他們身上的背心不能、一張紙不能、甚至連無形的線也無法。27分鐘前,20名跑者隨著槍聲起跑,而現在就只剩一個側身、半個跨步與對方一個鼻息的差距。

Gebrselassie在整場比賽中一直小心翼翼地維持在第二名,在領先集團中伺機而動,但Tergat在最後的直道竟如彈弓般彈射至前方,令他頗為驚訝。Gebrselassie奮力擺臂,提膝跨步,依舊無法超前,Tergat盡了全力維持領先,而終點就在眼前。

兩位競爭對手,在體型上可說是恰巧相反,Tergat身高5呎11吋 (約180公分),肩寬腰細,倒三角身材;Gebrselassie身高5呎4吋 (約163公分),直桶身材,但步伐有如信天翁的翅膀寬闊。Tergat的身高和肩寬剛好會占據一個跑道,而Gebrselassie的窄肩讓他躲在Tergat的背後,但從兩人鋒芒畢露的猙獰表情上可以知道,忍耐痛苦的能力是誰也不讓誰的。

他們持續奮鬥到最後衝刺階段,面頰因使力而鼓脹,一條條深刻的紋路浮現在臉龐,使他們外表看起來像是屢經風霜、遭受折磨,如同把手伸進一袋碎玻璃中的痛苦。他們的煎熬盡收鏡頭內、與速度和決心同步,震撼全世界。這是最活生生、未經加工和過濾的一場戲。

然而,儘管Tergat和Gebrselassie於天份、努力和毅力上平分秋色,此刻還是得在些微距離內一決高下,有一人將輸掉這場比賽。但那會是誰?這場戲又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完結?剩下15公尺,此刻間不容髮。

空氣中迴盪著兩人最後絕望的叫喊,身上每個的毛細孔都在釋放大量蒸汽、熱能與緊繃的分子。他們使盡全身力氣,無論如何都想率先踏上彼端那條橫越跑道的終點白線。

就在張力達到最高點時,Gebrselassie聽到了聲音,一個字不斷在他腦海中重複:Yichala、Yichala,有可能的、有可能的。5公尺.....接近3公尺了,這個字還是縈繞心頭。他的視線模糊、耳中嗡嗡作響,惟一能感受到的,只有身邊的Tergat,這時Gebrselassie驀地記起,壓線!壓線!真是一個美麗的畫面,雙臂在兩側像翅膀般擺動,優雅且和諧。他起飛了,以驚人的0.09秒之差,通過終點線。

這場比賽將永遠留存於世人心中,那一天全世界都不斷地讚揚這位謙虛、偉大的衣索匹亞長跑選手。

 

 

老先覺與老編賽後記:上面這篇文章,翻譯自書中的序文,這本書出版於2004年奧運前夕。這篇序文一看就知是高手寫的文章,作者Jim Denison是個教練,難怪他能把這場對戰寫得入骨三分,讀來暢快淋漓,但也耗盡運動筆記編輯的心思,要翻譯好這篇運動文學,真的不容易,獻醜了。

這篇文章配上當年精彩的影片,更是令人神迷,各位看官在觀看這篇文章與影片時,您可以任選角色:觀眾、Haile、或Tergat,將您扮演的角色,投入影片中,模擬這三者的現場情緒,精采、感動……%*%*….只能意會、無法言傳….!

寫完這一篇,餘音繞樑,下回我們要談談這場世紀之戰的前戲。

跑步新聞 盡在運動筆記*
【百K實測】重返榮耀之路-adidas Adizero Adios Pro 3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