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都市間諜的漢堡馬拉松

徐世怡 Ygreck Shyu
發表於2014/08/23
5,389次點閱
7人收藏
加入收藏

十九世紀末的俄國編劇家契?夫擅長於,喚醒人們對半死不活的生活的厭惡。一百年前就預言出每一個馬拉松參賽跑者的故事結構:

People don't notice whether it's winter or summer when they're happy.” Anton Pavlovich Chekhov(1860-1904)「只要你快樂,根本不會在意是冬天還是夏天。」

把這句名言潤一潤,會更貼切描繪路跑者「完成任務」後的快樂心情: 「只要你想快樂,只要你快樂,根本不會管門外是大熱天,還是下雨天。」

 
“Hamburg feiert coolste Party!”怎麼替五月四日十度低溫馬拉松下個總標題?跨頁照片集錦包圍這幾個字:
“漢堡市慶祝最冷最酷的馬拉松” 。讓身歷其境的我會心一笑。(圖片來源:徐世怡 Ygreck Shyu)

“13307 laufen durch Hamburg”德國民族流的是理性的血液。這個報社走的是中規中矩的路線,一張空照角度照片,配上標題 “一萬三千三百零七人跑過漢堡市”只說明一個事實。至於這個超大運動盛事是對是錯,是好事是壞事?總編保持專業的距離。(圖片來源:徐世怡 Ygreck Shyu)

 

一、童話故事裡的集體快樂

如果你喜歡跑步,要看德國人講求精確一板一眼的民族性,「最好的角度」 是 ,參加個路跑活動,看他們怎麼辦個路跑比賽。

如果你是個”城市情報間諜”,…想用最省時的方式,深入快速的瞭解一個德國都市,… 參加個德國大型國際馬拉松活動,一趟42.195公里的都市行腳會讓你看到一般觀光客看不到腳(角)度。

如果你想賺幾個小時的虛榮英雄感,見識萬人夾道,掌聲貫耳的都市派對…,德國大型馬拉松幾乎是,活生生把卡爾維諾(Calvino )筆尖”看不見的城市”的書寫精神全帶出。 一個城市住這麼多人,平常各活各的,不但每個人必須帶面具,每天還得比較誰的面具比較值錢,誰的面具比較漂亮。

不知道要怎樣把一個人的面具卸下,但我卻用肉眼看到, 五月第一個週日早晨九點,當馬拉松的槍聲響起,人口兩百萬的漢堡市,就像童話故事般,被神奇魔棒在空中輕輕點了一下…。這個德國第二大城就這樣整個顛倒過來…

每條忘記微笑動作的臉頰肌肉,在薩克斯風吹送,鼓聲震動下不得不醒過來。地底下面住著另一個被”潛意識”圍綁的漢堡市,渴望被愛,又喜孜孜地想找人來愛。

馬拉松把所有的車子全堵住,把街道還給雙腳,縱使是幾個小時的解放,也已夠了。歷史跑道上的馬拉松故事告訴市民: 那場”不知敵人是誰”的惱人戰事終於結束,所有看不見的敵人消失,我們可以解脫了。和平的好消息這麼重要,當然要用跑的方式傳出去!

這場免費的集體快樂是你繳稅後,理應得到的禮物。算得更精一點,「一個人對著電腦營幕微笑」的事,可以天天做,這檔「當我們同在一起」的封城街頭派對,要大家把窗戶打開,對著平日塞車的柏油路笑,可不是天天都可以做的事。平時縱使你想對身旁的人友善快樂,但別人也不見得正處在友善快樂的心情。

都市存亡教戰手則其中一條就是:謹慎善用你的微笑。曾有個聰明的資深女演員這麼轉述導演要她入戲的要絕:「沒事別老掛著微笑 」。微笑不是壞事,微笑多了也不見得就會變傻,但你可以試看看,在大都市與陌生人四目相對,附加個微笑。如果地點與時段不對,再加上衣著失算,你頂有可能被當成在街頭拉客的賣春女,或是賣大麻非法香煙的友善無賴。

不過今天可不同,這幾個小時內,大家都領到「快樂執照」:微笑無罪,快樂有理!


(圖片來源: 漢堡馬拉松臉書網站Haspa Marathon Hamburg - Offizielle Seite
https://www.facebook.com/haspamarathonhamburg/photos/pb.257829174256003.-2207520000.1405881455./700150226690560/?type=3&theater)

 

二、通往世界美夢的漢堡港口

二次世界大戰前, 美國新世界的美夢吸引了大批要從歐洲出走的移民潮。漢堡市的船務移民公司,九十年間營運檔期,載了近五百萬人(包括來自蘇聯東歐)裝滿希望的行囊駛向紐約。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潛水艇與船艦關係,納粹放了許多心力在漢堡市。從鐵達尼郵輪時代的跨洋惜別港灣,到蓋世太保(Geheime Staatspolizei;Gestapo)與黨衛軍神密任務的軍事要港,直到今天,漢堡仍不改她向世界前進的國際港都個性。

?明: https://fbcdn-sphotos-b-a.akamaihd.net/hphotos-ak-xpa1/t1.0-9/10325387_699617550077161_8243762897306575240_n.jpg
(圖片來源:漢堡馬拉松臉書網站Haspa Marathon Hamburg - Offizielle Seite
https://www.facebook.com/haspamarathonhamburg/photos/pb.257829174256003.-2207520000.1405881455./700150226690560/?type=3&theater)
?明: https://scontent-b.xx.fbcdn.net/hphotos-xpf1/t1.0-9/1530330_699617750077141_1204472549661330250_n.jpg
(圖片來源:漢堡馬拉松臉書網站Haspa Marathon Hamburg - Offizielle Seite
https://www.facebook.com/haspamarathonhamburg/photos/pb.257829174256003.-2207520000.1405881455./700150226690560/?type=3&theater)

不知道漢堡是不是全世界唯一把路線跑進紅燈區的馬拉松。但主辦單位很驕傲在網站這麼說: ”參賽選手起跑後,行經本市聞名的 罪惡慾望之街, 繩纜街(Reeperbahn),往阿托納區(Altona)前進…”

古早前,繩纜街是做繩纜,賣船纜的地方,現在則是紅燈區。英國披頭四的約翰藍儂說, 「我大概是在利物浦出生,但我鐵定是在漢堡長大的!」四個寞寞無名的長髮小子從英國到繩纜街夜總會俱樂部駐唱。判逆不俗的調調就是從這條街發源,唱出那個六零年代的長髮嘻皮,也讓渴望與上一代決裂的新青年,在流行音樂的新世界,一起向舊世界叛逆搖擺 。

跑在紅燈區,心臟會衝得更快?而現實的是,早上九點多的漢堡紅燈區,除了招牌大得比美台灣尺度,看來實在普通地就像一條沒有慾望的街道。反正罪惡也沒有早睡早起的習慣, 只要去的時間調得對,再墮落的街坊, 其實也可以很正常。

比賽倒數幾天,漢堡馬拉松網站與臉書不斷以預告的方式,登出鼓號樂團或拉丁森巴鼓手的微笑照片。意思是說,你,跑步選手,花了近八十多歐元的報名費(約三千元新台幣),來這裡跑個馬拉松,就像到露天超大舞池來跳舞,我們正在為你準備好多讓你快樂的節目,絕對可以”物超所值”,”穩賺不賠”。

”Without music, life would be a state of error。 (Ohne music ware das leben ein irrtum。) 德國尼采說,” 沒有音樂,生命會處在錯誤狀態。

如果把這場馬拉松,所有音樂節目與老百姓自發性麥克風音樂全部消音,我應該還跑得下去,但沿路整個場面的歡樂程度,絕對無法比擬我在現場感受到的高檔能量。

 

三、開場晨光

第一個上場的是一群好女孩打擊樂團。八到十六歲左右,看來都像出自好家庭。制服設計款式不俗,料子與剪裁的行頭也不是便宜貨。他們演奏的是,正在歐美排行榜熱門的歌曲。把歌手唱詞部份拿掉,改編成以三角鐵,鈴鼓為主角的曲子,實在是個很可愛又跟得上時潮的創意點子。因為是當紅MTV流行曲子,可以想像出她們練習時的光榮時髦感。

但讓我想笑的是,也許教曲的老師與她們的家世要她們走在時代尖端,但又不願意她們野過頭,不好控制,這些年輕女孩敲打三角鐵與打鼓的力道,就像餐宴桌上,主人輕敲水晶杯地輕巧小心。

漂亮女孩們近乎完美,與控制有份的青澀演出,與野小孩拿棒子對破銅爛鐵敲打是有不同之處 。但對跑在才三公里路程的我而言,這種節制小心態度卻是頂受用。如果才跑沒多久,主辦單位就搬出美豔勁舞來激勵跑速,這對跑者其實是頂危險。 有經驗的人說,”過了21公里,這才是馬拉松比賽真正的開始” 。42公里的戰事不能不靠大腦來打。這款輕鬆爽口的開胃曲子溫暖了我們跑者的腳,溫潤了我們從起跑線帶來的緊張心情…,含苞青春的開場音樂讓我想起,無邪的天真晨光…

 

四、戰鬥的女武僧

在漢堡馬拉松這個帶狀佳年華, 光是鼓陣節目最起碼就有七八個。其中讓我眼眶微濕的是一群三十歲到六十歲, 以女士為主的鼓隊。以體重指數來看,有幾位是屬於正常到稍為偏重。如果習慣以貌取人, 你可以把她們當成,待在家裡看電視吃垃圾零食的女人。但,當聽到他們用丹田擊鼓打出整齊狀大的鼓聲,我終可以感受到,我們中文所說的”聞風喪膽”是怎麼回事。

鼓號樂團加上閱兵,目的就是要讓對面的敵人知道,我們有多厲害多強大。如果我們自信自己很強壯,這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讓別人’知道’;這樣,我們的偉大才有價值。最好是,敵人看到我們的閱兵架勢就嚇了一半,等我軍鼓聲齊響,敵人便立刻舉手投降!

巴西森巴音樂與嘉年華妙齡女郎的身體,是要一起成套出場的,巴西音樂洶湧的鼓聲,總讓我聯想起陽光幅熱射不死的髒東西。非洲人拍擊鼓韻,則是能野能靜;縱使輕得像黑夜中的黑豹, 你仍可以感到兩顆眼珠釘死目標的專注。等到鼓聲加大加快,眼前世界就像被催眠般自動波動…日本和太鼓在世界殿堂公演,有效的企業化行銷並沒有把藝術底線壓低。年輕表演者很聰明地融合當代流行,雅俗共賞的商品牌口碑,則保證可以在全球有一定的門票收入。不管他們在舞台上是邊走邊打,或是把鼓架高猛擊...從他們對待鼓的態度,我可以感到每個鼓都有一個靈魂寄居的東方禪思…

同樣是要鼓動人心的鼓聲,這群德國鼓手的鼓韻簡單嚴謹,力道強勁,沒有煽情、沒有雜質。每個敲擊聲,只有一個目地:「戰鬥、戰鬥、一起戰鬥」

殺氣騰騰的鼓聲提醒著,跑在柏油路面、身處戰事的跑者在幾個月的準備期中,想吃的東西不敢吃,該做的正經事也被跑步訓練佔去,花了一疊鈔票買跑鞋,買所謂減少肌肉晃動的長襪…這一切心甘情願的付出,為的就是今天這戰!偽裝的糖衣嘉年華裹住我們的害怕,抽筋的痛苦已在不遠的里程暗處等著我們…幾年來,為了練跑,賺了不少友誼,但也吃了許多苦, 犯了不少的錯,受了傷。所有的恩怨情仇,就要在今天一次報仇乾淨。

距離拉近,原先的聽覺震憾,又加了一層視覺震憾:打出這等水準的鼓手團,百分之八十是女人。有幾位還是年過半百的中年女子。她們很壯,體格可比美田徑場上丟鉛球的金牌國手。所有的雙眼往指揮集中。不會太輕的鼓,掛在另一邊肩上。隨著冷峻齊一的鼓聲;她們整齊地一起往左斜,一起往右斜。簡單橘紅上衣,黑外套,雪白筆挺長褲,酷得簡直就是街頭表演的超級搖滾偶像團體。

 

?明: hamburg 003?明: hamburg 004
(圖片來源: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ZQeniyOy0)
 

中國武俠小說裡有一種角色:「武僧」 。他(她)們以練武做禪修,同時,也把禪定的內涵實踐在對肉體的鍛練。如果以「女戰神」形容這群漢堡女鼓手, 還比不上稱她們為在馬路上為我們驅邪念,定信心的女武僧。要掛著這麼大的鼓在肩上,持續打個十幾分鐘,還能保持腰桿挺直,這等功夫不是一個「壯」字,就能擔當。她們必然要懂得丹田使力的竅門。沒有穩定的身體重心,是很難產生有效的用力方式。使勁不對,不但鼓聲聽來膚淺,鼓手也沒法站久打久。

表面看來,打鼓是用手在打,跑步是用腳在跑。但如果你想把鼓藝境界往上昇,如果你想跑道得更快更久,所有的技巧竅門都會指向臍下丹田與骨盤這塊源頭。用力用得巧,你才有本錢享受與你的身體一起快樂的趣味。

離遠了鼓團,這段路的盡頭是棟中古的帷幕大樓,鼓波撞到玻璃表面,又回傳散出,回音效果很是精采。置身迴音山谷的震憾,加上兩旁群眾的歡乎,我的腳不能停,胸腔中卻盪著有點想哭的聲音:「看啊,女人可以當成這樣啊。堅定,威武,這是何等自然氣派!看別的女人有多爭氣!」

吃苦耐勞,再加個所謂寧靜致遠的閉嘴態度, 其實,從小所培育的台式「阿信精神」,卻讓我在外頭吃盡苦頭。在傳統觀念裡,女人生下來似乎只要做三件事:做家事,通過考試,生小孩…不能自信,不敢自信,不敢溝通,到幾乎忘了還可以相信自己…。覺昨非而今事’的徹底悔悟不是沒有;所幸還有個馬拉松,可以讓我把骨髓裡頑固的‘溫良恭儉讓’毒素,轉化為該拼該戰的現世人生觀。

跑步可以只是跑步,但當跑步規模大到一個普羅社會遊戲,馬拉松卻創造出許多救贖機會!讓許多陌生的路人為你的「厚臉皮勇敢前進」喝采,這也是42.195公里所以這麼迷死人的地方!你必須百分百地誠實面對自己,有練就是有練,騙不了別人,也騙不倒自己。

當對馬拉松的野心更大, 你卻可以發現謙卑。正面的謙卑,會讓你更渴望要充實自己的運動知識。奉獻誠心,做對得起自己的事。每場賽事的準備過程,每天訓練的規畫其實就像小禪師每天掃落葉,洗地板,寫佛經般自然。至於馬拉松的福報何時到?陷在馬拉松苦樂憎癡的跑者眾生,會告訴你,…因為他們這麼癡,傻傻笨笨地付出這麼多,所得到的歡喜福果與人生啟示,已不是健康兩個字蓋得住...

?明: https://scontent-b.xx.fbcdn.net/hphotos-xpa1/t1.0-9/12392_529553580416893_1393003993_n.jpg
(圖片來源: 漢堡馬拉松臉書網站Haspa Marathon Hamburg - Offizielle Seite
https://www.facebook.com/haspamarathonhamburg/photos/pb.257829174256003.-2207520000.1405881455./700150226690560/?type=3&theater)

 

五、綠蔭裡住著模範庶民

大型運動作賽事如馬拉松或足球賽,很容易被扯進全球化趨勢下"城市行銷"這檔事。成千上萬的跑步選手,花錢報名,要買的是,從自己汗線流出的驕傲汗水,與他們所栽種的成功(或失敗)成果。主辦單位與贊助廠商自有他們專業的買賣算計。那麼,住在馬拉松路線兩旁的老百姓,又賺賠到什麼?

公民社會裡,市民可以有以下多種選擇:

一,消極的不參與:窗戶關上,躲閉噪音。或者一大早出門,六個小時左右再回家。

二,稍微參與:在自家門口或巷口觀看。

三,積極參與:讓你窗口音箱的音樂,讓你擺動的舞姿…亮在巷口,娛樂別人。

四,不消極也不積極:在車輛全被封鎖的大好機會,搬出桌子,擺上點心果汁,與鄰居或家人,開心在家門口吹風聊天。

平常日子,你不可以隨便在人行道放個椅子坐著乘涼。但今天,城市變天六個小時, 公民與道德書中,要我們踴躍參與社區活動,這現成就是個機會。居民要認為是賺到還是賠了。就看他抱的是那個年代版本的公民與道德!

對照我所跑過兩個德國馬拉松「法蘭克福」與「漢堡」,很明顯的,後者路線規畫的觀光企圖心很強。

半年多前,跑完法蘭克福賽事,等馬殺雞按摩的空檔,與排在後面一位二十多來歲,半專業踢足球的女士聊天。這是她第一次跑馬拉松,四小時二十多分的成績說明她蠻有運動細胞。當我問起對這條路線的看法,她激動得把嘴抿緊,近乎要把地圖揉成一團,當球踢:「…我在這裡讀書工作住了十一年, 法蘭克福漂亮的地方這麼多,隨便怎麼找,都可以比現在這路線有趣!」也或許路線單調筆直,對其它某些跑者是個求好成績利多,也或許在路權管理單純。

但,漢堡市不但不怕事地把有名據點,如:紅燈區、當紅都市更新成果「港口更新新市’(Hafen City)」、購物高檔區「少女堤(Jungfern stieg)」、城市公園(stadtpark)...巧妙地全部串起來,她的觸腳更長長地延伸入綠林大道的中上層社會住宅區。雙層觀光巴士沒有興趣的百姓生活角落,販夫走卒沒機會深入的富人私房景點,漢堡馬拉松全都想要,也成功沾上。

漢堡觀光資料上把市中心購物區「少女堤」,比為巴黎的香榭里舍大道,與全世界商業區最貴的紐約的第五街。這是誇大了點。比起巴黎香榭里舍大道馬路之寬,與五星級都會紐約在藝術金融的地位,客觀而言,四星半是比較實在。

漢堡宣稱自己是全德國綠化做得最成功的城市,對這點,跑過這城的我,要誠實地舉雙腳佔贊成。

綠色隧道不只是樣版地黏在中高住宅區, 從馬拉松路線十七公里里程後, 遠離市中心,一波波樹海就沒斷。因為樹蔭方便,家家戶戶便順著馬拉松時段,在門前野餐。官方統計數字,全城有二十二萬顆大樹,40%的土地是水域或綠地。馬拉松簡直就是赤裸裸地在秀他們百年來的植樹成果,讓外地人見識切片後「藏樹於民」的庶民生活。

 

?明: https://fbcdn-sphotos-g-a.akamaihd.net/hphotos-ak-xaf1/t1.0-9/10307430_700150226690560_785089147297862040_n.jpg
(圖片來源:漢堡馬拉松臉書網站Haspa Marathon Hamburg - Offizielle Seite
https://www.facebook.com/haspamarathonhamburg/photos/pb.257829174256003.-2207520000.1405881455./700150226690560/?type=3&theater)

 

六、眾生相

在跑步賽事,臨近兩旁民眾把音響打開,為跑者加油打氣,是常有的現象。荷蘭阿姆斯特丹馬拉松更絕,運河上的船艇同步送音樂兼配速。漢堡市,民間自發DJ 很多。做為國際大融爐,不同種族,不同階級,所呈現的眾生相很是豐富。下面是我選出有特色的前三名。

第一名:圓環樓上窗口的DJ

這位年過六十的紳士把大音箱擺在窗口,因為環狀音效,大家一踏進如同羅馬競技場的園環空間,雙耳馬上被這股特殊立體音質吸引。音量不是大到令人血脈賁張,但音波被三度空間折射後,點石成金的效果很是特別。一首九十年代的勁舞歌曲,對跑得半死的我來說,來得正是時候。簡單的節奏,宛如真神從天上,送給我的即時神威助力。不年輕,但腰桿挺直。光是這點,我馬上可以給他不墮落的中年體格先加五分。穿的是寬橫條紋水手上衣,也是個聰明的選擇:

聰明之一:漢堡有港口,不管他的工作與海灣有沒有直接關係,白底靛藍橫條衫就是有特定的顯性意義。

聰明之二:這種水手上衣, 在西歐出現最多的場合是,男人架遊艇,假日上市場逛街。在當代服裝語言上,說的是「嘿,今天我的心情像放假一樣。我喜歡看政論雜誌,有自己的品味,但我絕不是乖乖牌。出外冒險對我而言不是陌生事…」不管他的身份階級真相如何,今天他是穿對衣服!

聰明之三:寬版條紋搶眼醒目,跑者可以馬上在這麼大的圓環看到他,向他招手。

這個園環位於住商混合區,地面層的店有,德國人開的眼鏡行,房屋仲介公司,土耳其人開的麵包店,華人的薯條外帶店,印度人的修補衣服店,義大利小餐館…。這種適度整型更新後的中古社區,就我所知,在阿姆斯特丹的例子,房價與嶄新豪宅是有得拼。原先的西歐邊緣街坊,疊上不同色種新移民次文化,這種不會單調的都市空間,是大隱隱於市的激進隱士所喜歡遊走與居住的地方。

早上開門走路去買報紙,坐在茶館看報,外加一條,一年一度,站在窗口看馬拉松:這是我對這位窗口DJ紳士生活的想像。

 

第二名:陽台上,抱著娃娃跳舞的粉紅色胖嬸婆,與她的跟班

如果路跑途中有音樂,通常我們會從一段距離處,先聽到樂聲,然後看到演奏群或DJ。下面這個獨特的粉紅三人組,打破所有一切常規,她們懂得利用馬拉松時機,勇敢做自己,我圈她們為第二名。

從大約三、四公尺處,我已注意路邊二樓陽台,有塊粉紅色東西亮亮地閃來閃去。近了一看,是個穿粉紅衣土耳其中年女子。胖胖的她,半背對著我們。順著客廳傳出的音樂,快樂地與,懷中還在襁褓的小嬰兒跳貼面舞。

那個音量是只夠她們在陽台輕扭跳舞,跟本不夠大到馬路跑步的我們來享用。我是先看到龐大目標物,之後,才聽到。說穿了,那個音樂跟本不是要放給我們聽的!  但, 從這兩位女姓精心吹燙的髮型,新款衣服來看;  從女人看女人的專業角度,我敢說她們是花了不少時間打扮! 分明是要給我們看。

讓我思索良久的是,她為什麼半背對著我們?連另位年輕女性(可能是女兒或媳婦),也是避免與我們眼對眼的相看?

我不能說她們冷漠,她們半假裝、半興奮好奇地看著跑者的側影,經過她家樓下。但為什麼她們的行為不是像一般德國女性(或男性),大方地站在自家陽台,正面的看我們(微笑的我們)?為什麼她們不能把興奮的心情,攤在陽光下,乾乾脆脆地向跑者招手?

在國外,待人處世用膚色來判斷,是不太準。許多華裔、非裔與中東裔地二代在西歐出生,從外表上看來,如果大家都不開口,是很難在很短時間決定要用那種方式做社會接觸。 假如 ,對方已經百分百外國人化,你要有準備,她會主動向你親臉頰問好。假如對方的文化保守成份高,你也要有準備,她對某些行為會有禁忌。

對我而言,有個對女人文化背景的判斷方式很受用:  如果向她問好談話時,她的目光是直挺挺地面對你,你大概要有40%的準備,這位女子的西化程度是比一般程度還深。

西化程度高,不表示這名女子就背離原先母文化,就某個角度而言,文化可以融合。我所謂西化程度深,是指這位女性對所謂 「這是我的選擇,我可以負責」有多少自主性。

如果你問日本阿信、越南女人、土耳其傳統女人:「什麼是好女人」她們應該可以告訴你好女人守則,其中一點就是:遇見陌生人,不要與他有直接目光接觸 。

我相信這兩位土耳其裔女子,在母文化與德國文化的夾層裡,是從馬拉松假日當天,得到不少利基: 

一:讓所有跑漢堡馬拉松的人知道,她們家添了個漂亮新寶寶

二:有正當理由在陽台吹風

三:美麗有很多人看(不管這些跑者要不要看,她們家陽台離路面實在太近了)

優質佳人、中古大嬸婆呵…不管妳的體重是多少,不管妳拿得是哪國護照 ,不管我們的目光是不是要接觸…;聰明的站出來,馬拉松會讓你有理由享受解放的一天。

 

第三名:玻璃隔離的無菌優質家庭

還記得小學生活與倫理,教我們要灑掃庭院、保持居家清潔的課本插圖 ?

看著眼前這段棉延近十公里的漢堡純住宅區,外牆白淨無瑕、家家窗明几淨、綠蔭花草扶疏。金髮白皮膚的德國人興奮在路旁為我們提供香焦與水,滿街充滿歡樂氣氛…我幾乎可以認定這是友愛互助、世界大同的動畫場面。

站著看馬拉松已落伍。帶著熱水瓶或冰品,舒服找個好位子,擺上巧克力或水杯,供自己用,也讓跑道者用。更厲害的是,平常嫌小孩在家打玩具鼓吵人,今天就讓他一次在路邊打個夠。五、六歲小男孩,鼓打得沒節奏,我加快腳步,閃過這小天使製造的傳腦魔音。

也有愛健行的,趁著幾個小時大街小巷沒車,手持北歐健走杖,輕快地大步走。

?明: hamburg 006
(圖片來源: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Q5BjJEPVus&feature=share)
 

馬路寬,人行道寬,樹高,平均樓房最高不超過四樓,修剪整齊的大塊綠地隔開房屋…; 這麼低的社區容積率,這麼綠色的都市區位,沒錢人不見得就住不起。房價從獨棟大花園古宅,到中高檔的雙拼連棟、簡單的平民公寓全都有。一條大馬路,養著千百種不同的房子,大家繳高低不同的稅金,每個門牌有各自不同的命運。

雖然他們住在樹多的環境、居民的態度都堪稱樂觀進取,我仍認為送他們模範社區的匾額,是多餘。這裡不是每個居民都可以編在人生勝利組。

在這近乎無菌的社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對年輕夫妻與一雙站在窗臺不到四歲的女孩。四個人靜靜站在大片玻璃窗後,動也不動地,看著消音後的我們穿著五顏六色的運動衣,大步跑過他們大庭院前的馬路。

記不起小女孩穿的是甚麼顏色的衣服,讓我慶幸的是不是粉紅色也不是紅色!印象中是淡灰色系的輕色調。其實西歐社會的母親(與父親) 早已發出怒吼,「帶我的小女孩去買衣服,問有沒有除了粉紅與紅色以外的顏色,店員千篇一律的答覆全是沒有。」

廠商不敢冒風險做冷門色調女童衣,賣不出去,又要全退回。不知道是供給面的製造商保守,還是民間需求面不願改變對性別的既有成規,小女孩似乎就必須要認定, 她的可愛天堂也一定要是粉紅色。甩開俗氣顏色的綁架,這個小家庭,從起跑點就已擺出小女孩不必穿媚俗顏色的架勢。

 

七、大型複數快樂的冷管理

搞城市行銷的,不見得都是江湖騙子。但曾看過一篇文章,充滿光鮮亮麗文字,談論用大型運動盛事推銷城市意象品牌。讀了一半,我猜從辦公室走到停車場的距離, 應是他平均每日最長的步行距離。讓我宛然一笑的是文中「充份利用高科技,以加速操作城市大型比賽的腳步」的一行字。

在漢堡這個例子,也由於過份相信高科技,報名時,我先生堅持要多付了三歐元SMS 服務費, 他希望知道我是否安全通過每五公里的資訊,也好安心。當起跑後的預定時間,手機沒有任何資訊送進來,他走到起點服務台問是否SMS 服務系統當機。所得到的回應是:沒聽到 SMS 失靈消息。我在漢堡市充當萬人迷的假英雄,享受五小時四分鐘的痛快都市暢遊,可憐的他卻擔心地晃盪在冷街角。

儘管這已是我第六個馬拉松, PB(Personal Best)也有4小時39分(2012,Utrech,荷蘭),仍習慣記錄訓練時的細節, 像是哪個部位疼、哪個淤血腳指甲在練習時又疼…。往好處看, 保持了完整的運動傷害日記。副作用是,每次長跑練習後,當我認真地分析各種疼痛的變化,而餐桌另一旁的人總以為,我最後是要準備戰死沙場。縱使我多次告訴他,戒慎恐懼的態度是我逃不掉的民族習性。但說歸說,在緊要關頭,他還是無法搞清我的實力與真面目。

?明: hamburg 007 (2)
掛著獎牌, 準備向前方另一個不明的戰役招手挑戰(圖片來源:徐世怡 Ygreck Shyu)

當比賽當天SMS科技失靈,他平日所累積的擔心,最後只能換成加倍的害怕。高科技可真如水,可載舟、也能覆舟。半年前法蘭克福馬拉松的SMS,讓他放心在街頭悠遊,但上次的完美並不保證,每次就一定無誤。事後漢堡主辦單位也以電子郵件致歉,他們這次TIMEX 的SMS 是全面失靈。

高科技在大型賽事跌跤是有可能發生的,就看機率大小。德國人做事嚴謹,不表示他們辦的活動就沒有失誤。只不過,這個民族有個集體嗜好:喜歡用數字分析,歸納現象,照規執行。快速執行,徹底執行。

那種德國式的快速冷處理,曾讓我看傻了眼。1990年,第一次到德國科隆看嘉年華。兩個小時的花車遊行, 禮物、糖果、鮮花從天而降。當最後一輛花車通過後,垃圾車與清潔人員上場,不到十分鐘,整條街乾淨得、安靜得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說我不能相信, 還不如說我不願意相信。滿街快樂的人這麼多,怎麼會說走就走,全都走光,真無情啊。

在台灣, 可以相提並論的戶外大行激情場面就是,政見發表會或選舉掃街活動。多懷念那種「我們是同一國」的集體情緒,烤香腸的餘味、民主的香味,全都凝在每一個不願離去的長長影子…

台灣人傻,可以乖乖被一套集體神話騙很久,醒來了,又花時間天天生氣對罵。台灣人很聰明,可以用最省錢的腳步快速跟在世界時髦的前線。從台北與高雄馬拉松的大型快樂,我們的陣頭不見得比不上別國的大型馬拉松。只不過,一個經濟體質虛、民意被媒體牽著鼻子走的城市,馬拉松賽事簡直就像照妖鏡。當台北馬拉松當天, 直播記者大剌剌地直說,「那個黑人 …那個黑人,一開始跑那麼快,根本是來攪局的…」我們多希望劣質的體育轉播記者也應被舉紅牌趕出場。

柏拉圖說人類行為的源頭有三:慾望、情緒與知識。(Plato:Human behavior flows from three main sources: desire,emotion,and knowledge.) 馬拉松是人為遊戲,也是純人類的行為。這三個源頭頂可解釋跑者所以要與一大群人一起比賽 42.195 公里的現象。讓你愛的人、與值得你愛的人為你驕傲,這也是千萬人所以要用馬拉松修身、用馬拉松鍍金的主要原因。

希望是白天做的夢。兩千多年前的西臘人早就知道,有夢最美的道理。圓了一場盼望已久的夢, 所有穿過終點紅地毯的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們得到了獎牌,是否從此就過著幸福的日子?體重也從完成馬拉松後,一直保持無贅肉的狀態?

人生路上,挑戰無數。有時制度騙人,明明是葬送靈魂、是非不明,裁判卻判成贏家。有時從某個角度看,所謂的叛徒逆子,卻是忠於自己、敢於向不合理舊制度挑戰的先驅者。在這麼多的生活戰役中,選個黑白分明的跑步比賽來挑戰自己,完成一場馬拉松賽事也算是淨化肉身的起點。

 

圖集:漢堡馬拉松周邊記錄

 

?明: IMG_1789.png?明: IMG_1860.png
漢堡展覽館。&比賽當天是九點槍響, 早上八點左右, 日本大花園裡熱身的人漸漸多起來。
(圖片來源:徐世怡 Ygreck Shyu)
?明: IMG_1777.png?明: hamburg 001
領取號碼牌&下午尖峰時段的終點區,警方無力觀看瓶頸人潮。(圖片來源:徐世怡 Ygreck Shyu)
?明: hamburg 002?明: IMG_1794.png
終點區人潮尖峰。&從地圖發現, 起跑區旁有一處日本風格的大花園。(圖片來源:徐世怡 Ygreck Shyu)
 
 
 
*運動筆記 帶你繞著地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