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赤腳跑第一名的人 獎品是一雙運動鞋

Adharanand Finn
發表於2012/10/23
11,321次點閱
0人收藏
加入收藏

肯亞,跑者的天堂。英國記者芬恩帶著家人從英國到搬到肯亞,吃當地食物、和當地人一起訓練、近距離採訪教練,從中挖掘出肯亞人善跑的關鍵,寫成「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一書。「運動筆記」特選取其中精采片段,以饗跑友。

 

與此同時,比賽一直進行。不時會看到一群光著腳丫的小孩飛奔而過。有趣的是,每一個組別的參賽選手裡面,都會有少數幾名穿著跑鞋的小孩,但是他們幾乎都落在隊伍的尾巴,尤其是年紀較輕的團體。

一個星期後,我無意間在克里斯多夫‧奇波伊波希創辦的薩拉巴私立學校看了一場比賽。同樣的景象再次證明:所有穿鞋的學童全都跑在後方。我似乎是唯一注意到這個現象的人。每當我對人指出這項觀察時,他們總是笑笑地說:「喔!是啊,真有趣。」彷彿這只是離奇的巧合。赤腳可能是肯亞跑步祕訣的關鍵因素,但他們好像不會把兩者聯想在一起。

然而,證據愈來愈多。在伊坦的一個訓練營裡,有位頂尖的馬拉松跑者告訴我,他念小學的時候,父母存了一點錢為他買了一雙跑鞋;不過,沒有穿鞋的同學持續不斷地打敗他,於是他決定脫掉鞋子跑,自此開始贏得比賽。

諷刺的是,在克里斯多夫的學校比賽中,優勝者得到的獎品竟然是一雙跑鞋。策辦者好像不僅不明瞭赤腳跑步的優勢,反倒認為它是不利的條件。致贈每場比賽跑最快的人跑鞋想助他們跑步,但舉證歷歷的事實顯示這項禮物反而會拖垮他們的速度。這感覺非常荒謬。還有一場比賽的結果也發現,鞋子穿愈好的女孩,到達終點的時間愈後面。最好玩的是,穿最新時髦跑鞋的女孩是敬陪末座,跑鞋等級比她次一等的女孩是倒數第二名。每次看不穿鞋的跑者,跑起來的感覺總是輕盈優雅。相照之下,穿運動鞋的人步伐沉重,感覺很像腳綁了鉛塊。

伊坦越野賽舉辦的幾個星期前,少年女子組的冠軍費絲‧基普耶第一次試穿競賽用的釘鞋。「感覺不是很舒服。」她說:「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但是跑起來很笨重。」因此她堅持採取自己最熟悉的赤腳方式參賽,結果贏得比賽。幾個月後,她又榮登世界錦標賽冠軍,同樣也是光著腳丫參賽。對習慣赤腳跑步的費絲來說,就算給她理想中最輕便的鞋子,她還是會覺得很重。

儘管歐美近來興起赤腳跑步,但這不是什麼新觀念。在一九六二年,布魯斯‧塔羅 (Bruce Tulloh) 這位英國年輕人,就是以不穿鞋的方式奪得歐洲五千公尺金牌。後來,他以這套赤腳跑法訓練肯亞國家代表隊參加一九七二年的奧運。我在來肯亞之前碰過他,當時就問他為什麼會選擇赤腳跑步。

「當年,我經常在草地場上跑步,打赤腳跑起來真的容易多了。也因此,我才能很快適應不平坦路面上的種種變化。而且打著赤腳跑步時,我的步幅會比較小,雙腳的輪替會比較快。」

那時候,塔羅同意當運動生理學權威格里菲斯‧普博士 (Dr. Griffiths Pugh) 的實驗對象。「他的研究是設法測量出鞋子重量和跑步能量耗費之間的直線關係。」塔羅說。

還有一些人高度關注肯亞人的傑出跑步奇蹟,譬如來自英國格拉斯哥大學 (University of Glasgow) 運動科學家亞尼斯‧比茲萊迪司博士 (Dr Yannis Pitsiladis)。過去的十年裡,他試圖找出東非跑者如此優秀的原因。經過多次遍及肯亞和衣索匹亞各地的深入訪查後,他和許多運動員成了好朋友;目前也在肯亞埃爾多雷特的莫伊大學 (Moi University) 和衣索匹亞的阿迪斯‧阿貝巴大學 (Addis Ababa University) 擔任客座教授。

亞尼斯最近受到傑出的衣索匹亞跑者暨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人海勒‧基比沙拉錫 (Haile Gebrselassie)的請託舉辦專題研討會,主題是讓人類能在兩小時內完成馬拉松長跑的方式。針對達成此目標必須具備的條件,他研擬出整個預計開的課程,當中他覺得很有幫助的方式就是,像海勒一樣,採取到十七、十八歲之前跑步都是赤腳不穿鞋子的跑法。

不過亞尼斯說,即使海勒現在想赤腳跑馬拉松,可能也無法如願以償,因為他的腳已經習慣穿鞋跑步。不過,他表示讓海勒脫掉鞋子站上跑步機,然後測量他的氧氣攝取值,從過去的研究發現,他確信海勒的耗氧量會比穿鞋子跑步時至少省百分之五。

但是,赤腳在水泥路上跑馬拉松一定會冒受傷的風險嗎?

「我們在肯亞研究過的小孩,」亞尼斯反駁說:「他們的腳底和任何鞋子一樣結實。他們可以行走在玻璃上還不會受傷。」

赤腳跑步不但會感覺更輕盈,亞尼斯還說它會讓足部更有韌性,在接受較艱難的訓練時,受傷的機會反而更小。

然而,赤腳跑步既然有如此顯著的優點,為什麼肯亞的成年運動員都要穿上運動鞋?這的確是很有趣的謎題。在一九六○年的羅馬奧運上,來自衣索匹亞的阿貝貝‧畢奇拉 (Abebe Bikila) 打著赤腳跑在羅馬市區的街道,最後他不僅在馬拉松奪冠,還打破該項賽事的世界紀錄。四年後的東京奧運會,他仍舊贏得金牌,也再次打破紀錄,不過這次他穿著跑鞋。所以到底是穿鞋還是赤腳會讓他跑得更快呢?

赤腳跑步最大的優點是,它能迫使你採用一個比較適切的跑步方式。沒有鞋子在腳上,足部的所有感覺會突然靈敏起來,歷經百萬年以上進化的內建跑步機制也會開啟。你會本能地開始控制與地面接觸的力道,雙腳自然會輕緩地落地。你很快就能學會以踩踏至地面後產生的反作用力推著身體前進。我就親身見證過,這種方式很有效能。對於大部分不習慣這種跑法的人,問題在於腳太軟?、足弓太平坦,以及跑步需要使用到的足部與腿部肌肉不結實。以這種狀態嘗試赤腳跑步,就算只是跑一小段路,下場可能就是腳和腿會非常痠痛。

因此,一開始切勿操之過及。裸足鞋可以幫助我們保護腳底,避免引起擦傷或磨破皮。但是仍然需要從短距離開始,輕鬆緩慢地跑。這需要時間,而且無法讓你靠跑步瘦身。不過一旦持之以恆,我們的肌肉會變得更結實,跑法也會隨著改變。隨著腳部的肌肉愈結實,我們的足弓就會升起。足弓就像彈簧一樣,弧度愈高,我們的步伐就會愈有彈力。

當我們嘗試判定這樣一個因素究竟能帶來多大影響時,值得特別記下的有趣重點是,肯亞人在眾多田徑項目中總是有一項賽事特別占絕對優勢,那就是障礙賽。在三千公尺的跑道競逐中,參賽者跑每一圈都必須跨越五座九十一公分的柵欄,當中還有一座柵欄的另一側設有水坑。想在這個項目上跑出好成績,你的腳絕對需要具備好的彈力,而且要求的彈力可能比其他項目來得高。儘管肯亞國內實際上並沒有障礙賽所需的場地和設備供選手練習,這方面的專業教練甚至少之又少,但是肯亞選手自一九六八年起,就開始包辦每一次男子組障礙賽的奧運金牌 (除了一九七六年和一九八○年連續兩屆奧運會抵制肯亞選手參賽之外)。

一旦擁有彈力與好的跑步方法,即便穿上傳統的跑鞋,也不會讓你的成績變差。正因如此,肯亞人可能穿運動鞋跑步了,但是他們仍舊以所謂的「赤腳跑法」跑步。本質上,依舊保留赤腳跑步的方法精髓。

教我赤腳跑步的李‧薩克斯比指出,肯亞人之所以穿鞋,主要是因為不想踩到尖銳石頭時傷到腳。肯亞的路是泥地,但不時還是會踩到半藏在泥地裡的石頭。腳直接踩到石頭真的會很痛,我兩根扭傷的腳趾就是血淋淋的證明 (當時我還是穿運動鞋啊)。所以沒有要大家完全捨棄鞋子。你一方面還是可以像布魯斯‧塔羅一樣在比賽場合,以及遇到有利於腳踩的路面 (如田徑場上或草地越野賽的跑道) 採用赤腳跑步。不過,頂尖的肯亞跑者如今很少看他們不穿鞋參加比賽了。塔羅告訴我,他在肯亞的那段期間有時還是會赤腳參加比賽。

「我是唯一赤腳參賽的選手。」他說:「他們全都覺得我是瘋狂的姆祖古。」

成年跑者之所以穿笨重的大鞋跑步,其中一個動機是為了加重他們訓練的難度。有位跑者提到,他們總是極盡所能地找最大最重的運動鞋。

「這麼一來,換上薄底競賽鞋時,腳會感覺非常輕。」他講得好像在解釋一個魔術把戲。

但為什麼他們還是要穿薄底競賽鞋呢?根據伊坦這裡一名自行車教練尼可拉斯‧梁 (Nicholas Leong) 的看法,真正的理由和文化有關。

「肯亞人太尊崇歐洲人了。」他指出:「他們對自己的文化不夠自信,不會當著人家的面說,你知道嗎……我從小到大都是赤腳跑步,還贏過許多比賽,我會繼續打赤腳跑下去。」

 

註:Haile Gebrselassie的紀錄於2011年被肯亞選手Patrick Makau打破,現已非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人

 

資料來源:

《我在肯亞跑步的日子》Adharanand Finn亞德哈羅南德‧芬恩 著,黎茂全 譯;臉譜出版

 

跑步新聞 盡在運動筆記*

沒有趴 照樣輾爆你 ─ MIZUNO WAVE DUEL G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