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書摘】《決戰前:大迫傑東奧訓練紀事》大迫傑:屬於我們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發表於 2021/12/11 10,525 次點閱 3 人收藏 3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我會把事情想得很遠。雖然知道一定會很累,但是不做的話,我的未來一定會有風險。因此,我才決定這一年要拼盡全力,努力跑步,同時也挑戰各種我不熟悉的事物。」__大迫傑


延續自早期寫(訓練)日誌的習慣﹐大迫傑在東京奧運前開始寫日誌。原本預計一月到肯亞,直到奧運前都要在海拔二千四百公尺的伊滕(Iten)集訓。然而,因為肯亞封城被迫回到美國。日誌裡﹐記載著他在東京奧運前五個月期間搖擺不定的思緒。

本來要逃避周遭的各種雜音而前往肯亞,但事情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順利。社群媒體帶來的壓力、比賽之外的煩惱等等,大迫傑將一切都赤裸裸地寫在日誌中。本書原汁原味地呈現日誌內容。

為什麼這本日誌讓人一讀就欲罷不能?是因為作者是田徑選手,還是因為作者是奧運選手?都不是!只因作者是大迫傑。閱讀本書可以近距離感受到大迫傑的魅力,也會更加尊敬他。

每個人都要面對自己人生中的「決戰」。無論何時,閱讀這本書能為自己帶來勇氣。


寫日誌的理由

因為東京奧運延期一年,我有了多餘的時間可以思考各種事情。我想,把這些寶貴的經驗記錄下來應該很不錯,所以來到肯亞之後,我就開始寫日誌。

有些選手會很認真地寫練習日誌,但我以前頂多就是隨手寫寫筆記而已,並沒有留下練習紀錄。

在佐久長聖高中的那段時間,是我唯一有寫日誌的時期。因為當時規定田徑選手一定要每天寫日誌。我們會在一天結束的時候寫日誌,隔天早上交給教練,當天傍晚日誌才會再回到自己手中。有時教練只會蓋個印章表示看過了,但有時教練也會寫上意見或者建議。

因為東京奧運延期一年,大迫傑有了多餘的時間可以思考各種事情,也因此開始寫日誌
(圖片來源:時報出版)


一般都是由學長、學姊教學弟妹怎麼寫,不過日誌並沒有固定格式,只是內容一定要寫到以下三件事:

  • 每天的行程
  • 小小的勝利或小小的落敗
  • 自由欄位


首先是每天幾點起床、幾點練習、幾點吃飯等一整天的行程。大致寫幾點開始練習就好,但是我當時記錄得非常詳細。

譬如某天的練習項目,我是這樣記錄的:

3:45 起床 體操 20′ 慢跑 暖身

4:30 繞競技場外圍(一圈500公尺水泥地)

   ①3′24″9 ②3′25″7 ③3′27″5……


除此之外還有打掃時間、三餐的菜單、接受哪些治療等日常生活上的細節。現在回頭看來,根本是無法想像的巨細靡遺。

記錄每天「小小的勝利」和「小小的落敗」,是因為兩角速教練認為:想要獲得巨大的成果,日積月累很重要。為了紮實地往成果邁進,所以讓我們寫下代表前進的勝利和代表後退的落敗。不過,我知道自己幾乎沒有寫到「落敗」的部分。因為我當時認為:「明明沒有落敗,為什麼一定要寫?」不過,我自行加入「小小的發現」當作第三個項目。

我從學生時代就是這樣。當我碰到像是在日本馬拉松奧運選拔賽(Marathon Grand Championship:簡稱MGC)中,以自己能接受的方式落敗,在這種情形下,我會學到很多,也會有很多想法。記得在高中時期,我還在自由欄位中寫了很多關於落敗的事情。反之,如果是自己無法接受的落敗,就幾乎什麼也沒寫。(笑)


兩角速教練很重視這個自由欄位,規定每天至少要寫一頁日誌。他經常說,不要只是羅列做過的事情,自己的情緒和想法不要受形式侷限,多多用自己的話寫下日誌。

其實,練習方法和完跑時間會隨著身體成長而進步,所以我也認為以最低限度的文字量來寫日誌即可。

因為教練說寫日誌的意義,在於選手持續參加賽事的時候,將來回過頭看日誌或許會有新的發現,而那些發現就會變成自己的財產。我過去從來沒有回顧這些筆記,不過我認為高中時期整理自己的思緒,把思緒化為語言並書寫下來,對未來的自己非常有幫助。

現在受訪的時候,我能夠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一定也是因為高中時期有寫日誌的習慣吧。

即便當天有所感受,有時也很難化為語言。譬如,我跑步的時候會想很多事,也有很多事情在跑步的時候解決。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也經常會淡忘。

這次寫日誌,我覺得自己的想法沒有大幅改變,但是常常發現回頭去看幾天前的日誌時,總會心想:「原來我那天有這種想法啊!」當然,很多時候也會覺得「我又在說一樣的話了」,但是把自己的心情化為文字,回顧時有的時候會有意外的發現。透過重複「書寫與回顧」的過程,自己的想法會更加有條理,變得越來越清晰。

高中時期的日誌和現在的日誌相比,總覺得以前像白紙一樣乾淨,而且更加純真。(笑)

我是一個很容易焦慮的人。還記得高中時,曾在日誌裡寫到「自己不應該輸給對手、該怎麼做才能贏」之類不安又焦慮的內容。說個玩笑話,譬如吃飯的量,我真的不想輸給兩角速教練。(笑)

大迫傑 在 2020 東京馬拉松以 2:05:29 刷新當時的日本紀錄
(圖片來源:
suguru_osako


當時的日誌大多記錄自己對競賽感受到的壓力,但是現在我幾乎不會對參加賽事感到有壓力了。在持續競賽的生活中,我學到焦慮也於事無補,也知道不服輸的情緒會變成自己的動力,所以一點也不覺得有壓力。另一方面,回顧現在的日誌,我發現自己反而對競賽以外的很多事情感到壓力。譬如疫情、奧運相關的新聞、社群媒體、線上會議等,雖然肯亞是個能夠讓我專注比賽的環境,但我也再度感受到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賽事上有多麼困難。

我最近覺得,有很多選手會說出「下一場比賽我會繼續努力」,或者一些理所當然的漂亮場面話、膚淺的話。不只運動員,每個人都必須找到屬於自己的劇本和目標,然後全心全意投入。每個運動員都應該抱著自己的價值觀在競技場上前行才對。既然難得有機會發言,就要用自己的話來描述這些過程,讓大家有所共鳴,因此我認為需要磨練自己的語言能力。

努力比賽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更想讓那些嚮往成為運動員的孩子或學生,藉由寫日誌去感受到把自己的想法化為文字的重要性。

我一不留神就會從運動員的角度談這件事,不過日誌對一般的市民跑者應該也很有幫助才對。很多人會用智慧手錶留下紀錄,但是寫下工作上發生的事、當天的心情、練習的課題、跑步時的反省,透過累積這些紀錄,應該能漸漸找到適合自己的訓練和身體狀況的模式才對。

或許也會像讀過我高中時期日誌的兩角速教練那樣,發現:「這天他沒有那麼游刃有餘啊!」

我藉此機會,設計了一份路跑筆記,希望各位務必應用筆記,持續享受跑步的過程。


東京奧運對我的意義

對我而言,奧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對奧運的第一個記憶是在七歲的時候看到的長野冬奧。雖然已經不記得細節,但我因為當年的東奧而想成為跳臺滑雪選手,最後孕育出想當奧運選手的夢想。我還記得小時候在寫《未來的夢想》這類作文時,我曾寫下「想成為奧運選手」。

回顧自己的競賽生活,奧運就是我的原動力之一,能在這個舞臺上看到日本人大顯身手,我想也會成為下一代的動力。

東京奧運對我來說是第二次參加的奧運。上一次奧運我參加的是五千公尺和一萬公尺的項目,當時我充滿還想再多努力一下的心情,同時也了解到我很難在田徑圈裡和別的選手一爭高下。雖然不知道自己能跑得多快,但是因為當時的慘敗,讓我越來越想挑戰馬拉松。

2020 東京奧運男子馬拉松,大迫傑 跑出 2:10:41 並以第六名完賽,並創下日本選手在奧運馬拉松的最快紀錄!
(圖片來源:
@EKIDEN_News


剛開始我並沒有打算在田徑和馬拉松之間作取捨。但是我在田徑界的成績,不要說奧運了,就連鑽石聯賽(Diamond League)和世界田徑錦標賽都沒有得過獎。另一方面,日本選手以前曾經在世界馬拉松大滿貫拿過冠軍,我自己也在芝加哥馬拉松拿到第三名的成績。如此想來,我對這兩個項目的自信本來就有差距,而且在馬拉松這個項目也比田徑更有可能和國際選手勢均力敵。

不過,我沒有樂觀到自以為能和其他選手正面對決。如果其他選手的成績都落在二小時又二分左右,那我根本沒有勝算。然而,事情絕對不會這麼順利。

馬拉松需要一點一滴地輸出自己的能量。當別人突然加快速度的時候,如果急著想要縮短距離,累積的能量就會急速減少。馬拉松的關鍵在於不被周遭的人影響,專注在自己的節奏上並且耐心「等待」。這時比的是,當領先集團的某個選手落後的時候,誰能一直待在備選清單的上位隨時填補空缺。我認為這是日本人和國際選手較量時必要的戰略。

奧運延期一年半,有好處也有壞處。為了成為日本代表選手,我從 2019 年 3 月開始,以半年一場的頻率參加馬拉松,每次賽前都有嚴苛的訓練,所以延期之後無論心情還是體力都比較有餘裕。如果直接參加奧運,我可能沒辦法跑出最好的成績。

另一方面,我和家人分隔兩地的時間延長了一年。2020 年 7 月中旬之後,我就一直在集訓和參賽,所以能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時間只有短短幾星期。待在肯亞的時候,有時會很想家,也很想見到家人。最後的集訓地雖然在美國,但是因為有高海拔訓練,我也經常離開奧勒岡,在東京奧運前只能再忍耐一下了。

2020 年 7 月中旬之後,大迫傑 就一直在集訓和參賽,所以能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時間只有短短幾星期
(圖片來源:
Oregon Live


站在馬拉松的起跑線上,有一種不同於終點線的成就感。一邊和心中的矛盾戰鬥一邊完成嚴苛的練習、各種需要忍耐的時光,在站上起跑線的時候一切都會湧上心頭。

接下來,只要跑完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就結束了。心情會變得一切都雲淡風輕。畢竟是自己的國家舉辦奧運,以我的立場來說當然還是會很緊張。不過,說實話,我也只能盡力做到自己能做的而已。

我不知到在疫情下舉辦奧運到底會怎麼樣,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說不定奧運根本不會辦。「如果奧運辦不成,我們這些運動員不就很可憐?」我不這麼想。

我希望大家注意我為了東京奧運而累積的努力。運動員都是在各種矛盾之中,尋找自己的故事和舞臺,帶著自己的價值觀努力前進。

當然,東京奧運能夠順利舉辦是最好的狀況。然而,即便不辦奧運,馬拉松還有亞培萬達分齡世界冠軍資格賽(Abbott World Marathon Majors Wanda Age Group World Championships)這種國際賽事,選手還有很多不同的選項。即便沒有東京奧運,我們為了這一天而做的努力也不會白費。我認為運動員只要找到奧運之外的舞臺和目標,繼續往前衝刺即可。

在選定日本國家代表團之後經過十五個月。回顧自己的日誌,讓我回想起因為疫情而停滯不前、被迫變更行程、很想停下腳步的那些日子。即便如此還是要挺身往前,我認為這就是我們這些運動員的價值。

還有一個月。我們能做的,就是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要相信自己、勇敢前進。因為奧運結束之後,屬於我們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大迫傑告訴大家,「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要相信自己、勇敢前進。」因為,屬於我們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圖片來源:
@WAthleticsJapan


責任編輯:Joanna

資料來源:《決戰前:大迫傑東奧訓練紀事》,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大迫傑(Suguru Osako)

日本田徑長跑選手。1991 年出生於東京都町田市。就讀町田市立今井中學時正式開始田徑生涯,國三時在 3000 公尺項目創下東京都中學最佳紀錄。後來進入佐久長聖高中,高二時在全國高中接力賽大顯身手,以最後一棒的身分獲得區間獎,為母校奪得優勝。早稻田大學時代曾四度參加箱根接力賽,分別於 2011 年、2012 年獲得區間獎。2013 年在裴頓喬丹(payton jordan)田徑邀請賽上,更新日本學生的 10000 公尺紀錄。大學畢業後與日清食品簽約,2015 年轉至耐吉奧勒岡計畫(Nike Oregon Project)。2016 年,在日本田徑選手資格賽奪得 5000 公尺和 10000 公尺優勝。2017 年 4 月,在波士頓馬拉松中以 2 小時 10 分鐘 28 秒的成績奪得第三名;同年 12 月的福岡馬拉松則是以 2 小時 7 分鐘 19 秒榮獲第三名。2018 年 10 月的芝加哥馬拉松,他以 2 小時 5 分鐘 50 秒刷新日本紀錄,獲得第三名的成績。2020 年 3 月的東京馬拉松,以 2 小時 5 分鐘 29 秒打破自己刷新的日本紀錄。之後入選為東京奧運男子馬拉松選手。

(本書將於 2021/12/16 開放預購,敬請期待!)


*跑步好書,盡在運動筆記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