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書摘】只要我們守在一起,就能共度難關!《Nala’s World》一人一貓的單車環球之旅

發表於 2021/11/05 9,820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一個迷失自我的旅行者,一隻帶來勇氣的浪貓,

一段與貓同行的奇幻旅程


接下來幾天局勢加速變化,每一小時情況都不一樣。


匈牙利政府開始頒布新規定、新管制,要求人民待在家裡,若非必要不應外出移動。你可以去藥局或超市,但也僅此而已。被關在市中心的公寓對我來說不太開心,但對娜拉更折磨。她需要空間跑跑跳跳,她畢竟還是年輕的小貓。


我開始上網到處尋覓,但找不到任何適合我們住的地方。大部分地方都標記為不可出租,封鎖的效力確實正在發威。


我稍微想了一下要不要和娜拉飛回蘇格蘭,不過考慮到各種層面,只能說這個選項不切實際。幸運的是完美解決方案主動現身,我發現只要放下煩惱,讓生命自己找到方向,解答往往會自動浮現。

因為疫情爆發,他們倆的單車環球之旅暫時停擺,但一人一貓有彼此作為依靠
(圖片來源:商周出版)


一位叫卡塔的女士傳來訊息,願意借我們地方住,這根本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卡塔在 IG 上追蹤我,她和老公、小孩住在離布達佩斯約半小時車程的鄉下房子,但他們將被困在英國隔離。如果我能幫忙看家,等於幫了他們一個忙。


我立刻回覆她的訊息,聽起來非常理想。


卡塔告訴我,她的父母住在同一塊地上,不過是在花園彼端另一間比較小的房子裡。我很快整理好自行車,騎出布達佩斯。路上現在還沒有任何路障或柵欄,警察似乎也不太嚴格執行封鎖措施,我只花幾小時就騎到了卡塔的家。房子位於山上安靜小社區的巷弄中,有三層樓,我想要的廚房和衛浴設施一應俱全。房子甚至還有陽台,可以一覽附近鄉村的優美景緻。


這個地方再適合我們不過了,只是一開始鄰居好像不這麼認為。


住在隔壁的一對夫妻看我來到這裡,於是向屋主的父母抱怨,我猜他們擔心我是外來者,可能會把病毒帶進社區。我不能怪他們,也尊重他們的顧慮,但真的很可惜。我本來很樂意為社區貢獻心力,幫體質脆弱或因故無法外出的當地居民送餐,但我體會到只能慢慢來,大家一時之間會對我抱有疑慮。即使在最完好的情況下,我也總是引人注目,現在更不用說了。


因此雖然不太情願,但我低調度日,試著為生活建立一些規律作息。至少我有娜拉幫我。


房子有個大花園,很適合娜拉跑跑跳跳。我會騎五公里左右去最近的超市,或是騎到附近的湖邊當成運動,但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和家鄉的親朋好友聊聊天,和娜拉玩。我也開始和人在蘇格蘭的爸爸下西洋棋。


每次出門都覺得世界變得愈來愈安靜,我看到的寥寥幾個路人神情焦慮,行色匆匆。沒有人開口說話。


三月底是我的生日,真是奇怪的時刻。

娜拉在匈牙利布達佩斯的布達城堡四週探索
(圖片來源:商周出版)


我收到許多訊息,和人在蘇格蘭的爸媽跟姊姊聊天,但現實中唯一遇到的人是住在隔壁的卡塔的父親,他在花園裡忙個不停。他簡單向我揮手致意,但也僅止於此。


不過當然還是有好的一面,永遠都有好的一面。世界縮小的同時,我和娜拉之間的距離也縮小了。


感覺好像不可能,不過我們變得比之前更親密。我花好幾個小時陪她玩,在花園裡玩或是在屋裡到處跑。娜拉喜歡巡邏前門外那片草皮,或是啃咬門廳的木樓梯,我則試著從縫隙中抓住她。娜拉永遠不會無聊,但我擔心如果隔離持續太久,我恐怕會感到百無聊賴。


至少短期內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忙。


幾個月來,我一直想好好整理照片檔,我有數百張或搞不好數千張照片堆在手機和筆電裡。因此我花時間分類歸檔,趁著腦中記憶還鮮明的時候寫下圖說。我知道自己未來有一天會想回味這些照片。


多少事情的回憶歷歷在目,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在波士尼亞的山頂找到娜拉,我們在蒙特內哥羅和阿爾巴尼亞共度的最初時光、在聖托里尼的日子、穿越土耳其的旅行。


還有我們遇見的人,真的是一群很棒的人,一切全拜娜拉之賜。在難民營和我一起吃橘子的男人,在土耳其載我下山的一家人,東尼、帕布羅、傑森和席林,還有尼克、伊蓮娜和莉迪亞。我遇到這麼多美好的人,我知道其中一些人會成為我一輩子的朋友。我永遠不會忘記自己欠他們的感激之情。


最重要的是,我和娜拉共度的時刻點滴在心頭。時而美好時而困頓,有開懷大笑的時刻,也有擔驚受怕的時刻。


一邊挑選這些照片,我心裡又更加珍惜娜拉。她教會我這麼多事情,如何享受生命中最珍貴的時刻,有時候怎樣才能忠於自我,做自己想做的事、過濾其他雜音。不只這樣,娜拉還教會我如何貢獻一己之力,她為我鋪下能幫助眾人的道路,我決心繼續往前邁進。

在隔離期間,Dean Nicholson 好好地整理照片,回顧與娜拉相處的點滴。圖為娜拉欣賞卡帕多奇亞的熱氣球
(圖片來源:商周出版)


當然,她也讓我更深入體會到友誼是什麼。


好朋友未必總是常伴左右,不過重要時刻他們必定挺身而出。我想自己應該確實在娜拉需要的時刻支持了她,娜拉無疑在我的緊要關頭支持住我,在聖托里尼的時候,還有在亞塞拜然的荒郊野外也是。我永遠不會忘記土耳其深山裡那一夜,是她警告我有熊或什麼東西在帳篷外伺機而動。沒有娜拉,我會淪落何方?


娜拉在各方面都帶給我正面影響。相較於一年半多以前,從鄧巴出發時有點不受控制的個性,我覺得自己變得更有智慧、更冷靜、更成熟。娜拉讓我定下心來,讓我更深思熟慮,也在我緊張過頭的時候讓我放鬆下來。現在面臨匈牙利的封城時光,她再次成為我的良師益友。


娜拉蜷縮在我身邊,她坦然接受隔離,接受生活就是這樣,她只是一如往常地繼續好好生活。我決定效法娜拉,冷靜下來韜光養晦。否則還能怎麼辦呢?就連地球上最有權力的人也無能為力,現在對抗局勢似乎只是白費力氣。


如今我有時間思考旅程的全貌和真正重要的事情。我從蘇格蘭出發,希望看見世界,看見世界各種複雜的面貌。目前為止,我只走訪了十八個國家,不到全世界國家的百分之十。我看到巨大的相異處,但也有很多相似處。歸根結柢,我們都在努力解決同樣的問題,也都受到同樣的事情激勵,面對這波襲捲全球的疫病更是如此。


現在不管我身在匈牙利或夏威夷,身在鄧巴或德本(Durban)都無所謂,我都和大家在同一條船上。這證明了(如果還需要證明)大家真的必須同舟共濟。我希望等我們終於戰勝冠狀病毒,全世界回頭看這場傳染病教會我們的事,這將是我們學到的最大教訓。我們都住在同一個星球,大家都是同一個種族,如果我們不為彼此著想,不齊心合作,恐怕會自取滅亡。


至於我的旅行,我已經習慣繞路和封鎖了,旅途中遇過好幾次,在蒙特內哥羅和阿爾巴尼亞遇過,在希臘、保加利亞、喬治亞也遇過。以前必須一次次穿越暴風雨,這次的暴風雨我也會挺過。這段期間我可以繼續捐款給慈善機構,其中不少機構將會非常需要這筆捐款以度過難關。

以前必須一次次穿越暴風雨,Dean Nicholson 相信他與娜拉也會挺過這次的暴風雨
(圖片來源:
@1bike1world


我還是相信我和娜拉可以找到一同環遊世界的道路。我不再在乎我們踏上哪一條路,或是要花多久時間。這趟旅程走到今天,我已經透徹了解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耶誕節的時候,家鄉一位朋友送給我一本小小的旅行名言集,我喜歡偶爾翻開品味幾句,裡面有幾句格言我特別喜歡。


第一句是,「好旅人不會抱著一成不變的計畫,不會執著於抵達何方。


我完全同意,心有戚戚焉。


騎車上路的這段時間以來,我漸漸明白制定過多嚴格的計畫幾乎毫無意義。要說我學到了什麼,那就是永遠準備好迎接未知數。過去幾個月顯然格外突顯了這點。


第二句格言出自海明威,他寫道,「絕不要和自己不愛的人一同踏上旅途。


這點我也心領神會。


娜拉是上天賜給我的完美旅伴。我之所以深愛娜拉,不只是因為她每天陪伴我騎車,帶給我喜悅,也不只是因為她讓我透過她的雙眼看世界。我深愛娜拉更是因為她為我的人生帶來新事物,為我的人生賦予新意義:她帶給我全新的責任感,帶給我目標和方向。她帶我走上正確的道路。


我們最終會踏上哪個方向,東、南、西、北?誰也不知道。


命運也會左右我們的方向,一如既往,不過本該如此。自從我們的道路第一次交會以來,命運無所不在。


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終究會發生且看這條路將帶我們走向何方。


我知道只要我們守在一起,就能共度難關。

相信 Dean Nicholson 與娜拉彼此相守,必能度過難關,這趟旅程未完待續!
(出處:@1bike1world)



責任編輯:Joanna

資料來源:《Nala’s World,最幸福的旅程:一人一貓的單車環球冒險》,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

迪恩•尼可森 Dean Nicholson

二○一八年九月從家鄉蘇格蘭鄧巴出發,展開環遊世界之旅。啓程三個月後,在蒙特內哥羅與波士尼亞間山區邊界的條偏僻公路上,遇到了一隻小貓。當時,他才剛克服一連串挫折,繼續他的旅程。他所面臨的挑戰還遠遠超過他已克服的困難。不忍心把這隻親人小貓留在茫茫荒野中,於是迪恩把牠放上自行車,在當地獸醫的協助下,為貓咪辦理寵物護照,並領養了牠。以電影《獅子王》中的角色名字,為貓咪命名為「娜拉 」(Nala)。他們作伴一起旅行的故事被動物網站「渡渡鳥」(The Dodo)報導,進而吸引世界各地新聞媒體關注,影片觀看次數至今已超越一億三千萬。IG 帳號 追蹤人次近一百萬,YouTube 頻道 累積超過八百萬次瀏覽。《Nala’s World,最幸福的旅程》是他們的第一本書,記錄了一路以來的冒險歷程,而旅行仍持續進行中。


*運動療癒好書,盡在運動筆記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