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網誌
傳每日照片
傳紀錄
傳紀錄
前往我的個人首頁

【書摘】《Nala’s World》一人一貓的單車環球冒險 :「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終究會發生。」

發表於 2021/10/30 9,544 次點閱 0 人收藏 0 人給讚
給讚
收藏

有時候,一隻貓咪就能改變一切。

而在我的單車上,有隻創造奇蹟的貓坐鎮車頭,

彷彿指揮若定的寇克艦長,引領我透過她的雙眼看世界。


我的故鄉蘇格蘭有句智慧、古老的諺語,「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終究會發生。」(Whit’s fur ye’ll no go past ye.)生命中有些事情是註定的。註定要發生的事情就會發生。那是命運。


從一開始,我就覺得是命運讓我和娜拉相遇。我們在那個時間點,同時出現在那麼偏僻的地方,不可能是巧合,讓她在那麼完美的時刻進入我的生活。那就好像是她被派來,為我帶來我所缺失的方向和目標。當然,我永遠也不可能知道事實如何,但是我喜歡這樣想,想著我也為娜拉帶來她正在尋找的東西。我愈這樣想,就愈被這樣的想法說服。對我們倆來說,這份友誼就是天生註定。我們註定要一起長大,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

蘇格蘭有句智慧、古老的諺語,「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終究會發生。」Dean Nicholson 認為是命運讓他和娜拉相遇
(圖片來源:
@1bike1world


我們相遇前的三個月,二○一八年九月,我從家鄉蘇格蘭東海岸的一個小鎮鄧巴(Dunbar)出發,打算騎腳踏車環遊世界。不久後我就要滿三十歲了,我想擺脫一成不變的生活,逃離那世界的小角落,達成些什麼有意義的成就。但老實說,其實計畫不如預期。我已經穿越北歐,但經歷了一連串的繞路和干擾,失利的開端和挫折,多是我自找的。我原先計畫要跟一位朋友瑞奇,一同完成旅行。但他已經掉頭回家了。我說實話,他離開也許是件好事。我們對彼此的影響並不是最好的。


十二月的第一週,我在波士尼亞南邊往蒙特內哥羅、阿爾巴尼亞和希臘的路上,我開始覺得好像終於有了點進展,我準備好擁有我一直想要的經歷了。長久以來,我夢想著要穿越小亞細亞(Asia Minor)沿著古絲路進入東南亞,從那裡直下澳洲,橫跨太平洋再到南美洲、中美洲,和北美洲。我想像自己騎著腳踏車穿過越南的稻田、加州的沙漠,穿越烏拉爾(Urals)的山脈和巴西的海灘。世界隨我馳騁,要花多少時間旅行都可以,我沒有設定時間表。我不需要,也不再需要向誰報備了。


那個特別的早晨,天剛破曉,我在靠近特雷比涅附近的小村莊收拾好帳篷,當時大約是七點半。除了幾隻嚎吠的狗和一輛垃圾車,閃亮亮的鵝卵石街道幾乎是空蕩蕩的。我顛簸騎過石子地,白色的腳踏車嘎嘎作響,睡意都被抖了乾淨。接著,我沿著通往群山和蒙特內哥羅邊界的路徑騎去。


氣象報告顯示隔天會下雪和雨夾雪,但此刻天空很清澈,溫度也舒適,我的騎程很快有了進展。經過前幾個星期的挫敗,能夠重新上路並自由騎行,感覺真好。過去幾週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打著石膏,等待腿傷恢復。之所以受傷,是因為我從距此數小時騎程、位於波士尼亞著名的莫斯塔爾古橋跳下來所致。這大概是件蠢事。當地人勸我不要跳,因為冬天的河水很深。但我生來就很容易做蠢事,曾經是班上丑角,終生都是班上丑角。


我是覺得,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聽了導遊的話,他說服我用不同於以前在鄧巴跳下懸崖的方式一躍而下。這次我跳進冰水裡時膝蓋微微彎曲,當我離開冰水那一刻就知道有什麼不對勁。醫生告訴我,我右膝的前十字韌帶(又稱 ACL)有撕裂傷,需要打三個星期的石膏。


一個星期後我就拆掉了。我沒有耐心再多待,在下次回診前就離開了莫斯塔爾。當太陽升起,我騎著漫長而緩慢的上坡進入山巒間的那個早晨,我主要擔心的點和我回到路上騎車時一樣,就是絲毫不能再加重腿傷了,我知道我的膝蓋如果不左右移動就沒事。


我專注於有節奏地在同一平面上下移動雙腿。我很快就找到一套不錯的動作,而且看起來一切正常。我有信心可以騎八十或甚至一百六十公里。



十點左右,我進到波士尼亞南端的山區。覺得離文明已經有好一段距離了。最後一座小鎮離這裡都至少有十六公里。幾公里後,我經過一處像採石場的地方,但明顯已經廢棄了。我自己一個人,蜿蜒的路並不特別陡峭,更像是個漫長、緩慢且漸進的上坡,剛好很適合我。有些路段塌了,也正好給我求之不得的休息時間。景色很壯觀,我沿著高高的山脊騎行,向上仰望高聳且雪白皚皚的山峰,真讓人興奮。


我感覺超好的,我決定放點音樂。〈回家〉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位歌手艾美・麥當勞(Amy MacDonald)的新歌,歌聲很快就從我綁在腳踏車後的喇叭裡放出來。我的精神一定很亢奮,因為我開始跟著唱。


若是改天,這首歌的歌詞一定是設計來讓我想家的。而的確有一刻,我真的想到在蘇格蘭的媽媽、爸爸和姊姊,正等著我哪天回家。我們是個親密的家庭,我想他們。但我太享受此刻而無法感傷起來。回家這檔事不得不再多等一段時間了,我對自己說。當然,我從沒想過還有其他東西正等著我,在比家近一點的地方。


事情發生時,我正沿著另一段緩慢爬升的路騎行。一開始,我不太能分辨出那個微弱,又稍稍尖細的聲音是不是從我車後傳來。有一會兒我無法注意那聲音,因為我車的後輪,或是裝滿我衣物和裝備的側袋有零件鬆動,正嘎吱作響,下次休息我要記得上點油。但接著,我停止唱歌,那聲音變得清楚,我意識到那是什麼了。我再確認一次。不可能吧,是嗎?


那是喵喵叫。

Dean Nicholson 在蒙特內哥羅與波士尼亞間山區邊界的條偏僻公路上,遇到了命中注定的旅伴「娜拉」
(圖片來源:
@1bike1world


我轉頭,眼角餘光看到了牠。一隻骨瘦如柴、毛色灰白相間的小貓咪沿著路碎步奔來,拚命想跟上我。我煞車,放下腳架立起車。我嚇傻了。


「妳在這裡幹嘛?」我說。


沿著這條路再往前走,是分布著小山羊棚和農場的山丘,而這附近的山區,好幾公里範圍內都沒有其他建築。這附近杳無人煙。我無法理解牠是打哪兒來的,更重要的是牠要去哪裡。


我決定靠近一點看,但等我架好車也下來了,貓咪卻迅速跑離路面,穿過金屬防撞欄進到一些鬆動的巨石堆中。我低下身爬著靠近。很明顯牠是隻小貓咪,可能不過幾週大。這隻亂糟糟的小東西,牠有著長而瘦的身形、大而尖的耳朵、纖細的雙腿和一條胖尾巴。牠的毛很細且飽經風霜,身上有些鏽紅色斑點。但牠也有著最動人、最大的綠眼睛,它們正盯著我,好像要試著弄懂我是誰。


我靠近,內心希望牠很有野性,在我靠近時就跑掉。但牠似乎絲毫不懼怕我,牠讓我輕撫牠的脖子並傾身靠著我,輕輕地呼嚕,好像牠很開心有人的觸摸和關心。


這隻貓應該是人養的,我想。很有可能是牠逃跑了,或更可能是被人丟棄在路邊。我感覺自己想到這個就生氣,我也發現自己的防護罩在瓦解。


「可憐的小東西,」我說。


我回到腳踏車上,打開一個箱子。我車上沒有帶太多食物,但我決定舀一匙原本午餐要用的番茄青醬。我在岩石上塗了厚厚的醬讓小貓吃。


牠吃東西的樣子好像一星期沒見過食物,完全是狼吞虎嚥。我一直在 IG 上分享這趟旅程的精彩片段給家人和朋友,我拿起手機錄下這奇妙的相遇,可能等一下再跟他們分享。這隻貓肯定很上相,而且牠幾乎是在相機前玩耍起來,牠開始在路邊的石頭上亂跑。

和娜拉相遇不久之後,一人一貓在蒙特內哥羅的海灘一起玩
(圖片來源:商周出版)


但不幸的是,事實不太樂觀。如果牠自己留在這兒,可能會受不了寒冷和飢餓,也有可能被偶爾經過的貨車輾過,或甚至可能被這幾天我常看到盤旋在山頂的猛禽給抓住。牠這麼小又這麼嬌弱,一隻老鷹或鵟鷹就能撲上來輕易抓走。


我從小在蘇格蘭長大,一直很喜歡動物,尤其鍾情無家可歸的流浪貓狗。在不同時期我養過沙鼠、雞、蛇、魚,甚至是竹節蟲。我還在上學時,有一次,暑假期間我照顧了一隻受傷的小海鷗七週。那隻海鷗後來變得親人,我爸媽還有一張我邊走牠邊站在我肩膀上的照片。最終,牠在我開學的前一天痊癒,健康地飛走了。


但動物終究是動物,我想幫助牠們的心力並不總是順利。在農場工作時,我犯了個錯,我把兩隻媽媽過世了的小豬帶回家。我把牠們放在我房間裡,用燈溫暖牠們。我太笨了,牠們突然暴衝,把身體埋在我的衣服堆裡,弄得到處都亂糟糟的。而那個聲音呢,如果你從他們發出的尖叫聲來判斷,你大概會以為牠們要被殺掉了。那晚真是場噩夢。


我一直覺得,相較之下我喜歡狗勝於貓。我想像貓是有攻擊性的動物,但眼前這傢伙看起來天真又無害,似乎連隻蒼蠅也捨不得傷害。但是,當我的心告訴我該把貓帶著走,我的腦袋說了些理智的話。我這趟旅程的鬧劇已經夠多了,現在好不容易有點動力繼續。如果我今晚想要抵達蒙特內哥羅,就不能因為牠拖慢速度。


我回到路上推著車,讓貓咪在我旁邊跑。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滿有信心牠等等就會無聊了,看到什麼東西就跑去玩然後消失不見。五分鐘過了,牠仍然跟著我,更重要的是,牠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這灌木叢生的岩石堆地形嚴峻,如果相信天氣預報,很快就會覆滿白雪。我想著,牠撐不過一天的,要是真的下雪的話。


我嘆了口氣,我的心贏過腦袋了,沒其他辦法。


我拎起貓咪帶到腳踏車旁。牠剛好可以坐在我的手掌上,幾乎感覺不到重量,我甚至可以摸到牠的肋骨。我單車的車頭有個車前袋,用來放置替旅程錄影和拍照的無機。我清空袋子,把東西拿出來放進其中一個側袋。


然後我在車前袋裡鋪件 T 恤墊著,輕輕把貓放進去。牠的小臉露出來,不安地看著我,好像在告訴我牠不舒適。但我也沒辦法,我還能把妳放在哪裡?我得走了,希望牠可以安穩點,但顯然小貓心裡有其他盤算。

從娜拉進駐 Dean Nicholson 腳踏車的那一刻起,就註定成為了彼此的最佳旅伴
(圖片來源:商周出版)


我只前進不到幾百公尺,小貓就出其不意嚇我一大跳。在我還未意識到時,牠就跳出車前袋、爬上我的手臂並跳到後頸。然後牠就把那兒當家了。我感覺牠圈住了我,用頭磨蹭我的頸背,輕輕地呼吸。我不覺得不舒服或是被打擾了,老實說,這感覺還不錯。小貓應該也很舒適,所以我就繼續往前騎了。很快,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但牠睡著了。


這給我喘息的空間。我有機會評估一下,然後決定現在要怎麼做。我又立刻陷入兩難。一方面,雖然我很享受一個人,但有個伴是好事,小貓體重很輕,而且毫無疑問,這會很有趣。但換個角度,這不在計畫內。我遭遇太多這種時刻了,我責備自己。我又分心了。


接近中午,太陽仍在灰藍色的天空中爬升。我從定位系統裡知道很快要靠近邊界了。我得做個決定。重大的決定。


內心深處,我懷疑自己早就下定決心了。


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終究會發生。


這是命運。

一人一貓的單車環球冒險之旅,就此展開
(出處:@1bike1world)


責任編輯:Joanna

資料來源:《Nala’s World,最幸福的旅程:一人一貓的單車環球冒險》,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

迪恩•尼可森 Dean Nicholson

二○一八年九月從家鄉蘇格蘭鄧巴出發,展開環遊世界之旅。啓程三個月後,在蒙特內哥羅與波士尼亞間山區邊界的條偏僻公路上,遇到了一隻小貓。當時,他才剛克服一連串挫折,繼續他的旅程。他所面臨的挑戰還遠遠超過他已克服的困難。不忍心把這隻親人小貓留在茫茫荒野中,於是迪恩把牠放上自行車,在當地獸醫的協助下,為貓咪辦理寵物護照,並領養了牠。以電影《獅子王》中的角色名字,為貓咪命名為「娜拉 」(Nala)。他們作伴一起旅行的故事被動物網站「渡渡鳥」(The Dodo)報導,進而吸引世界各地新聞媒體關注,影片觀看次數至今已超越一億三千萬。IG 帳號 追蹤人次近一百萬,YouTube 頻道 累積超過八百萬次瀏覽。《Nala’s World,最幸福的旅程》是他們的第一本書,記錄了一路以來的冒險歷程,而旅行仍持續進行中。


*運動療癒好書,盡在運動筆記

往下滑看下一篇

抵達終點!沒有更多文章了!

請在此留下訊息,我們會盡快回覆您的問題

跑步足跡 + 30